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二十九章自投羅網(上)


    第五百二十九章【自投羅網】(上)

    張揚已經意識到梁鬆的熱情中包含的水分太多,這位宣傳部長根本不看好省運會,更不看好所謂的營銷權,他把市電視台的人派過來,等於讓張揚和電視台直接牽線搭橋,以後他大可置身事外,作壁上觀,張揚對這幫幹部的做派沒多少好感,可表麵上還得笑嘻嘻裝出無比歡喜的樣子,他笑道:“梁部長,我正打算重新組建省運會組委會,想請您擔任『主席』呢。”

    梁鬆笑道:“我的思維已經跟不上時代了,既然市決定把營銷權交給你們,就是相信你們這些年輕幹部的能力,好好幹,我相信你們可以將這屆的省運會辦好。”

    張揚道:“您真打算放權,那以後拉來的廣告宣傳費我們可就自己留著了?”

    梁鬆哈哈大笑:“隻管留著,以辦好這屆省運會為目的,在可能的前提下,爭取最好的成績,這是我對你們的期望,也是全體市領導對你們的期望。”心中卻道廣告費?人家不找你要錢就是好事兒!

    盡管沒人看好張大官人的省運會營銷計劃,張大官人還是一意孤行,他利用市財政批下來的二十萬啟動資金,首先在新體育中心現場工地對麵搭了一座活動板樓,底上一共八間,樓頂『插』著五星紅旗,小樓外麵掛著招牌,上書——省運會組織委員會現場辦公處!

    為啥叫現場辦公處,而不叫現場辦公室或者其他,張大官人現在已經是體委主任,副處級幹部,正處不日就會批下來,別看活動板樓簡陋,可也是處級單位。

    體委所有的黨組成員對張揚在新體育中心對麵修建組委會現場辦公處都表示不解,放著體委這麼大的院子,閑置這麼多的房間不用,為什麼偏偏要到工地對麵弄了這個活動板樓?張大官人的心思誰也猜不透,不搞則已,要搞,咱就得搞得轟轟烈烈。

    張揚參觀完新建好的活動板樓,恍惚中有種回到江城新機場建設工地的感覺,此情此景何其相似,不過這的條件暫時要比江城那邊差上許多,活動板樓扯得是臨時電,電話倒是裝上了。

    財務科長劉文媛和主任助理蕭苕敏都在張揚的臨時辦公室內,現在體委上上下下都『摸』不透這位新來主任的做事風格,張揚做事可以用神龍見首不見尾來形容,誰也不知道他下一步會幹什麼?就說這棟活動板樓,誰都沒想到他會建在這,而且有了想法馬上實施,找了工程隊,三天之內就搭建起來了,效率之高令人驚歎。

    體委的這幫幹部多少知道了他的一些脾氣,隻要張主任決定的事情,誰反對都沒用,所以幾位黨組成員也懶得說,冷眼旁觀,這位年輕的主任做事從不考慮後果,不說別的,他建設活動板樓的那塊地皮是誰的?他有沒有考慮過對麵工地是誰承建的,活動板樓直對著新體育中心工地的大門,還在上麵豎起了一杆五星紅旗,這廝難道是用這種方式向徐光利示威?

    不過這三天的建設過程無風無浪,居然沒有任何人過來找體委的麻煩,難道這位張主任真的是鬼不纏?別人知道是他在這搞事,沒人敢觸這個黴頭?

    張揚坐在空空『蕩』『蕩』的辦公室內,向劉文媛道:“劉科長,市劃撥的20萬到賬了嗎?”

    劉文媛點了點頭道:“到帳了!”

