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一十五章斬馬謖(下)


    第五百一十五章【斬馬謖】(下)

    所有常委都以為自己聽錯了,此前幾乎每個人都認為杜天野肯定會竭力維護張揚,卻沒有想到杜天野會陡然一變,不但打了張揚的板子而且打得如此用力如此幹脆。整個會場鴉雀無聲,常委們都在心中默默咀嚼杜天野究竟是什麼意思?之前杜天野也曾經用過同樣的手法,張揚暴打港商安達文,杜天野一怒之下將他從招商辦副主任的位置上撤下來,可沒過多久就把張揚派到了豐澤,擔任豐澤副市長,一路扶搖直到現在,難道他是故技重施?隻是在外人麵前做戲?

    杜天野道:“新機場整頓的事情暫時交給長宇同誌負責,我希望長宇同誌能夠切實貫徹好上頭的整改精神,在最短的時間內讓新機場的建設符合要求,通過驗收。”

    李長宇臉上的表情有些複雜,這件事現在看了起來有些棘手,杜天野交給了他,他想不被人關注都難。

    散會之後,李長宇趕上杜天野的步伐,杜天野知道他有話想對自己說,低聲道:“去我辦公室談。”

    李長宇點了點頭,跟著杜天野來到他的辦公室,杜天野道:“喝龍井還是鐵觀音?”

    李長宇道:“鐵觀音吧!”他向來都是一個能夠沉得住氣的人,他相信杜天野不會輕易對張揚痛下殺手,一定有不得已的難處。李長宇並沒有急於詢問,他知道杜天野肯定會告訴他原因。

    杜天野泡好了茶,和李長宇在沙發上坐下,杜天野道:“這隻有我們倆,有什麼話隻管說吧!”

    李長宇道:“張揚在新機場項目上的貢獻所有人都看得到,就算要追究他的責任,也不至於一棍子將他打死,我覺著對他的處理有些太嚴重了,張揚畢竟年輕,還是應該給他一個機會。”

    杜天野道:“怎麼給他機會?”

    “可以讓他負責這件事,讓他戴罪立功!”

    杜天野道:“他解決不了這件事,如果他繼續呆在這個位置上,恐怕下次檢查,新機場項目就不是十二項違規!”他的這句話充滿了暗示的成分在內。

    李長宇內心一震,他忽然意識到了什麼,杜天野之所以作出揮淚斬馬謖的決定是迫不得已,看來這次新機場被勒令整改的事情和張揚有著直接的關係。

    杜天野道:“我也承認張揚的工作成績,甚至我也認為江城新機場並沒有太多違規的地方,可是如果我們據理力爭,我們去交涉這件事,耽誤的是時間,新機場工程沒有這麼多的時間可供我們揮霍,我們的改革大業也由不得半點耽擱,身為國家幹部,必須要有犧牲精神,犧牲小我是一個黨員最基本的素質。”

    李長宇道:“所以你就決定犧牲張揚?”

    杜天野道:“張揚喜歡站在風口浪尖,他的『性』格,他的能力決定他常常會站在最顯眼的地方,可新機場工程不需要出風頭,需要踏踏實實的建設下去,他是一個優秀的開拓者,是一個合格的急先鋒,卻並非是一個很好的管理者,當初我也沒打算將他長期放在機場建設的崗位上。”

    李長宇道:“你有沒有考慮過他的感受,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滋味並不好受,雖然你沒那麼想,可別人都認為你是這麼做!”

