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二十章開端(上)


    第五百二十章【開端】(上)

    張揚提前五分鍾就到了市委組織部,可足足等到十一點二十,組織部長何英培才姍姍來遲,看到張揚,他方才想起答應過要陪他一起去體委的事情,有些歉意的笑了笑:“你看我這記『性』,把這件事給忘了,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他這麼一說,張揚反倒不好意識起來了,要知道人家畢竟是組織部長,自己的正處雖然是板上釘釘,可畢竟還沒落實,何英培這個人倒是沒有什麼架子。

    張揚道:“沒事兒,要不咱們下午上班再過去!”

    何英培道:“來得及,十二點才下班呢,體委離得不遠,走路也就是十五分鍾。小劉啊,你去安排車!”

    張揚心說等你安排好車,隻怕已經下班了,他笑道:“要不坐我車去吧,我開車過來的。”

    何英培點了點頭道:“也好,節省時間!小劉啊,跟我們一起過去吧!”

    於是組織部長何英培帶著秘書小劉上了張揚的皮卡車,何部長坐進去就發現這車的配置很高,嘖嘖讚道:“看不出啊,這輛皮卡車的內飾不錯,趕得上豪華車了。”

    張揚笑道:“朋友幫我改裝的,不值什麼錢!”這句話就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思了。

    何英培習慣『性』的坐在後座,當領導的幾乎沒有坐副駕的習慣,秘書小劉坐在副駕給張揚指路。

    前往體委的路程不長,可是車輛卻很擁堵,一路之上隨處可見運送渣土的火車,好好的一條明溪路搞得塵土飛揚,張揚把車窗都關上,聽到身後何英培道:“這條路前往新體育中心建設工地,因為省運會即將在南錫召開,最近在抓緊工程進度。”

    張揚點了點頭道:“有些混『亂』啊!”

    何英培笑道:“沒辦法,市也整頓了好多次,現在一切都要給建設讓路。”說話的時候前麵堵車了。

    張揚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十一點五十了,就算他們現在趕到體委估計人家也下班了。他想把車倒回去,可一輛渣土車已經跟了上來,皮卡車被兩輛貨車堵在中間,進退不能,張揚無奈的笑了笑:“何部長,看來咱們出來的不是時候。”

    何英培歎了口氣,他也不能預見到今天會堵車,遠處幾個交警走了過來,小劉道:“好了,交警來了,道路很快就能暢通了。”

    那些交警並沒有急於指揮疏散交通,而是忙著給渣土車開罰單,這樣的場麵張揚過去經常見到,這些渣土車幾乎都違章,隻要交警想查,每輛車都能找出『毛』病。

    幾名司機圍著交警交涉,被交警厲聲斥,又有人在忙著打電話,看得出應該是在找人。

    一名交警衝著張揚的皮卡車走了過來,他看了看皮卡車,敲了敲車窗,張揚落下車窗笑了笑。

    那交警道:“出示你的駕證行駛證。”

    張揚很配合的遞了過去,那交警看了看道:“你違章了知道嗎?”

    張揚覺著自己好像沒有什麼違規的地方,笑道:“警察同誌,我哪兒違章了?”

    “你這輛車涉嫌非法改裝,把車開到前麵的八一停車場,去交警大隊接受處理。”他說完把一張罰單就遞給了張揚。

    張揚這個鬱悶,剛來到南錫就遇上這倒黴事,車上還坐著南錫市組織部長呢。

    何英培向小劉低聲耳語了一句,小劉推開車門走了下去。

    正在這時候,一個矮胖的男子拿著大哥大走了過來,衝著那名交警叫道:“你們這兒誰是負責人?”

    那交警道:“什麼事?”

