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三十五章Chinesekungfu

  
  第五百三十五章【Chinese kungfu】
  因為徐光然明確把新體育中心的建設指揮權交給了張揚,這就讓他的弟弟新世紀建築公司的徐光利現在的處境相當的尷尬,徐光利開始的時候很難接受大哥的決定,可當一切成為事實,『逼』迫他冷靜下來之後,他發現大哥的決定是很有道理的,根據眼前的工期來看,他已經沒可能在明年上半年之前完成新體育中心的全部工程,如果繼續這樣下去,他將麵臨延期交付和違約的現實,到時候必然要承擔相應的責任。
  大哥的做法,表麵上變更合同,讓他獲得的利益大打折扣,可在事實上卻將他從違約的困境中解脫出來,他的建築公司現在可以全力建設主體育場,通過合同的變更提前逃避了一場風險和責任。
  徐光利雖然看著到口的肥肉白白溜走,可他也意識到自己沒那種能力,隻能偷偷感歎了。
  徐光利這兩天都呆在工地,他終於產生了一種緊迫感,必須要全力以赴在明年上半年之前建好主體育場,千萬不能給自己,給大哥帶來什麼麻煩。
  他的外甥李長峰又氣衝衝的跑了過來,最近李長峰情緒都不好,原因很簡單,都是被張揚給欺負的。李長峰道:“小舅,張揚帶著一群人來了!”
  徐光利皺了皺眉頭道:“他來幹什麼?”問完這句話,徐光利馬上自己就做出了解答,他想起張揚現在已經是新體育中心工程的總指揮,前來工地視察是天經地義的。徐光利站起身道:“別動氣,跟這種小人得誌的東西犯不著一般見識,走,我們去看看!”
  他們兩人走出工程部的小樓,看到張揚帶著體委的幾名幹部,還有豐裕集團的老總梁成龍、省委***喬振梁的公子喬鵬舉都站在院子,幾個人正說著什麼。
  徐光利咬了咬嘴唇,『逼』著自己擠出一絲笑容,他走下樓迎了上去:“張主任來了!”
  張揚笑了笑點了點頭,一眼就看出徐光利藏在笑容後的仇恨,不過徐光利好歹還在笑,站在他身後的李長峰一雙眼睛寒光閃爍,如同尖刀般刺向張揚,對他的仇恨根本不加掩飾,看來自己抽他那個耳光沒有讓他害怕。
  張揚道:“徐經理,我們今天特地過來視察視察主體育場的工程進度,對了,市的決定你知道了吧?”
  徐光利點了點頭道:“知道了!張主任放心,以後我們一定在你的領導下認真工作,爭取順利完成市給我們的任務。”
  張揚點了點頭,背著手向前方走去,這群人麵他是第一領導,背著手能夠顯出領導風範,張大官人經常看到別人這麼做,看到別人這麼做的時候,大官人心理是很反感的,可輪到他自己,他覺著很坦然,背著手很舒服。
  喬鵬舉在建築方麵是個外行,他和梁成龍並肩走在最後,聽梁成龍向他解釋一些工地的現場情況。
  體委來了兩位副主任,李紅陽和崔國柱,他們最近開始對張揚這位年輕的領導改變了看法,發現這個年輕人真的是很有本事,來南錫的時間不長,不但把召開省運會的權力抓在了手,而且完成了一個在他們看來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將新體育中心的工程指揮權執掌於手中,這就意味著南錫市體委擁有了前所未有的權力,在過去周大年當家的時候根本是不可想象的。
  崔國柱想起自己當初和張揚對抗的情景,心底都捏著一把冷汗,自己那點能耐哪兒會是人家的對手啊,還是老婆說得對,自己不是當大官的材料,還是安安心心的做個副手,好好混日子才是正本。
  徐光利讓人拿來了幾頂安全帽,分發給張揚他們,一切都要按照安全規程來辦,徐光利可不想落人口舌,他打心底認為張揚這幫人就是來挑『毛』病的。
  張揚帶好安全帽,向徐光利道:“徐經理啊,你怎麼把南大門給堵上了?”這廝是明知故問。
  徐光利心這個恨啊,你他媽不跑到我工地對門蓋板房,我會出此下策嗎?可現在這個理由不成立了,自從徐光然把新體育中心的建設指揮權交給了張揚,他就讓梁成龍把板房給拆了。
  徐光利道:“考慮到大車出入方便,盡量不對周圍居民造成滋擾,所以才改門的。”這話說得憋屈無比。
  張揚笑了笑道:“周圍那有什麼居民,讓人把門給扒開,馬上咱們新體育中心的建設要全麵展開,多項工程會同時進行,南大門堵上太不方便了。”
  徐光利忍氣吞聲的點了點頭,人家現在是總指揮,得聽人家的。
  主體育場的工程已經完成了三分之二,預計很快就要封頂,不過現場施工的工人並不多,張揚向徐光利道:“工人不多啊!”
