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一十一章忐忑(下)


    第五百一十一章【忐忑】(下)

    張大官人這次之所以這麼沉得住氣,是因為他手中有牌,想要扳倒吳明,隻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不過怎樣出牌他還沒有考慮好,這張牌十分的重要,一定要發揮出最大的威力。威脅張立蘭,讓她迫使吳明退後,這種威脅女人的事情,張大官人不想幹了,上次威脅她是因為她直接惹到了自己的頭上,這次人家又沒惹他,他要是去威脅張立蘭,手段有些不夠磊落。把事情捅給紀委,雖然能夠扳倒吳明,可這件事不但要把張立蘭牽扯進去,也會把孔源給連帶進去,這絕不是領導們想見到的場麵。剩下的就是直接威脅吳明了,讓他知難而退,讓他以後乖乖聽自己的話。

    張揚躺在賓館房間內一直盤算著這件事,他發現自己最近越來越像一個陰謀家,對待許嘉勇如此,現在又想這麼對待吳明,張揚自言自語道:“難道我變了!我變得越來越複雜了?”

    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下午五點,想起晚上的飯局,張揚拿起手機開始盤算著多喊幾個人樂樂,他很自然的想到了喬夢媛,可很快又否決了,在東江,在這種時候,好像他和喬夢媛並不適合來往過密,不然很可能會遭人閑話。

    張大官人正坐在床上猶豫的時候,梁成龍打來了電話,卻是南錫那邊工地突然有事,他晚上不能過來吃飯了。人家工作上有事,張揚當然不好勉強,笑著說梁成龍欠自己一頓,梁成龍一口應承下來。

    這邊剛放下電話,丁兆勇又打電話過來,他舅舅從外地過來,今晚家人一起吃飯也過不來了。

    沒多久袁波也給他打電話,說來不了,店出了點事情正在處理。

    張大官人這個鬱悶啊,真是飯好做客難請,這三個哥們全都不來,仿佛約好了似的,齊刷刷放了他的鴿子。

    萬汽修廠的餘川過來的時候,頗感詫異,張揚今晚弄了一桌飯,該不是就請自己一個人吧!張揚笑道:“餘總坐,他們都有事兒,估計來不了了。”

    餘川雖然是生意人,可官場上的事情也十分靈通,他知道張揚和楚嫣然分手的事情,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由得暗自猜想,難道張揚不是省長未來女婿了,這幫朋友就不給麵子了?看來人真是現實啊,人心是世界上最微妙的東西,餘川想到了這一層,不由得有些後悔了,看來自己對形勢認識的還不算透徹,巴結張揚的時機不對,現在人家都開始撤了,他卻上杆子的湊了過去。再一想,過去張揚怎麼可能主動請他吃飯?

    餘川的小九九張揚當然不會猜到,他也沒把餘川這種人放在眼,今晚本來打算就是朋友見見麵,叫上餘川,是因為人家幫他免費保養皮卡車。可一個二個的都推說有事,所以今晚請得主客變成了餘川。

    餘川和張揚的結識源於馬力,過去除了張揚找他修過幾次車以外,兩人之間並沒有太多的聯絡,餘川之所以想和張揚拉關係是看中了他背後的關係網,可如今張揚省長未來女婿的光環淡去之後,餘川心底的熱乎勁兒也開始漸漸退卻了,這也怨不得他,生意人原本就是現實的。

    晚宴的菜肴相當豐盛,看得出任文斌下了一番功夫,不過原本任文斌說好要過來,可突然又有了接待任務,今晚幾件事湊到一起,弄得張大官人好不尷尬,約定開飯時間的時候,隻有他和餘川兩個人坐在包間。

    餘川嘴上說著太隆重了,太隆重了,可心底對張揚的能量打了一個很大的折扣,他甚至生出過時的鳳凰不如雞的感覺。

    張揚原本沒覺著什麼,可大部分人不約而同的缺席,任文斌還特地安排了一個最大的包間,張揚表滿上還是很自然的,微笑道:“咱們開始吧!”

