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三十二章底氣(下)


    第五百三十二章【底氣】(下)

    賀學東掛上電話,目光望向坐在沙發上的雲東派出所所長韓邦軍,笑道:“老徐的電話!”

    韓邦軍道:“他總算舍得現身了,工地出這麼大的事情,到現在連個人影都不見,什麼事情都推給了我們警方,他們和體委之間的內部矛盾,應該他們雙方自己解決,跟我們有什麼關係?”韓邦軍對徐光利的怨念還是很大的,從事情發生到現在徐光利一直沒有現身,韓邦軍給他打了幾次電話都不接。

    賀學東道:“小韓,話可不能這麼說,我們轄區出了事情,我們當然要負有連帶責任。”

    韓邦軍道:“賀局,您是不知道今天的場麵,那個體委張主任囂張跋扈,目中無人。”

    賀學東笑了起來:“很大的怨氣嘛!”

    韓邦軍道:“如果不是顧忌他是領導,我當時銬了他的心都有。”

    賀學東道:“消消氣,執行任務中受到點委屈是在所難免的。”

    韓邦軍道:“賀局,他威脅要把我帽簷給撕了,你說有這樣的國家幹部嗎?”

    賀學東笑道:“他說了不算,咱們***係統的事情輪不到他管。不過……”賀學東停頓了一下又道:“他和張局的關係不錯,這件事還是要給張局打個招呼,讓他來解決這件事。”

    張揚回到體委後不久,就接到了南錫市***代局長張德放的電話,張德放的語氣頗有些無奈:“老弟,你搞什麼?新世紀建築公司的背景你真不知道嗎?”

    張揚道:“背景怎麼了?有背景就能欺負我啊?有背景你們警方就為虎作倀啊!”

    張德放那邊哈哈笑了起來:“老弟啊,你別生氣,今晚我做東請吃飯,海天大酒店,有什麼怨氣咱們當麵傾吐,這疙瘩我一定幫你解開了。”

    張揚道:“你一口一個老弟喊著,我這心還真熱乎乎的,你可千萬別讓我失望,我現在剛學會翻臉不認人。”

    張德放笑得越發開心:“行了,咱們什麼交情,我能讓你吃虧嗎?快點準備準備,六點半啊,一定別晚了。”

    張揚放下電話,梁成龍從外麵走了進來,他是張揚叫來的,今天新體育中心發生的事情他也聽說了,一進門就咧著嘴笑道:“早跟你說過地頭蛇不好惹,你非不相信,現在好了,剛蓋好的板樓,就變成半邊樓了。”

    張揚道:“讓你過來不是讓你幸災樂禍的。”

    梁成龍道:“好,那你說,找我什麼事兒?”

    張揚道:“你會幹什麼?找你就是為了蓋樓!”

    梁成龍道:“成,明兒我讓工人過去把樓給你修好了。”

    張揚搖了搖頭道:“今天中午十二點的事兒,晚上十二點,你給我找工人,我帶著去新體育中心麵蓋樓。”

    梁成龍聽得目瞪口呆:“我靠,你不是吧?還打算玩下去?”

    張揚道:“我長這麼大沒讓人這麼欺負過,他徐光利什麼東西啊?仗著大哥是市委***敢跟我來這麼一手。”

    梁成龍道:“知道他大哥是徐光然你還這麼玩?”他何等腦筋,稍稍一想頓時就明白了,低聲道:“你不打算在南錫玩了?”以他對張揚的認識,張揚絕不是個傻子,這廝做事雖然高調,可是每一步都有明確的目的『性』。

    張大官人笑眯眯道:“那得看徐***的態度!”

    梁成龍拉了張椅子在張揚對麵坐下:“我還當你真傻到要把省運會這燙手的山芋接下來呢,好!這麼幹等於公然打徐光然的臉,他能容你才怪!”梁成龍考慮問題還是比較全麵的。

    張揚道:“張德放請我吃飯,你去嗎?”

    梁成龍冷笑了一聲道:“十有***是幫忙說和的,他和徐光利的關係不錯啊!”