  徐光利道:“因為市的工程款到位不及時,所以工人的工資有所拖延,不少工人都鬧起了情緒,這兩天我正在著手解決這個問題,很快就能得到解決。”
  張揚道:“工期不能再耽誤了,你們新世紀建築公司負擔的是主體育場的建設,在整個新體育中心建設中是最為重要的一個環節,到時候省運會的開幕式就要在這座體育場內舉行,聖火要在這點燃,明年十月,主體育場就會成為整個平海省矚目的中心,徐經理,要是出了什麼差池,我們可不好交代啊!”
  徐光利連連點頭道:“張主任放心,我有信心在明年六月底之前完工。”
  張揚道:“要保證質量,東江體育場的事情就是我們的前車之鑒,主體育場我會請專家嚴格驗收,如果發現任何的工程質量問題或者與當初規定不符的地方,我是不會收貨的。”他曾經親曆東江體育場看台倒塌事件,對那件事一直記憶猶新,這種公用設施的安全問題尤為重要。
  徐光利從張揚這句話已經預感到以後自己想把工程款全部拿到手可能不是那麼容易,人生真是變幻莫測,誰能想到這廝搖身一變會成為新體育中心的工程總指揮?
  一行人在工地現場轉了一圈,張揚提議開個現場會。
  徐光利建議到他工程部的小會議室去開,畢竟施工現場並不安全。大家一起來到了工程部的小會議室,徐光利安排人泡了茶,張揚在『主席』上坐了,他又讓徐光利把新體育中心的規劃圖拿來了一份掛在會議室現場。
  張揚起身道:“大家對新體育中心的情況應該很清楚了,新體育中心修建的是一座主體育場,一座球類體育館,一座跳水遊泳館,此外還有兩個訓練館和一個體育公園。中心工程就是新世紀公司在建的這座主體育場,根據我們剛才看到的情況,主體育場的建設目前已經完成了三分之二,而其他的四座場館和公園目前還沒有開始興建,如果按照過去的合同……”張揚說到這故意停頓了一下,盯住徐光利道:“徐經理,恐怕你無法按照既定工期完成新體育中心的全部建設吧?”