    “你憑什麼攔我的車?”那男子的口氣居然相當強硬。

    那交警道:“這些渣土車駛入禁區,嚴重超載,涉嫌多項違章。”

    矮胖男子道:“我們是在往體育場工地運送建築材料,耽誤了體育中心的建設,責任你承擔得起嗎?”他指著那名交警道:“我和你們張局是好朋友,你居然敢攔我的車!”他一邊說話一邊撥打了手機,手機接通之後,他說了幾句就交給了那名交警,交警拿起電話,顯得有些誠惶誠恐,電話打完之後,馬上將手機交給那名矮胖男子,下令給渣土車放行。

    張揚看到前麵的渣土車走了,也朝那名交警要證,那交警本來就窩了一肚子火,聽到張揚找他要證,一口氣全都衝著張揚發了起來,他大聲道:“你們全都下車,你這輛車有問題!”

    張揚心想這交警也夠倒黴的,遇上自己到沒什麼,可車還坐著組織部長何英培同誌呢,何英培是南錫市常委成員,以他的能量對付一個小小的交警根本不在話下。

    秘書小劉聽到他這麼說也火了,板起麵孔,衝著那名交警道:“你知道麵坐的是誰?組織部何部長!”狐假虎威的手法,幾乎所有秘書都運用的純熟。

    那交警這才知道皮卡車麵竟然坐著南錫市組織部長何英培,這下糗大了,額頭上頓時冒出了黃豆大小的汗珠子,他恨不能抽自己倆嘴巴子,怎麼想起這個節骨眼上來查車?何英培的麵孔還是經常在電視新聞***現的,交警向麵看了看,知道人家說的都是真話,敢攔組織部長的車,除非他以後不想在南錫幹了,慌忙敬了一個禮,把張揚的駕證行駛證全都遞了過去。

    張揚笑了笑,他犯不著跟這個小交警一般計較,如果他較真的話,就算不出動何英培,一個電話張德放就得顛顛的跑過來,對張德放,張揚還是很有信心的。

    身份在如今的時代也是通行證,身份越高通行的範圍就越廣,交警不但歸還了張揚的駕證,還指揮其他車輛給張揚的皮卡車讓路。

    何英培也沒什麼表示,閉上雙目,默默養神。

    張揚開車來到體委的時候已經十二點過十分了,體委環境不錯,綠樹環繞中一座古『色』古香的小樓就是他們辦公的地方,後院有門直接通往老體育場。

    張揚看到已經過了下班的時間,笑著向何英培道:“何部長,要不咱們在附近吃點飯吧!”

    何英培睜開眼,笑道:“招待所吃吧,體委的幾位幹部都在那等著了。”

    張揚這才知道何英培已經提前打過了招呼。

    體委下屬的體育招待所從體委小院的西門走出去就是,張揚發現這片地方建設的很不錯,雖然已經是秋天,依然樹影成蔭,小橋流水,隨處都是景致,如果不是知道這是體委,會誤以為走入了江南園林。體育招待所一共由三棟四層高的小樓組成,建成於七十年代末,紅磚青瓦,磚牆上的爬牆虎已經枯黃,在磚牆之上更勾勒出古舊的肌理。

    體委的四位副主任全都站在門口等著,這四名副局長也都是黨組成員,過去體委主任周大年是即是局長又是黨組***,他生病之後,整個體委暫時處於群龍無首的局麵中,這四名副局長誰都不服誰,白白胖胖穿著中山裝站在最前麵的那個叫臧金堂,是黨組副***,也是體委中除了周大年之外資曆最老的一個,原本他最有希望接替周大年的位置,可沒想到中途殺出來一個張揚,他當上體委主任的美夢頓時宣告破滅,黑瘦的那個叫李紅陽,運動員出身,也是幾位副主任中在體育界成就最大的一個,他年輕的時候曾經多次榮膺國內羽『毛』球冠軍,還拿過兩次羽『毛』球亞洲冠軍,因為這段曆史,李紅陽根本不把其他幾個副主任看在眼,認為其他人都是外行,根本不懂體育。另外兩名副局長一個叫劉剛,一個叫崔國柱,都是幹體育出身,兩人各有個的背景,需要重點提一下的是崔國柱,今年四十四歲,圍棋專業五段,和市委***徐光然是很好的一對棋友。周大年生病之後,崔國柱一直沒少活動,徐光然也在言談中流『露』出想扶植他的意思,崔國柱對當上體委主任也抱有相當大的希望,可張揚這位新主任的到來已經正式宣布他們幾個全都沒戲了。