    張揚道:“他跟我也不錯啊!”

    梁成龍道:“此一時彼一時,你當你還是過去省長未來女婿的時候?”

    張揚道:“我說你能別提這件事嗎?”

    梁成龍笑了起來,他雙腳翹在張揚的辦公桌上:“那啥……我那別墅你打算什麼時候還給我啊?”

    張揚道:“還別說,你眼光還真不錯,那別墅我先住一陣子,過兩天再還你。”

    梁成龍道:“我怎麼覺著你準備耍賴啊?”

    張大官人笑道:“我這次得罪了徐***,還不知在南錫能呆幾天呢,你急個『毛』啊?”

    梁成龍笑了,他是真不看好張揚能在南錫常呆。張揚之所以敢毫不顧忌的這麼幹,其根本原因就沒打算常呆。

    兩人說話的時候,有人過來找張揚,巧的很,也是他們的老熟人,喬振梁的公子喬鵬舉。

    喬鵬舉路過這,專門上來請張揚吃飯的,看到梁成龍也在,不由得笑了起來:“今兒真是巧啊,全都湊到了一起,知道我準備請吃飯嗎?”

    梁成龍笑道:“喬總,對不住,今天我先答應張主任了。”

    張揚道:“我答應張德放了,喬總你跟我一起去吧。”

    喬鵬舉也拉了張板凳在張揚的辦公桌旁坐下,樂道:“聽說你的樓被徐光然的外甥給拆了。”

    張揚轉向梁成龍道:“聽到沒,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這口氣我要是不掙回來,以後什麼臉麵都沒有了。”

    喬鵬舉道:“不是我挑事啊,這孫子也太囂張了吧,開著渣土車把體委大樓給撞了,這是打你這位體委主任的臉。”喬鵬舉所這句話根本就是在挑事兒。

    張揚笑道:“你分明就是挑事兒,第一,開車的是李長峰不是我孫子,第二,渣土車不是他開的,第三,渣土車撞得是活動板樓,不是體委大樓。”

    喬鵬舉道:“『性』質是一樣的,反正是打你臉。”他說完這句話居然又不懷好意的補充了一句:“你打算就這麼忍了?”

    張揚道:“我正打算找你幫忙呢,你這不就來了嗎!”

    喬鵬舉笑了起來:“我可幫不上你,我今天過來是為了一件事。”

    張揚起身來到一旁拿了兩瓶礦泉水給他們。

    喬鵬舉喝了口水繼續道:“你跟何長安能聯係上嗎?我急著找他。”他在京城的時候曾經和何長安一起幫過張揚和秦歡,所以會有此問。

    張揚搖了搖頭。

    喬鵬舉道:“你知道的,深水港投資我和何長安有一些合作,現在投資遇到了麻煩,我必須要跟他聯係。”喬鵬舉說得風輕雲淡,可眉宇間已經暴『露』出一些焦急的意思。最近深水港投資出了問題,喬鵬舉在這一項目上傾盡全力,所以他十分的緊張。

    張揚猜測到喬鵬舉一定遇到了麻煩,所以他才會急著聯係何長安,張揚故意歎了口氣道:“我自己都一屁股麻煩,哪顧得上其他的事情。”

    喬鵬舉罵道:“你小子真是一滑頭,自己惹了麻煩還打算把哥們都拖進來?”

    張揚道:“其實這可不是我一個人的戰鬥,梁成龍口口聲聲說什麼強龍不壓地頭蛇,壓不住地頭蛇的那就不是真龍,朋友之間得相互幫助是不是?要是各顧各,還談到什麼戰鬥力?咱們不是哥們嗎?現在我有難了,你總不能視而不見吧?”

    喬鵬舉道:“你能聯係上何長安嗎?”

    張揚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我打算搞個省運會火炬接力,喬***能跑第一棒嗎?”

    梁成龍在一旁聽得有趣,嗤!地一聲笑了起來,見過現實的,沒見過張揚這麼現實的,喬鵬舉讓他聯係何長安,他馬上就提條件。

    喬鵬舉也笑了:“成,這事兒包在我身上。”

    張揚道:“今晚我打算把板樓蓋起來,你們倆能幫幫忙嗎?”

