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二十四章就要領導你(上)


    第五百二十四章【就要領導你】(上)

    徐光然道:“老梁說得對,我們***人最重要的就是實事求是,浮誇之風不能要,過去我們曾經深受其害,在當今的時代,絕不能讓這種風氣重演。”徐光然的這番話說得顯然有些重了。說完這番話,他話鋒一轉又道:“不過我們也要看到年輕幹部的優點,他們熱情,有想法,有衝勁,我們的改革必須要這樣的年輕人來推動。當然做工作僅僅依靠熱情是不夠的,不能一味的向前邁步子,還要走得穩。”

    夏伯達隱約覺著徐光然正在有目的的引導常委們,他想幹什麼?夏伯達的『性』情是極其沉穩的,他靜靜等待著,在徐光然沒有暴『露』真實目的之前,自己還不方便提出意見。

    徐光然道:“明年的省運會對南錫無比重要,體委的工作不容忽視,我很期待年輕同誌的到來能夠給體委帶來改觀。”他轉向組織部長何英培道:“老何,體委方麵的領導結構調整是不是已經完成了?”

    何英培道:“差不多了,張揚擔任體委主任,其他幾位副主任不變,黨組成員不變……”說到這他意識到了什麼,小聲道:“黨組***還沒有確定!”

    夏伯達內心一震,他終於明白徐光然問這句話的目的何在,徐光然想要在黨組***的問題上做文章,他不想張揚來南錫,可是省壓下來的事情他又拒絕不了,徐光然畢竟是市委***,***上他有自己的主見,對上級領導不會盲目服從,自從知道張揚來南錫當體委主任已成定局,徐光然就有了打算,周大年離職之後,空出的不但是體委主任的位置,還有黨組***。張揚擔任體委主任,黨組***另選他人,徐光然這一手美其名曰黨政分開,事實上等於將體委的權力分開,不能讓張揚黨政權力集於一身。

    徐光然道:“我看崔國柱同誌不錯,黨『性』原則很強,本身就是圍棋高手,善於把握全局,由他來當黨組***,和小張搭檔,要衝勁有衝勁要沉穩有沉穩。”

    夏伯達本來想出聲反對,可話到唇邊又咽了回去,黨政分開?還不是為了分薄張揚的權力,從一開始徐光然就對張揚前來南錫持有反對態度,現在他的做法更證明了這一點,身為體委主任卻當不了黨組***,這件事誰都能看出來很不正常。所有人都知道張揚是夏伯達請來的,徐光然這麼做顯然沒有顧及他的感受,別人都認為夏伯達應該站出來了,至少要說兩句不同意見,可夏伯達讓所有人失望了,他沒說話,夏伯達認為自己用不著說話,張揚本來就不是自己弄到南錫來的,徐光然這麼做的結果隻有兩個,一個是得罪張揚,一個是得罪閻國濤,是他自己找不自在,夏伯達懶得去管。

    徐光然既然這麼說了,別人誰也不好提意見,張揚雖然是個人物,可他在南錫市常委中沒多少關係,夏伯達是他的伯樂,可夏伯達都不願意為他說話,別人更懶得發表意見了。

    經過江城的一係列***風波,張大官人意識到過度張揚不是什麼好事,可來到南錫沒多久,他又發現低調也不是什麼好事,無論做人還是從政,你的低調會讓別人覺著你軟弱可欺。崔國柱擔任黨組***的消息很快就傳了出來,這件事讓張揚相當的錯愕,他本以為自己擔任黨組***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可沒想到中途殺出一個程咬金,體委副主任崔國柱意外的成為了黨組***。

    張揚隻是意外,而臧金堂幾位副主任的心理就是嫉恨了,徐光然做出這個決定的最大好處就是,轉移了目標,讓這幫體委副主任原本對張揚同仇敵愾的心理發生了改變,他們可沒有一致對外的覺悟,看到崔國柱被提升了上去,最惱火的就是臧金堂,他過去一直是黨組副***,在他看來,就算是提一位黨組***,也輪不到崔國柱。

