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三十一章刻意激化(下)


    第五百三十一章【刻意激化】(下)

    關鍵時候叫手下留情的人是體委副主任臧金堂,聽說現場辦公處出了事情,他和李紅陽一起趕過來的,兩人來到之後就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張揚原本是不想出手對付李長峰的,可這混蛋出口成髒,居然還敢伸出手指頭戳自己,他也不去打聽打聽,論到單兵作戰能力,這平海體製內有誰敢和張大官人爭鋒?

    張大官人擰人手指頭的功夫一流,不但要把手指關節給擰脫臼,還要讓對方痛不欲生。十指連心,李長峰痛得一腦門子汗,他捂著手指頭,不斷地跺腳。跟他過來的二十多個人呼啦一下圍上來了,把張揚圍在了正當中。

    自從常淩峰跟張揚談過多一個敵人不如多一個朋友,張大官人就開始轉變了以暴製暴的想法,可他來到南錫之後發現,想在短時間內確立自己的***地位,單單靠處關係是不夠的,市委***徐光然表麵上對他笑眯眯的,可對他充滿了戒心,夏伯達這個人還是像過去那樣八麵玲瓏,可當領導的缺少風骨實在是大忌,這南錫的體製就像一潭溫吞吞的池水,無風無浪,張揚來到這個水潭中,開始存著混日子的念頭,可沒兩天,他的本『性』就開始表『露』,他感覺到這池溫水在一點點的變熱,如果自己不攪出點風浪,就可能會在不知不覺中被溫水給煮死。

    徐光然表麵上把省運會的營銷權交給他,其實是在做套,正是徐光然的爽快,讓張揚意識到,徐光然想坑他,徐光然不看好省運會,才把這件事放權給他的,權力在多數時候和責任是同等的,給他的權力越大,以後張揚需要承擔的責任越大。***上是沒有什麼個人感情可言的,即便張揚過去對徐光然有恩,可政壇多得是恩將仇報,很少見到以德報怨。張揚想通了這個道理,做事情也就沒有了太多的顧忌,他決定展開手腳大幹一番,如果徐光然對他聽之任之,他會在南錫折騰出一番天地,如果徐光然感覺到利益受到了觸犯,那麼就會想辦法將他排擠出去,這對張揚也沒什麼損失,剛好可以將省運會這個燙手的山芋扔出去,自己再謀高就,張大官人表麵上看起來魯莽***,可他心已經盤算好了,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誰能笑到最後還很難說呢。

    看到二十多個身強力壯的大漢把張揚給圍了起來,體委副主任李紅陽怒了,他大吼道:“幹什麼?你們還有沒有法律意識?糾集這麼多人衝擊國家機關,信不信我報警把你們全都抓起來?”

    李長峰忍著痛叫道:“誰……沒有法律意識?他先損壞了國家財物……然後又打人……”

    臧金堂和李長峰也很熟,他苦著臉擠了進來,勸道:“大家都是自己人,都是為了搞好省運會,都是為了發展南錫的體育事業,何必呢?何苦呢?都聽我一句勸,誰也別較真,沒什麼大不了的,大家好好談談,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

    這話張揚可不愛聽,他衝著臧金堂道:“臧主任,你到底站在哪邊啊?”

    臧金堂被他當眾這麼一說,臉上也不好看,尷尬道:“張主任,別動氣,大家以和為貴,以和為貴!”

    張揚指著被渣土車撞爛的板樓道:“以和為貴?我靠!人家都把車開到咱們板樓了,還以和為貴呢?你有沒有一點集體榮譽感?我為誰出頭呢?還不是為咱們體委?我還就不明白了,一個小包工頭,誰他媽給你這麼大的膽子?五十多米的空地,倒不開你的渣土車,就這麼寸,剛好開到了我的板樓?”