    站在門外的還有一個黑臉大個,他叫段建忠也是體委黨組成員,是南錫市體委的紀檢組組長,站在他身邊的那位三十多歲的靚麗少『婦』是黨組成員中唯一的女『性』,也是過去周大年的助理蕭苕敏。

    組織部長親臨,而且今天又是新來主任到任的頭一天,他們沒有一個缺席,臧金堂滿臉堆笑的迎了上來,周大年生病住院之後,他一直都以體委的領頭人自居,熱情洋溢的握住組織部長何英培的手道:“歡迎何部長前來指導工作。”

    何英培不禁笑道:“我可不是過來指導工作的,今天我來是為了介紹新領導給你們認識……”說到這他停頓了一下,加重語氣,向眾人介紹道:“這位就是新來的體委主任張揚!”

    六位體委黨組成員都望著張揚,其中不乏錯愕和驚奇之『色』,他們都聽說新來的體委主任很年輕,可誰也沒想到會這麼年輕,臧金堂今年五十一歲,他兒子都二十七了,臧金堂望著張揚,心中暗道:“看起來還不如我兒子大呢?什麼世道,老子混了一輩子還不如這個『乳』臭未幹的孩子,以後居然要受他管了。”不過當著組織部長的麵,誰也沒把心中的『迷』『惑』說出來。

    臧金堂還是一臉笑容的走向張揚,親切道:“張主任,想不到你這麼年輕啊!”這話聽起來親切,仔細品味就會發現其中的蔑視和質疑。

    張揚笑了笑,和臧金堂握了握手,緊接著上來和他握手的是蕭苕敏,女『性』在這種場麵上從來都不甘落後,尤其是蕭苕敏這位主任助理,以後她助理的對象就是這位年輕人了。

    張揚依次和崔光柱、段建忠握了手,最後一個握手的是李紅陽,李紅陽的手勁也是最大的一個,到底是專業運動員出身。

    相互介紹認識之後,蕭苕敏道:“別都在外麵站著了,趕快進去吧,飯菜都準備好了。”

    於是臧金堂陪著組織部長何英培先行,蕭苕敏陪著張揚隨後,其他幾位黨組成員都跟在後麵。

    體育招待所的餐廳雖然不是什麼專業飯店,可飯菜做得卻是極其講究,他們的大廚過去是市『政府』一招的,退休後被返聘到這。因為是中午的緣故,在何英培的堅持下所有人都沒喝酒,他的在場讓酒場的氣氛也顯得過於拘謹,張揚雖然是個健談的人物,可今天他畢竟是第一天上任,對體委黨組成員都不了解,自然不能像過去那樣口若懸河,中午這頓飯,大家都吃得很小心很拘謹,體委每位黨組成員都在悄悄觀察著張揚,努力加深著這第一眼印象。

    因為沒喝酒的緣故,這頓飯很快就結束了,午飯之後,所有人陪著何英培和張揚在體委辦公區轉了一圈,大致上熟悉了一下這的環境。

    蕭苕敏道:“張主任,我沒想到您來得這麼快,辦公室還沒有準備好呢。”

    張揚笑道:“不用刻意準備,有個房間,又張辦公桌就行。”他以後是體委的第一領導人,和藹可親是有必要表現出來的。

    蕭苕敏道:“我下午就準備,一個下午應該可以準備好。”

    

Snap Time:2018-01-22 22:37:57  ExecTime:0.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