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二十一章明日之星(上)


    第五百二十一章【明日之星】(上)

    梁成龍道:“那倒沒有,我一個生意人跟他能有什麼利害衝突?反倒是你們都在體製內,凡事要多些警惕。”

    張揚道:“我幹我的體委,他***的***,挨不上!”

    兩人都笑了起來。

    聊著聊著不覺已經到了五點半,張德放的司機王可開著警車過來接張揚,梁成龍也就沒開車,和張揚一起上了警車,上車之前,體委招待所的經理徐宏宴追了出來,他也聽說體委新來了主任,就住在招待所,可一直沒有機會跟張揚搭上話呢,***這一行的都很有眼『色』,看到張揚下樓,他不失時機的走過去搭訕:“張主任,您好,我是這的經理徐宏宴。”

    張揚笑了笑道:“徐經理,你好!”他伸出手和徐宏宴握了握。

    徐宏宴受寵若驚的握住張揚的手,一臉笑容道:“晚上我安排一桌飯,給張主任接風洗塵!”他和體委招待所是承包的關係,過去在體委主任周大年的關照下,上繳的費用一直都很低,現在周大年病了,徐宏宴在體委也就失去了靠山,招待所是很多人眼中的肥肉,他的承包又剛好在今年年底到期,張揚這位新任體委主任的到來給了徐宏宴一個契機。

    張揚搖了搖頭道:“多謝徐經理的美意,我已經和朋友約好了,改天吧。”張揚並沒有拒絕,來到一個新地方,就必須要找到可以利用的突破口,別小看徐宏宴之流的小人物,利用他們可以迅速的了解體委的真實情況。

    徐宏宴笑著點頭,目送張揚坐著警車離開,還站在招待所門口揮手告別,他認得來接張揚那輛警車的牌號,是***代局長張德放的車。徐宏宴心默默盤算著,這位新來的張主任真是很有麵子啊,前來第一天,組織部長親自把他送過來,現在***長又請他吃飯,看來外界對他的一些傳聞都是真的。

    梁成龍坐在車內,回頭看了看,汽車駛出好遠,仍然看到徐宏宴站在門口向他們揮手道別,忍不住笑道:“恭喜你啊,才來到南錫就感受到馬屁的溫暖了。”

    張揚笑道:“人之常情,我畢竟是他的直接領導。”他向王可道:“張局呢?”

    王可沒回頭,笑著回答道:“張局在海天大酒店恭候大駕呢。”

    梁成龍道:“海天啊!張局今晚要請吃鮑魚嘍。”

    王可道:“張局隻說,讓我一定接待好張主任,說張主任不但是他的貴賓,也是南錫市的明日之星。”

    梁成龍笑道:“明日之星?這個頭銜好!”

    汽車來到海天大酒店,王可一直將他們送到大門口,張揚和梁成龍下了車,卻見門前站著一位身穿黑『色』套裝的白領麗人,梁成龍低聲向張揚道:“鍾海燕,海天的大堂經理,跟張德放不是一般的好。”張揚頓時從梁成龍的話咀嚼出了一番不同尋常的味道。於是多留意了一下這位海天的大堂經理,鍾海燕二十八歲,身材高挑,容顏俏麗,秀眉彎彎,鼻梁高挺,嘴唇小巧而飽滿,左邊唇角處有一顆小小的美人痣,則顆痣非但沒有影響到她的容貌,反而讓她過於精心修飾的麵孔生動了許多。鍾海燕看到張揚頓時笑了起來,眉『毛』彎彎,一雙嫵媚的眼眸也彎成了月牙形,緩步迎向張揚。

    張揚遠遠就聞到她身上法國香水的味道,很好聞,不過稍嫌濃烈。

    鍾海燕笑道:“張主任,我認得您,我是海天大酒店的大堂經理鍾海燕,受了張局長的委托,特地在這恭候您的大駕。”

    張揚和鍾海燕握了握手,感覺她的手很軟,張大官人還是很有風度的,稍稍一握,馬上就放開,微笑道:“鍾經理好。”

    鍾海燕又和梁成龍握了握手,嬌聲道:“梁老板,我可得說說你,你平時都不怎麼照顧我們的生意,整天往天嵐大酒店跑,是不是他們的菜比我們的好吃?”