    餘川道:“不急,要不咱們再等等!”

    張揚擺了擺手道:“不用等,該來的都來了,咱們喝酒!”

    餘川建議道:“還是換一小房間吧,兩個人吃飯用不著那麼鋪張。”

    雖然餘川這句話是好意,可張揚聽著不是那麼的舒服,什麼叫兩個人吃飯?自己擺下了這麼一桌子菜,可客人大都沒來,雖然情有可原,可人家肯定不是那麼想,餘川一定認為別人都不給他麵子。張揚向服務員道:“倒酒!”

    服務員小聲道:“先生,多餘的餐具需要收起來嗎?”

    這話張揚怎麼聽怎麼別扭,早知道這個情況,說什麼他也不會安排在今晚請客。他點了點頭道:“先收起來吧!”

    張揚和餘川之間原本就沒多少共同語言,常言道話不夠酒來湊,可反過來一樣適用,話不夠的時候,酒也能夠跟著湊合湊合。餘川自問酒量不弱,可在張大官人麵前,他的那點兒酒量根本就是小兒科。不知不覺中兩人已經把兩斤酒喝完,餘川的話多了起來,他有個最大的『毛』病,就是酒一旦喝多了什麼事情都不顧忌。開始的時候心還有些防備,可喝著喝著就把這茬給忘了。

    餘川一旦喝多了就什麼話都敢說,他鼻子有些紅了,拍了拍張揚的肩頭道:“張市長……我覺著你這人不錯,可交!”

    張揚笑道:“餘總怎麼突然想起說這個?”

    餘川道:“其實我也知道你過去一直都看不起我……”

    張大官人聽出這廝喝多了,有些哭笑不得道:“餘總,我可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一直都把你當朋友待。”

    餘川笑著用食指指點著張揚道:“虛偽!,你們當官的就是虛偽。”

    張揚笑道:“我又不是什麼大官,一個副處級幹部,我跟你玩什麼虛偽?犯得著嗎?”

    餘川道:“其實人都有得勢的時候,也都有失意的時候,得勢的時候啊,尾巴不要翹的太高,失意的時候,也不要太沮喪,小老弟啊,你說我說得對不對?”好嘛,這會兒改稱張揚為小老弟了。

    張揚也沒跟餘川一般計較,其實餘川這句話說的也在理,自己在很多人的眼中的確是失勢了,過去是宋懷明的未來女婿,現在這層關係沒了,在一般人的眼,自己的身份地位已經大打折扣,餘川喝多了,可說的是實話,說出了很多人心中的想法。

    張揚笑道:“說得有道理!餘總,你對我什麼看法啊?”

    餘川喝了口酒道:“你年輕有為,這麼年輕就擔任了縣級市的副市長,心高氣傲是在所難免的,說實話,過去……我對你那麼客氣,不是衝著你和馬力認識,主要是衝著你身後的那些關係,可你啊,一直對我愛理不理的,小老弟,我比你大幾歲,走的橋都比你走的路多,吃的鹽都比你吃得米多,你說是不是?”

    麵對喝醉的餘川,張揚沒動氣,隻是覺著好笑,他點了點頭道:“是是是,餘哥,那你就指教指教我!”

    餘川道:“知道今晚怎麼沒人過來嗎?”不等張揚回答,他重重敲了敲桌麵道:“那是因為你今時不同往日了,人家過去跟你一起玩,跟你稱兄道弟,全都是衝著你未來嶽父是宋懷明,宋懷明什麼人?是咱們平海省的省長,平海的二當家,別人跟你套交情,對你好,不是因為你多牛『逼』,而是因為你有個牛『逼』的未來丈人。”

    張揚喝了口酒,餘川的酒話雖然刻薄,可是很有道理。

    餘川意猶未盡道:“知道我過去的感受了吧,我請你吃飯,你不給我麵子,那是因為你得勢,你眼根本沒有我這種小商人的存在,你請我吃飯,我感謝你,其實我也清楚……你啊,隻不過是喊我來湊數的,你請得主要客人根本不是我。”餘川這話可沒說錯,張揚請他過來吃飯的確是有湊數的成分在內。

