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二十八章營銷權(下)


    第五百二十八章【營銷權】(下)

    張揚離開了徐光然的辦公室,雖然他從徐光然那成功要來了省運會的營銷權,可他總感覺到徐光然對自己有些虛偽,也許是他的錯覺,按理說自己是徐光然的大恩人,他不應該如此,事實上徐光然在和他的會麵中,對他的工作還算是很支持的,可張揚總覺著有些不對勁,崔國柱的事情已經讓他對徐光然產生了警惕,張揚想起不久前和前平海省委***顧允知的一次談話,顧允知當時就奉勸他不要當倒黴孩子,不要介入派係鬥爭。張揚發現身在政壇很多時候都是身不由己的,夏伯達把他從江城調到這,在別人的眼中他無疑就是夏伯達一係,想必徐光然也這麼想,所以才會對他表現出這樣的態度。

    張大官人是很冤枉的,他沒想著倒向任何一方的陣營,來南錫的初衷是為了緩衝一下,畢竟他繼續在江城逗留下去會讓杜天野很難做,短期內他在江城也不可能獲得提升。

    可***鬥爭是無處不在的,就算他不想參與進去,可處在官場這個是非圈,很難做到獨善其身。在官場中混的時間越長,張揚心中就越明白,想在暗『潮』湧動的官場中穩住陣腳,要麼就背靠大樹,要麼就要做一根定海神針,任憑風浪起,穩坐釣魚台,說的容易,真正做到的又能有幾個?

    在徐光然看來,想在省運會上賺錢,無異於天方夜譚,所以張揚要省運會的營銷權,徐光然也樂得做個順水人情,說穿了,他根本就不看好省運會能夠盈利,在當前南錫財政吃緊的前提下,徐光然也沒有太多精力去管這件事。

    常委會上徐光然把將省運會營銷權交給張揚的決定說了,不過徐光然提起這件事的時候,並沒有說張揚主動找自己要營銷權,他不緊不慢道:“大家都清楚,最近我們南錫財政方麵有所吃緊,我們的很多建設都需要資金作為保障,改革的過程絕不會是一帆風順的過程,在不同的階段會麵臨不同的困難,遇到困難不怕,就要發動我們的智慧,去克服困難,我相信現在的困難隻是暫時的。”

    他停頓了一下,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又醞釀了一會兒情緒,方才繼續道:“當前擺在我們麵前最重要的兩件事,一是深水港工程,二是新體育中心的建設,我們要上下一心確保深水港工程順利進行,也要加快進度,爭取早日完成新體育中心的建設,明年我們將迎來第十二屆平海省運動會,我們不但要借著這次盛會展現我們運動員優秀的精神風貌,也要借著這次盛會展現改革開放下南錫取得的成果,展現南錫新時代的風采。經過反複考慮,我決定這次的省運會要適應當今改革開放的要求,要緊扣時代的步伐,要避免鋪張浪費,又要熱鬧而隆重,將這次的省運會辦成一屆與眾不同的盛會。”

    夏伯達聽徐光然說到這,心已經明白了,說一千道一萬還是沒錢,徐光然十有***是要壓縮大會開支了。

    市委宣傳部長梁鬆也意識到徐光然的目的了,這對他而言可不是什麼好事,這屆省運會不但是體委的事情,市委宣傳部也有份參予,市如果壓縮開支,就意味著要大幅削減他們的宣傳經費,現在幹什麼都需要用錢,梁鬆道:“徐***的意見我讚同,可隨著時代的發展,老百姓對體育運動都越來越重視,體育運動已經不是單純的競技活動,已經被賦予了太多的『色』彩,成為展現城市實力和形象的舞台,節約我讚同,可有些開支還是必要的。”

    徐光然笑了起來:“老梁,你別急,我話都沒有說完,你急什麼?怕我不給你宣傳經費?”