    梁成龍笑道:“最近生意不好,手頭緊,你們海天的飯菜太貴,我消費不起。”

    鍾海燕格格笑道:“聽出來了,是對我們有意見,好啊,回頭我給你個打折卡,業務方麵8折,您自己過來吃飯,隻管簽單。”

    看得出鍾海燕很有些社交手腕,她引著張揚和梁成龍兩人來到了海天大酒店28層,張德放定下了樓頂的觀光餐廳,讓服務員把四周的窗簾全都拉開了,透過周圍的落地窗可以從各種不同的角度來欣賞南錫。海天大酒店是南錫最早的五星級飯店之一,九零年建成,之後的三年都成為南錫餐飲業的龍頭,可從去年開始,天嵐、君緣兩大酒店的崛起,讓海天的勢頭減弱了不少,南錫的官員富商有了更多的選擇。

    張揚剛剛走入包間內,張德放就哈哈大笑著迎了上來,他張開雙臂,給了張揚一個熱情擁抱:“張老弟,歡迎來到南錫!”

    張揚稍一用力就把張德放抱得離地而起,原地轉了一圈才把他放下,周圍的人都笑了起來,張德放笑道:“行啊!咱們這位新來的體委主任夠不夠力?哈哈!我現在可是一百七十斤!”

    張大官人心說別說你一百七十幾斤,就算你一千七百斤,我一樣能夠把你給拎起來。張揚道:“張局,今兒我可是餓了一天了,就等著晚上大吃一頓,你回頭可不能心疼銀子。”

    張德放笑道:“喜歡吃什麼隻管點,有朋自遠方不亦樂乎,吃多少我都買單,我豁出今年的工資獎金都不要了。”話說得大氣磅冠冕堂皇,可實際上吃多少張德放都不會掏一分錢,雖說是代局長,他可是現任***的一把手,放眼南錫的各大酒店,不給他麵子的還真沒有,張局長要是去買單,那不是伸手去打人家的臉嗎?

    張德放又和梁成龍握了握手,笑道:“梁總,我們這些指著工資吃飯的可不能跟你比,今天我做東,什麼時候輪到你?”

    梁成龍笑道:“我排隊,領導先來,我在最後壓陣。”

    張德放把張揚介紹給身後的幾個人認識,首先介紹的是***副局長孟允聲,還有一位是交巡警大隊長王泰和,他們幾個都是***係統的,再有一位就是海天大酒店的董事長段金龍。

    張德放招呼大家落座,幾個人謙讓了一番,張揚今天是主賓,他和張德放兩人在中間坐了,其他人圍著他們落座。

    張德放向張揚道:“菜我已經先安排了,你看看單子,需要點什麼再加上。”

    張揚擺了擺手,這種場合,以他現在的身份根本不需要親自點菜,微笑道:“隨意吧!”

    張德放和梁成龍對這廝都是相當了解的,看到他這樣的做派,心中都是一愣,不一樣啊,想不到短短時間內,張揚在場麵上表現的水準提高了不少,看來吃一塹長一智果然是至理名言,新機場的事情給了張揚一個教訓,通過那件事,他在為人處世上低調了許多,隻是不知道是暫時這樣,還是真的發生了改變?

