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三十四章串串兒(上)


    第五百三十四章【串串兒】(上)

    張揚坐遊泳池旁,看著海蘭和胡茵茹美人魚一樣在清澈的池水中遊來遊去,張大官人很享受這樣的時光,正準備下去跟她們一起嬉戲的時候,梁成龍打來了電話,專門向他報告他的八間板房已經蓋好了的消息。

    張揚道:“不用了,讓人給拆了吧!”

    梁成龍聽到這句話差點沒把肺給氣炸了:“我靠,你消遣我玩兒的?大半夜我把工人給你調過去蓋板房,熬夜幫你搭起來了,你這就要拆,是不是腦子有『毛』病?”

    張揚道:“有自己堵自己大門的道理嗎?”

    梁成龍一聽愣了:“怎麼回事兒?”

    張揚這才把徐光然放權給自己的事情說了,現在新體育中心工程交給他負責了,那幾間板房可不是把自己的路給堵上了。

    身為商人,梁成龍在生意上的嗅覺相當的靈敏,他馬上就把握到其中的商機,梁成龍道:“你負責新體育中心的工程,市變更了工程合同?”

    張揚道:“對!徐***考慮到新世紀方麵無法按照既定工期完成全部工程,所以讓我來接手這件事,除了主體育場之外,其他的場館準備對外招標。”

    梁成龍激動了起來:“還招個屁的標,我接了!”

    張揚道:“要墊資的!”

    梁成龍道:“墊資我也幹!”

    張揚其實早就盤算好了,肥水不流外人田,這事兒當然要給梁成龍,可他對梁成龍是否願意墊資沒有把握,沒想到梁成龍答應的這麼爽快。張揚道:“你考慮好了,南錫的財政緊張。”

    梁成龍道:“緊張也不怕,徐光利能拿到錢,我就能拿到錢,我出一部分資金,喬鵬舉不是搞投資嗎,我把他也請進來,我就不信,老徐敢欠他的錢!”

    張揚笑了起來,『奸』商就是『奸』商,梁成龍把事情考慮的很周到。張大官人給梁成龍一個評語:“唯利是圖,你真不是什麼好鳥。”

    梁成龍道:“你能用喬公子,我為什麼不能用,你在乎的是官位,我在乎的是銀子,沒有銀子我怎麼幫你蓋板樓,沒有銀子我拿什麼去買別墅,白白借給你住!”

    張大官人笑罵道:“真他媽現實!梁成龍你要再提這件事我就賴著不還了。”

    梁成龍那邊也笑了起來:“哥們,咱們說真話啊,我豐裕集團在平海建築界可是響當當的招牌,徐光利的新世紀跟我沒法比,現在深水港那邊暫時歇菜了,這麼大工程,真正想竣工拿錢還不知要到猴年馬月,新體育中心可不一樣,隻要***作得當,能賺上一筆,這條財路你一定得給我,肥水不流外人田,我發了財忘不了你的好處。”

    張揚笑道:“行了,你少在這明目張膽的行賄,我不要好處,你隻要把工程做好就算對得起我了,錢要拿在明處,偷工減料的事情可不能幹。”

    梁成龍道:“你放心吧,東江體育場那件事對我的觸動很大,我現在是本本分分經營,昧心錢我不會去賺。”

    張揚道:“徐***表麵上給我放權,其實是在給我做套!”

    梁成龍道:“你如意算盤落空了,徐***人家是宰相肚能撐船,你翻起的這點風浪,人家根本不在乎。”

    張揚道:“在不在乎隻有他心底清楚。”

    梁成龍道:“你現在越來越像個陰謀家,我開始有些懂你的意思了,你這次搞徐光利早就考慮到了後果。”

    張揚笑道:“別把我想得那麼高深莫測,我這人喜歡直來直去,老徐突然變得慷慨了,放給我這麼多的權力,所以我現在更得小心謹慎,你承建新體育中心工程,一定要做得漂漂亮亮,既然做了就要做到最好,我一定要把這件事辦好。”

    梁成龍道:“你怕他接著這件事找你的『毛』病?”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我要是把省運會辦成功了,他臉上有光,要是辦砸了,他肯定會跟我新帳老賬一起算,到時候,我恐怕隻有吃不了兜著走的份兒。”張揚把事情看得很清楚。

    梁成龍歎了口氣道:“路是你自己選的,既然扔不掉這個燙手的山芋,那就得想辦法把它給吃了,小心點,噎不到你的。”

    張揚掛上電話,站起身來到水池邊緣舒展了一下四肢,海蘭撩起池水潑在他的身上。水有些涼,張揚道:“你們不怕冷嗎?”