    杜天野道:“他『性』情太衝動,就算我解釋,他也不會聽進去。”

    李長宇道:“你這次的決定對他實在太殘酷了,免去他的一切行政職務,張揚是我培養起來的幹部,我對他還是有些了解的,他表麵上滿不在乎,可是心氣很高。”

    杜天野歎了口氣道:“所以我想請你做做他的思想工作,這件事的確是無奈之舉。”

    李長宇道:“好吧,我會做他的工作,不過杜書記,你讓我來接受新機場的事情好像並不合適,過去一直都是趙主任在為張揚掌舵,他對新機場的情況比我要熟悉。”

    杜天野道:“趙主任還有兩個月就要退了,他做事的方式你也明白,具體的事情很少過問,咱們新機場的項目跨度近三年,也隻有你來抓最合適。”他停頓了一下又道:“新機場一直都在正常的軌道上運行,我不想旁生枝節。”

    李長宇明白杜天野的意思,現在江城政壇看似平靜,市長左援朝和左援朝之間的裂痕卻越來越大,如果將新機場項目交給了左係的人馬,新機場項目很有可能會生出新的問題。杜天野現在最需要的就是製擎左援朝那邊的力量,從他的種種安排上,他將寶壓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從在市長的競爭上落敗,李長宇整個人變得低調了許多,可這並不代表著他失去了上進心,李長宇在低調中沉澱,在低調中悄然完成他政治上的蛻變,他不停的反思自己的過去,他預感到江城的政治鬥爭會變得越來越激烈,他的地位會變得越來越重要。

    杜天野和李長宇深談的時候,左援朝、袁成錫和肖鳴都在他的辦公室,領導之間品茶論道,高談闊論已經是最常見的場麵。

    肖鳴最近一直都很低調,幾次被杜天野當眾打臉,肖鳴已經生出被人拋棄的感覺,幸好市長左援朝一直對他不錯,專門把他叫到了辦公室內。在肖鳴看來,左援朝、袁成錫、馬益民是一夥,杜天野、徐彪、榮鵬飛又是另外一夥,趙洋林是一隻老狐狸,他遊走在兩派邊緣,哪邊勢頭不錯,哪邊可以獲得的利益更大他就靠向哪邊。現在更是幹脆倒向了杜天野的陣營,一個即將離休的人,積極為他的女婿孫東強撈取足夠的政治資本。而常務副市長李長宇和兩邊都是不即不離,這個人自從和左援朝競爭市長落敗,整個人似乎喪失了銳氣,政治高手和武林高手有一個共同點,失去了信心,功力就會大打折扣,連肖鳴都認為現在的李長宇就是蒙混度日。

    肖鳴並不認為自己和李長宇是一種人,雖然他也很低調,可他認為自己的低調是不得誌造成的,他在韜光隱晦,他在等待時機東山再起。

    袁成錫道:“揮淚斬馬謖!咱們杜書記這次真是做足了表麵功夫啊!”

    左援朝笑了笑:“老袁,你對杜書記的決定並不讚同?”

    袁成錫道:“做做樣子罷了,上次張揚在大庭廣眾之下毆打安達文,還不是把他的職務擼了個幹幹淨淨,可沒多久人家還不是神氣活現的去豐澤當了副市長,我看用不了太久時間,他還會獲得啟用,到時候說不定已經成為江城曆史上最年輕的正處級幹部了。”

    肖鳴現在學乖了,不輕易表態,這幫玩政治的沒一個好東西,他落難的時候,幾位常委連為他說句話都不肯。

    左援朝道:“你認為杜書記隻是做做樣子罷了?我看這次沒那麼簡單。”

    袁成錫和肖鳴都望向左援朝,左援朝慢條斯理的喝了口茶道:“這張整改通知書是軍委和國務院辦公廳聯合下發的,江城新機場項目之所以能夠順利批下來是因為杜書記軍界的關係很好。”

    肖鳴豎起了耳朵,他適時『插』口道:“我聽說張揚前些日子去京城鬧得很凶,聽說他大鬧軍區大院,還砸了秦鴻江司令員家的大門。”

    袁成錫道:“整一個流氓作風,真不知道這種人是怎麼混到官場來的。”

    左援朝笑道:“張揚進入官場的原因我知道,長宇同誌是他的引路人。”

    袁成錫感歎道:“引狼入室啊,長宇同誌真是給江城體製帶來了一個禍害。”

    左援朝哈哈笑道:“老袁,也不能這麼說,張揚還是有些能力的。”

    袁成錫看到張揚栽了跟頭,多年來積壓在心頭的怨氣突然釋放了出來,他不屑道:“什麼能力?無非是仗著一些裙帶關係,過去和宋省長的女兒談戀愛,便仗著宋省長的聲勢狐假虎威,現在人家把他給蹬了,打回原形了吧,連他的好朋友杜書記也不護著他了。”

    肖鳴道:“別忘了他還有一個副總理做幹爹呢!”

