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一十五章斬馬謖(上)


    第五百一十五章【斬馬謖】(上)

    省委書記喬振梁拍板定案之後,常頌出任嵐山市委書記已成定論,嵐山市常委會上,市委書記周武陽當眾宣布了省委組織部的任命,他微笑道:“各位常委,今天應該是我在嵐山主持的最後一次常委會了,接到上級通知,我將會調職前往省工作!”說到這他停頓了一下,並非是他有意停頓,而是常委們的掌聲打斷了他。

    周武陽不禁開啟了玩笑:“你們這時候鼓掌究竟是舍不得我走呢還是巴不得我走?”

    常委們都笑了起來,周武陽這個人整體上給人的感覺很隨和,言辭非常的幽默,跟棱角分明的常頌相比,他更能和同誌們打成一片,可正是這個原因,讓他在嵐山的執政過程中缺乏太多的銳氣。

    政治上的迎來送往對這幫常委而言已經是很尋常的事情,今天送走的是周武陽,明天說不定送走的就是自己,人在宦海沉沉浮浮原本就很正常,他們真正關心的是誰接替周武陽的職位,誰將成為嵐山新的舵手。

    周武陽道:“組織上已經決定由常頌同誌接替我的工作,至於常頌同誌原有的工作,由原南錫市副市長常淩空同誌代理,下周開始會做出為期一周的公示!”

    現場響起一片掌聲,黨委副書記吳明也在鼓掌,雖然他竭力裝出平靜的樣子,可內心深處的落寞還是在不經意中流『露』了出來,塵埃落定,這次市委書記之爭,以他的慘敗徹底告終,對他而言原地踏步就是後退。這次自己如此積極地競爭市委書記一職,常頌不可能沒有聽說,在常頌成為嵐山市一把手之後,他會不會忘了這件事?吳明心中的答案顯然是否定的,他認為自己在嵐山的政治前景已經相當的暗淡。

    周武陽微笑道:“現在我們請常書記說兩句!”

    常頌擺了擺手:“沒什麼好說的!”

    周武陽笑道:“我忘了,來,常書記,你來這坐!”他作勢要站起身來。

    常頌笑著伸手一把壓住他的肩膀,常頌道:“坐哪兒都是一樣,在我看來,坐在哪咱們都是老百姓的公仆,都要踏踏實實為老百姓辦事,都要盡一切努力把嵐山建設的更加美好,嵐山被成為平海經濟發展的一顆明珠,改革開放的排頭兵,既然我們已經被推上了這個位置,我們就要把這個位置守住,要讓嵐山成為平海永遠的明星!”

    現場響起一片掌聲。

    張揚原本想在東江多呆兩天,可杜天野一個電話把他緊急召了回去。

    張揚匆匆返回江城,沒顧上休息就直奔杜天野的辦公室,杜天野的臉『色』顯得有些不好看,見到張揚進來,明顯帶著幾分怒氣:“你知道自己的責任嗎?一出去就是這麼多天,新機場的工程怎麼辦?”

    張揚聽出杜書記語氣不善,陪著笑道:“我請過假了,這不是去東江參加王華昭和曾麗萍的婚禮去了嘛!新機場的工作我都交代好了,有常淩峰指揮,趙主任坐鎮,肯定萬無一失啊!”

    杜天野冷笑道:“萬無一失?這就是你說的萬無一失?”他將手上的一份材料扔給了張揚。

    張揚定睛一看,卻見上麵一行紅字《關於江城新機場項目違規整頓通知》通知部門是國務院辦公廳中央軍委。

    杜天野道:“這麵一共指出了我們新機場建設的十二項不足,讓我們暫停新機場正在進行的一切建設項目,整改之後,等候檢查。”

    張揚道:“搞什麼?不是批過了嗎?他們也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臉,咱們也有文件啊,當初的規劃也是報批的啊,我還不信了,回頭我去京城講理去?”

    杜天野道:“你跟誰講理去?睜大你的眼睛看清楚,這份通知書的效力級別是什麼?軍事行政章,你懂嗎?”

    張揚忽然想到了秦鴻江,這件事難道和京城的事情有關?難道是因為秦萌萌的事情自己觸怒了秦鴻江,所以才導致了眼前的局麵?

    杜天野憤然敲著桌麵道:“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要低調做人,你倒好,走到哪把麻煩惹到哪!”

    張揚反問道:“你怎麼就能斷定這件事是因我而起!”

    杜天野怒道:“我會冤枉你嗎?”杜天野軍界的背景很深,當初江城新機場項目報批,正是因為他這方麵的關係方才大大縮短了審批流程,如今軍界突然在新機場項目上做文章,查出背後的原因很容易。

    張揚道:“新機場設計方案,總體規劃全都先行報批,建築施工的過程也沒有任何的違規行為,我的管理上沒有任何的問題,就算有『毛』病,也是這幫人硬挑出來的。”

    “你自己沒『毛』病,別人會挑出來嗎?”

    張揚道:“杜書記,在新機場建設上我沒有任何的錯誤,你今天對我的批評,我一概不能接受!”

    杜天野道:“你什麼態度?”

    張揚道:“我就這種人,改不了了,我職責範圍內的事情我自己會解決,不會給領導添麻煩。”

    杜天野道:“你添的麻煩還少?我這麼重視你,把新機場的工作交給你,可你看看現在都搞成了什麼?新機場工程被勒令停工整頓,這責任誰來負?”

    張揚聽到杜天野說到這不由得也火了,他大聲道:“你說了這麼多不就是想讓我負責任嗎?是不是頂住不別人的壓力,想拿我當替罪羊啊!”

    杜天野怒道:“張揚,你什麼態度?”

