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二十五章弄假成真(上)


    第五百二十五章【弄假成真】(上)

    崔國柱躺在病床上,渾身酸酸軟軟的沒有半分力道,他原本是抱著裝病的打算,可一來到這醫院,覺著自己似乎真的有了『毛』病,他老婆徐敏坐在床邊幫他削著蘋果,兩口子感情不錯,徐敏也是圍棋專業,目前自己搞了個圍棋學校,因為這兩年圍棋熱,學校倒也搞得有聲有『色』,徐敏將削好的蘋果遞給崔國柱道:“你啊,這麼大人了,跟人家爭什麼?體委那個清水衙門,就算當了主任又怎麼樣?”

    崔國柱笑道:“我沒事,他以為能把我氣著,可惜道行差遠了。”這句話多少有些往臉上貼金的意思,張揚成功把他氣到了,他今天當場被氣暈可不是硬裝出來的。

    徐敏歎了一口氣,她總覺著丈夫過度執著於官場不是什麼好事,在體委那份工資收入還不如她開圍棋學校來得實在。如果隻憑著崔國柱那點工資,兒子在***留學的費用根本沒辦法解決,還不是靠她這邊支撐著。徐敏正想勸丈夫兩句,這時候病房的門被敲響了,市長夏伯達、市組織部長何英培兩人一起過來了,這樣的慰問陣容已經足夠強大,崔國柱身為體委黨組***,頗有些受寵若驚,他掙紮著想要坐起來,可是手足酸軟沒有半分力道,竟然完不成這個簡單動作。

    夏伯達搶上前一步,很關切的握住崔國柱的手道:“國柱同誌,躺著,躺著!”

    何英培看到崔國柱的樣子,心感覺有些好笑,這廝也太能裝了,真打算要在醫院一直躺下去?

    徐敏忙著招呼道:“夏市長請坐,何部長請坐。”看到兩位市委常委一起過來探望自己的丈夫,徐敏也覺著臉上有光。

    夏伯達和何英培在床邊做了,徐敏給他們拿了兩瓶礦泉水。

    夏伯達笑道:“不用這麼客氣,今天我們專程來探望探望國柱同誌,最近體委的工作實在太辛苦,國柱同誌一心撲在工作上,累病了,這是為我們的體育事業鞠躬盡瘁啊!”

    徐敏道:“他就是這個樣子,工作起來不要命。”

    何英培笑了笑,咳嗽了一聲,徐敏從丈夫的這聲咳嗽中領悟到了什麼,小聲道:“兩位領導坐著,我去打開水。”

    夏伯達和何英培都笑著點了點頭。

    徐敏走後,隨手把房門給關上了,崔國柱臉上醞釀出委屈的表情,他充滿悲憤道:“夏市長,何部長,這個黨組***我沒法幹了!”

    夏伯達當然知道是為了什麼,可還是故意裝出驚奇的樣子:“國柱同誌,怎麼這麼說呢?”

    崔國柱道:“我和張揚無法共事下去,大家都是同事,磨合是在所難免的,可是他對待別人連起碼的尊重都沒有。”

    何英培道:“國柱同誌,今天是你擔任黨組***的第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崔國柱道:“組織上既然委任我當黨組***,我就要承擔起這個責任,召開黨組會議的時候,他不斷地和我唱反調,逾越個***力,想要把權力淩駕於眾人之上……”一口氣說了這麼多,崔國柱忽然有些喘不過氣來得感覺,他不得不停頓下來,劇烈的喘息了兩口,方才道:“我不是想和他爭什麼權力,隻是我覺著堅持黨的領導不容置疑,他在黨組會議上公然大放厥詞,質疑黨的領導地位……還說……還說我是個神經病……對我……對我已經構成了人身侮辱……”崔國柱說到這覺著就要虛脫了,又劇烈的喘息了起來。

    夏伯達和何英培看到他的樣子都有些擔憂,崔國柱看來病的真是不輕啊。

    這會兒又來了人,這次來的是幾位體委黨組成員,帶頭的就是張揚,這廝走在最前頭,來到病房,看到夏伯達和何英培,顯得有些驚奇,笑道:“兩位領導趕在我們前頭了。”

    夏伯達道:“我們代表市領導專程來探望崔國柱同誌的。”

    張揚道:“老崔同誌真是一位好同誌,對待工作任勞任怨,事必躬親,終於累倒在工作崗位上,我準備號召整個體育係統內開展向崔國柱同誌學習的活動,在崔國柱同誌精神的鼓舞下,我們的廣大體育工作者一定會鼓起幹勁,在明年的省運會上拿出一份亮麗的成績單。”

    蕭苕敏走過去將手中的一束***放在崔國柱的床頭。

    張揚代表大家將一個紅包放在崔國柱床頭:“這是我們大家的一點心意,現在的營養品都太假,買別的又怕不合適,所以我們幾個每人拿了一百塊錢,你自己看著買點東西!”