    崔國柱很得意,這麼多年陪著徐光然下棋的功夫真沒白費了,盡管徐光然的棋藝很臭,有些時候,他看到徐光然的昏招都想要罵娘,可他得忍住,還得不著痕跡的讓徐***贏上幾局。現在看來,他的付出終於得到了回報。

    一個新的問題又擺在眼前,黨組***和體委主任究竟誰大?市領導雖然安排了一位體委主任,一位黨組***,可他們並沒有明確體委工作由誰來主持,這就讓本不複雜的南錫市體委變得有些複雜了。

    崔國柱也不知道體委主任和黨組***誰更大,畢竟市沒說,可有一點他清楚,召開黨組會議的時候,他最大,這一點毫無疑問。黨組會議上,崔國柱理所當然的在主位上坐下,黨組成員陸續到來,黨組副***臧金堂、黨組成員李紅陽、劉剛、段建中、蕭苕敏都來了,最後一個到來的是新任體委主任張揚。

    張揚進入小會議室一臉的笑,這讓幾位黨組成員多少有些詫異,在大家看來,崔國柱被任命為黨組***,最失落的應該是張揚才對,可是看他的表情,似乎情緒並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張揚正對著崔國柱坐下了,會議桌一首一尾,兩人距離的很遠。這讓崔國柱有些不自在,按照過去的習慣,黨組***坐在中間,其他人坐在會議桌的兩旁,可張揚偏偏選擇他的對麵坐下了,笑眯眯看著崔國柱,輕聲道:“都在等我啊,不好意思,我來晚了,老崔,開始吧!”

    崔國柱愣了,他確信自己沒聽錯,張揚叫他老崔,沒叫他崔***,崔國柱有些生氣,現在我是黨組***,咱們開的是黨組會,在會議室我說了算,你是體委主任不假,可也不能擺這麼大的譜,頤指氣使的樣子,你有資格領導我嗎?下圍棋的人『性』格內斂的居多,崔國柱心很不滿,可嘴上沒說出來,他咳嗽了一聲道:“今天召開這個黨組會議,主要是為了宣布市的幾個決定,也談一下我們體委近期的工作。”

    張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微笑道:“老崔,說吧,回頭我還得視察體育場館,今天咱們的會議盡量簡明扼要。”

    崔國柱臉皮有些紅了,這廝實在太囂張了,這句話說得高高在上,好像是對下級說話。

    幾位副主任看到崔國柱尷尬的樣子,心中卻生出無比快意,不知為何,大家都巴望著崔國柱出洋相,誰也搞不清楚自己的心理,反正眼瞅著崔國柱當上了黨組***,沒人心舒服,張揚空降當了體委主任,每人都看著張揚不爽,覺著他是靠後台沒本事,可崔國柱當了黨組***,每個人心都是極度的不爽,就算過去崔國柱在幾位副主任中***也無法進入前三,可他偏偏就突然殺了出來,當上了黨組***,他憑什麼?無非是陪領導陪得好,會哄徐***開心。

    幾位副主任心不平衡是其中一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大家都知道鷸蚌相爭漁翁得利,要是黨組***崔國柱和體委主任張揚掰扯起來,大家都樂於看看熱鬧。

    崔國柱道:“小張,別急啊,心急是做不好工作的。”再好的脾氣也得反擊,你是體委主任,我是黨組***,按理說我地位比你高,你憑什麼叫我老崔?

