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二十三章大嘴巴(上)


    第五百二十三章【大嘴巴】(上)

    臧金堂和李紅陽都怔怔的看著張揚,好嘛!新官上任三把火,這頭把火已經開始燒上了,可誰都沒想到張揚的第一把火就燒在了功勳教練楊廣誌的身上。

    楊廣誌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張揚說得臉青一陣紅一陣,他接電話的確不對,可這位新來的體委主任根本不給他留情麵,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劈頭蓋臉的把他斥了一頓,這口氣咽不下啊,楊廣誌怒道:“不就是接個電話嗎?有什麼了不起?當官的我見多了,就是沒見過你這麼大架子的!”

    張揚做了個請他走人的手勢,眼光看都不再看他,衝著麥克風道:“今天是我來體委工作的第一天,我希望能夠給大家留有一個良好的印象,和我接觸過的人都知道,我這個人是沒什麼架子的,可沒架子並不代表我不需要尊重,無論是朋友之間還是同事之間,都需要相互尊重,這是大家可以愉快合作的基礎。”

    現場又有手機鈴聲響起,可是沒人再敢去接電話。

    楊廣誌恨恨點了點頭轉身走了。

    李紅陽心中暗暗叫苦,楊廣誌是他們這次全運會倚重的主將之一,隻要是楊廣誌一聲令下,他的那幫省隊國家隊的弟子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回來助陣,可張揚上任第一天就把楊廣誌得罪了,以後這件事隻怕要麻煩了。

    臧金堂漠然看著張揚,心說你小子能耐啊,什麼人你都敢得罪,體***是我們南錫奪金的大項,你這麼玩下去,最後首先玩死的就是你自己,當領導的無能不可怕,無知才可怕,你對南錫體育一無所知,就敢在這兒胡『亂』發威,走著瞧吧,有你哭的時候。

    張揚道:“我知道大家都不喜歡開會,原因很簡單,這種大會枯燥無味,領導在台上照本宣科,同誌們在下麵昏昏欲睡,我今天第一次坐在南錫體委的『主席』台上,謝謝大家給我麵子,到現在我沒發現有一個睡著的!”

    台下傳來了幾聲善意的笑聲,這笑聲多數是運動員發出來的,這些年輕人開始對這位年輕的體委主任產生了興趣。張揚和過去任何一個體委領導的風格都不同,無論他驅趕楊廣誌這位功勳教頭是否明智,不過他的舉動的確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楊廣誌是南錫所有教練員中的標誌『性』人物,他被當場趕走,自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今天前來參加會議的運動員雖然很多,可是南錫最優秀的那批運動員並沒有回來,多數都在省隊、國家隊集訓,哪有時間參加這種意義不大的會議。

    張揚利用剛才的那句話稍稍緩和了一下氣氛,繼續道:“開會首先是主題明確,咱們先強調會議的主題,今天開會是為了給在場各位,也就是南錫最優秀的教練員和運動員做個動員,動員什麼?動員明年,也就是1995年10月在南錫舉辦的平海省第12屆省運會,主題有了,然後我告訴大家我們的目的!市已經給出了一個明確的目標。”他向臧金堂看了一眼,示意臧金堂說句話。

    臧金堂清了清嗓子,這倒不是因為他嗓子癢癢,可每到這種時候,他就喜歡清一下嗓子,已經形成了一種習慣,臧金堂道:“我『插』一句,市領導高度重視明年的省運會,明確指出要我們南錫市體育工作者們上上下下發揮拚搏精神,務必要在第12屆省運會上取得好成績。市領導給出了我們一個目標,要求我們在省運會上金牌數和獎牌數都進入前三,這是一個艱巨的任務,對我們南錫市的體育界來說也是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大家有沒有信心?”

    現場鴉雀無聲,沒有一個人回應,臧金堂不免有些尷尬,他又習慣『性』的清了清嗓子,猶豫是不是要問第二遍的時候,張揚說話了:“大家不說話,我知道什麼原因,大家是覺著市領導定的目標太低,咱們南錫身為省運會的東道主,拿到第二名都顏麵無光,我看市給出前三的目標,咱們自己不能看輕自己,我代表體委給大家定一個目標,明年的省運會,我們一定要在金牌數和獎牌數上雙雙奪得第一!”

    張大官人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他這句話一說完,頓時滿場嘩然。幾乎所有人都在質疑,這廝莫不是瘋了?平海省金牌第一沒什麼了不起,可南錫在平海體育方麵根本排不上號,提升綜合體育實力並不是短時間能夠做到的,金牌榜、獎牌榜兩項第一,沒錯,大家都沒聽錯,就是這位新來的體委主任當眾喊出來的,他當現在是什麼時代啊?還是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年代嗎?

    李紅陽隻差沒伸手去堵住張揚的嘴巴了,nnd,話可不能『亂』說,是要死人的,牛『逼』吹大發了,以後怎麼收場啊!

    臧金堂一臉的冷笑,麻痹的,你吹吧,不知天高地厚,無知者無畏,你他媽要是能實現這一目標,我把獎牌都吃肚子去。

    無論張揚提出的這一目標能不能夠實現,他至少已經做到了一件事,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也成功的讓每一位與會者記住了他,想不記住都難,這廝太能吹了。

    張揚道:“現在咱們有了主題,有了目標,剩下的就是具體的工作安排和實現目標了,實現目標不能靠我們,要靠大家,要靠在場的每一位教練員和運動員。”

    終於有勇敢者舉起了手,南錫乒羽中心的負責人蔣方濟舉起了手。

    張揚點了點頭道:“這位同誌請說話!”

