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二十八章營銷權(上)


    第五百二十八章【營銷權】(上)

    果然不出徐光然所料,張揚道:“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我們體委沒錢啊,沒錢就請不來高水平教練,沒錢就無法配備現代化的訓練設備,現在新體育中心進度緩慢,答應的訓練場館一個都沒建成,現在都九十年代了,單憑喊兩句口號提高不了體育成績,必須要科學的訓練……”

    徐光然哈哈大笑起來:“你說這麼多還不是想要錢?”

    張大官人笑眯眯點了點頭道:“徐***英明!”

    徐光然道:“我記得你過去擔任過江城招商辦主任吧!”

    張大官人糾正道:“副主任,我一副處級別,當不上正職!”他也是借著這個機會提醒徐光然,自己來到南錫已經幾天了,正處的事情似乎又被組織上遺忘了。

    徐光然何等老道,一聽就知道張揚在提醒自己他正處的問題,他心中暗暗發笑,這小子畢竟年輕沉不住氣,在正處的問題上自己是不會難為他的,既然已經成為定局,徐光然也不妨做個順水人情,微笑道:“現在是正職了,正處最近也要解決了。”

    張揚吃了顆定心丸笑道:“多謝徐***重視,士為知己者死,以後我一定為南錫的體育事業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徐光然笑道:“沒那麼誇張,小張啊,南錫最近的財政狀況並不樂觀,你應該聽說一些消息吧?”

    張揚心頓時警惕起來,徐光然這麼說,該不是打他什麼主意?是不是想讓他幫著南錫解決深水港資金的問題?他慌忙道:“我剛來南錫,體委那攤子事兒還沒理清頭緒呢,哪顧得上其他的事情啊!”

    張揚有些過於敏感了,就算他有些招商引資的本事,徐光然也不會輕易用他,深水港這麼大的工程,作為市委***的徐光然自然要慎之又慎。

    徐光然道:“小張,目前『政府』的資金主要流向深水港和新體育中心,既便如此在資金方麵仍然有些捉襟見肘,我不瞞你說,目前我們這些市領導正在想辦法,爭取省財政的支持。”

    張揚道:“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們體委也是南錫的孩子,市財政好歹也得給我們一口湯喝吧?”

    徐光然道:“我保證,隻要財政上有所寬鬆,一定全力支持你們體委的工作,可在此之前,你們這些體委的幹部要發揮自己的主觀能動『性』,要為市分憂解難。你這麼聰明,一定會想出辦法來的。”

    張揚對徐光然的態度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他笑道:“徐***,我哪有什麼辦法,有辦法我也不來麻煩您了。”

    徐光然道:“這樣吧,明年省運會對我們市十分的重要,關乎城市的形象和榮譽,先給你二十萬怎麼樣?畢竟最近市財政吃緊,你也要體諒到市的難處。”

    徐光然給的雖然不多,可是已經讓張揚喜出望外了,他原本也沒指望徐光然給錢,他真正的目的是想要些政策,現在徐光然一給錢,張大官人接下來的話又不好開口了。

    徐光然看出他還有話想說,微笑道:“小張,還有什麼事情?”

    張揚道:“徐***,二十萬隻是杯水車薪啊,我要的是大海,您隻給了我一杯水。”

    徐光然笑道:“海水是鹹的,我給你的這一杯可是淡水,對於饑渴的人來說,你說他是會選大海還是選這一杯水?”徐光然平淡無奇的一句話閃爍著很高的***智慧。

    張揚道:“我要這杯水不是自己喝,是為了給南錫市體育界解渴!”

    徐光然忍不住又笑起來,和張揚談話還是很有趣的。他搖了搖頭道:“大河無水小河幹,我不可能把水全都灌溉到你們體育係統。”

    張揚道:“既然這樣,我自己求雨行嗎?”這才是他今天前來的主要目的,他已經有了初步的打算,但是做這些事必須要得到市委***的首肯,拉讚助從來都是張大官人的強項,可體委是個特殊單位,這次的省運會對南錫的***意義遠遠大於商業意義,事實上在國內的多數體育活動基本上都差不多,如果張大官人給省運會蒙上了太多的商業『色』彩,會不會弄巧成拙,會不會惹得這幫領導打噴嚏?張揚自從經過江城新機場的挫敗之後,做事變得謹慎了許多,做事風格雖然還是大刀闊斧勇往直前,可他心也開始未雨綢繆了。

    徐光然饒有興趣道:“你打算怎麼求雨?”

    張揚道:“把目光投向南錫本地的企業,讚助方麵,能拉多少就拉多少,如果本地拉不到,就放眼全省,放眼全國。”

    徐光然笑道:“還是化緣啊!”

    張揚道:“不僅僅是化緣,現在凡事都講究一個互利互惠,隻索取不奉獻,誰也沒那麼傻,誰也不會白白付出。我想找徐***要點政策。”

    徐光然道:“什麼政策?”

    張揚道:“我要省運會的營銷權!”