    張揚道:“我請你是感謝你幫我的皮卡車保養。”

    餘川笑道:“人跟人之間的關係就是這麼回事兒,說透了沒勁,沒勁透頂,我幫你保養車是巴結你,想通過你多結交一些關係,如果不是你現在失意,你也不會跟我坐在一起喝酒,也不會談得那麼推心置腹。”

    張揚笑道:“餘哥說的話在理兒,咱們再喝一杯。”

    餘川跟他又碰了一杯,舌頭都有些大了,他歎了口氣道:“小老弟,我知道你們混官場的不容易,可是你看看凡事能當大官的人,必須要注意到細節,咱們黨中央總書記大不大?國家『主席』大不大?人家還能夠深入群眾,和老百姓打成一片呢,你啊,想要在官場上走得遠,就必須要注意到這些事,一定要平易近人,哪怕是裝的!”

    張揚笑了起來,原本他因為請客沒人來還挺鬱悶的,不過被餘川說了一通之後心情突然舒暢起來了,雖然餘川說得是酒話,可張揚仔細品味了一下,他說的並不是沒有道理,自己有些時候的確不太注意細節,甚至很少去考慮別人的感受,餘川是個小商人,自己過去壓根沒把他放在心上,今天他接著酒勁說出了這麼多的話,足以證明自己在不經意之中傷害到了人家,沒有顧及人家的感受,如果在過去,張揚肯定會想,我憑什麼要顧及你的感受?可現在想想,如果稍稍顧及一下對方的感受,能讓對方舒服,自己其實也能舒服許多。他和楚嫣然之所以走到現在這種境地,其根本原因也是自己沒有考慮到她的感受。

    餘川看到張揚半天沒吭聲,以為他心難過,又拍了拍他的肩頭道:“小老弟,你也別難過,你還年輕,有的是大把機會,做官你比我有經驗,可做人我比你有經驗,想做好官,首先要做好人,你過去的那些朋友,未必是真朋友,真正的朋友無論你成功失敗都會和你站在一起,其實你挺可憐的,一個都沒有,一個都沒有!”

    張揚笑了笑,他當然不會像餘川說得那樣不堪,不過今天太巧了,什麼事都趕到一塊了,張揚道:“聽你這麼一說,我真的要好好檢討自己,以後啊要多多注意別人的感受。”

    餘川道:“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我看好你!”

    此時南國山莊的總經理任文斌從門外走進來了,看到包間內就張揚和餘川兩個人,也不由得一愣,愕然道:“就你們兩個人喝啊?”

    張揚笑道:“餘總跟我探討人生呢!”

    餘川喝得有些多了,傻笑。

    任文斌樂在張揚的身邊坐下,微笑道:“怎麼?今晚你的那幫哥們呢?”

    餘川接茬道:“都他媽現實,看到張揚走背字兒,都不來了……”

    任文斌一聽就知道餘川喝多了,笑道:“哪有的事啊!”

    張揚道:“被餘總一說,我感覺還真沒麵子,我現在就打電話,這幫人必須得來一個不能少!”

    任文斌樂道:“到底怎麼回事兒?”

    張揚道:“就是忽然有種感觸,任經理,你怎麼來這麼晚?”

    任文斌道:“南錫常務副市長常淩空剛好下榻在我這,我剛去敬了幾杯酒。”

    張揚笑道:“原來是他啊!”

    張揚給丁兆勇、袁波打了電話,讓他倆忙完自己的事情多晚都得過來,不為什麼,就是想證明給餘川看看,自己交的朋友並不都是些趨炎附勢之輩。

    打完電話張揚想起了梁成龍,張大官人有些時候也是很軸的,被餘川說了一通,他也覺著自己最近是在走背字,今晚這幫朋友不過來捧場是不是有這方麵的原因?張揚也需要證明一下,雖然很無聊,可細節決定成敗,雖然是小事可以看清事情的真正本質。

    梁成龍接到張揚電話的時候正在南錫工地呢,接到張揚的電話,他不禁笑道:“怎麼?今兒戀上我了,沒我在你喝酒是不是不香啊?”