    蔣方濟道:“張主任,我是乒羽中心的負責人蔣方濟,我說句實在話,以我們南錫目前的體育水平,就算是東道主,占盡了天時地利人和的因素,還是沒有任何希望奪得金牌數、獎牌數的雙項第一,不僅如此,我認為我們南錫就算進入獎牌榜的前三都難,大家都是體育工作者,並不代表著體育工作者就不需要實事求是,我不說其他的項目,就拿我們乒羽類項目來說,上屆省運會,我們隻奪得了一枚女子單打的銀牌,獎牌數一共才三枚,江城、東江都是傳統強隊,我們拿什麼去跟人家拚?補充一點,我們的乒羽項目在平海還算是發展的不錯的。”

    與會者們紛紛開始議論起來,一時間整個會場顯得混『亂』了不少。

    張揚笑道:“蔣教練看問題很現實!”

    又有拳擊隊的教練佟亞寧起身道:“張主任,還有一個問題,每年省運會,各個城市都會從國家隊省隊征召運動員, 你征召,別人也在征召,而且曆來我們南錫的運動員願意回來參加這種省級級別比賽的很少,這件事希望領導們務必要重視。”

    張揚道:“大家可能覺著我提出金牌榜、獎牌榜雙榜第一的目標太不切合實際,認為我不了解情況,認為我信口開河。”

    沒人說話,可所有人都在這麼想。

    張揚道:“我在此強調幾點,第一,我們體委會盡一切可能說服南錫市優秀運動員回來參加這次的省運會,第二,我代表體委做出保證,會讓所有的運動員在前期的準備過程中,得到最好的訓練,第三,就是獎勵!”

    提到獎勵所有人齊刷刷望向『主席』台。

    張揚道:“教練員運動員付出努力付出辛苦,為城市爭光,為市民爭光,不能口頭上獎勵就算了,我在此保證,今年我們南錫給每一位金牌獲得者的獎勵會超過平海任何一個城市。”

    下麵的運動員一聽都來了勁兒,有人高聲道:“張主任,空口無憑啊,你到底要獎多少,大概有個數啊。”

    張揚笑了起來,他衝著台下大聲道:“上一屆省運會的時候,別的城市最高獎多少?”

    許多聲音一起回應道:“嵐山獎金最高,每位金牌獲得者獎金五千,教練員三千。”

    張揚道:“具體獎金額我們還需要商量,不過我在此給大家一個最低限額,隻要是能夠在省運會上奪得金牌,運動員不低於一萬,教練員不低於五千!”

    張揚這句話一說,整個會場如同炸了鍋一樣,要搞清這是省運會,張揚提出的獎金額已經讓所有人咋舌了。

    李紅陽和臧金堂兩位副主任苦笑對望著,他們心都想到,完了!這小子不知道這句話值多少,以三十塊金牌算,運動員教練員的獎金就得掏出五十多萬,這筆錢誰來埋單?真是個大嘴巴,嘴上沒有把門的。

    蔣方濟道:“張主任,我們現在的訓練條件很差,各方麵的器材都沒有到位,如果你到各級訓練場館實際考察一下就會知道,我們的備戰不是說說就行的。”

    臧金堂道:“新體育中心正在建設中,市為了備戰這次的省運會專門建設了五個訓練場館,年前就能完工,到時候,你們就可以過去訓練。”

    蔣方濟道:“臧主任,你們最好到工地實地去看看,現在重點建設的是主體育場,訓練館在哪兒?市有沒有考慮?”

    臧金堂笑道:“現在市財政也很緊張,大家克服一下嘛!多發揚發揚熱愛家鄉,熱愛祖國的精神,一切就解決了。”

    “我不是發泄什麼不滿,可是你們又想出成績,又不改善我們的訓練條件,想要奪得雙榜第一,我看不可能!”蔣方濟說完就坐下了。

    張揚道:“蔣教練提出的問題很現實,我在這保證,我會盡快考察各級訓練場館,隻要是有困難的,我會盡量為大家解決,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論語麵都這樣說,放心吧,又想馬兒跑又想馬兒不吃草絕不是我們***人的作風,當今的時代是一個隻要努力就會得到回報的時代!”

    會議結束之後,李紅陽滿臉愁容的向張揚道:“張主任,有些事我們說了不算數!市給我們的財政撥款太少,他們提出的問題根本沒辦法解決。”

    張揚道:“不是說要全力備戰省運會,財政上為什麼不給撥款?”

    臧金堂道:“給了,杯水車薪,現在體委的賬目有些問題,檢察機關正在調查呢。”

    張揚皺了皺眉頭,隱約猜到這件事和前體委主任周大年有關,三人走出小禮堂的時候,拳擊隊的教練佟亞寧追了上來,他是來找臧金堂的,遠遠道:“臧主任,上次您批下來的那筆款還沒有到賬!”

    臧金堂麵『露』難『色』:“我們體委通過了,可是錢還沒有劃到體委帳上,我們也沒有辦法!”

    佟亞寧道:“這麼下去我們沒法幹了,別說訓練設備了,連運動員的營養都跟不上,南錫又不是窮,為什麼專差我們這一塊兒?”

    張揚因為不清楚具體的事情,也沒有過問。

    臧金堂道:“這樣吧,你先回去,我們下午開會的時候再商量一下,張主任來了,很多工作我們都要向張主任匯報。”

    張揚心說這就開始往我身上推了。

    

Snap Time:2018-07-19 00:32:54  ExecTime: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