    梁成龍苦笑道:“認識你算我倒黴,不但出工還得出力。”

    喬鵬舉道:“蓋房子我可不會,捧個人場吧,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他們兩個都是聰明絕頂的人物,知道張揚想利用他們的身份壯壯聲威。原本他們沒必要跟著摻和,可他們又有一個共同點,一個建設一個投資,全都被深水港工程給拖住了,目前南錫的困境也是他們的困境,兩人因為現在的處境都把這種不滿算在了徐光然的頭上,所以都想發泄一下,張揚的提議自然得到了他們的響應。

    梁成龍的出現並沒有讓張德放感到驚奇,可是張德放並沒有想到喬鵬舉也來了,他笑著把張揚三人迎了進去,梁成龍估計的不錯,今晚張德放擺酒的目的就是為了化解白天的事情,出席當晚飯局的有新世紀建築公司的老總徐光利,新體育中心項目經理李長峰,此外還有寧武分局的局長賀學東。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從張揚進入包間的時候開始,李長峰的一雙眼睛就充滿怨毒的瞪著他。

    徐光利表現的還算有些風度,臉上帶著微笑。當他看到喬鵬舉和梁成龍陪著張揚一起過來的時候,心中對張揚不由得又看重了幾分,難怪這小子敢這麼囂張,原來他果然有些能耐,能和這些平海***的子女打成一片。

    張德放笑著為張揚介紹徐光利認識:“張老弟,這位就是新世紀建築公司的徐總,他是咱們市委徐***的弟弟。”

    徐光利笑著向張揚伸出手去:“張主任好,早就聽說你的大名,久仰久仰!”

    張揚也笑著和他握了握手道:“說起來咱們還是鄰居呢,以後等我們的辦公地點搬過去了,大家見麵的機會更多。”

    徐光利聽到這句話笑容不免變得有些尷尬。

    眾人就坐之後,張德放道:“既然都是自己人,我也就不用拐彎抹角了,今天把張主任和徐總叫到一起來,一是為了介紹大家相互認識,二是為了給你們創造一個見麵溝通的機會,大家都是朋友,產生了誤會,要盡快解釋清楚,千萬別留下什麼疙瘩。”

    喬振梁笑道:“張局今晚是當和事老的,早知道這樣,我就不跟著過來蹭飯了。”

    張德放笑道:“喬總,平時我想請你都請不來,今天咱們溝通感情為主,你來了更好,幫忙說和說和。”

    徐光利笑道:“我和張主任還是頭一次見呢,今天的事情是一場誤會,我這個外甥脾氣不好,冒犯之處還望海涵。”

    張揚樂道:“我脾氣也不好,還好我沒吃虧!”

    一群人都跟著笑了起來,張德放舉杯倡議道:“來,大家一起幹了這杯酒。”

    眾人在張德放的提議下喝了這杯酒,徐光利道:“張主任,咱們這次真是大水淹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識一家人啊!”

    張揚一邊吃菜一邊道:“好說,好說!”

    徐光利道:“我今天把小峰狠狠批評了一頓,一個年輕人怎麼可以不分輕重,怎麼可以對上級領導這麼沒有禮貌呢!”徐光利表麵上是在說李長峰,可所有人都聽出他的言外之意,他分明在暗指張揚沒有把徐***放在眼。

    張揚道:“年輕人就得經常教導,不然他們惹了事,人家不但要怪他們不懂事,也會怪罪當家長的。”這廝根本不知道客氣,擺出一副家長的麵孔。

    李長峰垂著頭,緊咬著牙,恨不能衝上去把張揚給掐死。

    徐光利笑道:“今天的事情我真不知道,小峰給我解釋了,真的是一場誤會,張主任,你負責體委工作,我們建設的是新體育中心的工程,說起來我們還是給你打工的呢,你是我們的直屬領導。”

    張揚笑道:“時代變了,現在流行的是翻身農奴把歌唱,很少有人把領導放在眼了。”

