《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三十六章雨夜出租(下)


    第五百三十六章【雨夜出租】(下)

    張揚發現自己越來越像一個陰謀論者,別人看來很平常的一起出租車熄火事件,在他心總覺著是一場陰謀。他熄了火,在距離出租車很遠的地方默默觀察著前麵的動靜,高廉明也是個喜歡熱鬧的人,跟他一起靜靜旁觀。

    沒過多久就看到一輛麵包車來到了現場,車上跳下兩名身材健壯的漢子,那出租車司機上前跟他們商量了一下。

    其中那名剃著板寸的男子趴在車窗前向麵看了看,然後伸出五根手指道:“一口價,五百!”

    關芷晴一聽就明白了,他們遇上宰客的司機了,她來國內不止一次,也聽說過一些司機宰客的事情,想不到這件事落在了他們身上,關芷晴並不缺這五百塊錢,可她咽不下這口氣,今天機場的事情已經夠她鬱悶的了。關芷晴怒道:“你們分明是漫天要價嘛,車壞了是你們的責任,就算從機場打到市內也用不了一百元錢。”

    那出租車司機笑道:“我可沒要錢,幫你們聯係出租車還是***的呢,你們嫌貴可以不坐啊,下車,把行李拿走!”

    曹米莉一肚子火頓時爆發起來:“你們幹什麼?還講不講道德,下這麼大雨讓我們走?史蒂芬!”她推了推身邊的史蒂芬,史蒂芬自從讓張揚敲打一頓之後,整個人如同霜打的茄子,蔫了起來,看到眼前的情況竟然沒敢吭聲。被張揚用中國功夫教訓了一頓之後,他看到每一個黑眼睛黃皮膚的中國人都覺著對方會功夫,史蒂芬低聲道:“咱們走!”

    曹米莉看到史蒂芬不敢吭聲,也隻能認了,跟著史蒂芬到後備箱取行李。出租車司機道:“別急啊,我把你們從機場拉到這兒不給錢啊,拿五百塊錢出來,不然誰都別想走!”

    曹米莉看到三名漢子凶神惡煞般的圍了上來,她頓時沒了主意,眼巴巴向史蒂芬看了看,史蒂芬聽說這些人要錢,還是沒敢發作,曹米莉算是明白了,今天史蒂芬是讓打怕了,她掏出錢包準備拿錢的時候。關芷晴衝了過來,捂住曹米莉的手憤然道:“這錢不能給!”

    經過這一番折騰,幾個人身上的衣服都被淋濕了。

    出租車司機冷笑道:“不給?看不出這小娘們長得不錯,就是他媽不通情理,哥幾個,她不給我車錢!”

    關芷晴怒道:“就是不給,中國是個法治社會,你們這幫無賴的行為根本是給國家抹黑!”

    出租車冷笑道:“坐我的車就得給錢,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兒,不給錢,今天就別想走!”身後的那兩名男子每人抄起了一把大扳手。

    曹米莉嚇得聲音都顫抖起來,抓住史蒂芬粗壯的手臂:“史……蒂芬……”史蒂芬這會兒比她還要害怕,這貨就是一熊包,今天膽都寒了。

    關芷晴毫不畏懼的和他們對視著:“你們這樣的行為就是犯罪,信不信我報警抓你們!”

    “小娘們,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就不知道中國人的厲害!”那出租車司機作勢伸手要打她。

    卻被關芷晴一個飛踢踢在他的胯下,關芷晴雖然沒有經受過武功方麵的專業訓練,可冰公主的稱號也不是白白得來的,長期的專業訓練下,她無論身體素質還是靈活『性』都超人一等,這一腳踢得又準又狠,登時就把那出租車司機給踹得跪倒在地上,另外兩人看到情況不妙,揮舞著大扳手就衝著關芷晴衝了過去。

    曹米莉已經尖聲叫起了救命,史蒂芬站在那兒猶豫是不是應該衝上去,這時候一輛寶馬車已經及時衝到了他們身邊,車門打開,張揚大步走了出來,怒喝道:“都給我住手!”

