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三十六章雨夜出租(上)

  
  第五百三十六章【雨夜出租】(上)
  兩名警察看到這是一起涉外糾紛,害怕事情鬧大,還是堅持把***雙方帶到了警務室。
  小眼鏡也跟著一起過來作證,一路之上湊到張揚身邊,很興奮的手舞足蹈:“哥們,你功夫太漂亮了,剛才用玫瑰抽他的是太極吧,四兩撥千斤,我看李連傑用過。”
  張揚笑道:“那叫天外飛仙!”
  小眼鏡讓他給蒙住了:“天外飛仙?月圓之夜,紫禁之巔,一劍西來,天外飛仙,莫不是傳說中葉孤城使用的那一招?”
  張揚哈哈大笑,覺著這小子有些意思。
  小眼鏡這會兒明白過來了:“哥們,你蒙我啊,我可是古龍小說的忠實讀者。”
  關芷晴那邊就沒這麼高興了,她一張俏臉籠上了一層嚴霜,想不到自己的行程被暴『露』了,這個年輕男子很冒失的過來迎接自己,關芷晴這才想起前兩天,香港天空電視台的女主播海蘭和她聯絡過,她去年暑期在香港遊玩的時候曾經接受過海蘭的專訪。就是那次的專訪讓她和海蘭相識,兩人之間相互欣賞,海蘭提出南錫想請關芷晴擔任省運會形象大使,關芷晴幾乎沒做任何考慮就婉言謝絕了,她是一個世界級的運動員,平海省運會引不起她任何的興趣,可她並沒有想到這件事並沒有到此結束。
  關芷晴的表姐兼經紀人曹米莉被觸怒了,一進了警務室她就大聲道:“太過分了,這個人很野蠻的跑過來『騷』擾我表妹,史蒂芬看不過去,所以跟他理論,想不到他仗著自己有些功夫,竟然出手傷人。”
  小眼鏡道:“你說話怎麼可以信口雌黃呢?我們這麼多人都看到,這位先生是過來給這位小姐獻花的,這位老外伸手就去推搡他,還出口傷人,用英文罵了很多難聽的話,這還不算,他居然侮辱我們全體中國人,看你的樣子應該是華裔,怎麼混淆黑白呢?”
  曹米莉怒道:“你們的素質太差了,我一定要追究這件事,你們就等著坐牢吧!”
  小眼鏡笑道:“坐牢?正當防衛需要坐牢嗎?按照美國的法律要是有人私闖民宅開槍『射』殺都不犯法,現在你們美國人到了我們中國的地盤上挑事兒,挨頓打是輕的!”
  張揚還真沒看出這個小眼鏡嘴巴這麼利索,他拍了拍小眼鏡的肩膀表示鼓勵。
  兩名警察對望了一眼,黑臉的那個咳嗽了一聲道:“都別吵!我不管你們是哪國人,這堿O中華人民共和國,在這兒發生了糾紛就得按照我們國家的法律來解決,把你們的身份證護照全都拿出來,我們需要例行登記。”
  張揚把身份證和工作證拿了出來,交給那名黑臉警察道:“我是南錫市體委主任!”
  黑臉警察看了看他的身份證和工作證:“張揚!”這名字似乎有些耳熟。
  曹米莉又叫起來:“居然是『政府』官員,你們中國的官員也太囂張了。”
  黑臉警察也聽得有些煩了:“什麼你們中國的官員?你就是入了美國籍,別人也不一定把你當美國人。”
  曹米莉柳眉倒豎,她還想理論,被關芷晴阻止,關芷晴道:“算了,我們不追究了,這件事應該是一場誤會。”
  張揚向關芷晴看了一眼,從她的表現來看,關芷晴並不想把事情鬧大,一直都是她的表姐在鬧,她都是再勸表姐息事寧人。
  黑臉警察衝著關芷晴幾人道:“你的護照!”
  曹米莉怒道:“你什麼態度,小心我向上級部門投訴你!”
  張揚忍不住笑了起來,想不到這假洋鬼子也會說上級部門。
  曹米莉狠狠瞪了張揚一眼,又道:“我表妹在美國很有影響力,上過時代周刊!”
