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二十九章自投羅網(下)

  
  第五百二十九章【自投羅網】(下)
  霍廷山苦笑道:“你找我有什麼事?”
  張揚道:“我建的這座臨時小樓,是省運會組委會現場辦事處,按照市委徐***的指示,本著少花錢多做事,盡可能的節約,避免鋪張浪費的原則,本來還打算去你們規劃局報備的,可梁總說這種臨時『性』建築不用規劃局批準,梁總啊梁總,你這次差點把我坑了。”
  梁成龍一聽就知道這廝在演戲,他倆認識這麼長時間,已經有了相當的默契,梁成龍馬上配合道:“這種臨時『性』的建築根本不用報批,就算報批,規劃局方麵有霍局呢,根本沒有問題!”
  張揚道:“霍局真是好人啊,親自來到工地現場給我現場批準,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霍廷山真是哭笑不得,麻痹的,倆小子一唱一和的把我往溝堜鴝O,可弄到這種地步,他也為難了,今天他是抱著查違章建築的目的來的,可來到這堣~知道情況這麼複雜,霍廷山道:“張主任,咱們市堻W劃上好像沒有……”
  張揚道:“當然沒有,要是有的話,我就用鋼筋混凝土了,誰還建活動板房啊?”
  霍廷山道:“辦事處修在這埵n像不太合適吧?”
  張揚道:“合適啊,正對著新體育中心工地大門,省運會明年在這堨l開,我們組委會當然要現場辦公,離主體育場越近越好,如果不是考慮到人身安全問題,我就把辦事處建在主體育場中心。”
  霍廷山真是服了他了,人才啊,你倒是修在主體育場中心試試,徐光利會甘心你欺負到他頭上?想到這一層,霍廷山忽然悟了,自己被徐光利利用了,這樣的麻煩事,別人都唯恐避之不及,自己卻主動貼了上來,現在好了,想抽身都不容易。
  張揚拿來了紙筆,擺在茶幾上:“霍局,您既然來了,就給我寫個批條吧,省得以後別人說三道四,又說我是違章建築,其實我都是為了市媯蛪Q。市塈漎椐B會的營銷權交給了我們體委,我們就得認真貫徹執行。”
  霍廷山不想簽字,他一臉難『色』道:“這件事我回去討論一下,新體育中心是咱們市的形象工程,工程建設要嚴格符合規劃,不然……”
  梁成龍道:“形象工程不假,可現在還沒建好,到處都是工地,有什麼形象可言?而且現在建的是活動板樓,等新體育中心建好馬上拆除,沒什麼影響。”
  張揚笑眯眯道:“新體育中心是為省運會服務的,省運會由我們體委負責營銷,也就是說新體育中心是為我們服務的,我在這堳堬{場辦公處也是為了更好的響應市婺馴l,是為了提高工作效率,霍局長,要不咱倆一起去徐***那堸搯搳A我這活動板樓到底屬不屬於違章建築?”
  霍廷山聽到他搬出了市委***,心中頗感無奈,他是不打算繼續跟著摻和了,你愛建不建,早知這麼麻煩,八抬大轎請我來,我都不來,可既然來了,想脫身離開又不是那麼容易,霍廷山心說,不就是簽個***嗎?還能難為住我?他接過紙筆,在上麵寫了一行字——同意按照市委指示辦理!下麵簽上了他的大名。霍廷山這一手還是相當高妙的,你不是說市委徐***同意了嗎?我就來個順水推舟,我不得罪你,可我也不能得罪徐光利。同意按照市委指示辦理,意思是,市委同意,我就同意,市委不同意,我也不同意。以後發生任何問題都跟我沒關係,我今天脫身之後,以後我再也不摻和你們的事兒。
  張揚和梁成龍心中都是暗笑,霍廷山真是滑不溜手,不過他以為這樣寫就跟他沒關係了?做夢!隻要寫了***,對他們來說這棟臨時板樓就符合規劃。
  霍廷山批完***,準備抽身離去,張揚挽留道:“霍局長,別急著走,馬上就吃飯了,吃過飯再走。”
  霍廷山心說,你的飯我可不敢吃,他笑道:“我真的有事,必須得走!”