    兩人臉上帶著笑,可說出的話卻沒那麼客氣,字字句句暗藏機鋒。

    喬鵬舉和梁成龍是被硬拉著過來的,對這件事抱著旁觀的態度,寧武分局的賀學東不方便說話,畢竟張德放這位領導在這,要說話也應該是他。

    張德放道:“既然是誤會,你們就喝兩杯酒,這件事從此作罷!”他認為自己有資格說這句話,張揚和徐光利也會賣給他這個麵子,可現實並非是他想象中那樣。

    張揚笑道:“徐總打算怎麼解決啊?”

    徐光利道:“這樣吧,你們的損失我負責賠償,不過你們的那棟板樓蓋得也的確不是地方,我們進料的大車每天從那出入,一來對道路交通有所影響,再者說,你們在那兒出來進去的也不安全是不是?”

    張揚道:“徐總這話我有些不明白。”

    徐光利道:“我在寧河路有一棟樓,一直都閑置著,距離新體育中心也不遠,張主任需要的話,拿去用就是了,我不會算租金的。”徐光利做出了讓步。

    張揚笑道:“徐總是想讓我搬家啊!”

    徐光利微笑道:“與人方便,與己方便嘛,等新體育中心建好了,你們再搬過來就是。”

    張揚道:“可我就是喜歡原來的地方,我不想搬,徐總,既然你把張局請過來了,我怎麼都得給你一個麵子,這麼著吧,我給你們兩天時間,把我們體委的板樓恢複原樣,我絕對不會追究。”

    徐光利開始明白了,人家要賠償是假,挑事兒是真,他笑道:“張主任,大家能坐在一張桌上,都是朋友,當今這社會,無論做生意還是做朋友都得講究個麵子,你們體委的那棟板樓本來就不屬於規劃範圍內,是違章建築,就算沒有今天的事情,規劃部門早晚也會讓你們拆掉。”

    張揚道:“不勞你***心,你隻要把板樓給我建好了,規劃局拆或不拆是他們的事情。”

    徐光利道:“張主任,多條朋友多條路,大家相互理解一下吧。”他已經開始動氣了,臉上的笑容也顯得不是那麼自然。

    張德放看到情況有些不妙,慌忙『插』口道:“是啊,大家相互理解,我看,要不這樣,張主任把板房向旁邊移一些,不要正對工地的大門,徐總在兩天內把板房給建好怎麼樣啊?”

    徐光利沒說話,他覺著自己要是答應了,很折麵子。

    張大官人的目光盯住李長峰道:“今天的事情是不是你搞出來的?”

    李長峰嘴唇動了一下沒說話。

    張揚不屑道:“你這麼大人了,怎麼敢做不敢當呢?敢惹事就得敢擔當!別總想著家人給你擦屁股。”

    李長峰忍不住了,怒道:“是你太過分,跑到我們工地大門對麵蓋樓,你有沒有考慮到我們的麵子?”

    張揚笑道:“就你,也配?”

    張德放慌忙道:“張老弟,別介啊,別跟年輕人一般計較。長峰,你給張主任敬杯酒賠個不是,這件事就這麼結了。”

    李長峰一肚子氣,可張德放是南錫***代局長,人家都把這句話說了他不能不給麵子,再加上他小舅徐光利悄然給了他一個眼『色』,李長峰知道,今天這個頭必須得低,為什麼?為了大局,李長峰端起酒杯,向張揚道:“張主任,今天的事情全都是一場誤會,冒犯之處還望多多海涵。”他能說出這番話已經很不容易,認為自己給足了張揚麵子。

    張大官人笑眯眯道:“你到底哪兒冒犯我了?”

    這句話一說,張德放也覺著臉上掛不住了,畢竟今天晚上都是他把所有人聚到一起的,張揚從一開始表現的有些太過強勢,張德放笑道:“張老弟,今兒這事兒到此為止,咱們別追究了!”

    張揚根本沒有理會他,目光仍然盯著李長峰道:“今天我跟你說過的話你還記得嗎?”