    梁鬆被他說中了心思,老臉不由得一熱。

    徐光然道:“經過我的深思熟慮,也征求了一些同誌的意見,我決定將這次省運會的營銷權交給體委,具體工作由體委主任張揚同誌負責!”這句話說完,所有常委都愣住了,包括夏伯達在內,省運會營銷權,這詞兒有些新鮮,這幫見多識廣的常委們,也是頭回聽說。

    徐光然道:“隨著改革開放的發展,隨著時代的進步,我們的思維也要跟得上時代的發展,要與時俱進,過去省運會的舉辦都是『政府』主導,賦予了太多的***『色』彩,可以說平海曆屆省運會沒有一屆省運會實現過盈利,這次我把營銷權交給體委,是要讓我們的幹部發揮出更多的主觀能動『性』,要讓我們的市民真正加入到省運會之中,辦成一屆真正屬於老百姓的運動會。”

    常委們一起鼓掌,鼓掌並非是為徐光然的這些話喝彩,而是到了該鼓掌的時候。

    夏伯達認為市委***徐光然正在設套,他當眾宣布這件事,意味著他的這個圈套已經完成,張揚和體委已經陷入套中。

    沒有一個市委常委會認為省運會營銷權能有多大的商業意義,沒有人會相信省運會可以賺錢,從來都是賠錢賺吆喝的買賣,看來南錫的財政已經讓徐***一籌莫展了,明明沒錢投入,卻美其名曰營銷省運會,營銷吧!你倒是想賣,可哪個傻瓜願意買呢?

    梁鬆道:“徐***的這個想法太好了,如今的時代,做任何事都要緊扣時代的脈搏!”

    徐光然笑道:“其實這個想法最早是張揚同誌提出的,我認為不錯,會全力支持他的工作。”

    梁鬆道:“到底是年輕人,有想法有創意,對他們的工作,我們都會支持,不但要支持,我們也要放手給他們去做,我們市委宣傳部第一個響應,把媒體招標權和電視轉播權也交給體委統一負責。”梁鬆說這句話不是沒有原因的,現在省運會的宣傳工作已經成了燙手山芋,如果是世界『性』的大賽,不用問電視台想轉播的擠破頭,這種省運會,麵對的是平海省內,南錫電視台的事情好說,畢竟是市委宣傳部說了算,省台、其他城市電視台對這種賽事根本沒有什麼興趣,你想想,轉播這種比賽根本沒多少人看,沒有收視率就沒有廣告效應,沒有廣告就沒有收益,想讓省和其他電視台幫著宣傳,你得倒過頭來去求人家,現在南錫財政吃緊,市委***徐光然早就挑明了態度要壓縮各方麵的開支,宣傳經費首當其衝,梁鬆可不想在省運會多摻和,沒錢怎麼搞宣傳?指著自己這張老臉?離開南錫這一畝三分地,誰會給他麵子?

    徐光然當然看出梁鬆把這次省運會的宣傳工作已經看成了燙手山芋,他恨不能馬上就扔出去,徐光然笑道:“老梁,你是宣傳部長,要把握***導向,年輕人有熱情,可談到黨『性』原則,談到***經驗還是遠遠不夠的,你要給他們掌舵啊!”

    梁鬆點了點頭,心中卻是鬱悶之極,這賊船,他算是上去了,想下來可不是那麼容易。

    張揚拿下省運會營銷權的事情,在體委內部炸了鍋,幾個黨組成員都感覺到這位張主任玩得有些過頭了,愛出風頭可以理解,可這麼玩下去,分明要把整個體委都給連累進去了。

    崔國柱第一天上班,幾位黨組成員都在他辦公室噓寒問暖,提起營銷權的事情一個個頓時長籲短歎起來,臧金堂道:“我壓根就沒聽說過省運會賺過錢,別說咱們平海,就是全國範圍內也沒有誰開省運會賺錢的。張主任要營銷權,誰會對咱們的省運會感興趣?”

    李紅陽歎了口氣道:“開始我還覺著他隻是年輕,缺乏相關工作的經驗,不過工作熱情還是有的,可現在看,他真的是個外行,這不是把自己往絕路上『逼』嗎?誰開省運會不是市撥款的?現在市缺錢,他不要錢,要營銷權,市當然求之不得。”

    劉剛道:“你們看著吧,這次省運會還不知弄成什麼樣子,到時候要是搞砸了,不但是他自己,我們所有人都得跟著倒黴。”一句話把所有人都說的沉默了下去。

    段建中道:“我們不能讓他這麼搞下去,大家一起去和他談談,這麼大的事情必須要黨組會上討論通過。”

