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一十九章新鮮空氣(下)


    第五百一十九章【新鮮空氣】(下)

    張揚不禁笑了起來:“經曆了這麼多事,我多少得到了一些教訓,我這次來南錫就是為了休養調整,多呼吸點新鮮空氣,壓根沒想過其他的事情。”至少現在張大官人的心態很好。

    秦清道:“無論你想怎樣,來南錫都是一件好事,至少我們見麵的機會要多一些了。”

    秋雨打在身邊的芭蕉葉上,雨霧隨著秋風飄拂過來,秦清禁不住打了個冷顫,一雙美腿下意識的纏緊了張揚的大腿,小聲道:“今秋的雨水不少。”

    張揚道:“我來南錫的第一天就開始下雨,不知是不是一個好兆頭?”

    秦清溫婉笑道:“怎麼開始『迷』信了,我記得過去你可不是這個樣子。”

    張揚將杯中酒飲盡,起身結了帳,和秦清一起沿著河邊緩步向前方走去,秦清在飯店旁的商店中買了一把花折傘,交給張揚,撐開後遮住他們頭頂的天空,在這有限的空間下,秦清依偎在張揚的懷中,感受著他胸膛的溫暖,兩人沿著曲曲折折的河堤,徜徉在雨中的錦灣。

    張揚說起了他和秦鴻江一家的恩怨,說起了新機場,說起了許嘉勇,無論誰都需要一個傾訴的對象。

    秦清挽著他的手臂,她對張揚的了解越來越深,可是秦清始終都搞不清一件事,她輕聲道:“直到現在我都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選擇仕途?”

    張揚望著雨中朦朧的燈火,低聲道:“與人鬥其樂無窮,我享受這種過程。”他轉過臉,在秦清的櫻唇之上輕吻了一記:“如果不是選擇了這條路,我怎能遇到這麼好的你?”

    第二天清晨,張揚和秦清分手之後,直接去了南錫市委組織部報到,南錫市委組織部長何英培五十二歲,有些敗頂,一側的頭發很長,用梳子整整齊齊的梳理後覆蓋在英年早謝的頭頂,看起來仿佛頭上蓋了一個鍋盔,人又生得有些矮胖,看起來官威不足,倒是顯得有些滑稽,聽說張揚來了,他習慣『性』的托了托老花鏡,望著眼前的這個年輕人,雖然他早就聽說過張揚的大名,可見麵卻是第一次。

    張揚笑得很友善很謙虛,拿捏出標準的下屬拜見領導的表情:“何部長好,我是張揚,今天特地過來向您報到的。”

    何英培點了點頭,臉上也『露』出笑容道:“張揚,,都說你年輕,想不到比我想象中還要年輕。”

    張揚也跟著笑了笑,何英培站起身跟他握了握手,指了指沙發道:“坐!”

    張揚還是先把自己的一些手續放在辦公桌上,何英培笑道:“不急,人來了就好,其他的手續慢慢辦理!”他讓秘書小劉把張揚的那些手續拿去辦理,向張揚道:“小張啊,我以為你還要過幾天才會過來呢,怎麼不趁機多休息幾天呢?”

    張揚道:“我這人閑不住,還是想早點過來,體委的工作我過去都沒做過,缺少經驗,想早點來適應一下,也好盡快上手工作。”

    何英培笑著點了點頭:“年輕人很有幹勁啊!”

    秘書小劉端過來兩杯茶水,何英培道:“你去看看楊穎在不在?讓她陪小張去體委一趟。”

    小劉道:“楊副部長去靜海開會了,下午才能回來。”

    何英培哦了一聲道:“這樣啊,我待會兒還有個會,你看……”

    張揚笑道:“沒事兒,我自己過去也行!”

    何英培道:“這樣吧,還是我陪你去一趟,你先在這等我,我十一點鍾回來,和你一起去體委。”

    張揚道:“謝謝何部長!”他本來想婉言謝絕的,可想想自己剛到南錫來,如果沒有一個組織部的官員陪同,可能會被體委的那幫人看低,他倒不是想場麵如何隆重,至少得讓別人感覺到他是受重視的,如果組織部長何英培能夠親自陪同當然最好不過。

    可現在剛剛上班,距離十一點還有兩個多小時,他也不可能老在組織部坐著,他笑道:“何部長,您先忙著,我出去辦點事兒,等十一點鍾我再過來。”

    何英培點了點頭:“那樣也好,你十一點鍾一定要準時過來啊!”

    張揚離開了組織部,他想起這次是夏伯達把他請到這來的,於情於理都要先跟夏伯達打個招呼,於是跟夏伯達先打了一個電話。可巧夏伯達正在辦公室,聽說張揚已經到了市委市『政府』聯合辦公大樓,讓他這就過去見見麵。

    張揚來到夏伯達的辦公室前,夏伯達的秘書範成泰已經在門外等著了,看到張揚,範成泰笑著迎了上來:“張主任吧,夏市長正在麵等你呢。”

    張揚心中感到一些暖意,夏伯達還是很夠意思的,不但在自己最低『潮』的時候施以援手,從他讓秘書在門外等自己的表現來看,還是充滿了誠意。

    其實夏伯達最擅長的就是揣摩別人的心理,他是個注重細節的人,知道人越是在失意的時候,一些不經意的細節往往越容易感動他。

    張揚走入辦公室,夏伯達笑著迎了上來,主動伸出雙手,熱情洋溢道:“張揚,哈哈,我總算把你給盼來了!”夏伯達表現出的熱情,讓張大官人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他伸出手和夏伯達用力握了握,微笑道:“夏市長,這次的事情麻煩你了。”

    夏伯達笑道:“什麼話,你這麼年輕有為的幹部正是我們南錫所需要的,快坐!”