    徐光然不止一次聽說過營銷權的名詞,可是省運會營銷權,能有多大的意義?奧運會他知道,亞運會他知道,可省運會營銷權能有多少商家感興趣?就算有些影響,其影響範圍也局限在省內,說句好聽的是全省矚目,可真正蹲在電視機前觀看省運會的老百姓有幾個?從來省運會都缺少關注,改革開放以來,平海省運會也辦過不少屆了,可徐光然從來都沒聽說過哪個城市因為辦省運會賺到了錢,連電視台都不願轉播省運會的比賽。就算場地廣告和電視廣告能賣出一些,也賣不上什麼好價,甚至不如一次普通的經貿會。雖然如此,徐光然還是沒有一口應承下來,他笑道:“你想要的營銷權包括什麼?說具體點。”

    張揚沒有主辦大型體育活動的經驗,可是經貿會他辦過不少次,從報紙雜誌上也能查到不少運動會的資料,明擺著的一個例子就是1984年的美國洛杉磯奧運會,商界奇才尤伯羅斯創造『性』地將奧運和商業緊密結合起來,辦成了有史以來第一個賺錢的奧運會。從此也有了奧運經濟的說法,借助奧運賽事為載體來推廣企業的產品和品牌的市場營銷活動,將產品與體育結合,把體育文化與品牌文化相融合以形成特有企業文化的一種戰略。 企業圍繞奧運賽事除了投入讚助費外,采取一係列相關營銷活動,從公益、文化、熱點等各個角度,運用廣告、促銷、活動等多種手段,力爭在一定的時間和空間內形成一個品牌的溝通高『潮』,產生轟動效應。

    張大官人還是下了一番苦功的,在查閱到這方麵資料的時候,他感到豁然開朗,其實他腦子早就有了一個模糊的概念,隻是沒有明確的方向,當他看到84年奧運會的資料,他心中的方向明朗了起來,他就要按照洛杉磯奧運會的模式來辦,他要通過這次的省運會賺錢,通過這次的運動會把南錫市體委的名字廣為人知,讓他的名字廣為人知。

    張大官人道:“我打算學習國際上的先進經驗,初步的營銷方案主要分成四個方麵:特許讚助商計劃、電視廣播權、特許授權和門票營銷。”

    徐光然湊巧也看過84年奧運營銷方麵的書籍,張揚的這番話根本就是拿來主義,徐光然道:“我們辦的是省運會,不能拿世界『性』的賽事和省運會相比,人家這麼做賺錢,我們的省運會未必能夠賺錢,拿來主義要不得,生搬硬套要不得。”

    張大官人道:“拿來主義也罷,生搬硬套也罷,黑貓也罷,白貓也罷,隻要能逮著耗子就是好貓!”

    徐光然心中一動,張揚的這句話倒是說在了點子上,省運會肯定是個賠錢的買賣,他要的所謂營銷權根本沒有太多的實際意義,既然他想折騰,就由著他折騰,他把精力放在這上麵,總比閑著生事要好,就算他的營銷不成功,市也沒什麼損失,如果他萬一成功了,還能幫助市減輕負擔,徐光然全盤考慮之後,意識到這件事對市百利而無一害,於是點了點頭道:“好,我就把營銷權交給你!”

    張揚道:“我還有一個請求,如果我們體委通過這次省運會賺到了錢,市不能朝我們伸手,我們留著當體育基金,發展南錫的體育事業。”

    徐光然心中暗笑,賺錢?才怪!他愉快的點了點頭:“有個前提,你要是賺到了錢,首先就要負擔省運會的部分開支,幫助市減輕負擔,在這一前提下,所有的盈餘都歸你們體委,用來發展南錫的體育事業。”

    張揚道:“徐***,我的營銷權也包括新體育中心的場地廣告。”

    徐光然道:“新體育中心還沒建好啊!”

    張揚笑道:“徐***,江城新機場也沒建好,可廣告一樣拍出去幾百萬,您隻要把權放給我,具體的事情我來幹!”

    徐光然發現這小子有些得寸進尺了,可他現在要的隻是廣告權,又沒要建築施工權,沒理由不給他!徐光然道:“有個前提,你們體委的任何營銷活動,不得影響新體育中心的正常施工建設。”

    張揚笑道:“放心吧,我最多在外牆上動些心思,建築的事情,我們絕不過問。”

    徐光然語重心長道:“小張啊!距離省運會開幕不到一年的時間了,你這個體委主任肩頭的擔子可不輕啊。”

    張揚道:“徐***放心,我一定會竭盡所能,帶領體委所有幹部群眾一起,帶領南錫市所有的運動員在省運會上力爭上遊。”

    徐光然道:“牛皮是你自己吹的,要拿雙榜第一,拿不到怎麼辦?”說這番話的時候徐光然是笑眯眯的,可他實際上是在做套,這個套埋得很深,你小子口無遮攔,我可沒『逼』你。

    張揚道:“不可能拿不到!”這廝也不是傻子,他聽出來了,徐光然引著他往圈子鑽呢,假如他一時***說出完不成這個目標我就自動辭職,肯定正中徐光然的下懷,可你徐***越想我說,我越是不說,不可能拿不到,就算拿不到又怎麼了?老子就是不辭職,你能奈我何?張大官人也不是隨便吹牛的人,話說出去了,他就得努力去實現,萬一實現不了,也沒什麼好怕,這廝的心態和臉皮都在不斷地成熟起來。

    徐光然笑道:“你要是拿不到,我可要處理你!”

    張揚笑眯眯道:“徐***放心,我不給你這個機會,要是我實現了這個目標,那啥……徐***是不是要提我當個副廳啥的?”

    徐光然真是服了這廝,他笑道:“等你拿到再說!”心中暗道,正處還沒下來呢,就開始琢磨副廳了,見過官『迷』,沒見過『迷』成這樣的。他又提醒張揚道:“小張啊,你還年輕,剛來南錫,要注意和同誌們相處的方式,要懂得尊敬老同誌。”這句話是暗自崔國柱的事情。

    張揚笑道:“我一直都很尊敬老同誌,就拿崔國柱同誌來說吧,他住院之後,我每天都去看他,現在他對我不知有多感激呢。”

    徐光然啞然失笑,這小子的臉皮可真不是一般的厚。

    

Snap Time:2018-06-18 23:17:08  ExecTime:0.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