  關芷晴實在聽不下去了:“『露』絲,夠了!”她把護照交給那名警察。
  黑臉警察看了一眼,關芷晴的名氣很大,黑臉警察也從護照上認出眼前這位黑衣少女竟然是蜚聲體育界的花樣滑冰世界冠軍關芷晴,黑臉警察道:“關芷晴,你是世界冠軍關芷晴!”
  關芷晴點了點頭,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已經由不得她不承認了,關芷晴道:“不好意思,我想是因為東西方文化的差異才造成了剛才的誤會,我們不會追究,希望這件事能夠盡快解決。”
  曹米莉仍然有些不依不饒,可是關芷晴不悅的看了她一眼,曹米莉對這位表妹還是有些忌憚的,終於閉上了嘴巴。
  張揚笑道:“關小姐,看來我沒認錯人!”
  關芷晴道:“無論你有沒有認錯,我都不認識你,也不想認識你!”
  兩名警察也不想事情鬧大,黑臉警察道:“有什麼事情說不開的,何必鬧得大打出手,罵人的不對,打人的也不對,愛國心可以理解,不過行為過激就不好了。”他向張揚笑了笑道:“你是領導,談到***覺悟應該比我們高,這樣吧,既然這位關小姐不準備追究了,你多少賠點醫『藥』費給這位……史蒂芬……”黑臉警察拚讀老外的名字有些拗口。
  曹米莉道:“不行!誰不知道你們這些中國都是官官相護,『政府』官員沆瀣一氣,這邊賠錢那邊指不定又要***報銷。”
  張大官人聽愣了,眼前這位假洋鬼子成語一套一套的,對國內的某些陰暗麵也是極為熟悉。看來應該去了國外沒幾年啊,怎麼一口一個你們中國,聽著真是不爽。
  小眼鏡道:“這位小姐,你別以為混了張綠卡就高人一等,美國月亮就一定比中國圓?美國法律就一定健全嗎?我呸!”
  曹米莉也火了指著小眼鏡的鼻子罵道:“你算什麼東西,這件事跟你有關係嗎?”
  小眼鏡道:“跟你有關係?你剛才通篇的謊話假話,可能連你們自己人都看不過去了,潑『婦』一個!”
  “你罵誰?我要控告你!”
  小眼鏡樂了:“告我?打官司你比我差多了,你在美國混過,我也混過!我就是學法律的,我有律師牌照,想不想看看?”
  曹米莉被小眼鏡噎得說不出話來。
  關芷晴道:“好了,這件事到此為止,張先生,我希望你能就剛才的行為向我們道歉。”
  張揚道:“關小姐,如果送花接機是一種錯誤,我可以向你道歉,至於這個史蒂芬和你的這位表姐,我既不會道歉也不會賠款,一個連祖宗都不認得人,我根本就看不起。”
  曹米莉尖聲叫道:“你罵我,哦,你這個粗鄙的野蠻人!”
  張大官人虎目一翻,猛然怒吼道:“潑『婦』,再敢放肆,信不信我抽你!”他的聲音如同一個炸雷般響徹在室內,震得每個人都愣在那堙C
  曹米莉顯然是個欺軟怕硬的主兒,嘴巴囁嚅了一下,還想說什麼,早就被嚇得膽寒的史蒂芬拽了她一下,居然開導道:“算了……”看來這老外也不傻,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他也懂,剛才張揚沒白敲打他一頓。
  關芷晴氣得俏臉煞白瞪了他一眼,拿起桌上的護照,轉身就走。
  張揚也沒送她,等他們三個走後,兩名警察樂把張揚的證件交還給他,那黑臉警察道:“張主任,真是揚我國威啊!”
  張揚淡然一笑:“警察同誌,話太大了,我負擔不起。”
  張揚離開警務室,小眼鏡跟在後麵追了上來:“哥們!”
  張揚向他友善的笑了笑道:“找我有事?”