    崔國柱沉著臉,麻痹的,這小子真不是個東西,當著兩位市領導的麵給我錢,裝吧,你他媽就裝吧,崔國柱道:“心領了,錢我不要!”

    張揚笑著握住崔國柱的手:“當著兩位領導的麵,我得向崔***道歉,今天的黨組會議上,我和崔***因為工作的問題發生了一些小小的爭執,我這個人年輕,欠缺經驗,脾氣也衝了點,不過我的出發點是好的,是想搞好體委的工作。崔***也是為了體委好,崔***,您別跟我一般見識,盡快養好身體,我還等著和你一起並肩戰鬥呢。”他一邊說一邊搖晃著崔國柱的手臂,崔國柱恨不能一把將他的手甩開,可惜身上沒有力量。

    臧金堂看到崔國柱此時的模樣,料定這廝是在裝病,今天一開始對他的那點兒同情又消失的無影無蹤了,臧金堂道:“崔***,張主任也是為了工作,工作上的爭執大家都別往心去,今天還是張主任給你叫得救護車,是張主任親自把你背到車上去的。”什麼叫落井下石,臧金堂現在就是,當著兩位常委的麵說這番話,就是力撐張揚,力撐張揚是為了什麼?目的就是為了打擊崔國柱,你崔國柱憑什麼當黨組***?輪到誰也輪不到你,當一天黨組***就進醫院了,領導們都好好看看,你狗日的就這點肚量。

    崔國柱臉『色』鐵青,他不能不生氣,原本他是想利用住院引起領導們的重視,用這種方法把張揚『逼』入困境,可沒想到自己當了黨組***竟然激起了臧金堂的仇恨,官場中就是這個樣子,你永遠不知道自己的下一個敵人是誰。

    體委副主任劉剛也道:“崔***啊,你安心養病,借著這個機會剛好做個全身體檢,現在很多人的身體都是亞健康狀態,如果不注意,就會造成大『毛』病。”

    紀檢組長段建忠也道:“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好好養病,千萬不能掉以輕心,體委那邊的工作有張主任和我們呢,你不用擔心。”

    李紅陽沒說話,在看崔國柱的床頭卡呢,上麵寫著眩暈待查,愣是看不出崔國柱到底有啥『毛』病。

    兩位市常委夏伯達和何英培對望了一眼,他們都是何許人物,從這幫體委黨組成員的說話中就聽出來了,崔國柱不得人心啊,夏伯達想笑,崔國柱這次裝得可能有些過了,看來所有人都巴不得他生病呢。

    崔國柱強忍著心中的怒氣,低聲道:“謝謝大家的關心,我身體沒什麼大問題,休息一下,很快就回去上班。”

    張揚道:“我們也很希望崔***早日回去上班,體委還有這麼多的工作等著你去做,沒了你,我們就沒了主心骨。”

    崔國柱怎麼聽怎麼別扭,這話根本是在諷刺自己。

    夏伯達和何英培兩人起身告辭,崔國柱倒是想起來送,可惜身上沒什麼力氣,連他自己這會兒心都犯起了嘀咕,我應該沒什麼病吧?

    張揚身為體委主任自然是要送的,把兩位領導送到了外麵,夏伯達望著張揚不由得歎了口氣道:“小張,不是我說你,要和同誌們搞好團結嘛!”

    張揚道:“我們團結著呢,就是工作上有了一些小誤會,放心,我不會往心去的。”

    夏伯達又是好氣又是好笑,你不往心去,現在崔國柱被你氣得都住院了,你小子還想怎麼折騰?

    何英培道:“張揚,你是不是有什麼想法?任命崔國柱同誌擔任黨組***是組織上討論後的結果。”

    張揚道:“我倒是沒什麼意見,可崔國柱同誌今天在黨組會議上說了一句話,我感到有點兒糊塗。”

    夏伯達和何英培都好奇的看著張揚,何英培道:“他說什麼了?”

    張揚道:“他說就是要領導我!”

    夏伯達和何英培對望了一眼,如果崔國柱真這麼說了,這貨的水平也太一般。

    張揚道:“我有點搞不清楚了,體委主任和體委黨組***到底誰管誰?還是黨政分開各負其責?他要領導我,是不是意味著以後體委的事情都要由他說了算,我就是一個聾子的耳朵,擺設而已?”