    胡茵茹格格笑道:“多虧了你教我們的功夫,剛下來的時候有些冷,遊了一會兒一點寒意都沒有了。”

    張揚道:“既然不冷,為什麼還要穿著衣服?『裸』泳豈不是更舒服。”

    海蘭啐道:“大白天的又想耍流氓?”

    張揚笑眯眯道:“『裸』泳舒服,咱們一起感受一下。”這廝不慌不忙的脫下衣服。

    海蘭和胡茵茹看到陽光下他健美的輪廓,俏臉不由得都有些紅了。

    張揚以一個優美的騰躍動作進入水池子中:“我來也……”

    張大官人就沒有老實的時候,自從他進入了泳池之後,水波『蕩』漾,激情四『射』,海蘭和胡茵茹兩條美人魚被這廝上下其手恣意『騷』擾,身上的泳衣自然難以幸免,等她們回到岸上的時候,一個個嬌噓喘喘,霞飛雙頰,披上浴巾衝著在泳池內仰泳的張揚狠狠地跺了跺腳。

    海蘭想起剛才他的胡鬧,又是愛又是恨,抓起一旁的救生圈向張揚的腦袋上丟去,張揚一偏頭躲了過去,抓住遊泳圈,墊在屁股下,笑眯眯道:“咱們晚上去湖邊燒烤吧!”

    胡茵茹笑道:“好啊,我這就去準備東西!”

    張揚道:“冰箱有我買的羊肉、雞翅,車庫有爐子,對了別忘了多帶兩瓶紅酒。”

    雲曦山莊的確是個幽靜的地方,天鵝湖邊隻有他們三個人,張揚負責生火支爐子,胡茵茹和海蘭負責串肉串兒,張大官人幹完自己的活兒,來到她們身邊幫忙,看到兩人串的太慢,張揚道:“到底是沒經驗,串串兒也是一門學問。”

    海藍啐道:“串串兒要什麼學問!”

    張揚笑眯眯道:“往肉『插』,要講究個穩準狠!”

    海蘭揚起粉拳在他肩頭上狠捶了幾下:“你呀就是狠,越來越不懂得憐香惜玉了。”

    張揚望著她嬌羞滿麵的樣子,心中愛極,湊過去在她臉上親了一下,又過去摟住胡茵茹親了一口,胡茵茹啐道:“討厭了,你一手的羊油,把衣服都搞髒了。”

    張揚笑道:“你剛才不嫌我髒!”

    胡茵茹道:“你還讓不讓我們吃飯。”

    海蘭道:“乖乖的一邊去,別搗『亂』,明天我就回香港了,給我留一個好印象。”

    張揚道:“我晚上多吃點羊鞭羊球,一定讓你難忘今宵。”

    海蘭紅著臉兒啐道:“行了,說不了兩句話就往溝帶,你現在真是精蟲上腦,滿腦子就想著這些事兒,真不知道你哪來的這麼大精力。”

    胡茵茹深有同感道:“你是不是吃『藥』了,怎麼對這種事兒有些索求無度,做什麼事都要有節製,聽說這種事做多了對身體不好。”

    張揚笑道:“你哪聽來的?這種事越做越好,延年益壽,永葆青春,你看看你們兩個在我的滋潤下,是不是變得越來越青春,越來越漂亮。”

    海蘭道:“少臭美了,那是我們保養得當,跟你有什麼關係。”

    張揚道:“當然有關係!”

