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三十章閉目承受(上)


    第五百三十章【閉目承受】(上)

    胡茵茹和海蘭上午乘機抵達東江,在東江稍事停留之後,就驅車前來南錫,海蘭和張揚有些日子沒見了,想起張揚笑眯眯的樣子,海蘭不禁一陣心跳加速。

    胡茵茹一邊開車一邊給張揚打著電話,掛上電話,向海蘭道:“他讓我們直接去雲曦山莊。”

    “雲曦山莊?”

    胡茵茹點了點頭道:“南錫東郊的高檔別墅群,剛剛建成不久,聽說風景不錯。”

    海蘭笑道:“他說的?”

    胡茵茹笑了,她輕聲道:“他的那張嘴啊,能把死人說活了,不親眼看到我是不敢相信!”

    雲曦山莊的入住率很低,風景雖然不錯,可是地處偏僻,周圍沒有什麼商業配套,梁成龍的這棟別墅又位於翠屏山南麓,天鵝湖以北,山南水北風水絕佳,這片區域僅建了五棟別墅,可真正裝修完成的也隻有梁成龍的這一棟。張揚來此之前買了不少的食物,和胡茵茹通完電話之後,他就躺在院子靜靜等待她們的到來。

    已是深秋,缺少了青翠欲滴鬱鬱蒼蒼的生命之『色』,卻多了五彩斑斕碩果累累的豐收景象。張大官人躺在吊床上,悠悠『蕩』『蕩』的隨風晃動著,很愜意,望著蔚藍深遠的天空,腦子盤算著他的未來大計,不知不覺他竟然在吊床上睡著了。

    直到胡茵茹的那輛紅『色』奧迪駛入庭院,張大官人才睜開雙眼,首先看到的是身穿棕『色』皮風衣,石磨藍牛仔褲,棕『色』高跟皮靴的海蘭,午後的陽光下,她的黑『色』長發隱隱泛起酒紅『色』的反光,黑『色』墨鏡遮蓋住了她的大半邊俏臉,肩頭披著極具阿拉伯風情的羊『毛』披肩,張揚看不到她的眼睛卻感受得到海蘭此時熾熱的深情。

    張揚笑了起來,胡茵茹從另一側關上了車門,她穿著黑『色』套裝,白『色』襯衣,一身典型的職業女『性』的裝扮,秀發在腦後挽了一個發髻,秀眉彎彎,明眸清澈,高挺的鼻梁上架著一副黑框眼鏡。

    張大官人從吊床上下來,走向她們兩個,笑眯眯道:“你們說咱們是應該握手呢還是應該擁抱?”話雖然這麼說,可他已經張開了雙臂,輕輕擁抱了一下海蘭,海蘭被他溫暖而寬闊的懷抱所包容,一種熟悉的幸福感從心底油然而生,可她又害怕這廝在胡茵茹的麵前表現的太過火,正覺著尷尬呢,張揚已經放開了她,又給了胡茵茹一個擁抱,張大官人尺度把握的很好,淺嚐輒止,不給她們太多反應的空間,表達的很自然,朋友之間這樣的擁抱也很正常,不過其中的曖昧,隻有當事人自己才能夠體會。

    其實胡茵茹和海蘭彼此都明白她們和張揚的關係,可微妙的是,這種關係始終沒有點破。

    海蘭除下墨鏡,一雙秋水般明澈的眼眸在張揚的臉上掃了一眼,幾縷情絲拂過張揚的心頭,海蘭輕聲道:“你倒是會選地方,山清水秀,風景宜人。”

    張揚笑道:“我倒是沒看中這山清水秀,我看中的是這山高皇帝遠,沒人打擾我們的清淨。”

    胡茵茹道:“你少胡說八道了,快來幫忙,這次我們從香港給你帶來了不少禮物。”

    張揚跟著她來到了奧迪車前,幫忙從行李箱內拿出兩個大皮箱,一個是海蘭的一個是胡茵茹的,女人走到哪都會帶上不少行李。

    一陣秋風吹來,海蘭下意識的裹緊披肩,跟著張揚向前走去,看得出院子最近沒有清掃,地麵上鋪滿了金黃『色』的落葉,踩在上麵軟綿綿的,每走一步都發出沙沙的聲音,讓人越發感覺到這的靜謐。

    張大官人一手拎著一個皮箱,雄壯的男兒氣概展『露』無遺,嘴上道:“來就來嘛,還給我買這麼多東西,一陣子不見,都把我當成外人了。”

    胡茵茹格格笑道:“隻是一些小禮物,多數都是我們自己的東西。”

    張揚步入客廳,將皮箱放下。

    這套別墅的裝修完全是按照美式鄉村風格來做的,親切而溫暖,到處都洋溢著一股懷舊的味道。海蘭在沙發上坐下,雙手摁了摁坐墊:“這兒我好喜歡!”