    兩名拿扳手的混混愣了一下,看到張揚從寶馬車上下來,整個人顯得氣派不凡,應該是有身份的人。

    小眼鏡也跟了下來,撐起了一把雨傘,很好心的幫張大官人遮住頭頂的落雨,張揚真是哭笑不得,這廝也太誇張了,他轉向高廉明道:“我不用!”

    高廉明笑了笑,把雨傘收了起來。

    那名出租車司機忍痛從地上爬起來:“他們……不給我車錢……還他媽打人……外國人就能不講理了?”

    剛才兩名混混輪著扳手向關芷晴衝來的時候,她的確有些緊張,可是看到張揚出現之後,心中就覺著踏實了許多,她發現,自己並沒有把張揚當成一個壞人。

    張揚走到那出租車前,拉開車門向麵看了看,高廉明也跟著走了過去,兩人很快就發現了其中的貓膩,麵竟然連計價器都沒有,這輛出租車十有***是假冒的,張揚轉過身怒視那名出租車司機道:“計價器呢?黑車啊!”

    出租車司機明白被他識破了,他笑了聲道:“哥們,跟你沒關係,他們上了我的車就得給我車費。”

    “多少?”

    曹米莉這會兒出聲了:“他們要五百!”

    高廉明也忍不住罵了起來:“真黑啊,這麼點路你們要五百,有營運證嗎?恐怕連車牌都是假的吧!”還真讓他說中了,他抬腳在車牌上踢了一下,竟然發現車牌下還有一張車牌。

    張揚指著那出租車司機的鼻子罵道:“你他媽不嫌丟人啊?丟人丟你自己的人,別在這兒把國家的人給丟了!”

    出租車司機也火了:“***什麼事兒?趕緊給我滾蛋,小心我連你一起給削了!”

    張揚嘿嘿笑了一聲,抬腳就踹在他的小腹上,張揚的這一腳比起關芷晴剛才威力不可同日而語,出租車司機被他踹得倒飛了出去,足足飛出五米多距離,爛泥般趴倒在濕漉漉的馬路上,張揚又指著那倆抄扳手的家夥道:“趕緊從我眼前消失!”

    沒等他說完呢,倆混混扔下扳手,就鑽入了麵包車,連那名出租車司機都顧不上管了。

    這會兒史蒂芬如夢初醒般緩過神來,衝上去抓住那名在地上慘叫的出租車司機,蓬!蓬就是兩拳,打得那司機滿臉開花,嘴又開始高叫發科油了。

    張揚上前道:“別打了,打出人命你就別想回美國了!”

    高廉明幫他翻譯了一下,史蒂芬這才放開了那名司機。

    此時雨已經變小了,張揚來到關芷晴麵前道:“去哪兒,我送你們過去吧,這地方不好攔車的。”

    關芷晴沒說話,咬了咬嘴唇,看得出她在猶豫。

    張揚沒給她太多猶豫的時間,轉身向寶馬車走去:“我在車等你!”

    關芷晴身上的衣服全都被淋濕了,現在根本看不到出租車經過,就算有出租車經過,想起剛才的遭遇她也不敢去坐,想了想終於決定上張揚的那輛寶馬車。

    史蒂芬和曹米莉拿著行李上了車,三人坐定之後,關芷晴道:“南國山莊,謝謝!”

    張揚驅車向南國山莊駛去,東江機場位於東江的北郊,而南國山莊位於東江的南部,等於跨越整個城市,張揚看了看時間已經接近十點,他決定先把高廉明送到寧靜路,省得回頭再折返回來。

    高廉明果然是在省委家屬院下了車,他臨走的時候又向張揚要了電話,然後才笑著和他揮手作別。

    張揚對南國山莊很熟悉,來到南國山莊的時候,雨又大了起來,張揚看著關芷晴下車走入酒店大堂。關芷晴臨走之時還是禮貌的跟張揚說了聲謝謝,曹米莉和史蒂芬是一句話都沒說,拎著行李匆匆逃離了寶馬車。

    雨實在太大,張揚也打消了回去的念頭,他推開車門走了下去,來到大堂。關芷晴他們還沒有辦完入住手續,看到張揚跟來不覺有些詫異。

    張揚笑了笑,解釋道:“雨實在太大,我今晚也住在這。”

    關芷晴留意到他手的那束花,張揚來到服務台前,把貴賓卡遞了過去,前台小姐馬上認出了他,笑道:“張主任,您好,我這就為您辦理入住手續。”

    張揚微笑道:“還是木屋別墅吧,這束花送給你!”