    袁成錫道:“我就不信文副總理能管他這些小事,國家大事都忙不過來,這麼點事情根本就不屑管,如果真想管,也不會下發這整改通知了。”

    左援朝心中暗笑,袁成錫這個人的確不堪大用,水平不怎麼樣,落井下石的勁頭倒是挺足。左援朝道:“新機場是我們省重點建設工程,省對我們寄予厚望,給了這麼大的支持,現在鬧成了這樣的局麵,真不知向喬書記怎樣交代。”

    袁成錫道:“我早就認為把這麼重要的工程交給一個不著調的年輕人是不行的,現在出事了,喬書記要是生氣對象也不是我們!”

    袁成錫這句話並沒有說錯,江城新機場項目被勒令停建整頓的消息被喬振梁知道之後,向來好脾氣的老喬勃然大怒,他一個電話打到了杜天野的辦公室,劈頭蓋臉的罵道:“杜天野,你搞什麼?你要政策給你政策,要資金給你資金,你把新機場給我搞成了這幅模樣,你丟不丟人?你不嫌丟人,我都覺著丟人!”

    杜天野被喬振梁罵得滿臉通紅,他尷尬的咳嗽了一聲道:“喬書記,你聽我解釋……”

    喬振梁毫不客氣的打斷了他的話道:“解釋什麼?有什麼好解釋的?我隻相信我看到的。”

    杜天野道:“情況有些複雜……”

    喬振梁道:“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不要強調理由,你領導工作沒做好,別想著推卸責任,就是你自己的責任,省把新機場工程列為省重點工程,五年計劃的重點,重中之重,省財政對你們也是不遺餘力的支持,你就給我這份成績單?可笑!無能!”

    杜天野等喬振梁罵夠了,方才道:“喬書記,您罵得對,我承認我工作上有失誤,我現在正在積極地做出補救,我會在最短的時間內進行整改,力求盡快通過上頭的驗收,工程建設早日恢複。”

    喬振梁罵了一通之後,心舒服了許多,事情已經發生了,就算再罵杜天野也於事無補,他低聲道:“你自己捅得漏子你自己解決,我給你十天,十天內如果不能解決這件事,就是你這個市委書記不稱職!”

    杜天野道:“喬書記,不用十天,如果一周之內我解決不了這件事,不用您說,我也沒臉在市委書記的位置上呆下去了,我自動辭職,您另選高明!”

    喬振梁冷笑道:“怎麼?反倒要挾起我來了?”

    杜天野道:“我真沒那意思,我是向您表決心。”

    喬振梁道:“千萬不要影響機場建設,你啊,身為江城市一把手,並不是每件事都要親力親為,你要記住,自己是一個領導者,要發揮周圍同誌的能動『性』,你的作用是領導組織,工作中不可以夾雜太多的個人感情因素。”

    杜天野微微一怔,不知喬振梁這句話從何說起,他隱約覺著喬振梁似乎聽說了什麼,可喬振梁不說破,他也不好問。

    李長宇對張揚的遭遇是充滿同情的,在新機場的事情上,他並不認為張揚有什麼不對,甚至連杜天野也這麼認為,可這件事必須有人出來擔待,張揚很不幸成為了那個犧牲品,杜天野毫不猶豫的把他推了出去。

    李長宇本以為張揚會沮喪低落,可沒想到現在的張揚居然很平靜。

    李長宇道:“我本以為你會很生氣!”