    張揚道:“馬上給豐裕結清十萬塊的工程款,剩下的錢你和蕭主任一起購買一些辦公家具,空調、電腦、辦公桌啥的,既然是組委會就得有個組委會的樣子。”

    劉文媛皺了皺眉頭,體委結工程款從沒有那麼利索過,從市好不容易弄來了二十萬,錢還沒捂熱,這位張主任眼看就要揮霍一空了,在她看來,這座活動板樓建的毫無必要,可她的身份地位不適合說什麼,她點了點頭,轉身去了。

    蕭苕敏本來也想跟著走,卻被張揚叫住,張揚道:“蕭大姐,以後你就在這負責現場指揮協調工作。”

    蕭苕敏有些詫異的睜大了眼睛,她心說自己沒犯什麼錯誤啊,自從張揚來了之後,一直都把他當爺一樣的供著,怎麼他第一個就把自己從體委踢出來了呢?

    張揚從蕭苕敏的表情上已經猜到她的想法,笑道:“以後這就是我們體委主要的工作地點,你可別覺著我把你流放了。”

    蕭苕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低聲道:“張主任,你放心,我會做好工作的。”

    新體育中心工地現場,新世紀建築公司的董事長徐光利頭戴安全帽站在高處,眺望著工地對麵的這座突然就樹立起來的兩層小樓臉上的表情十分古怪。工地現場指揮李長峰是他親外甥,也望著那座小樓,忍不住道:“小舅,你就任由他們在咱們對麵蓋樓?”

    徐光利沒說話。

    李長峰道:“你真不管啊?”

    徐光利道:“地皮是市的,又不是咱們自己家的,要管也輪不到我們管。”

    李長峰道:“這不是跟我們唱對台戲嗎?體委搞什麼?回頭我去找他們。”

    徐光利很奇怪的笑了笑:“不蓋好了怎麼拆呢?這事兒規劃局能管,建設局能管,就是輪不到我們管,你啊,把心思都放在工地上吧,你看看現在的工程進度,再這麼下去,我怎麼跟市交差?”

    李長峰有些委屈道:“這事兒又不賴我,工程款不能及時到位,工人領不到工資,領不到工資,他們當然不肯幹活了。”

    徐光利道:“工人肯定有人在挑動,你給我把事情調查清楚,凡事帶頭***的,攆他們滾蛋!”

    張揚準備離開組委會現場辦事處的時候,聽到下麵一陣『騷』『亂』,他走出門去,看到兩輛車停在樓前空地處,幾名男子站在那,仰頭望著活動板樓,為首的一個中年人雙手搭在額頭前,遮住陽光,大聲道:“你們這兒誰負責的?”

    還有幾名工人正在板樓周圍忙活,進行著最後的安裝工作,他們指了指樓上。

    張揚也沒下樓,趴在欄杆上居高臨下道:“我啊!我負責!”

    中年人道:“那位同誌,你下來一下,我們是規劃局的!”

    張揚道:“你跟我說話啊!”

    中年人點了點頭。

    張揚道:“你什麼級別啊?你讓我下去,就算你們局長來了,他也不敢這麼跟我說話!”

    中年人身邊的幾個人都忍不住笑了起來,其中一人道:“這就是我們霍局長!”,原來這位中年人正是南錫市規劃局局長霍廷山,霍廷山今天來的目的本不是針對這座違章小樓,他是來視察新體育中心項目的進展情況的,可來到這就接到了舉報,說有人在這修建違章建築,因為舉報人和他關係不錯,所以霍廷山幹脆就自己過來親自看看了,來到這一看,果真如此,活動板樓就修建在新體育中心工地大門對麵,還弄了個省運會組委會現場辦公處的招牌,不但如此,小樓上還『插』了一杆五星紅旗,可真夠招搖的。

    霍廷山不認得張揚,體委的領導他倒是認識幾個,可和這位新來的張主任沒打過交道,霍廷山道:“小同誌,誰派你過來的?這棟活動板樓是你們體委哪位領導決定修建的?”

    張大官人仍然居高臨下的看著他:“我決定的,這不是新體育中心工地嗎?我們體委在這建棟活動板樓不可以嗎?”