    貴賓卡有貴賓卡的好處,關芷晴他們的手續還沒辦完,張揚那邊已經拿到房間鑰匙跟著服務小姐去了。

    曹米莉望著張揚遠去的背影,低聲道:“這個人有問題!”

    關芷晴微微一怔,小聲道:“表姐,今晚的事情已經夠多了,咱們吃點夜宵盡快休息吧。”

    曹米莉拿到房卡,和關芷晴一邊走一邊道:“他怎麼知道我們遇到麻煩?剛才史蒂芬找那個司機算賬的時候,他又去阻止史蒂芬,我看他和那些黑車司機根本就是一夥的,他故意演出這場戲騙取你的好感,目的就是讓你感激他,答應他擔任那個什麼形象大使!”她還是有些心計的。

    關芷晴沒說話,可她也覺著今晚發生的事情有些巧合,難道一切真的是張揚故意布出的一場疑陣,其目的就是為了騙取自己的好感?如果真的是這樣,這個人的心機也未免太深了一些,手段也太卑鄙了一些。

    張揚來到房間剛剛洗完澡,南國山莊的總經理任文斌就過來拜會。

    張揚和他也是老熟人了,笑著把任文斌請了進來:“任總,外麵雨這麼大,你還親自過來,真是讓我感動。”

    任文斌笑道:“無事不登三寶殿,我正準備去南錫拜會張主任,想不到我還沒啟程,你已經先來了。”

    張揚從他的話鋒中聽出他一定有事,用『毛』巾擦幹頭發,隨手扔到髒衣筐,來到桌前倒了杯水,灌了一大口方才道:“有什麼事我能幫上忙的?”

    任文斌道:“你剛來,還沒吃飯吧,我讓人準備了夜宵,咱們隨便吃點,邊吃邊聊。”

    張揚點了點頭,讓任文斌先行一步,自己換好衣服這就過去。

    張揚來到餐廳的時候,又遇到關芷晴他們三個在那兒吃飯,關芷晴的目光遇到張揚,有些不悅的皺了皺眉頭,她明顯是誤會了,認為張揚始終都在跟蹤自己。

    既然遇到了,總得打個招呼,張揚笑眯眯走了過去,向關芷晴道:“這麼巧,關小姐也來這吃飯啊?”這話充滿了沒話找話的意思。

    關芷晴道:“不算巧,一間酒店,遇不到才奇怪。”

    從她的這句話中張揚意識到她誤會了自己,張揚笑道:“我和這邊很熟,他們經理約我吃飯。”

    剛好此時任文斌在樓上出現,衝著張揚道:“張主任,您倒是快點啊,遇到熟人了?”

    張揚抬頭笑道:“一位老朋友!”

    任文斌道:“一起來吧!”

    張揚知道關芷晴不會接受邀請的,搖了搖頭轉身上了樓。

    關芷晴這才明白自己多想了,人家真不是跟蹤她來到這,她拿起紙巾擦了擦嘴道:“咱們走。”

    表姐曹米莉打了個哈欠道:“累死了,明天我可得睡個懶覺。”她叫服務員過來買單的時候卻被告知,張主任吩咐過這桌的費用算在他的賬上。曹米莉道:“看到了沒有,這個人就是抱有目的,他一步步來,用小恩小惠想軟化你,想讓你不好拒絕他的要求。”

    關芷晴有些不耐煩道:“不要說了,明早我們離開這,跟他不會有什麼聯係!”

    

Snap Time:2018-06-18 23:06:18  ExecTime:0.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