    張揚笑道:“為什麼要生氣?因為杜書記免了我的職嗎?”

    李長宇點了點頭:“我們很多人都認為你在這件事上並沒有太多的錯誤。”

    張揚搖了搖頭道:“新機場現在的情況的確是我一手造成的,當我看到那份整改通知書的時候我就已經明白了,我得罪了人,他們礙於身份不方便直接對付我,所以就利用新機場做文章,杜書記清楚,如果不免掉我的職位,如果不重重打我的板子,新機場的事情解決不了。”

    李長宇不禁笑了起來:“你居然是個明白人!”

    張揚道:“我一直都明白,隻是不想說破罷了。”

    李長宇道:“這麼說你不生杜書記的氣了?”

    張揚道:“他有他的難處,新機場的事情要是解決不了,估計他的屁股都坐不住,說我不生氣是假的,我的確有點生氣,新機場項目當初缺少資金,無人問津的時候,我辛辛苦苦,東挪西借的把工程啟動,可現在一切上了軌道,我卻要被人一腳踢開。”

    李長宇道:“杜書記並沒有想踢你你走,他心也不好受,實不相瞞,就是他讓我找你談話,向你解釋解釋。”

    張揚道:“並沒有解釋的必要,我知道他不是存心的,可他這次的做事方法我很不爽,如果我必須要犧牲,他為什麼不能明明白白的告訴我,可他連給我引咎辭職的機會都沒有,免除我的一切行政職務,還加上黨內職務,他隻顧著耍威風,想在所有人麵前樹立起他大義滅親的形象,可他忘了一件事。”

    李長宇道:“什麼事?”

    張揚笑道:“我黨內沒有職務,什麼職務都沒有!”

    李長宇也不禁笑了起來,他向張揚道:“去我家吧,晚上讓你葛阿姨做兩個拿手菜,我陪你喝幾杯。”

    張揚搖了搖頭道:“不去了,又不是什麼高興的事兒,我不想把晦氣傳染給你。”

    李長宇笑道:“我發現你越來越『迷』信了!”

    張揚道:“杜書記把新機場項目交給你來負責,這是一件好事,至少不會被其他人用來做文章。”

    李長宇道:“前人栽樹後人乘涼,我真覺著有些不好意思了,什麼事情都沒做,你的政治成果都被我給占了。”

    張揚道:“肥水不流外人田,真要是交給別人,我心氣兒肯定不順,指不定還要跟杜天野鬧上一場。”

    李長宇道:“放心吧,我看他不會把你就此打入冷宮的,你的能力有目共睹。”

    張揚歎了口氣道:“李叔,其實杜書記這次打我板子背後有很多原因,有些力量是他無法抗衡的,他想要在仕途上順利的走下去,就必須依靠一些力量的支持,這就『逼』迫他必須做出某些取舍,這次的事情已經證明了,我的存在已經成為他的一種負擔。”

    李長宇詫異於張揚會想得這麼深,想得那麼遠。張揚說得這番話並非是沒有道理的,幾乎所有人都知道杜天野深厚的軍方背景,如果這次新機場的事情真的是他背後的支持者做出來的,杜天野在對待張揚的問題上就不得不做出取舍,張揚的仕途勢必要經過一段相當長的沉寂時期。

    張揚道:“顧書記提醒我不要當倒黴孩子,可我終究還是成了那個倒黴孩子。”

    李長宇安慰他道:“不要這麼想,事情未必會像你想象的那麼糟。”

    張揚笑道:“再糟糕的事情我都經曆過,這不算什麼!不過這件事讓我忽然明白了過來。”

    李長宇道:“明白了什麼?”

