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三十三章砌牆(下)


    第五百三十三章【砌牆】(下)

    張揚道:“我對徐***的忍耐力估計不足,看來很難脫身了。”

    梁成龍笑道:“我都能看穿的事情,他當然能夠看穿,你惹了這麼多的麻煩,欺負到他弟弟頭上了,他會饒了你?做夢去吧,我看他要把你留在南錫慢慢收拾你。你小子心也沒底,所以才會把喬鵬舉拖進來,讓老徐覺著你的背後有喬***撐腰。”

    張揚道:“我現在心有底了。”

    梁成龍詫異的看著他:“你有底?”

    張揚點了點頭道:“有了,我打算好好幹下去,認認真真的把省運會給辦好。”

    梁成龍道:“難啊!”

    張揚道:“世上無難事隻怕有心人,明天一早我就去找徐***。”

    “去道歉?”

    張揚搖了搖頭道:“要權!”

    官位越高,城府越深,張揚見到徐光然的時候,充分體會到這句話的真正含義。原本張揚做好了吃閉門羹的準備,可沒想到徐光然很愉快的接見了他,不但見他,而且徐***的表情如同春風拂麵,對待張揚有如春天般的溫暖。

    徐光然道:“小張啊,我正要找你呢!”

    張揚笑道:“徐***,有什麼事情隻管吩咐。”

    徐光然笑眯眯望著張揚,心中卻有些惱火,好小子,你變著法子想激怒我,你既然不仁就休怪我不義了。徐光然道:“還是省運會的事情。”

    張揚道:“我正在積極準備中,第一步想把省運會的招牌打響,先造出聲勢和影響。”

    徐光然道:“我說的不是這件事,明年十月省運會就要開幕,因為之前我們對這方麵的工作抓得不夠緊,所以工程建設上有些滯後。”

    張揚心說新體育中心建設這麼慢,是因為你任人唯親,讓自己弟弟承包工程,新世紀建設公司根本沒有那種實力。可張揚不明白徐光然為什麼要跟自己說這些,難道是為了引出自己和徐光利衝突的事情?張揚道:“徐***,我們體委並沒有參與施工建設,這件事我也沒辦法。”

    徐光然道:“時間緊迫啊,我們幾個常委討論了一下,一定要抓緊新體育中心的建設,不然很難按時完工。”

    張揚道:“工程是新世紀建築公司在做,他們的管理上可能有些問題。”當著徐光然的麵指出他弟弟的公司存在管理問題,張揚明顯在挑釁他的權威。

    徐光然依然沒有動氣,他表現出來的大度讓張揚深表佩服,能做到這種地步的人,若非大賢即為大『奸』,當然張揚並不是說徐***是個『奸』臣,而是認為他的城府深不可測。

    徐光然道:“所以我想讓你參與到實際施工中。”

    張揚愣了,其實他過來就是想要施工權的,想不到他還沒提出來,徐光然已經主動要放權給他。張大官人這會兒總算表現出來一些謙虛,他搖了搖頭道:“徐***我恐怕……恐怕難以勝任啊!”

    徐光然道:“作為一個年輕的幹部,要勇於承擔責任嘛,南錫新體育中心和江城新機場相比,哪個工程更大?你能當好江城新機場的領導指揮工作,新體育中心也一定沒有問題。”

    張揚道:“徐***,我就是在江城新機場上出了點問題,所以杜***才把我的指揮權給卸了!”

    “哪跌倒就從哪爬起來嘛,吃一塹長一智,這次剛好是個證明你自己的機會,你隻要成功把新體育中心建設起來,就能向所有人證明你的能力,也讓江城的杜***知道,他放走了一個多麼有能力的幹部,哈哈哈!”徐光然笑得很爽朗。可張揚卻打心底感覺到了一股寒意,徐光然從開始不想給他權力到現在對他委以重任,短短的時間內突然發生了這樣的變化,其原因隻有一個,權力越大背負的責任就越大,徐***已經意識到體育中心工程拖不起,如果不改變現狀,早晚會出問題,有了問題就會有人承擔責任。

    張揚意識到徐光然正在不斷地給他增加責任,終有一天會完成他的致命一擊。張揚道:“市不是和新世紀簽過合同了嗎?”

    徐光然道:“合同可以變更,他們的施工進度讓我很不滿意,可以考慮讓別的建築公司加入進來,同步建設,力爭明年上半年完成新體育中心的全部工程。”

    張揚道:“隻要市給錢痛快,一切都好辦。”

    徐光然道:“市目前的財政狀況你又不是不知道,張揚,我之所以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你,是因為看重你的能力,當年你籌建江城新機場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你招商引資的本事有目共睹,相信這次你依然不會讓我失望。”

    張揚心中暗忖,徐光然啊徐光然,你是打算挖大坑讓我跳啊。

    徐光然微笑望著張揚,心中暗道:“小子,你不是喜歡跳嗎?我讓你正式跳給我看,想激怒我,想推卸責任,沒門,你不是想要權力嗎?我就給你權,不信不把你壓死。”

    張揚道:“徐***,我怕忙不來這麼多的事情。”

    徐光然笑道:“別謙虛,趁著年輕多為老百姓做點事,過去你的成績我是看得到的,希望你在南錫能夠做出比江城更多的事情,身為你的領導,我的責任就是激發你們的潛能,讓你有多大勁使多大勁。”

    張揚半開玩笑道:“徐***您太狠了啊!”

    徐光然微笑道:“響鼓還需重錘,好好幹,我很看好你哦!”