  徐光利有些底氣不足,可是仍然不甘示弱道:“我們新世紀會克服困難,加班加點……”
  話還沒說完呢,張揚就毫不客氣的把他打斷:“豪言壯語誰都會說,可事實擺在眼前,市領導們普遍認為新體育中心的工期嚴重滯後,如果任由這種狀況延續下去,就會麵臨所有場館無法完工的局麵,如果我們用一個個的半拉子工程去迎接省運會,會嚴重影響到我們南錫的形象,我們會成為全省人民的笑柄。”
  徐光利被張揚說得滿臉通紅,可張揚說得都是事實,這會兒他連反駁的力氣都沒有了。
  張揚道:“根據徐***的指示,我臨危受命,全麵接過新體育中心的指揮權,這兒我首先要感謝徐***以及各位領導對我的信任,對我而言這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現在已經是十一月,按照市當初的規定,我們的體育場館必須要在明年上半年完工,可剛才我們看到,別說是體育場館,就算是道路和一些基礎工程都沒有做完,我不知道徐經理能怎樣克服困難。”張揚強調徐光然指示就是用徐光然來壓製徐光利,讓徐光利明白,現在他大哥以大局為重,要確保新體育中心在規定時間內建設完工。
  徐光利沒說話,他對這一點領會的很透徹,大哥當麵跟他說得很清楚,之所以鬧成眼前的困境可以說都是他自己造成的,徐光利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張揚道:“我開這個現場會,並不是想追究誰的責任,而是要讓大家意識到工期的緊迫『性』,根據我和市的多次交換意見,決定主體育場工程繼續由新世紀建築公司負責,其他的場館建設和體育公園的建設選擇實力雄厚的建築集團來進行施工。”張揚笑眯眯望向梁成龍道:“在對我省幾家最有實力的建築集團進行綜合評估之後,我們決定把除了主體育場以外的工程建設交給豐裕集團負責,在來此之前,我和豐裕集團的董事長梁成龍先生已經簽訂了正式合同,現在請梁總給我們說兩句。”
  現場響起一片掌聲,徐光利對梁成龍隻有嫉妒的份兒,他有自知之明,知道新世紀的實力遠遠不能和豐裕集團相提並論,張揚選擇梁成龍的公司,不僅僅是因為他們的私交好,更因為豐裕集團的確擁有超強的實力。
  梁成龍微笑起身道:“感謝南錫市的領導,感謝體委張主任,以及體委的每一位領導對我的信任,平海實力雄厚的建築公司不止我們一家,但是我充滿信心的說,我們豐裕在平海的建築界一定可以排入前三位,現在接手新體育場的工程,有些倉促,我借用張主任的一句話,有些臨危受命的意思。”
  會場上響起幾聲善意的笑聲,梁成龍道:“在接下這個工程之前,我考慮了很久,也猶豫了很久,我知道現在南錫市財政緊張,我們接下這個工程就意味著要進行墊資,這對我們公司而言也是一次挑戰,可後來,我終於說服了自己,第一我對南錫市的領導層有信心,第二我對南錫的未來發展長期看好,第三這次是省運會,我們豐裕集團可以借著這次機會向全省人民展示我們的作品,第四也就是最為重要的一點,我和張主任是好朋友,我對他的能力有信心。”
  張揚率先鼓掌,梁成龍向他『露』出一個隻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笑容。梁成龍並沒有馬上坐下,他又道:“我還要向大家宣布一個好消息,我們的工程從一開始就受到了遠大投資公司的信任,遠大投資公司總經理喬鵬飛先生已經決定出資五千萬和豐裕共同承擔新體育中心的建設項目,我們目前不存在任何的資金問題!有了一億元的資金作為保障,我有足夠的信心,在省運會開幕之前將所有承建的場館順利竣工。”
  所有人一起鼓掌,徐光利聽到梁成龍已經籌措到一億元的資金,心中真是羨慕到了極點,他也留意到梁成龍所說的話,是在省運會開幕之前將所有承建場館順利竣工,難道說,張揚又給了他三個月的寬限期?這些謎團隻能等以後得到解答了。
  會議中張揚又提出豐裕集團進駐之後,雙方的工地範圍劃分問題,徐光利表現的還算配合,他之前已經在張揚麵前栽了跟頭,現在張揚又取得了新體育中心的建設指揮權,跟張揚硬碰,純粹是自討苦吃,徐光利之所以忍氣吞聲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那是因為他大哥徐光然沒有給他強有力的支持,也許他真的應該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建設主體育場工程上。
  當天的會議結束之後,張揚和梁成龍一起同車返回東江,梁成龍返回東江是為了召開公司會議,安排下一步的工作,而張揚前往東江的目的是為了迎接一個人,在體育界有冰公主之稱的關芷晴。
  坐在梁成龍的寶馬車內,張揚拿出一份雜誌,封麵上就是關芷晴的照片。
  梁成龍湊了過去,在封麵上看了一眼道:“這妞不錯,相貌身材都是一流。”
  張揚笑道:“俗,你這人真俗,總是用有『色』眼鏡看人。”
  梁成龍笑道:“我說的是事實,關芷晴是吧,清紅特別喜歡看她的比賽,我對冰舞沒啥興趣,都是她拽著我看,一來二去,我就認識了,不過她好像是美國人,代表美利堅合眾國出賽。”
  張揚道:“南錫人!”
