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一十四章我選擇(上)

  
  第五百一十四章【我選擇】(上)
  劉豔紅終於知道吳明為何表現的如此失落,對一個官員來說,最大的打擊就是仕途上受挫,此前她也聽說過吳明出任嵐山市委書記的呼聲很高,別人她不清楚,可曾來州一直都想撮合她和吳明,就專門透『露』說,吳明這次出任嵐山市委書記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劉豔紅對吳明的家庭背景很清楚,也知道他和曾來州之間的關係,曾來州為了吳明的事情出了很大的力,可沒想到最後的結局竟然是這樣,難怪吳明會如此沮喪。
  劉豔紅道:“吳明,其實政治上的起起伏伏很正常,咱們年齡差不多,在體製中的時間也差不多,一名幹部最重要的是什麼?過硬的心理素質!”
  吳明笑了起來:“看來我不合格!”
  劉豔紅道:“任何人遇到你的事情都難免會感到失落,不過我可不希望看到你就此沉淪下去,怨天尤人,止步不前,不是一名黨員應該做的事情。”
  吳明道:“我是有些想不通,想不通省媬韃q幹部的標準是什麼?”吳明對省堛漕M定充滿了怨念,他從不認為自己比常頌差,私下認為常頌已經老了,已經無法適應當今的時代了。
  劉豔紅道:“組織人事上的事情我不清楚,我接觸的幹部大都是有問題的,我見過很多犯了錯誤的幹部,毀掉他們的是什麼?是欲望,對金錢的欲望,對美『色』的欲望,對官位的欲望,雖然欲望會讓一個人產生動力,可是畸形的欲望卻會毀掉一個人的一生,我始終認為,做官不是給別人看的,更不是為了耍威風,而是要踏踏實實的做事,為老百姓排憂解難,對得起國家和人民的信任,對得起自己的良心,隻要做好了這一切,才能體現自身的價值,人生的最大滿足感不就是自我價值的實現嗎?”
  吳明沒說話,默默端起酒杯,他也想實現自我價值,可是這次他的價值明顯被組織上忽視了。
  張揚第一時間把這個消息告訴了秦清,秦清聽到這個消息也是極為欣喜,在她心中始終認為常頌要比吳明更有資格擔任嵐山市委書記。省堸等X這樣的決定無疑是正確的,吳明在政治上是一個機會主義者,雖然善於處理方方麵麵的關係,可是談到實際工作,他遠不如常頌的經驗豐富,也不如常頌有魄力。
  秦清道:“真的?”
  張揚道:“喬書記親口告訴我的,絕不會有錯!”
  秦清道:“你居然去問喬書記這件事。”
  張揚這才將整件事的由來告訴了秦清,感歎道:“這件事省堸絞o還是有所欠缺。”
  秦清格格笑道:“已經很好了,省領導們還是很了解嵐山情況的,這樣的決定合情合理,照顧了廣大幹部群眾的感受,算得上是順應民意。”
  張揚道:“要是組織上提升你當市長就好了!我也能嚐嚐幹市長的滋味。”這廝潛意識中的征服欲還是很強的,想著秦市長在自己身下輾轉逢迎的情景,周身的血『液』不禁熱了起來。
  秦清啐道:“就會瞎說八道,我哪有資格當市長。”
  張揚道:“當然有!”
  秦清拿捏出一副幹部的腔調:“小張同誌,政治就是政治,不可以摻雜過多的個人感情因素在內。”
  張揚道:“中國的政治從不排斥人情。”
  秦清笑道:“說不過你,你啊,老老實實的把新機場搞好,那些和你不相幹的事情還是少『操』心。”
  “放心吧,我知道應該怎樣做!”
  此時張揚的門鈴響了,他中斷了通話,走過去開了門,卻見南錫市常務副市長常淩空站在門外。
  張揚笑道:“常市長大駕光臨,不知有何指教?”
  常淩空道:“吃飯了嗎?”
  張揚點了點頭道:“剛吃過!”
  常淩空笑道:“我也吃過了,走,陪我打桌球去!”
  張大官人閑著也是閑著,跟常淩空一起向山莊的活動中心走去。他故意道:“常市長今天氣『色』不錯,看來有喜事登門啊!”
  常淩空向張揚望了一眼,他不由得笑了起來:“少跟我拐彎抹角的,你聽說什麼了?”
  張揚也笑了:“中午跟喬書記一起吃飯,聽他聊起你了。”
  常淩空馬上就明白張揚肯定已經知道自己要前往嵐山擔任市長的事情,常淩空苦笑道:“看來這次我是在劫難逃了。”
  張揚道:“升官發財死老婆,人生三大喜事,你遇上了頭一件,還非得裝出不高興的樣子,常市長,你升官都這樣,我這種不得誌的副處級幹部,不得一頭撞死?”
  常淩空道:“放不下深水港啊!”
  聽到常淩空的這句感慨,張揚忽然有些明白了,常淩空已經是南錫市常務副市長,在南錫他深得市委書記徐光然的信任,市長夏伯達是顧允知退下來之前提拔的,論到真實的權力和影響,在南錫未必比常淩空強上多少,南錫深水港項目是省重點工程,由常淩空主持,隻要這件事做好,必然是一件彪炳的政績,常淩空因為這一政績肯定會在仕途上更進一步,現在省媗他離開南錫前往嵐山,等於讓他放下了深水港項目,常淩空好不容易才將這一項目啟動,前期工作已經基本做好,現在卻要留給他人,真的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了。
  更何況常淩空前往嵐山接任的是嵐山市長,南錫和嵐山毗鄰,對嵐山領導層的情況常淩空是清楚的,常頌雖然是市長,可是他的手腕素來強硬,就算是市委書記周武陽,他也不怎麼買賬,自己去嵐山,和常頌搭班子,常淩空心堥S底,雖然他和常頌平時的關係還不錯,大家又都姓藏,可政治上沒有感情可言。
  張揚笑道:“你去嵐山可以再挖一個深水港嘛!”