    臧金堂道:“討論?討論什麼?他是體委主任,又是黨組***,我們說話有用嗎?我看這件事應該聯名去找龔市長!”他說得龔市長是負責體育文化的副市長龔奇偉。

    劉剛道:“找龔市長有用嗎?市委徐***都當眾宣布了,這件事已經成為了事實,省運會營銷權已經落在我們體委頭上了,我們現在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我看這次一定會搞砸,大家都等著倒黴吧。”

    一直沒說話的崔國柱道:“其實這件事也未必像大家想得這麼壞,張主任這個人還是有些本事的。”

    所有人都奇怪的看著崔國柱,按理說誰為張揚說話也不會是他,可偏偏就是他說了這句維護張揚的話。

    崔國柱說這句話是有原因的,雖然所有人都認為他是在裝病,可他仍然堅持認為是張揚捉弄了自己,從這件事他意識到,這位新來的張主任是個很有心機的人,自己遠遠不是他的對手,崔國柱不承認自己無能,由此推論,張主任擁有過人之能,連自己都被他弄成這副慘狀,這個人真有本事啊!崔國柱道:“營銷權也是權,他沒來之前,我們體委就是一打醬油的,省運會啊!本來就該由我們體委來主辦,可大家看看,新體育中心建設,沒我們的份,省運會宣傳沒我們的事情,我們體委負責什麼?就是動員教練員運動員,說好聽了是做思想工作,說穿了就是打雜的。”

    李紅陽道:“崔主任說得的確很有道理,這段時間以來,我心一直都很憋屈,憑什麼啊?省運會這麼大的事情,我們應該是主角,我們體委不該被邊緣化。”

    臧金堂道:“搞工作不能意氣用事,我們總不能為了爭一口氣,就什麼後果都不去考慮,你們想清楚,市把營銷權給了體委,就沒打算再給我們錢,沒錢拿什麼去辦省運會?廣告還是轉播權?省運會就算現場直播,有幾個老百姓會感興趣?每人看節目,哪有企業會做廣告?”

    一提到現實問題,所有人又不說話了。

    這時候房門被敲響了,卻是主任助理蕭苕敏走了進來,她是過來通知開會的。

    崔國柱對開會有種恐懼感,上次就是在黨組會上被張揚給氣暈了,一想起開會他心有餘悸,低聲道:“我身體有些不舒服,你們去吧。”

    幾位黨組成員望著崔國柱,又是同情又是好笑,這廝裝病還真裝出癮來了。

    蕭苕敏道:“張主任說了這次的會議一定要參加!”

    崔國柱咬了咬嘴唇,他要克服這個心理障礙。

    幾個人一起來到了會議室,發現會議室內不止張揚一個人在,還有南錫市常委市委宣傳部部長梁鬆,誰都沒想到這位領導會突然來到體委。

    張揚正笑眯眯陪著他說話,雖然不知道他們兩人的談話內容,可從他們的表情來看,他們的談話進行的相當愉快。

    張揚看到幾位黨組成員都到了,他笑道:“好了,都到了,咱們一起去吃飯!”

    多數人這才意識到已經是上午十一點四十了,的確到了午飯時間。

    體委的這幫黨組成員看到市委領導來了,誰也不敢缺席中午的宴會,跟在他們身後走下樓,他們心都在嘀咕著,這廝到底在搞什麼?

    梁鬆前來體委並沒有事先通知任何人,自從上次的常委會之後,他就感覺到有必要親自來體委一趟,他要和張揚見個麵,第十二屆省運會,體委和宣傳部都是重要的組成部分,梁鬆知道徐光然大幅壓縮宣傳經費的意圖之後,他就急於將宣傳工作這個燙手的山芋交出去,原本以梁鬆的地位,他大可以一個電話就把張揚召過去,可梁鬆反複考慮之後,這件事還是應該做得更穩妥一些。

    梁鬆放低姿態來體委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他和省常委,省委宣傳部長陳平『潮』一家人的關係都很好,陳平『潮』的兒子陳紹斌又是張揚的哥們兼死黨,在張揚來南錫之後,他就專門為了張揚的事情給梁鬆打了電話,讓梁鬆多多照顧張揚。