    李長峰道:“什麼話?”

    張揚笑了起來,他衝著徐光利道:“你這個外甥,不但腦子不好,記『性』也不好!”此言一出,張德放和徐光利同時『色』變,徐光利臉『色』之所以改變是因為張揚這話充滿挑釁的問道,張德放臉『色』變了是因為他聽出來了,張揚根本就是想***。張德放見慣風浪,他馬上意識到今晚的事情不能善終,他忽然想起下午張揚在電話中說的話他剛學會翻臉不認人,我靠,你他媽翻臉不認人不會第一個就用在我身上吧。

    李長峰聽到張揚的話頓時忍不住了,他舉起酒杯啪!地一聲就摔了下去,酒杯四分五裂,在場所有人都意料到這個結果,可所有人都不出意料的都愣在那,李長峰指著張揚的鼻子就罵道:“你他媽什麼東西?我小舅給你臉,你他媽根本就不要臉!”

    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了一會兒,聽到喬鵬舉吭吭咳嗽了兩聲,張大官人一臉的笑容:“孫子噯,你把剛才的話再重複一遍!”

    張德放看到張揚一臉的笑容就知道今晚要壞事兒,慌忙道:“幹嘛這是,今天我請喝酒,都別胡說八道,坐下說!”

    張揚冷冷道:“張德放,今兒沒你事兒,讓他把話說完了!”

    李長峰瞪大了兩隻眼睛,指著張揚道:“你他媽就是給臉不要臉!”

    梁成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淡然道:“張揚,有人罵你啊!”

    喬鵬舉笑了:“成龍,跟咱們沒關係,喝酒!”

    張大官人笑了起來,李長峰坐在他對麵,可眼前一花,緊接著他聽到啪!地一聲脆響,然後臉上才覺得一麻,身體不由自主的飛了出去,腦袋撞在後牆上,一屁股坐了下去,這才意識到自己被張揚抽了一個大耳刮子。

    張大官人看了看手掌,沒事人一樣想徐光利笑了笑道:“這他媽你外甥啊,我想把他當外甥呢,可他非得給我當孫子。”

    徐光利的臉『色』頓時變了,他一直提醒自己要有涵養,可麵對張揚這種角『色』,他忽然發現涵養根本沒有任何效力,徐光利也揚起酒杯,不出意料,馬上就傳來玻璃的碎裂之聲,徐光利怒吼道:“張揚,你欺人太甚!”

    張德放攔住徐光利,其實他是好意,他了解張揚,這小子發起飆來什麼人的麵子都不給,他是在保護徐光利,可徐光利不領情,指著張揚道:“長峰沒說錯,你就是給臉不要臉,當個體委主任就能為所欲為了?我告訴你,在南錫沒人敢不給我麵子。”

    張大官人這會兒反倒冷靜了下去,笑眯眯道:“徐總,話太大了,我打了你外甥,就是不給你麵子,你咬我啊?”

    “你……”

    張揚道:“在南錫你算個人物,可你他媽得有自知之明,想讓別人給你臉,你得自己爭氣,自己不要臉,就別怪我不客氣!”張大官人端起麵前的酒杯一飲而盡,然後啪嗒一下摔爛在地麵上。

    張德放心中這個苦啊,我他媽今兒不是犯賤嗎?幹嘛搞這種事情,把張揚這瘟神給招來,這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嗎?

    李長峰從地上爬起來,紅著眼向張揚衝了過去,被張德放一把給攔住了,別人不清楚張揚的實力,他還不清楚,就李長峰這樣的,三五十個根本不在張揚的話下。

    喬鵬舉對眼前出現的狀況早有心理準備,端起酒杯衝著梁成龍道:“都喝多了,玩的!”

    徐光利這會兒已經氣瘋了,怒吼道:“你他媽閉嘴!”

    這次輪到梁成龍笑了,他衝著喬鵬舉點了點頭道:“說你的啊!”

    張德放這會兒隻有撓頭的份兒了,苦笑道:“我說哥幾個,給我點麵子,都喝多了,明兒再說行嗎?”