    張揚走向李長宇身後的落地窗,從窗口眺望著江城的景『色』,他的目光變得深遠:“我在春陽的時候,你給了我很多幫助,後來是秦書記,我在政治上一直都走得順風順水,來到江城之後,你依然給了我不少的照顧,後來杜天野來到這擔任市委書記,很多時候我做事肆無忌憚,根本的原因還是考慮到我有這麼多的關係,就算出了什麼事情,應該可以輕易擺平。”

    李長宇道:“其實你對我們的幫助也很多。”李長宇這句話是由衷而發,如果沒有張揚,他早已死在春水河邊,如果沒有張揚,那一次的雙規就會徹底中斷他的仕途生涯,他的確為張揚做了一些事,可張揚為他做的更多,李長宇相信杜天野也一定會這樣想。

    張揚道:“我是個喜歡以自我為中心的人,我做事喜歡由著自己的『性』子,很少考慮到別人的感受,可政治上是錯綜複雜的,每個人都不是一個單獨的個體,環環相扣,一個圈子連著另外的一個圈子,我在不經意之中已經危及到朋友的政治利益。”

    李長宇搖了搖頭,心中卻有些感動,張揚是個胸懷坦『蕩』的人,他嘴上說生杜天野的氣,可實際上他早已理解杜天野的做法。李長宇道:“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看這次的事情對你也許是一個轉機,我對你有信心,相信你不會就此消沉下去。”

    張揚笑道:“我為什麼要消沉?我要是消沉下去,豈不是讓親者痛仇者快?誰都別想把我輕易打倒。”

    李長宇笑道:“我相信!有句話怎麼說?年輕就是資本,以你的年齡,誰都熬不過你!”

    張揚哈哈大笑。

    李長宇道:“借著這個機會先冷靜一下吧,新機場的事情你不必擔心,我會盡最大努力處理好,絕不會讓你的心血白費。”

    張揚點了點頭道:“拜托了!”

    李長宇道:“你有沒有注意到,整改項目之一提到了龜田浩二,上頭認為他並不適合介入機場建設的核心工程。”

    張揚道:“龜田很有能力,我希望你能夠留下他。”

    李長宇歎了口氣道:“恐怕很難,我盡力吧。”

    張揚被市免去一切行政職務的消息在機場建設指揮部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和震動,常淩峰雖然預感到這次張揚會承擔責任,可他也沒想到事情會演變的如此嚴重,他不由得想起張揚離開江城招商辦的事情,想不到時間並沒有過去太久,曆史竟然重演。

    章睿融憤憤不平道:“搞什麼?江城市領導怎麼可以這樣?新機場工程是怎樣啟動的?張揚付出這麼大的心血,還沒有享受成果,出了這麼一點事就被他們推了出去,這幫領導有沒有良心?”

    常淩峰道:“政治上沒有感情可言,機場十二項違規,需要整改,責任必須要有人承擔!”

    章睿融道:“要承擔也應該是總指揮杜天野啊,要不就是副總指揮趙洋林,張揚隻是三號人物,憑什麼要讓他出來擋災啊?”

    常淩峰淡然道:“如果你留意新聞報道就明白了,真出了什麼大事,被推出來的都是小人物,真正的責任人全都躲在後麵,他們等著大義滅親慷慨陳詞呢!”

    章睿融道:“不公平,太不公平了,我們集合指揮部所有人員去市抗議,他們不能這麼幹!”

    常淩峰道:“睿融,沒用的,市已經定下來的事情,不可能更改,張揚自己都默認了,咱們就別添『亂』了。”

    章睿融道:“我也不幹了!”

    常淩峰道:“別胡鬧,咱們既然來這做事,在沒有交代好工作之前就不能輕言離開。”

    門外響起張揚的聲音:“淩峰說得對!”他微笑走了進來。

    看到張揚進來,章睿融忍不住道:“你一直在門外偷聽我們說話啊!”

    張揚笑道:“門又沒關,我隻是湊巧聽到,不過你們倆的私房話我可一句沒聽到。”

    常淩空笑道:“胡說什麼,我們在談工作,談你離職的事情。”

    張大官人在這一點上倒是豁達的很:“不是離職,是我被免職。”

    章睿融道:“你不是和杜天野很好嗎?怎麼他又用你堵槍眼了?”