    兩位身姿窈窕,相貌姣美的服務員走了進來,兩人都穿著紅『色』旗袍,裙子開叉很高,走起路來,雪白修長的美腿若隱若現,一時間包間內增添了幾許旖旎之『色』。

    鍾海燕隨後走了進來,她笑道:“各位領導,各位貴賓,今晚我特地安排了我們海天的兩位明星服務員為你們提供全程服務,希望大家能夠滿意。”

    張德放笑道:“趕緊倒酒!張主任絕對是海量,今晚咱們一定要讓張主任喝盡興,海燕,你把其他的招待全都推了,過來陪我這位張老弟喝好。”

    鍾海燕格格笑道:“張局,您放心吧,我等一會兒就過來,讓段總先陪你們,我拿著段總的薪水,必須要先做好工作,等我忙完,馬上就過來。”

    兩位美女服務員開了兩瓶國宴一號,分別給他們倒滿美酒。

    張德放端起酒杯道:“今天我做東,我就不謙讓了,我說一句,歡迎我的小老弟張揚前來南錫,祝賀平海省最年輕的正處級幹部來到南錫,讓我們共同舉杯見證一個偉大曆史時刻和一個前途無量的***明星的來到!”

    張大官人聽得有些發『毛』,笑道:“張局,今兒我初來乍到的,咱可不興寒磣人的。”

    張德放笑道:“別人不知道,我還能不知道?我堅信你的到來會加快南錫的經濟發展,你就是咱們南錫政壇的未來之星!來!為了歡迎我的小老弟,為了咱們南錫的未來之星,咱們幹了這一杯。”所有人齊聲響應。

    張揚喝酒不怕,可張德放給他安了一個未來之星的頭銜,這帽子有點大,不過張大官人的腦袋也不小,除了綠帽子,哪有他不敢戴的?端起酒杯幹了杯中酒。

    在張德放的倡議之下,連幹了三杯,方才進入對飲的過程,兩位***係統的幹部話都不多,畢竟張德放才是他們的頭兒,他們今晚過來的任務就是陪酒,張德放事先也打過預防針,張揚的酒量那不是一般的強悍,想要把張揚灌醉,最後倒黴的肯定是自己,所以孟允聲和王泰和也沒有勉強張揚喝酒,隻是出於禮貌和他喝了兩杯。

    段金龍對張揚並不熟悉,他也搞不懂張德放為什麼要對一個新來的體委主任這麼客氣?在他看來體委並不是什麼重要部門,這兩年之所以受到南錫老百姓的關注,還是因為即將舉辦省運會的緣故,段金龍和張揚喝了兩杯酒道:“張主任,以後要多到海天來啊!”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道:“有機會一定經常過來。”

    段金龍道:“張主任放心,隻要是張局長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以後就把海天當成自己的家一樣。”他覺著自己的這句話說得十分熱情,也很到位,順便又賣給張德放一個人情,給足了他麵子。可這句話張大官人聽起來卻不是太爽,什麼意思?感情我要是到你這海天來吃飯還得看著張德放的麵子?你在暗示我,體委主任的麵子不夠?

    段金龍渾然不覺道:“張主任,咱們再加深兩杯!”

    張揚淡然道:“隨意吧!”他隻是沾了沾嘴唇,就把酒杯放下。

    張德放善於察言觀『色』,從張揚的舉動中已經猜到段金龍剛才的那句話惹張揚不爽了,他笑道:“段經理你這麼說我心可不是滋味了,咱可不能結識新朋友忘了老朋友啊!”

    段金龍笑道:“不敢不敢,張局是我的貴人啊!”拍馬屁也是一門學問,不但要找準對象,也要分清場合,段金龍雖然找準了對象,可他沒看清場合,在場的官員不少,今天的主角是張揚,張揚心中自然有些不爽,其他的幾位***口的聽到這話心也有些不舒服,你段金龍什麼意思?和著你眼就隻有張德放一個?我們都是來蹭飯的嗎?

    梁成龍道:“段總有張局相助,必然財源滾滾而來!”

    張德放笑道:“段總,我能幫上忙的就是維護社會治安,和一切犯罪行為作鬥爭,你生意上的事情我可不會摻和!”

    段金龍聽到這句話,方才意識到今天有些失言了,笑道:“隻有一個長治久安的環境,我們這些商人才能安安穩穩的做生意啊!”

    

Snap Time:2018-06-18 23:16:35  ExecTime:0.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