    霍廷山道:“小同誌,你應該懂得城市建設是按照規劃來的,你們這棟建築是非法建築,已經有人對你們進行了舉報。”

    張揚道:“你看不見我們的招牌啊?”

    霍廷山看到這個年輕人並不買賬,心已經有些不高興了,他板起麵孔道:“看來這是你負責,你馬上聯係你們體委領導,這不符合城市規劃,不可以任意修建違章建築。”

    張揚笑道:“我就是這的領導,有什麼話你跟我說!”

    張揚傲慢的態度激怒了霍廷山,他正想發火,身邊一個人提醒他道:“這人好像是新來的體委主任!”

    霍廷山內心一怔,他看了看張揚,有些不能置信,體委主任正處級幹部怎麼可能這麼年輕?

    這時候剛巧梁成龍開車來到這,他和霍廷山很熟,看到規劃局的這幫人都站在這,頓時明白了,慌忙笑著走了過去:“霍局,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

    霍廷山看到梁成龍,有些奇怪道:“梁總來這幹什麼?”

    梁成龍道:“這兒是我工地啊!”

    霍廷山可沒聽說過梁成龍在新體育中心也有工地,可他很快就明白過來,梁成龍說的工地就是這活動板樓,這棟違章建築是他建的。

    霍廷山愕然道:“這樓是你蓋得?”

    梁成龍笑著點了點頭,他抬起頭向張揚道:“張主任,客人來了,你都不打聲招呼,這位是規劃局霍局長,我的老朋友了!”

    霍廷山低聲道:“他是……”

    梁成龍笑道:“你們新來的體委主任,我的老朋友張揚!”

    霍廷山聽到張揚的名字,此時方才把體委主任和他對上了號,腦袋嗡地就有些大了,張揚在平海體製內還是很有名氣的,霍廷山早就聽說過他,知道這個人不好惹,早知道是他在這蓋違章建築,霍廷山說什麼都不會親自出麵,他在心底暗罵徐光利,這廝不是害人嗎?明明知道是誰在這兒蓋房子,偏偏不給自己說,如果梁成龍沒有及時出現,恐怕這會兒他要跟張揚翻臉了。梁成龍的背景,霍廷山也清楚得很,現在他明白了,也想通了,敢在新體育中心工地對門蓋房子的也隻有梁成龍,別人怕徐光利,他可不怕。

    霍廷山馬上就意識到這事兒他管不了,壓根就不該過來,他笑了笑,正準備醞釀抽身而退的理由。

    上麵張大官人已經改換了一副麵孔,笑眯眯從樓梯上走了下來,主動向霍廷山伸出手去:“真是霍局啊,失敬失敬,我還以為是地痞來搗『亂』的,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

    一幫規劃局的人都聽明白了,人家這是繞著彎兒的罵他們呢,可霍廷山都不說話,誰也不好說什麼。

    霍廷山心雖然不情願,可手還是伸出去和張揚握了握,這一握就沒那麼容易把手抽回去了,張揚拖著他的手臂熱情邀請道:“霍局,走,上去坐坐!”

    霍廷山道:“不了,我還有事情,改日……”

    張大官人根本不給他拒絕的理由,一手抓著他的手臂,一手摟住他的肩頭:“改啥日哦!走,上去聊聊!”梁成龍樂把霍廷山的另外一隻胳膊也抓住了,兩人就這麼明目張膽的把霍廷山給拖了上去,一群規劃局的工作人員眼睜睜看著局長被人家給拖走了,不是他們不想管,這事情的確管不了,張揚什麼級別?梁成龍什麼身份,人家這種層次的交流,他們根本挨不上。

    霍廷山被兩人拖進了辦公室,他那點力氣根本沒辦法和張揚抗衡,既然不能反抗,霍局長隻能選擇承受了,來到了張揚的辦公室,張揚把他摁到了那張剛剛搬進來的雙人沙發上,笑道:“霍局啊,我正準備找你呢!”

    

Snap Time:2018-06-24 22:58:43  ExecTime: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