  梁成龍聞言一愣,拿過雜誌又看了一眼道:“南錫人?”
  張揚道:“祖籍南錫,我打算請她當這次省運會的形象大使!”
  梁成龍笑了起來:“你有沒有搞錯?人家是世界冠軍,能看上咱們的省運會?”
  張揚道:“隻是請她當形象大使,擴大一些影響力,又不是請她比賽。”
  梁成龍道:“省運會也沒有花樣滑項目啊!”
  張揚道:“我又不是讓她比賽,想用得是她的名氣。今晚八點她會到東江,你的寶馬車給我用用,我去機場接她!”
  梁成龍點了點頭道:“沒問題……”說完他又想起一件事:“我那別墅呢?”
  張揚笑道:“我還得用兩天。”
  梁成龍罵道:“越看你越是一副貪官麵孔,房子車子都成你的了。”
  張大官人笑道:“還好我沒惦記上你的女人。”
  梁成龍佯怒道:“你敢!”
  提起這件事張揚想起了林清紅和梁成龍的關係,低聲道:“你們兩口子怎麼樣了?還在冷戰?”
  梁成龍歎了口氣道:“她有她的事業,我有我的生意,有日子沒見麵了,她想離婚,我就這麼耗著,最近她見不到我,也不跟我提起了,不過感覺是越來越陌生了,過去還打電話吵上兩句,現在連電話都懶得打了。”
  “你外麵的那些事兒料理清楚了?”
  梁成龍道:“哪還有那些心境,我現在一心撲在事業上,最近啊,我經常看佛經,你還別說,我就快大徹大悟了。”
  張揚忍不住揶揄道:“悟個屁,就你那點層次,我看你狗改不了那啥,早晚會故態複萌的。”
  梁成龍道:“人做什麼事都能形成習慣,你說偷情這玩意兒也能成習慣,我不是不愛清紅,可就是忍不住。”
  張揚笑了起來,這一點上梁成龍和他有點共『性』,隻不過梁成龍不如他在這方麵做得好。
  梁成龍道:“人,沒記『性』,好了傷疤忘了疼,你小子千萬別學我!”
  張揚道:“我都沒結婚呢,想學你也學不了啊。”
  梁成龍道:“如果時光能夠從來,我他媽也不結婚,結了婚就得背著責任,一個有責任心的人活在這世上,真是艱難啊。”
  因為飛機晚點的緣故,張揚在東江機場等到九點二十,方才看到一身黑衣帶著墨鏡的關芷晴從機場出來,雖然關芷晴掩飾的很好,可她姣好的身姿出現在閘口出還是第一眼被張揚認出來了,關芷晴的身邊還跟著一男一女,女的是位華人,長得嬌小玲瓏,是關芷晴的經紀人,又是她的表姐曹米莉,男的是個金發碧眼的老外,身材很高,拖著行李箱,走起路來雄赳赳氣昂昂的,他是曹米莉的未婚夫史蒂芬。
  關芷晴雖然是世界冠軍,可她『性』情較為孤僻,每次回國都十分低調,從不和國內媒體和體育界有任何聯係,所以都是悄悄而來悄悄而去,史蒂芬和曹米莉是借著這個機會跟她一起來中國旅遊的。
  張揚買了一束***,畢竟代表南錫體育界,不能太寒酸,對方是位世界冠軍,冰雪界的明星,獻花也是應該的。
  張揚直奔關芷晴走了過去,將手中的***獻給關芷晴,禮貌的微笑道:“關小姐,歡迎你回來!”