  張揚目的已經達到,也沒有繼續留難他,微笑道:“那咱們就改日!”
  霍廷山連連點頭道:“改日,改日!”他向兩人告辭之後,倉惶離去,連頭都沒回。
  望著規劃局的那幫人上了汽車絕塵而去,張揚和梁成龍忍不住笑了起來,梁成龍笑得上氣不接下氣,他扶著欄杆道:“你說霍廷山以後會不會躲著我們走?”
  張揚道:“我們***人全都是越是艱險越向前,哪有咱們害怕的事情?”
  梁成龍望著對麵的新體育中心工地,意味深長道:“你老實給我交待,在這兒建活動板樓,是不是想和徐光利唱對台戲?”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到現在都不知道徐光利長得什麼模樣,再說了,我跟他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的,為什麼要跟他作對?在這堳堻]省運會組委會現場辦公處,目的是為了更好的搞好大會組織工作。”
  梁成龍笑了起來,他才不相信張揚的動機如此單純。
  張揚有些不滿的瞪了他一眼道:“你笑什麼?我又不欠你工錢,呆會兒你去體委財務科把工程款結清,我已經和劉文媛說過了。”
  梁成龍道:“我不差你那點工程款,我說哥們,玩歸玩,千萬別把自己給折進去了。”區區十多萬的工程款,梁成龍真沒看在眼堙A換成別人這種小活他是不會接的,可張揚開口,他肯定不會拒絕,在新體育中心工地對麵搭建板樓,梁成龍也感到非常的有趣刺激,他想跟著湊個熱鬧,看看這件事最終會發展成什麼樣子。
  張揚道:“什麼意思?”
  梁成龍道:“你要搞清楚,南錫搞的是省運會,不是奧運會,影響力不行,吸引力更不行,你要營銷權有個屁用?”梁成龍和多數人一樣並不看好南錫這次的省運會。
  張揚道:“當年我在江城的時候,舉辦過一次伏羊飲食文化節,文化搭台經濟唱戲,這次省運會的影響要比伏羊飲食文化節大得多。”
  梁成龍接口道:“所以你就想來一個體育搭台經濟唱戲?”
  張揚笑道:“伏羊節沒有硬『性』指標,省運會是有指標的,市堣U了任務,讓我們南錫代表團確保在這次省運會上進入金牌榜、獎牌榜前三名,難度比上次大一些。”
  梁成龍道:“你對外宣稱要拿到金牌榜獎牌榜雙榜第一,這件事都傳開了,我真是搞不明白了,你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嗎?就你們南錫這體育水平,前三都難,還拿第一呢?你小子吹牛也得有個邊際。”
  張揚道:“事在人為,別人做不到,我未必做不到。”
  梁成龍道:“我是真不看好你們南錫的這次省運會!”他指了指對麵的新體育中心工地:“距離省運會開幕還不到一年時間,主體育場還沒封頂呢,隻要動腦子想想,就知道你們當初的規劃很難兌現,現在南錫的財政遇到了困難,搞不好會壓縮新體育中心的投資,現在我已經聽說了不少這方麵的傳言。”
  張揚道:“省運會影響差,是因為缺少有影響的人物,曆來東道主都把省運會當成一次***任務去完成,沒有人考慮過省運會的商業價值。”
  梁成龍道:“那是因為省運會根本就沒有商業價值。”
  張揚道:“你說省運會的冠名權能賣多少錢?”
  梁成龍笑了起來:“你搞得是省運會,冠名權?有沒有搞錯?我掏五十萬冠名,你能把運動會改成豐裕運動會嗎?”