    張揚道:“又想馬兒跑又想馬兒不吃草,你們這些當領導的都是這樣。”

    徐光然笑道:“等你到了我的位子,你也會一樣這樣對待下屬,小張啊,新體育中心的事情我仔細考慮了一下,對當初的合同做出重大更改,讓新世紀建築公司繼續負擔主體育場的建設,在保證施工質量的前提下,抓好這件事,至於其他的場館和外部景觀,可以重新進行招標,我把這些權力全都交給你。”

    徐光然把話都說到這種地步,已經由不得張揚拒絕了,張揚終於明白,自己想要觸怒徐光然的計劃全盤落空,徐光然給他挖了個大坑,順水推舟的把他給推了下去,省運會要是搞成功了還好說,如果出了問題,徐光然第一個就會拿他問責。

    張大官人是個敢於麵對現實的人,既然知道已經無路可退,他就知難而上,自古華山一條路,隻要他張大官人相幹的事情,還沒有幹不成的。

    張揚離開市委的時候,在停車場遇到了正在停車的徐光利,徐光利和張揚對望了一眼,沒有吭聲,徐光利現在對張揚可謂是恨之入骨,連招呼都不屑去打。

    張揚這會兒表現的卻是相當的大度,主動和徐光利打了個招呼:“徐總,來找徐***啊!”

    徐光利愛理不理的嗯了一聲。

    張揚道:“快去吧,徐***找你有要緊事呢。”

    徐光利不知張揚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帶著滿心的『迷』『惑』來到了市委***辦公室。徐光利見到大哥之前,萬萬沒有想到大哥把他叫來是告訴他,要更改新體育中心的建設合同。

    徐光利大聲道:“為什麼啊?”

    徐光然冷冷道:“為什麼?你還好意思問為什麼?你看看自己的工程進度,還有一年不到的時間,主體育館都沒封頂,後期裝修怎麼辦?”

    徐光利道:“大哥,市資金跟不上,中途出了些問題,所以才會耽擱,不過我保證九月底之前肯定能夠全部完工。”

    徐光然道:“少來,誰知道你以後還會不會出問題?合同上寫得清清楚楚,明年七一之前必須完工,你根本做不到。”

    徐光利道:“我可以按照合同上賠償啊!”

    徐光然道:“賠償能有什麼用?耽誤了體育場的進度,你負擔得起這個責任嗎?做生意不可以太貪心,我現在算是看清楚了,你根本不具備駕馭這麼大工程的實力,勉強坐下去,對你沒有任何的好處,現在你專心把主體育場工程搞好,錢雖然少賺一些,可畢竟不會承擔太大的風險。”徐光然想得十分的周全,以新世紀建築公司目前的進度,根本無法按照合同的期限完工,如果不能交工,肯定會有人在這上麵做文章,當初是他的緣故,徐光利才能夠承建新體育中心項目,別人會說他任人唯親,會說他照顧家人,不出事便罷,出了事情,所有這些事都會成為攻擊他的理由。

    徐光然已經預見到了這件事可能帶來的不良影響,他必須要搶在問題搞大之前把這些隱患解決掉,更改合同,表麵上是讓弟弟損失了利益,可事實上卻是對他的保護,也是對自己的保護。保護己方的同時,又可以將這個責任扔給張揚,如果張揚搞不定這件事,自己就有了足夠的理由對他進行懲罰,在南錫,徐光然可以給別***力,也可以在一夜之間將權力全部收走,他擁有絕對的話語權。

    徐光然想的這些,徐光利並不理解,他認為大哥是迫於張揚的壓力選擇了退讓,徐光利憤然道:“大哥,你是市委***,他張揚隻不過是個跳梁小醜,我真不明白,你顧忌什麼?他昨晚在我工地大門前蓋板房,表麵上是針對我,可實際上是不給你麵子,他根本沒有顧及到你這位市委***的顏麵,你不但不出麵懲罰他,反而讓我改門,大哥,這件事已經成為了別人茶餘飯後的笑柄。”

    徐光然道:“我已經把新體育中心建設指揮權交給了張揚,以後他就是你的上級領導。”

    徐光利大聲道:“他配嗎?一個小流氓而已,不知道上輩子燒了什麼高香,能坐在現在的位置上。大哥,對於這種人不能放縱,你越是給他臉,他越不知道天高地厚。”

    徐光然道:“夠了,你不要整天看別人的缺點,你也多想想你自己,我給沒給你機會?新體育中心這麼大的工程交給了你,你瞧瞧現在搞成什麼了?整個南錫,誰不知道你是我的弟弟,可是這不能成為你驕傲的理由,我是南錫市委***,南錫有多少雙眼睛在看著我,你是我的弟弟,你受到的關注也一樣多,所以你更應該認真的把工程做好,讓別人看到你是真有這樣的實力,不是靠我的關係拿到的工程,可你倒好,非但不給我長臉,反而給我丟人,你整天讓我相信你,可你有什麼資格讓我相信?繼續把工程交給你搞,到省運會召開你恐怕連場館都建不好,『政府』形象工程不是玩的,做別的工程,你違約了大不了賠幾個錢,可這種工程你做砸了,是要倒大黴的,別覺著我是你哥就能保住你沒事,光利,你醒醒吧,眼睛不要隻盯著錢,要懂得向前看隻有看得長遠,生意才能做大,做人、做生意、做官其實都是一個道理,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啊!”

    徐光利聽完這些話,整個人悶了下去,過了好一會兒方才道:“哥,可張揚那混蛋也太囂張了,你完全……完全可以不用他啊!”

    徐光然道:“他不是覺著自己有能耐嗎?我就給他一個顯擺的機會,要是他真沒那個本事,這次就是自找難看。”

    

Snap Time:2018-06-21 08:32:43  ExecTime:0.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