    張揚道:“我官小唄,如果我是他領導,該堵槍眼的就是他了。”

    章睿融想想這句話真的很有道理,不覺笑了起來,她拍了拍常淩峰的肩膀道:“我和淩峰都已經決定了,你不幹,我們也不幹了,反正我們當初來這就是衝著你過來的,現在你走了我們留下來也沒意思。”

    張揚道:“你這麼說就不怕有人吃醋?”

    常淩峰笑道:“我可沒吃醋!”

    張揚笑道:“瞧瞧,不打自招了吧!”

    常淩峰道:“不過睿融有句話沒說錯,我們來這可都是衝著你的麵子。”

    張揚道:“我這次過來一是為了工作交接,二是為了告訴你們,千萬別因為我的事情衝動辭職,新機場項目遇到了困難,不過這困難隻是暫時的,很快就能解決,淩峰是這的總管,對新機場的情況最為了解,你要是走了,等於撂了挑子,誰也頂替不了你。”

    章睿融道:“地球離開誰都照轉,他也沒那麼重要。”

    張揚道:“你嘴上這麼說,心隻怕不這麼想!”

    章睿融被他說得俏臉一紅,啐道:“沒意思,跟你說話最沒意思!”她轉身離開了常淩峰的辦公室,臨走之前不忘向張揚道:“真的啊,我們都不打算在這幹了!”

    章睿融表現出的共同進退的精神還是讓張揚有些感動的,章睿融離去之後,常淩峰關切道:“這件事還有沒有挽回的餘地?”

    張揚搖了搖頭道:“難道你沒接到通知?市免除我一切行政職務和黨內職務,我現在就是一平民百姓。”

    常淩峰笑道:“事情還沒有壞到那種地步,畢竟你還是副處級別。官場上起起伏伏是正常的,說不定明天又提升你重用你呢。”

    張揚道:“這次不一樣,我得罪了人,人家借著新機場的事情來整我。”

    常淩峰內心一沉,能讓新機場停建整頓的人,必然擁有非常的能量,如果張揚所說的一切屬實,這次的事情肯定極其嚴重,難怪杜天野也無法保住張揚。常淩空道:“你打算怎麼辦?”

    張揚笑道:“什麼怎麼辦?先涼拌唄!”

    常淩峰道:“等這件事的影響慢慢冷卻下來再作考慮也好。”

    張揚道:“市已經決定讓常務副市長李長宇過來接替我的工作,我和李市長談過,他對你十分的欣賞,不希望我的免職事件影響到你。我也不希望你走,新機場的情況你最清楚,你不走,這邊不會鬧大動靜,你一走,工程肯定要出問題。”

    常淩峰點了點頭道:“有時候發現你還是很顧全大局的。”

    張揚道:“別誇我,我這人容易驕傲!”他停頓了一下又道:“整改的十二條中龜田的事情也被提了出來,說他在日本曾經有過服役史,說什麼機場核心工程不宜讓外國人介入,恐怕這次他也要跟我一起走了。”

    常淩峰道:“真是什麼事情都能上綱上線,龜田的那套管理模式已經帶過來了,如果不是衝著我們的關係,人家早就想走了,這件事還是我跟他說吧!”

    張揚道:“淩峰,我想問你一句話,你來這是不是隻為了幫我?”

    常淩峰道:“過去是,可是看著機場工程從無到有,一點點發展起來,如同看待自己的孩子,我想親眼看著他長大,現在讓我丟下真有些舍不得。”

    張揚重重點了點頭道:“淩峰,好好幹,無論我在與不在都是一樣,一定要把江城新機場搞好,讓他們所有人都看看,我張揚的眼光沒錯!咱們這夥人個個都是好樣的!”

    

Snap Time:2018-04-25 16:25:31  ExecTime: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