  常淩空不禁笑了起來,這廝當真是什麼都想得出,這麼大的項目豈能是說挖就挖,當初嵐山和南錫競爭,深水港最終落戶南錫,常淩空居功至偉,想不到命運居然跟他開了一個這麼大的玩笑,這邊深水港剛剛落戶南錫,那邊省奡N把他派到嵐山去任職,常淩空此時的心情頗為複雜。
  兩人來到了桌球室,張揚在電視上看過,自己從沒動手玩過,不過這廝驚人的運動天分馬上就起到了作用,在常淩空教給了他幾個要領之後,他很快就上手了,而且技藝驚人,除了前兩局落敗之外,後麵硬是連扳三局,打得常淩空沒了脾氣,他死活都不相信張揚是新手,認為這廝開始是故意裝的。
  張揚一臉無辜道:“我真是第一次打桌球!”
  常淩空一臉的不相信:“沒勁了啊,得了便宜賣乖就是你這種人!”
  張大官人感歎道:“為什麼我說實話的時候總是沒人相信?”
  常淩空道:“因為你說的不是實話!”
  兩人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常淩空遞給張揚一瓶礦泉水:“江城新機場搞得怎麼樣了?”
  張揚道:“很順利,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中,深水港呢?”
  常淩空喝了口水道:“資金還有些缺口,何長安答應的投資沒有完全到位,最近他人又不在國內,新加坡星月集團方麵也出了些問題……”他停頓了一下道:“你知道的,星月集團投資方代表許嘉勇死了,之前星月集團在深水港的投資是由他全權負責,現在他死了,就得有人接手他的工作。”
  張揚道:“好像星月集團的當家是範思琪。”
  常淩空道:“我想約她好好談談這件事,誰曾想她又去了新加坡。”
  張揚道:“你馬上就要去嵐山了,還『操』心這些事幹什麼?”
  常淩空道:“就算是走,也得把事情都辦妥了,交代完了,不然我走得不安心。”
  張揚道:“深水港這麼大的工程,的確不是那麼容易交接的。”
  常淩空道:“這年月什麼缺了錢都不行,搞建設也要以金錢為基礎。”
  張揚笑道:“要不你跟省婸◆﹛A你把南錫的常務副市長讓給我,我去幫你收拾這個爛攤子。”
  常淩空哈哈大笑:“我看行!”
  張揚笑道:“可惜你不是喬書記,你看行,未必行!”
  常淩空道:“不行,今天我非得跟你再戰幾局,我還不信了,這桌球我打不過你一個初學者?”
  嵐山領導層變動的結果完全出乎張揚的意料之外,他雖然握有吳明和張立蘭偷情的錄影帶,可是並沒有派上用場,這個結局還是讓張揚相當滿意的,看來喬書記並不糊塗,在任用官員方麵,頭腦很清醒。
  確信常頌和常淩空將聯手主持嵐山的政局,張揚內心的一塊石頭總算落地,通過當晚的交談他明白了一件事,常淩空並不想離開南錫,確切地說,他還不想離開深水港項目,離開這個極有可能給他帶來豐厚政治成績的位置,每個官員都想獲得提升,可是頻繁的提升並不一定是好事,想要建起摩天大廈就必須打好堅實的地基。仕途上也是亦然。張大官人終於意識到,自己手中新機場項目的重要『性』,隻要自己將這一項目做好,他就擁有了一筆雄厚的政治資本。
  和常淩空打完桌球,已經是晚上十點半了,張揚回去的路上才想起手機沒有帶在身上,難怪今晚總覺著缺了點什麼,手機原本是方便聯絡的工具,可使用長了也不免產生了一種依賴感,缺少了這玩意兒有種寸步難行的感覺。
  張揚回到木屋,從辦公桌上拿起手機,發現上麵有幾個未接電話,全都是顧佳彤的,他不禁笑了笑,給顧佳彤打了回去。
  顧佳彤接通電話就埋怨道:“怎麼回事兒?手機沒帶?”
  張揚笑道:“聰明,剛才常淩空約我去打桌球,電話落在房間堣F。”
  顧佳彤道:“我在機場呢!”
  張揚道:“那邊的機場?”
  顧佳彤道:“東江!現在我打車正回去呢。”
  張揚欣喜道:“怎麼不提前說一聲,我好去接你。”
  顧佳彤道:“原本想給你一個驚喜嘛!”
  張揚笑道:“到哪兒了,我去接你!”
  顧佳彤道:“你直接去錦香河公寓,b座1108。”
  張大官人點了點頭:“成,我這就出發!”
  錦香河公寓是香港人投資的一座現代化公寓,這媢磞瘞s店式管理,張揚來到大門前的時候,顧佳彤乘坐的出租車剛好到達,張揚下了車,幫她幫行李拿下來,放在了皮卡車上。
  顧佳彤提前一天回來是有原因的,一是為了給張揚一個驚喜,還有一個原因,父親知道她明天回東江,已經讓她明天回家吃飯,她隻有早點回來才能多點時間陪陪張揚。
  張揚望著顧佳彤,滿臉都是笑容。
  顧佳彤啐道:“笑什麼笑?笑得這麼『淫』賤!”
  這廝唱道:“我一見你就笑,你那翩翩風采太美妙!”
  顧佳彤嫣然一笑,伸手挽住他的臂膀,輕聲道:“喜歡你笑,沒皮沒臉,沒心沒肺,就是喜歡!”
  

Snap Time:2018-10-18 06:54:51  ExecTime: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