    秘書範成泰端上兩杯茶,當秘書的這種眼『色』都是有的,看到夏伯達對張揚如此熱情,秘書自然也高看了這位新來的體委主任一眼,把茶杯放下之後,範成泰向夏伯達笑了笑,悄悄退了出去。

    夏伯達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什麼時候到的?”

    張揚道:“昨天,因為太晚了就沒有去拜會您,隨便找了家酒店住下,今天一早就過來報到了。”

    夏伯達點了點頭道:“好,工作熱情值得肯定,張揚啊,這次我們南錫市領導層對你過來抱有很大的期望,希望你能夠把體委工作切實的抓起來,能夠領導監督體育係統搞好工作,帶領各級體育工作者,在明年的省運會上取得優異的成績,作為東道主,我們南錫的目標就是獎牌數進入前三。”說到這他笑了一聲道:“我們南錫經濟雖然在平海***前列,可是體育卻始終墊底,希望你的到來會改善南錫的體育麵貌。”

    張揚很謙虛的表示:“夏市長,我會盡力而為!”

    夏伯達道:“我相信你的能力!”

    張揚來見夏伯達一是為了表達謝意,還有一件事,就是他心始終存在著『迷』『惑』,夏伯達為什麼要幫助自己?這背後是不是顧允知的作用?他故意道:“夏市長最近有沒有見過顧***?”

    夏伯達搖了搖頭道:“自從顧***從京城回來,我還沒有見過他呢,前兩天去東江,又太過匆忙,沒顧得上去拜會他。”

    張揚心中一怔,夏伯達的這番話是不是意味著,他把自己調來南錫並不是顧允知的緣故?

    夏伯達何許人也,他馬上就意識到張揚對自己調他前來南錫這件事十分的好奇,想從他嘴探聽到什麼,夏伯達主觀上是不想摻和這件事的,可是省委秘書長閻國濤開了口,他當然不方便拒絕。夏伯達已經從南錫領導層的變動中嗅到了一些信息,常務副市長常淩空的離去對他而言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如果把握適當,他就可以填補常淩空離去之後的權力空間,可是夏伯達對南錫市委***徐光然也是十分了解的,徐光然未必肯將權力交給他。夏伯達的頭腦很靈活,很善於分析問題,對已經發生的狀況,他也知道怎樣去正確應對,比如眼前的張揚,既然調來南錫已經成為事實,夏伯達就要他承認自己的這份人情,夏伯達道:“小張,我也不瞞你,這次把你調來南錫是我自己的主意,你的事情還是遭到了不少的反對和質疑,我對你有信心,所以力排眾議,堅持促成了這件事。”

    張揚道:“讓夏市長為難了!”

    夏伯達道:“小張,我這麼說不是想表功,也不是想你感激我,我隻是想你知道,我對你有信心,你來到南錫一定要好好的幹出一番成績,讓那些質疑你的人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本事,我有沒有看錯人?”夏伯達說到這居然有幾分激動,當然真偽隻有他自己心清楚。

    張揚道:“夏市長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也不會讓所有人失望!”

    夏伯達道:“可能你以為體委工作並不重要,遠不如抓經濟抓建設抓教育之類的來得實在,小張,省運會明年十月就要召開,我們剩下的時間已經不足一年,到時候就是檢驗成績的時候。任務很重,形勢很緊迫啊!”

    張揚笑道:“我過去對管理體育係統沒什麼經驗,可能要有段時間才能適應,不過,夏市長請放心,我會盡力去做。”

    夏伯達道:“原來的體委主任周大年同誌病了,肺癌晚期,這和工作的壓力也不無關係。”

    張揚道:“有機會我去拜會一下他,向他取取經。”

    夏伯達似乎想說什麼,可話到嘴邊還是欲言又止。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舒了口氣道:“南錫今年麵臨的形勢還是很嚴峻的,深水港工程資金出了問題,兩大投資商的資金都不能及時到位,市最近也很犯愁。”

    張揚並沒有接話,他來南錫之前已經下定決心,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這次無論如何也不輕易越界了,剛剛來到南錫一切以低調為主,其實深水港的兩大投資商都和他有些淵源,一個是何長安,一個是範思琪,前者是秦萌萌的親生父親,自己救了秦萌萌,單單是這份人情何長安就難以償還,後者是範思琪,正是自己幫助她逃脫了許嘉勇的魔爪。可張揚並不適合過問深水港的事情,新機場帶給他的傷痛還沒有過去,傷疤還沒好,又怎能忘記疼痛。

    夏伯達道:“你在江城的時候招商引資就是一把好手,如果有辦法,一定要幫助南錫出出力。”

    張揚點了點頭道:“一定,不過我的那點兒能量全都折騰到江城新機場項目中去了,誰也沒這麼多錢同時投入兩個大項目。”他的話的確很有道理。

    夏伯達也沒有繼續說下去,他又道:“你的正處已經報上去了,不久就會批下來,恭喜啊,這麼年輕的正處級幹部,在咱們平海你還是頭一個。”

    張揚道:“謝謝組織的信任,謝謝夏市長的栽培。”

    夏伯達明顯感覺到這次見到張揚,他乖了許多,鋒芒似乎***了起來,看來這次江城新機場的事情對他的打擊不輕,吃一塹長一智,他從中應該學到了不少的東西。夏伯達道:“隻要你好好工作,以後機會多得是!”這句話充滿了暗示。張揚開始意識到,夏伯達認為自己欠了他一份很大的人情,也許用不了太久,他就會讓自己償還,官場上本來就是這麼現實。

    

Snap Time:2018-01-19 09:56:17  ExecTime:0.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