  張大官人搖了搖頭道:“五十萬,太少,你要是能拿出五千萬,我還可以考慮。”
  “白日做夢!有五千萬我往你這兒打水漂?你當我***啊!”
  張揚道:“我靠,今兒你怎麼總是給我潑冷水啊,本來我還想把你工程款給結了,算了,那筆工程款,你等著吧!”
  梁成龍道:“我靠,你這是公報私仇啊!”
  張揚道:“就你這熊樣還整天牛『逼』哄哄的,說自己的生意眼光如何如何,我看,你也就是一棒槌,不是我吹,今年年底之前,趕著往組委會送錢的都排長隊,你隻管羨慕去吧!”
  梁成龍道:“就你這八間破板樓,你當這是聚寶盆啊!”
  張大官人笑眯眯道:“薑太公釣魚,願者上鉤,我這人不喜歡便宜外人,假公濟私的事情我最喜歡幹,省運會運動員服裝的讚助權,我打算讓給天驕集團。”
  梁成龍道:“你這不是便宜自己人,你是坑朋友,自己一個人跳了火坑還不算,還把所有親戚朋友都拉進來。”
  張大官人給了梁成龍一個評價:“鼠目寸光!”
  兩人這邊說這話,張揚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接通電話,卻是胡茵茹和海蘭一起抵達了南錫,兩人這次前來不僅僅是為了來探望張揚,更主要是為了公事,張大官人有了好處不喜歡便宜外人,肥水不流外人田,更何況現在沒人把省運會當成肥水,張揚要她們過來的目的就是聯合策劃省運會的廣告業務。宣傳部梁鬆已經明確表示要放權,張大官首先要做的就是造勢,他要把省運會的聲勢先造出來。
  梁成龍雖然不知道張揚說什麼,可從這廝一臉的陽光燦爛就能夠猜到,他通話的對象絕不是男人。張揚這邊掛上電話,梁成龍笑著提醒他道:“你現在是體委主任,要注意生活作風問題。”
  張揚道:“沒勁了啊,敢情你老婆情人一大堆,我連女朋友都不能有了!”
  梁成龍道:“誰啊?楚嫣然?”
  張揚沒理會他,看了看表道:“那啥,今兒我不陪你了,有事明天再說。”
  梁成龍道:“說好了晚上一起吃飯的!”
  張揚笑道:“對不住,我還真沒空,明天,我明天一定請你!”他轉身就走,走了兩步又想起來一件事,轉身向梁成龍道:“你雲曦山莊的別墅好像一直都閑著吧?”
  梁成龍充滿警惕道:“幹什麼?”
  “鑰匙給我!”
  梁成龍道:“我上月才裝修好,自己都沒住呢!”
  張大官人走回來親熱的摟住梁成龍的肩頭:“兄弟如手足,你說現在我剛來南錫,連個窩都沒有,你一大房地產商,看著我混成這樣,難道沒一點同情心?難道不想拉兄弟一把?”
  梁成龍道:“你們體委不是有招待所嗎?反正你住也不花錢。”
  張大官人兩隻眼睛頓時瞪大了:“梁成龍,你這工程款還想要不?”
  梁成龍哭喪著臉把鑰匙繳了出來:“我說哥們,你想借多久啊?”
  張大官人拍了拍梁成龍的肩膀道:“我早就看出來,你不是小氣人,三百多萬跟咱倆的友情比起來算個屁!那啥,外麵來了朋友,我總得有個地方招待人家,你放心,我暫時借用,一定會愛惜你別墅堛漱@草一木,等用完了,一定會完璧歸趙,絕不耽誤你賺錢。”
  梁成龍原本也不是一個小氣的人,可剛剛裝修好的別墅,自己都沒機會住呢,這就被他惦記上了。梁成龍真是後悔,早知道不跟這貨提這件事了,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張揚的字典堭q來就沒有客氣這兩個字。
  

Snap Time:2018-10-18 07:19:48  ExecTime: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