    張揚笑道:“那你說,我們大家都聽著。”

    崔國柱有些不滿的又看了張揚一眼,方才道:“市剛剛任命我為體委黨組***,讓我負責體委黨組織的工作。”他停頓了一下又道:“任命張揚同誌為黨組副***!希望以後張揚同誌能夠多多協助我,搞好體委的工作。”這句話就是在向張揚擺明立場,你小子給我老實點,你是體委黨組副***,以後體委我說了算。

    張揚道:“咱們體委已經有了一位黨組副***,這麼小的單位哪兒用得上這麼多副***,這副***我還是不幹了,我看臧***幹得就挺好,咱們國家三令五申要精簡機構,咱們小小的體委,搞這麼多的幹部不好,容易混淆分工,我回頭會向市打份申請報告,這副***我不做。”

    崔國柱知道這小子正在公開向自己發難,他冷笑道:“小張同誌,這是領導的決定。”

    張揚笑道:“領導的決定也不一定都是正確的!”這話一說,舉座皆驚,公開質疑領導的決定,張揚真是好大的膽子。

    張揚道:“過去啊,我沒來體委之前,以為我們這個單位不過幾十口子人,機構很簡單,可來到之後發現不是這麼回事兒,我們的領導機構很龐大嘛!”

    崔國柱打斷張揚的話道:“小張,你等我把話說完。”

    張揚笑道:“老崔啊,你別急,國家提倡黨政分開,我絕對不會幹涉黨員活動的事情,我現在談的是體委的領導結構,能不能讓我先發表一下意見,有道是,要想好,大讓小嘛!”

    崔國柱還想說什麼,一直沒說話的臧金堂開口道:“老崔啊,我看先聽聽張主任說,畢竟張主任是我們的領導!”

    崔國柱愣了,麻痹的,你什麼意思?敢情他是領導,我就不是領導?現在開得是黨組會議,我為什麼要讓他先說話?話語權本應該掌握在我的手。

    張揚的嘴巴沒有閑著,他微笑道:“我很讚同市的決定,現在中央三令五申要黨政分開,市這次在體委落到了實處,這樣做是好事,便於體委明確分工,便於我們更好的展開工作,以後我負責體委的具體工作,一切黨內的活動,宣傳都交給老崔同誌負責。”

    崔國柱忍不住了:“小張……”

    張揚笑道:“你可不能推辭,市領導把這麼重的擔子交給你,就是看中了你的黨『性』原則,以後一定要把黨的工作真抓實幹,體委具體的工作安排我們幾個會主動承擔起來,黨的工作不容馬虎啊!”

    幾位黨組成員差點沒笑出聲來,見過奪權的,沒見過這麼奪權的,張揚公然表示體委以後的工作沒崔國柱的份兒,讓他隻管黨務。

    崔國柱道:“小張,恐怕你沒有領會領導的精神。”

    張揚道:“老崔啊,事情已經很明白了,咱們別在這件小事上糾纏不休了,我看大家都有重要事情要辦,今天先散會吧。”

    崔國柱怒了,再好的脾氣也受不了啊,我好歹也是黨組***,現在開得是黨組會議,你一個黨組副***憑什麼散我的會?崔國柱冷冷道:“小張,我的話還沒說完!”

    張揚道:“那你說,我們都聽著呢。”

    崔國柱強壓一口氣道:“下麵我談談我們體委近期工作的重點。”

    張揚在一旁道:“老崔啊,體委近期工作,回頭我會和幾位副主任商量著辦的,黨務工作是我們的重點,你能把黨務這塊抓好就不容易了,其他的事情不用你過問。”

    崔國柱再也按捺不住了,大聲道:“你什麼意思?我是黨組***,我沒權利談體委的工作嗎?南錫市體委難道不需要黨的領導?”

    張揚還在笑:“老崔啊,堅持***的領導是我們的基本原則,你不可以懷疑這件事啊!”他站起身道:“真有事兒,今天就到這吧。”

    崔國柱怒道:“你給我坐下,我就要領導你!”崔國柱真是被氣糊塗了,這句話說得所有人都愣了。一向貌似很有涵養的崔國柱怎麼說出了一句這麼沒有水準的話?

    

Snap Time:2018-01-19 13:55:53  ExecTime: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