  小眼鏡道:“我叫高廉明,這是我的聯係方式,如果遇到什麼麻煩,需要作證什麼的,隻管給我打電話。”
  張揚接過他遞來的名片,笑了笑,高廉明這個年輕人古道熱腸,真是很不錯。兩人一起走出了大門,外麵下起雨來。
  高廉明向張揚揮了揮手,正準備衝向遠處的出租車。
  張揚道:“去東江嗎?我可以送你一程!”
  高廉明驚喜道:“那最好不過了,這麼大雨,還真不好攔車。”他跟著張揚跑到不遠處的停車場,上了張揚借來的寶馬車,高廉明把行李放在他的後備箱堙A在副駕做了,笑道:“這車得不少錢吧!”
  張揚笑道:“借朋友的,去哪堙H”
  “寧靜路!”
  張揚微微一怔,寧靜路是省委大院的所在地,難道這高廉明又是某位『政府』官員的孩子,可想了想,省委***埵n像沒有一個姓高的在內。
  張揚啟動了汽車,駛出停車場的時候,剛好看到關芷晴三人也上了一輛出租車,張揚放慢了車速跟在他們的後麵。
  高廉明意識到了什麼,衝著張揚道:“你好像對這位關小姐很有興趣!”
  張揚笑了起來,他搖了搖頭道:“我是為了工作,剛才你不是看到我的工作證了,我是南錫市體委的,明年我們南錫要搞省運會,所以想請一個南錫籍的著名運動員擔任形象大使,經過我們的綜合考慮,最後決定選擇這位關芷晴小姐,誰知道……”張揚聳聳肩頭,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高廉明道:“我看那位關小姐應該還講道理,主要是她身邊的那兩個助理太討厭了,機場的事情都是他們惹出來的。現在你有什麼打算?是不是準備放棄了?”
  張揚道:“一相情願是不行的,人家不願意,我總不能硬『逼』著她來做。”
  高廉明笑道:“那你還跟著她?還沒死心?”
  張揚道:“這條機場路是前往東江的必經之路,沒人規定隻能他們走。”說完這句話他也笑了起來,其實他大可以超車而去,這輛寶馬車超前麵的那輛桑塔納還不是輕而易舉,高廉明說的沒錯,張揚的確還沒死心,他也發現關芷晴雖然冷漠了點,可並不是不通情理,隻是她身邊的那兩個助手太無理,如果能和關芷晴有個單獨談話的機會,這件事未必不會有轉機,更根本的一個原因是,張揚不是一個輕易放棄的人,他認準的事情,往往會不到黃河不死心,跟在關芷晴他們的後麵,其目的就是想看看他們今晚下榻的地方在哪堙C
  桑塔納開得很慢,駛入三環路的時候,突然歪歪斜斜駛向路邊,車輛熄火了,出租車司機很無奈的轉過身去:“車壞了!”
  關芷晴也沒想到今晚會這麼不順,一下飛機就遇到了這麼多的倒黴事兒,關芷晴道:“先生,這麼大雨,我們離酒店還很遠,你想想辦法,讓我們去哪兒攔車啊!”
  那司機道:“我幫你們叫輛出租吧,讓他把你們送過去。”
  曹米莉一肚子氣,嚷嚷道:“倒黴透頂了,什麼倒黴事都讓我們遇到了!”
  那司機推開車門下了車,跑到路邊的公用電話亭內打電話。
  張揚把車遠遠停在後麵,和高廉明兩人看著前方的景象,都覺著有些奇怪,高廉明低聲道:“好像是出租車壞了!”
  張揚感歎道:“禍不單行啊!”
  高廉明道:“你趕緊過去啊,剛好是個機會,把他們送到酒店,以德報怨,說不定關芷晴一感動就答應當你的形象大使了呢。”
  張揚道:“我總覺著有些不太對勁兒,看看再說!”
  高廉明道:“怎麼不對勁兒?肯定是車壞了。”
  張揚充滿疑『惑』道:“他怎麼不先去檢修一下汽車?”
  高廉明道:“這麼大雨,天這麼黑,怎麼檢修啊!看得見嗎?”
  

Snap Time:2018-10-18 06:30:00  ExecTime: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