    夏伯達道:“怎麼說話呢?誰說他領導你了,你是體委主任,你是體委的最高領導啊!”夏伯達一聽黨政權力掰扯不清心就不舒服,至少對他來說,在南錫是***管市長。

    何英培道:“小張,這件事怪組織上沒交代清楚,讓你主管體委日常行政的工作,崔國柱同誌負責體委黨務工作。”

    張揚道:“我這人平時就稀糊塗的,您這麼一說,我還真搞不清黨政有什麼具體的界限,不是我抱怨啊,本來我們體委內部沒什麼矛盾,你們這些當領導的根本是在刻意製造矛盾啊。”

    夏伯達和何英培對望了一眼,兩人都沒說話,張揚這句話可算說在了點子上,讓崔國柱當黨組***是市委***徐光然的意思,這根本就是在故意製造矛盾。

    張揚道:“我這人脾氣直,不會玩什麼彎彎繞繞,今天當著你們兩位領導我把話說明白了,組織上既然讓我來當這個體委主任,就要信任我,如果你們不信任我,就請另選高明,我不愁沒地方呆。”

    何英培道:“誰不信任你了?不信任你還把體委這麼重要的部門交給你啊。”

    張揚道:“體委到底是個什麼部門,咱們大家都清楚,我去體委也沒想怎麼著,可這年月想息事寧人老老實實的做好工作就是那麼難,兩位領導,體委就那麼點地方,黨政加起來也沒多少權力,還是那句話,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要是信不過我,我從今天起就找後路,大不了我調回江城去。”

    夏伯達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了,張揚是他調過來的幹部,徐光然扶植崔國柱的做法的確有些過份,張揚發了這一通牢『騷』,夏伯達怎麼也要有點表示,夏伯達道:“小張,別犯小孩子脾氣,幹革命工作怎麼可以賭氣呢?任何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你想要領導信任你,認同你的能力,就必須腳踏實地的做出一些成績給別人看,讓大家都相信你有能力做好體委的領導工作。”

    何英培點了點頭道:“夏市長說得對,你要證明自己啊!”

    幾個人說話的時候,一位身穿白大褂的男子走了過來,正是市委***徐光然的弟弟徐光勝,張揚在靜海參加精神文明學習班的時候就和徐光勝認識,那時候的結緣是因為靜海市副市長王廣正,王廣正得罪了張揚,被張揚捉弄,徐光勝是王廣正的老同學,從那時候開始,徐光勝對張揚的醫術相當的推崇,這個年輕人能夠醫好他大哥的痛風病絕非偶然。

    徐光勝平時並不關注***上的事情,張揚來南錫也沒幾天,所以徐光勝並不知道張揚調來這擔任市體委主任的事情,看到張揚相當的驚喜,他先和夏伯達、何英培打了個招呼,然後熱情的握住張揚的手道:“張市長,什麼風把你吹到南錫來了?”

    張揚笑道:“我調來南錫工作了,在體委,這不,還沒安頓下來,正準備把事情理順了再去拜訪你呢。”

    徐光勝笑道:“今天遇上了你就別走了,晚上我請客,給你接風洗塵,夏市長,何部長,晚上有空嗎,一起吃飯!”

    夏伯達笑了笑道:“最近市工作太忙,哪有時間啊。”

    何英培也是同樣的說辭。

    夏伯達他們本來準備要走,可夏伯達又想起了一件事,徐光勝是市二院的專家,泌『尿』科主任,他想必應該知道點崔國柱的病情,夏伯達道:“體委崔***的病重不重?”

    徐光勝也聽說了這件事,他並不是神經內科的,所以並不清楚崔國柱的情況,可巧一名神經科的大夫從他們身邊經過,徐光勝把他叫了過來。

    那醫生聽說是崔國柱的事情,不覺笑了起來:“剛剛檢查結果出來了,他沒病,各項生理指標都好得很,很健康,可就是說自己手足無力下不了床。”

    夏伯達和何英培兩人沒繼續問下去,告辭之後,一起上了汽車。

    來到車內,何英培終於忍不住道:“這崔國柱該不會裝病吧?”

    夏伯達道:“這事情搞下去誰都沒好處,我看還是盡早算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有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同誌之間何必搞到你死我活的。”

    何英培歎了口氣道:“崔國柱的心胸有些問題。”

    崔國柱的初衷是想裝病,可他自從躺在了醫院的病床上,是一點力氣都沒有了,躺在床上,連話都懶得說。

    他老婆徐敏道:“行了,行了,你就別裝了,領導都走了,體委的人也都走了,差不多就行了,老在醫院躺著幹什麼?”

    崔國柱有氣無力道:“我沒裝……我真病了……渾身上下一點力氣都沒有。”

    徐敏道:“喲,裝病裝出癮來了是不是?我告訴你,我圍棋學校還有一攤子事忙活,你再這麼裝下去,我可沒工夫伺候你。”

    崔國柱怒道:“誰他媽裝了?你看不出我難受啊?”

    徐敏愣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崔國柱的額頭,體溫很正常啊。

    崔國柱內心中沒來由一陣煩躁:“幹什麼?你不信我?你覺著我裝?我為什麼要裝給你看?”

    

Snap Time:2018-01-18 19:37:10  ExecTime:0.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