  關芷晴愣了一下,她根本沒有想到會有人來接機,更沒有想到有人給她獻花,她輕聲用英語回應道:“對不起,你認錯人了!”關芷晴沒有接張揚手中的***,轉身就走。
  張揚雖然多少接觸了一些英文,可真實水平仍然不怎麼樣,他鍥而不舍的跟了上去,笑道:“關小姐,你不用太緊張,我是香港天空衛視主持人海蘭的朋友,之前我讓她跟你聯係過,沒有惡意的。”
  關芷晴停下腳步,這次她用中文很清晰的告訴了張揚:“對不起先生,我想你真的認錯人了!”
  張揚還想說什麼,一旁的史蒂芬看不過去了,上前狠狠推了張揚一把,咆哮道:“走開!”
  張揚向後退了一步,史蒂芬頗有些驚奇,他以為自己比張揚身高力猛,應該能把張揚推倒在地的。史蒂芬向張揚揚起醋缽大小的拳頭道:“馬上從我的麵前消失,不然我打得你滿地找牙。”
  張大官人聽不懂英文,不知史蒂芬唧唧歪歪的說什麼。可他們這邊的動靜引起了周圍幾位旅客的注意,其中一個戴眼鏡的年輕人停下腳步很好事的幫著翻譯道:“哥們,算了,人家說要讓你馬上從他的麵前消失,不然打得你滿地找牙。”
  張揚看了看史蒂芬,這貨一米九多的身高,身體又異常健壯,看起來就像一個拳擊運動員,難怪他有這樣的底氣。
  關芷晴不想引起太多關注,向史蒂芬道:“史蒂芬,算了,我們走!”
  張揚又道:“關小姐,可不可以給我一個機會談談,隻占用你幾分鍾的時間。”
  史蒂芬火了,他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發科油……”
  張大官人別的不懂,這句可是聽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冷冷看著史蒂芬:“你他媽再敢說一遍!”
  一旁的小眼鏡道:“哥們,他罵你呢!”
  史蒂芬嘰咕嚕的爆出一連串的粗口,不但連張揚,連中國人都一起罵了進去。
  關芷晴皺了皺眉頭,她也聽不過去了,厲聲道:“史蒂芬,走了!”
  史蒂芬惡狠狠地向張揚揮舞了一下拳頭。
  張揚不屑的看了他一眼:“發科油!”張大官人別的英語說得不咋地,可這句說的是字正腔圓。
  那小眼鏡聽到張揚公然罵起了老外,向他豎起了拇指:“哥們,有種,沒給咱們中國人丟份兒!”
  張揚可不是一時意氣之爭,關芷晴的態度之冷淡是他沒有預料到的,史蒂芬也不是什麼好鳥,傲慢粗野無禮,我以禮相待,你們卻對我粗言相向,我要是忍氣吞聲了,不但自己丟臉,也把中國人的臉給丟了,在場這麼多中外友人看著呢,咱可不能在關鍵時刻裝孫子。
  史蒂芬聽到張揚和他對罵,如同被激怒的獅子一樣,扔下行李就衝了上來,史蒂芬是位拳擊好手,閃電般一個勾拳攻向張揚的下頜,張大官人斜跨出一步,輕輕巧巧躲過了他的一拳,史蒂芬一拳落空,緊接著又是一拳攻到,他出拳如同暴風驟雨,直拳勾拳組合拳打得眼花繚『亂』,可無論他怎樣猛烈地攻擊,張揚都是輕鬆避過,連衣角都沒讓他沾到。張揚也看出來了,這傻大個也就是一身的蠻力,先不急著出手,把他力氣耗幹淨再說。
  史蒂芬越打越是焦躁,嘴嘰呱啦的大罵一通。
  周圍有不少旅客過來圍觀,那小眼鏡有些唯恐天下不『亂』的意思,一邊幫忙翻譯,一邊叫道:“哥們,不能忍啊!他把咱們中國人都罵進去了!”