    李長峰疼得滿頭是汗,嘴上卻不肯服輸:“已經撞了……你能怎麼著啊?你們體委也不能……違章……違章搭建……”

    張揚道:“規劃局霍局親自批準的,我這棟板樓是新體育中心重要規劃的一部分,違章?違你麻痹!”張大官人氣勢『逼』人。

    李紅陽趕緊咳嗽,拉住張揚道:“消消氣,消消氣!”李長峰的媽就是市委***徐光然的姐姐,小張主任真是強悍啊,一張口就把市委***的老姐給罵了進去。李紅陽在心底深處是支持張揚的,雖然張揚在新體育中心對麵蓋板樓,其挑釁之心昭然天下,可李長峰讓渣土車把板樓給撞了,的確是對體委的不敬,這件事上不討個說法,以後體委更讓人家看不起了。張揚的強勢和臧金堂的退讓相比,後者明顯讓李紅陽感到生厭。

    這會兒外麵傳來警笛聲,當地派出所的民警接到報警後趕來,新體育中心屬於雲東派出所,所長韓邦軍親自帶隊前來,聽說是新體育中心工程方和體委之間發生了矛盾,韓邦軍也頗為頭疼,兩邊他都認識,不過他和工程方的關係更好一些。

    來到現場之前,韓邦軍已經問明了情況,跟他一起前來的副所長陳陽低聲道:“***的是體委主任張揚,他和咱們張局私交很好。”

    韓邦軍皺了皺眉頭道:“小事而已,何必呢?”

    陳陽道:“還記得唐***嗎?”

    韓邦軍點了點頭,政法委***唐興生,在即將升任省廳副廳長的時候突然畏罪潛逃,據傳這件事和張揚有著直接的關係,張揚這個人不好惹,韓邦軍拿起手機聯絡了寧武區分局局長賀學東,他是想征求賀學東的意見。

    賀學東的回答很簡單:“查明情況,秉公處理!”

    韓邦軍率隊來到現場的時候,體委剛剛蓋起的那棟板樓已經被幾百口子人三層外三層給圍攏起來,其中有民工,也有過來看熱鬧的。

    發生糾紛的雙方是體委主任張揚和新體育中心工程部經理李長峰。

    看到警察來了,李長峰的腰杆硬了許多,手上的疼痛似乎也減輕了,他揚著已經發紫的右手給韓邦軍看:“韓所……你看!”

    韓邦軍陰沉著臉,他揮了揮手道:“大家都散了吧,沒什麼事,我們會秉公處理!”

    臧金堂和韓邦軍也是老熟人了,他走過來笑道:“韓所,怎麼你們也來了,隻不過是一些小誤會,正在溝通。”

    韓邦軍道:“臧主任啊,看來你們溝通的效果不怎麼樣!”他走過去看了看破那輛肇事的渣土車,向李長峰道:“李經理啊,叫拖車,把渣土車先弄走!”

    張揚冷冷道:“那輛渣土車是肇事車輛,事情沒調查清楚之前,誰都不能拖走!”

    韓邦軍和張揚還沒正麵打過交道,聽到張揚的話,他心有些不爽,可對方的級別擺在那,在表麵上他還得表現出一定的敬意,韓邦軍走了過去,笑道:“張主任吧,你好,我是轄區派出所的所長韓邦軍,今天的事情,我已經了解了,矛盾已經產生了,還是不要繼續激化了,我希望你們雙方能夠心平氣和的談一談,都是為了南錫的建設發展,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矛盾。”

    張揚道:“你已經了解了,那你說給我聽聽,今天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韓邦軍對張揚這種居高臨下發問的口氣越發的不爽,他向陳陽使了個眼『色』,陳陽走過來道:“是這樣的……”

    張大官人不耐煩的打斷他的話道:“小同誌,你懂不懂禮貌?我跟你們領導說話呢,你『插』什麼嘴?”當著這麼多人,陳陽被他毫不留情的斥了一頓,一張臉漲得通紅,他好歹也是雲東副所長,論年齡他也比張揚大多了,卻被張揚稱為小同誌,人家不是說他年紀小,根本是說他官小。

    如果不是考慮到張揚的身份,陳陽早就發飆了,官大一級壓死人,可誰也沒見過這麼壓人的。這不是壓人,根本是欺負人。

    韓邦軍道:“張主任,李經理已經解釋過了,他們的渣土車是因為失去控製才會撞壞了你們的活動板樓,他們也願意承擔全部的損失……”

    張揚擺了擺手道:“車子留下,我堅持認為,這輛渣土車是蓄意撞壞我們的樓房!”