    張揚笑道:“喜歡就住下,愛住多久就住多久。”

    胡茵茹拖起其中一個皮箱道:“你們先聊著,我累死了,先去衝個澡!張揚,哪間房是我的?”

    張揚道:“你們的房間都在二層,自己隨便挑。”

    胡茵茹應了聲,拖著皮箱上樓了。

    聽到樓上的關門聲,張揚一把就將海蘭給擁入懷中,不等海蘭反應過來,已經捉住她的櫻唇,送上了一個熱烈的親吻。海蘭嚶了一聲,雙臂纏住他的身軀,櫻唇迎合著他的親吻,兩人唇舌相交,吻了好一會兒,海蘭輕輕推了推他,指了指樓上。她還是擔心胡茵茹突然下來,雖然她心中明白,胡茵茹是故意回避給他們營造機會。

    海蘭柔聲道:“我從香港給你帶了件小禮物。”

    張揚笑道:“你就是我最好的禮物,其他的都無所謂。”

    一句話把海蘭聽得心暖烘烘的,撅起櫻唇嬌嗔道:“就會說好聽的。”她拉開皮箱,從中拿出一套休閑裝:“試試看,也不知道合不合適!”

    張揚樂接了過去:“一定合適,我什麼尺寸你一清二楚。”

    海蘭聽到他這句話頓時體會到其中的言外之意,俏臉不由得紅了起來,又拿出一盒香水道:“前些日子去法國給你捎來的。”

    張大官人已經不是當初的土包子了,再也不會把男人搽香水視為洪水猛獸了。他笑道:“你看,你來給我帶了這麼多的東西,我卻什麼都沒給你買,我多不好意思啊。”

    海蘭道:“你是個兩袖清風的幹部,哪有錢賣禮物?有心就行了。”

    張大官人道:“無以為報,唯有以身相許,你喜歡哪塊兒,哪塊兒就隨你享用。”

    海蘭莞爾一笑,手掌在張揚的胸膛上輕輕拍了拍:“你啊,說不了三句話就得下路。”她起身道:“回頭再跟你說,我也得去洗個澡。”

    張揚道:“要不咱們一起洗得了!”

    海蘭笑了笑,卻沒有理會他,拎著皮箱上樓了。

    張揚的房間位於三樓,他從來都是個狗窩存不住幹糧的主兒,這會兒功夫已經把海蘭給他買來的衣服換上了,對著穿衣鏡看了看,自我感覺還真是不錯,就在張大官人自我欣賞的時候,房門被輕輕敲響,身穿白『色』浴袍的胡茵茹走了進來。她剛剛洗完澡,濕潤的黑『色』長發波浪般披散在肩頭,為本來就嫵媚的她更增添了幾分慵懶的味道。

    張揚迎了上去,勾住她的纖腰,胡茵茹咬了咬嘴唇,小聲道:“別調皮,我們這次過來可是為了公事……啊……”話還沒說完,就被張揚擠到了牆麵上,一雙豐挺的胸膛被這廝抓住,胡茵茹此時的目光宛如美酒般濃烈而熾熱,她的呼吸也不由得急促起來,輕輕搖了搖頭道:“別胡鬧。”

    張大官人抱怨道:“人們都說一個和尚挑水吃,兩個和尚抬水吃,三個和尚沒水吃,我這才兩個和尚呢,就沒水吃了。”

    胡茵茹被他的話逗得笑了起來,她捧住張揚的麵龐,在他嘴唇上親了一下,輕聲道:“乖,我又不是馬上就走,時間還長著呢,想不想看看我給你的禮物?”

    張揚搖了搖頭,手指輕輕一扯,胡茵茹的浴袍緩緩落下,赤『裸』的嬌軀毫無保留的坦『露』在張揚麵前,胡茵茹輕呼一聲,萬萬沒有想到他現在就敢胡鬧,俏臉一直紅到了耳根,想要去拾起浴袍,卻被張揚一把橫抱而起,放在了他的大床上。

    胡茵茹道:“不要……”可沒等她的話說完,就感到那熟悉的***和***猛然刺入了她的嬌軀深處。

    因為海蘭還在洗澡,胡茵茹擔心她隨時都會過來,芳心之中又是害羞又是緊張,可她偏偏又無力抗爭這廝的胡鬧,劇烈的喘息讓她的胸膛一次次***著張揚的前胸,他們四目相對,目光膠著在一起,胡茵茹咬著嘴唇,似乎在醞釀拒絕他的勇氣,可最終她的美眸還是緩緩閉上了,既然不能反抗,就隻能閉目承受……

    

Snap Time:2018-01-20 01:40:10  ExecTime: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