    張揚剛才和梁鬆聊得如此熱乎,其實壓根沒談任何的工作問題,全都是在談私人關係,提起陳紹斌,兩人之間的關係無形之中拉近了許多。

    梁鬆是一個標準的政客,陳紹斌的麵子他要給,他對張揚也能做到親切熱情,可他並沒有忘記今天過來的主要目的,並非是為了敘交情,而是為了卸包袱,給宣傳部減壓,包括他在內的所有南錫市常委,都不看好這次的省運會,距離省運會開幕還不到一年時間,到現在新體育中心還沒建好,這是南錫市『政府』的麵子工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又和市委***徐光然的麵子息息相關,他弟弟徐光利承包了新體育中心建設工程。可以預見,在未來的幾個月內,市會加大對新體育中心建設的投入,建設速度也會大大加快,根據梁鬆了解到的情況,市在體育上的總體投入不會變,因為新體育中心工程已經超出了預算,所以勢必會壓縮其他方麵的投入,也就是說這次省運會其他方麵的投入會被大幅度削減,這才是徐光然同意將營銷權交給張揚的根本原因。

    梁鬆預感到這次的省運會十有***無法實現預定目標,所以肯定會有人在這次省運會上栽跟頭,甚至出來承擔責任,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個人應該是張揚,梁鬆對張揚沒什麼成見,可和他也沒什麼交情,既然他已經決定跳入這個坑麵,幹脆他一個人把所有責任都承擔了。

    招待所總經理徐宏宴已經準備好了酒菜,最近他通過透『露』信息出賣情報,獲得了小張主任的一定信任。

    體委黨組成員們圍著宣傳部長梁鬆坐下,梁鬆在南錫的口碑不錯,是個平易近人的幹部,他樂道:“小張,不是說簡單吃點工作餐嗎?為什麼要搞得這麼隆重?”

    張揚笑道:“梁部長,您平時很少過來視察,要是太簡單了,表達不了我們對你熱烈歡迎的心情。”

    梁鬆笑道:“鋪張浪費要不得。”

    張揚道:“不浪費,不浪費,我們體委領導班子都是幹體育出身,飯量大著呢!”他這麼一說,所有人都跟著笑了起來。

    蕭苕敏開了一瓶酒給梁鬆倒酒,梁鬆道:“中午還是別喝酒了。”

    張揚道:“一小杯,每人一小杯,代表一下心情,梁部長您要體諒一下我們的心情。”

    梁鬆酒場經曆多了,知道這小子想哄自己喝幾杯,他點了點頭,伸出右手的三根手指道:“三杯,每個人最多三杯。”

    一杯酒下肚之後,梁鬆道:“小張啊,這次徐***專門在常委會上提出把省運會營銷權交給你們體委的事情,大家都很看好你啊!”

    張揚笑道:“我也是沒辦法,從徐***那要不來錢,隻能要點權了,常言道兩頭落一頭,領導不給我們大力支持,我們隻能自己想辦法。”

    梁鬆歎了口氣道:“其實市領導是很重視這次省運會的,政策上已經給了你們最大力度的支持,你們這些體委的幹部,也要體諒到市的難處,錢不可能都用在運動會上,當領導的首先想到的還是城市的發展和老百姓的民生問題。”

    幾名黨組成員都跟著點頭,張揚道:“其實我也知道,現在大家一定把我當猴看,都以為我喜歡出風頭。”他這句話說的在場每個人都心虛起來,目光居然都不敢跟他對視。

    梁鬆笑道:“小張,你的聯想力還是很豐富的,市從上到下都很支持你的想法,不過想法是好的,具體實施起來可能會有一定的難度,你對將可能遇到的困難要提前做好心理準備。”

    張揚道:“領導既然這麼信任我,我當然不能辜負領導們的期望,從現在起我就要甩開膀子大幹,怎麼都得保證省運會漂漂亮亮的開起來。”

    梁鬆道:“有需要我們宣傳部幫助的地方隻管說話。”

    張揚道:“肯定少不了,沒有您幫忙,媒體也不肯聽我們的話啊!”

    梁鬆笑了起來,他拍了拍張揚的肩膀道:“我打算派給你一個助手,更好的配合你進行宣傳方麵的工作。”

    張揚道:“誰啊?”

    梁鬆道:“南錫電視台體育部主任黃慶!”梁鬆表現出的熱情更是為了早日將宣傳部的事情都推出去,你徐光然能給年輕人機會,我一樣會給,麻煩誰都不想沾!

    

Snap Time:2018-07-22 09:27:22  ExecTime:0.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