  張揚向後撤了一步,將手中的那束花交給小眼鏡道:“幫我拿著!”他從中抽了一支玫瑰。
  此時身後眾人齊聲驚呼,卻是史蒂芬趁著張揚背身過去,一拳向他的腦後砸去。
  張揚揚起手中的玫瑰花反手抽了出去,隻聽到啪!地一聲正抽打在史蒂芬的臉上,雖然玫瑰枝條柔韌,可在張揚的內力催吐之下力量也是著實不輕,打得史蒂芬臉上現出一條淤痕。
  史蒂芬疼得哇哇大叫,他揮拳欲打,張揚揚起玫瑰啪地抽打在他的拳頭上,史蒂芬吃痛,慌忙縮手,張揚雙目之中寒光凜冽,今兒要不亮出點王八之氣大殺四方,這狗日的老美就不知道在誰的地盤上。張大官人奮起神威,手中的玫瑰花上下翻飛,接連抽打在史蒂芬的身上,史蒂芬被打得好不疼痛,縮手縮腳,隻有後退的份兒,張揚惱他出言無狀,出手毫不留情,內力灌注道玫瑰枝條之上,這玫瑰枝如同鋼條一樣,雖然不把史蒂芬打個皮開肉綻骨斷筋折,也打得他渾身淤青,傷痕累累。
  史蒂芬被張揚步步緊『逼』,龜縮到牆柱旁,可無論他怎樣躲避,都逃不過張揚如影相隨的抽打,史蒂芬叫得淒慘不已。
  關芷晴和曹米莉兩人被圍觀眾人堵在外麵,看不到麵的情況,隻能聽到史蒂芬的一聲聲慘呼,曹米莉擔心不已,尖聲呼救。
  關芷晴根本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一地步,機場負責治安的警察聞訊趕來,好不容易才驅散了圍觀的人群。
  史蒂芬高舉雙手作投降狀,手上身上到處都是被抽打的淤痕,整個人狼狽到了極點,一雙碧眼也紅了起來,麵充滿著驚懼的光芒,他哪遇到過這種場麵,嘴嘟囔著:“chinese kungfu!”過去看得都是電影,今兒算是親身感受到了。
  張揚看到警察來了,不屑地笑了笑,將手中已經光禿禿的玫瑰花枝隨手拋在了地上。
  兩名警察道:“同誌,請你跟我回去調查。”
  那個小眼鏡也湊了過來:“警察同誌,是那個老外先罵人,罵我們中國人,這位先生氣不過才出手教訓他,我可以作證!”
  周圍又響起許多聲音道:“我們也可以作證!”現場圍觀群眾表現出了同仇敵愾一致對外的精神。
  兩名警察對望了一眼,向史蒂芬道:“這位先生,麻煩你跟我們一起回去調查。”
  關芷晴向曹米莉小聲說了句什麼,她顯然不想引起更大的麻煩,剛才的情況她也看到了,是史蒂芬惡言在先,也是他先出手的,張揚開始一直都是避讓,最後才出手教訓他,史蒂芬雖然狼狽,可也隻不過是一些皮肉傷,應該沒什麼問題。關芷晴想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別搞得人盡皆知。
  曹米莉看到史蒂芬的樣子,臉上青一塊紫一塊,活脫脫一個豬頭轉世,又是心疼又是難過,她大聲道:“不能這麼算了,你們中國人就是這麼對待外國友人的?”她的話招來一陣哄笑,小眼鏡道:“你不是中國人啊?最看不起有些人把祖宗都給忘了!”
  

Snap Time:2018-12-12 03:16:18  ExecTime:0.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