    喬鵬舉笑著點了點頭,端起麵前的一杯酒一口氣喝幹了,然後揚起酒杯啪!地一聲摔了個粉碎,起身指著徐光利的鼻子道:“徐光利,今天的話給我記住!”

    張揚歎了口氣道:“喬哥,別覺著自己是個人物,在南錫,你屁都不是!”

    梁成龍幫襯道:“我靠,有這麼寒磣人的嗎?”

    喬鵬舉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向張揚道:“我早就看出來了,你小子就想坑我,得,今晚十二點,我他媽幫你蓋樓!”

    張大官人笑道:“不勞你大駕了,我和成龍就辦了!”

    喬鵬舉冷哼一聲:“今兒樓是我蓋得,麻痹的,我倒要看看,誰他媽敢拆!”說完這句話,喬鵬舉、張揚、梁成龍揚長而去。

    徐光利叔侄兩人愣在那,兩人覺著不對,可又說不清今晚究竟不對在哪。

    張德放慌慌張張跟了出去,在電梯處截住了張揚他們三個,張德放苦笑道:“我說哥幾個,都給我個麵子,何苦鬧這麼僵呢?”

    梁成龍攤開雙手道:“跟我沒關係!”

    張揚道:“張哥,我還叫你一聲哥,李長峰讓人把我的板樓給撞了,我有言在先,誰把渣土車給我弄走了,誰他媽就得把帽簷給我撕了,雲東派出所的韓邦軍,你看著辦。”

    張德放這會兒哭得心都有了,他苦笑道:“何必呢,小事兒!”

    喬鵬舉道:“張局啊,這事兒跟誰都沒關係,徐光利罵我,你聽到沒?”

    張德放無言以對,徐光利罵喬鵬舉那句話根本是話趕話,一不小心溜出來了,可喬鵬舉認真了,張德放笑道:“誤會啊!”

    喬鵬舉笑道:“誤會,張局,你當我聾子還是當我傻子?”

    張德放愣在那,今天的事情的確不好收場了。

    喬鵬舉道:“我本來還以為張揚欺負人,可現在看起來,他根本是讓別人給欺負了,張局,今兒晚上,十二點,我們哥仨,準備在新體育中心蓋樓,歡迎警方前來維持秩序。”說完這句話,喬鵬舉揚長而去。

    張揚沒吭聲跟著走了,梁成龍最後一個走得,他向張德放拿捏出左右為難的表情,搖了搖頭道:“我他媽煩死了,怎麼交了這麼兩個朋友。”

    張德放愣在那,直到寧武區分局長賀學東來到他身邊,他方才緩過身來。

    賀學東今天整個晚上都表現的相當低調,連話都沒多說一句,他也不是傻子,看出來了,今晚過來的全都是人物,隨便哪一個都不是他能夠應付的,賀學東低聲道:“張局,這事兒……”

    張德放沒好氣道:“誰他媽是韓邦軍?”

    賀學東愣了一下:“雲東派出所的所長,人不錯的……”

    張德放道:“以後這種事情別把我扯進來,有多遠給我滾多遠!”

    徐光利罵喬鵬舉隻是脫口而出,事後他也後悔,不過徐光利也是個硬氣的人物,既然臉皮扯開了,他就不怕事,望著一臉委屈的外甥,徐光利心中的火上來了,過去聽到張揚囂張,今天他算親眼見到了,在大庭廣眾之下,張揚竟然敢打他外甥的耳光,和這種人,他要勢不兩立。

    李長峰半邊臉都被打腫了,他捂著臉,期期艾艾的望著徐光利:“小舅,我他媽跟他拚了!”

    徐光利皺了皺眉頭,雖然他心很惱火,可這廝仍然裝出心有城府的樣子:“別***,***解決不了問題。”

    李長峰就快哭了:“還不***啊,他都打到我臉上了!”

    徐光利冷哼一聲道:“都他媽當自己是一號人物,這是南錫,我還不信了,他們還敢翻天?”

    

Snap Time:2018-06-25 23:36:05  ExecTime: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