    韓邦軍有些不耐煩了:“張主任,任何事都要講究證據。”他嘴上說公道,可明顯向著李長峰一方。

    張揚道:“你說渣土車失控,好啊,咱們就調查一下,渣土車是不是失控,如果證明車輛不存在機械故障,他們會不會又說是司機個人的***作不當?別跟我玩格朗,什麼人我都見過,今兒這渣土車我是扣定了,想把車弄走,好辦,十二個小時內把這恢複原樣,不然我自己蓋!”張揚指了指新體育中心的大門道:“就挨著你的工程指揮部蓋!”

    李長峰怒吼道:“你以為自己是誰啊?你在我們工地對麵違章違建,你還有理了?”

    韓邦軍道:“張主任,你還是考慮一下大局,別弄得大家都看笑話。”

    張大官人翻臉比翻書還快,馬上板起麵孔道:“你教訓我?”

    韓邦軍道:“我是勸你!”

    張大官人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很響亮的來了一句:“滾蛋!你配嗎?”

    韓邦軍萬萬沒想到這廝會傲慢到這種地步,一張臉立時憋成了紫茄子。這會兒心最好受的要數陳陽了,他和韓邦軍沒啥矛盾,也不是幸災樂禍,剛才張揚把他寒磣了一頓,他正在這兒尷尬呢,心說以後要在所抬不起頭來了,可沒想到所長韓邦軍比自己的境遇還慘,人家直接就讓他滾蛋,跟韓邦軍一比,陳陽要好受多了,這下不用擔心有人笑話他了,要笑話也是先笑話韓邦軍。

    韓邦軍在雲東也是一號人物,什麼時候被人寒磣成這樣,他火氣騰地就上來了:“張主任,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

    張揚道:“你好意思跟我提配合,身為警察首先要懂得公平執法,你來到這調解矛盾是好事,可你根本沒調查清楚情況就一口咬定渣土車失控,你還真能耐,警犬還得聞一聞才能查到線索呢,比你差遠了。”

    周圍人聽到張揚對韓邦軍毫不留情的揶揄,轟然大笑起來。

    韓邦軍心這個怒啊,他處處給張揚留麵子,可對方根本不給他任何的麵子,韓邦軍點了點頭:“叫拖車!”

    臧金堂和李紅陽都算看明白了,今天這位張主任是借題發揮啊,他壓根就不想解決問題,他存心要把事情給鬧大。從蓋活動板房開始,他就是買了顆雷在這兒,就等著別人來碰引線,李長峰高低是耐不住『性』子,過來趟雷了,也許他覺著自己的腰杆夠粗,後台夠硬,有資格把這顆地雷引爆,可惜他遇到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張大官人。

    張揚不慌不忙,他衝著韓邦軍點了點頭道:“我今兒把話撂在這,誰敢把渣土車拖走,我就把他的帽簷給撕了!”他的目光宛如兩把尖刀一直刺入韓邦軍的內心深處,韓邦軍不由得打了個冷顫,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他不能表現的太過示弱,大聲道:“法律麵前人人平等,不要以為自己是國家幹部就能任意胡為!”

    張大官人仰首大笑,他中氣十足,震得在場人耳膜都嗡嗡作響,倏然停下笑聲:“那你就試試!”

    

Snap Time:2018-01-23 00:12:33  ExecTime:0.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