    張揚已經不止一次當麵頂撞這位市委書記了,他毫不畏懼道:“我就這態度,我就是這種人,喜歡惹麻煩,一天不惹麻煩我心難受。”

    杜天野氣得當麵拍起了桌子:“信不信我撤了你!”

    張揚道:“信,我怎麼敢不信,你是市委書記,這麼大一頂帽子壓在你頭上,威風啊,煞氣啊,當官到了一定的境界首先要六親不認,你早晚也得走這一步。”

    杜天野這次卻沒有跟張揚開玩笑,他點了點頭道:“從今天起,你不再擔任江城新機場現場指揮的職務!”

    張揚冷冷看著他。

    杜天野又補充道:“從今天起你不再擔任一切行政職務,自己回去好好反省反省,你做錯了什麼!”

    張揚道:“我他媽錯就錯在把你當成朋友!”這廝說完轉身揚長而去。

    杜天野望著張揚的背影卻浮現出一絲內疚,他緩緩坐了下去,抓起那份文件,忽然狠狠摔到了字紙簍內。

    常委會上氣氛極其的壓抑,每個人都看出杜書記的心情不好,新機場項目多項涉及違規,被上頭勒令整頓的消息大家都知道了,很多人是抱著幸災樂禍的態度看待這件事。杜天野對張揚的重用早已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滿,在他將新機場指揮權交給張揚之初,就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滿,一個副處級幹部,怎能擔當這麼重大的責任,杜天野正是為了搞平衡,方才讓人大主任趙洋林出麵為張揚壓陣,實際證明,張揚也沒有讓杜天野失望,在招商引資,在新機場招標過程中表現的相當出『色』,他的表現堵住了不少人的嘴巴,給杜天野掙回了不少的顏麵。可就在新機場工程已經逐漸走入正軌的時候,卻出了這檔子事兒,杜天野怎能不惱火。他已經搞清楚,這件事並非出現在江城內部,而是因為張揚所引發,張揚在京城的某些行為觸怒了軍方的某些重量級人物,所以才會有了這紙整改通知。

    可以說新機場建設突然停頓整改,究其原因還是張揚的緣故,事情擺在眼前,杜天野不可能繼續維護張揚,他必須要追究責任。

    杜天野聲音低沉道:“想必大家都知道上頭下發文件,勒令新機場工程暫時整改的消息了!”

    沒人說話,一雙雙眼睛都看著杜天野。

    杜天野道:“整改通知中一共指出了我們十二處不足,讓我們即刻整改,而且一切工程都得暫停下來。”

    榮鵬飛道:“有不足整改就是了,為什麼非得要暫停一切工程呢?”

    平時很少來參加常委會的軍分區司令郭建道:“興建機場不是小事,有弊端不去及時治理,將來隻會造成更大的隱患。”

    市長左援朝道:“我同意郭司令的看法,千之堤毀於蟻『穴』,一件件小的弊端和不足積累起來造成的惡果就會相當驚人,我看過那份整改通知,十二處不足,發生在新機場建設中真的是觸目驚心,要知道每一個不足都有可能造成將來的巨大隱患,我們不能隻想著趕速度出成績,更要看重質量,改革大業是急不來的。”

    政協『主席』馬益民道:“年輕人做事太不穩妥,當初我對張揚擔任機場建設現場指揮就持反對意見。可惜沒有得到讚同,現在好了,出大事了。”

    組織部長徐彪道:“話也不能這麼說,當初張揚是臨危受命,江城新機場工程麵臨這麼大的資金缺口,誰也沒有把握將這麼大的工程啟動起來,是張揚挺身而出,不但解決了困擾新機場工程的資金問題,而且順利完成了新機場招標任務,一個年輕幹部不可能沒有缺點,可是我們不能因為一件小事就否定他的全部,這對他是不公平的。”

    副市長袁成錫道:“老徐啊,現在不是討論公平還是不公平,是討論如何解決問題。”

    徐彪道:“你既然這麼明白,你說說看,怎麼解決?”

    袁成錫道:“當然是切實貫徹上頭的整改決定,對新機場不符合要求的地方盡快做出整改,爭取早日獲得重新驗收通過。”

    左援朝道:“我同意老袁的意見,亡羊補牢猶未晚也,發現問題並不是壞事,隻要我們能夠及時改正,一切還會往好的方麵發展,我們不但要對不符合要求的地方進行整改,還要嚴厲追求相關負責人的責任。”

    左援朝的話音剛落,人大主任趙洋林說話了:“我是新機場指揮部的副總指揮,我應當承擔相應的責任,要追究先從我追究吧!”趙洋林在關鍵時刻站出來勇於承擔責任是有原因的,他知道張揚和市委書記杜天野的關係,這個時候出來為張揚分擔責任,就是對杜天野的力挺,這是個不擇不扣的人情,更何況他隻是新機場指揮部的副總指揮,總指揮是杜天野,真要說到追究,也應該最先追究杜天野的責任,趙洋林算得很清楚,市委書記的責任可不是那麼好追究的,你左援朝膽子是越來越大了,現在居然敢公開向杜天野發難。

    杜天野一雙濃眉擰在一起,他的聲音不大卻依然斬釘截鐵:“責任要落實到人,整改通知中指出的十二項不足全都是因為現場指揮不力引起,最應該對此負責的人是新機場現場指揮張揚,我知道大家為他辯護是出於愛護年輕幹部的原因,可是過度的愛護就會變成一種溺愛,一種縱容,這次無論他是誰,無論他曾經做出過怎樣的成績,犯下的錯誤都是必須要追究的,是不可抵消的,所以我決定,撤除張揚同誌一切行政職務,一並撤除他黨內的一切職務!”

    

Snap Time:2018-01-17 19:20:44  ExecTime:0.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