    胡茵茹知道他還不知道要癲出什麼話來,慌忙打斷他的話題道:“現在徐***把新體育中心的建設權也給你了,你責任重大,省運會要是搞好了,你會增添一筆重要的政績,可要是搞不好,恐怕責任就要你來承擔了。”

    張揚道:“怕承擔責任就幹脆窩在家什麼事情都不做。”

    胡茵茹道:“我真為你捏把汗!”

    張揚道:“不用怕,火炬傳遞的事情已經基本上確定下來了,喬鵬舉給我打了保票,這次一定說動喬***來跑第一棒。”

    海蘭道:“要是喬***出來跑第一棒,那麼平海的各級官員都會關注這件事。”

    張揚道:“我最近就把消息給放出去,然後確定火炬的具體傳遞路線,哪兒企業讚助得多,我就先從哪兒開始跑,不舍得讚助的,直接就忽略過去。”

    胡茵茹格格笑了起來:“你太勢利了,隻認錢不認人!”

    張揚道:“沒辦法,缺錢啊!”

    海蘭道:“我回去香港之後馬上幫你聯係一些明星。”

    張揚道:“對了,香港那個明星足球隊幫我聯係一下,我打算組織一場明星足球賽,為省運會啟動儀式助助聲威。”

    海蘭道:“沒問題,我和他們隊長梁誌偉很熟,那個人沒有太多架子,很好說話。”

    張揚道:“上次看到他們跟女足的比賽,關注度很高。如果他們能夠確定前來,我馬上就去聯係國家女子足球隊。”

    胡茵茹道:“做這些事情的前提都是錢,沒有錢什麼都做不成,這場比賽,我們廣告公司來讚助吧,也算是我們對你工作的支持。”

    張揚搖了搖頭道:“不用你們出錢,我有辦法。”

    胡茵茹和海蘭都看著他,她們知道張揚想從市要來錢應該很難,張揚道:“拉茲先生不是很有錢嗎,我打算把他給哄過來。”

    胡茵茹聽到張揚提起周雲帆,不由得笑了起來:“周叔雖然有錢,可他狡猾得很,白出力的事情他可不會幹。”

    張揚道:“省運會存在著巨大的商機,現在梁成龍、喬鵬舉這幫人都準備加入一起玩了,拉茲應該不會錯過這個好機會吧。”

    胡茵茹發現張揚把梁成龍這些***子弟都聯合起來是有目的的,這些***子弟的動作往往會成為很多商人的風向標,他們往往是消息最為靈通的人士,他們加入省運會項目,就會給出別人一個信號,這件事大有可為,在營造聲勢方麵,張揚已經有了相當的修為。

    海蘭對這件事的前景並不樂觀,真正把省運會辦起來應該不難,可是要取得成功卻並不容易,不但要把省運會辦起來,還要取得轟動『性』效應,更重要的是南錫要在這次的省運會上取得好成績,張揚已經誇出海口,要奪得金牌榜和獎牌榜的雙榜第一,單單是這件事就已經把他自己『逼』得沒有退路了。其他事情隻要有錢都好解決,可比賽成績是無法摻雜太多水分的,張揚想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把南錫的體育提高到平海第一談何容易。

    海蘭道:“關芷晴那邊我已經聯絡過,她本人對出任省運會的形象大使並沒有任何興趣。”

    張揚道:“是不是想要錢?”

    海蘭道:“不是錢的問題,她有經紀人,她的經紀人覺著為這種級別的賽事代言會有損她的形象。”

    張揚道:“經紀人?運動員也有經紀人?”

    海蘭笑道:“別忘了關芷晴是職業運動員,而且是冰公主,每年代言的收入就有幾百萬美元。”

    張揚道:“她是南錫人啊,為家鄉做點貢獻也是應該的。”

    海蘭道:“她的行程已經確定了,下周三會抵達南錫!”

    張揚道:“具體行程知道嗎?我爭取跟她見見麵,省運會缺少一個她這樣的國際明星代言,這次一定要爭取說服她。”

    

Snap Time:2018-04-24 16:49:23  ExecTime:0.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