    張揚道:“事情辦完了嗎?”

    梁成龍道:“辦完了,我明兒一準回東江,請哥幾個好好喝一場。”

    張揚道:“你現在回來吧,我在南國山莊等你!”

    “都快八點了,回去得九點多奔十點了。”

    張揚道:“我現在特想哥幾個,今晚啊,特想跟你們聚一聚!”

    梁成龍愣了一下,馬上就道:“成,我這就過去!”

    張揚打完這個電話發現餘川已經趴在桌子上睡著了,任文斌微笑望著張揚,他見慣了行行『色』『色』的人物,對張揚他始終了解不透,其實他和餘川也抱有同樣的觀點,他認為這就是現實,無論是友情和親情在現實麵前都會變得蒼白無力,張揚究竟在證明什麼?

    張揚一個電話又打給了陳紹斌,然後他笑眯眯站起身,看了看時間道:“任經理,今晚幫我多安排幾個房間。”

    任文斌點了點頭。

    第一個過來的是袁波、然後是丁兆勇,梁成龍在接近十點的時候抵達,最後到來的是陳紹斌,他走入包間的時候已經十一點了,一進門就嚷嚷著:“我說張揚,你小子是不是有病啊!什麼十萬火急的事兒,非得讓我從上海趕回來?”

    張揚笑了,他端起了一杯酒,仰首就幹了,然後上前擁住了陳紹斌,摟著他來到梁成龍他們的身邊,一手摟著梁成龍一手摟著陳紹斌:“你們知道嗎?人活在世上,什麼最他媽寶貴?”

    梁成龍和陳紹斌都有些驚詫的看著他,這廝是不是喝醉了?不可能啊,張揚的酒量哪有喝醉的時候?

    張揚道:“友情!人活在世上,最他媽寶貴的就是他媽的友情!”

    “你醉了!”丁兆勇好心道。

    張大官人搖了搖頭道:“我沒醉,我沒喝醉!我隻是想證明,我、你、他、你們、我們這幫人之間並不是純粹為了利益而活著,我們的關係不僅僅為利用而存在,我們可以活得很單純!”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每個人都沉默了下去。

    梁成龍望著陳紹斌,他們眼中的不滿和敵視在瞬間消失了,陳紹斌大聲道:“其實人活在這世上本來就已經很累,我們哥幾個就別給這世界添堵了!”

    梁成龍道:“紹斌說得對,我最不單純,我他媽最不單純,可以後,我發誓我會在哥幾個麵前活得單純,不然,不但你們會看不起我,連我也看不起我自己!”他端起了酒杯。

    丁兆勇和袁波也端起了酒杯,向來很少說粗話的丁兆勇大聲倡議道:“為了他媽的單純,幹杯!”

    “幹杯!”

    他們都已經是成年人,每個人的心都清楚,這世界本不單純,他們又怎能單純,可是他們渴望單純,渴望單純的友情,渴望單純的愛情,渴望他們在一起的時候沒有機心,沒有利用,沒有任何的利益衝突,藏在張揚心底深處的東西,也正是他們每一個人的渴望,在他們共同飲下這杯酒的時候,心中都充滿了激『蕩』,久違的熱血澎湃。

    南國山莊總經理任文斌目睹了這次奇怪的晚宴,一場從兩個人開始的晚宴,喝著喝著,多出了這麼許多,有兩個還是專門從外地趕來的,具體為了什麼他不知道,他也不了解,他不屬於這個圈子,很難了解他們之間究竟發生過什麼,發生了什麼,以後還會發生什麼,他隻知道一件事,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很不簡單,而張揚恰恰是把這幫人聚在一起的力量。

    餘川雖然很想走入張揚的圈子,結識張揚的這些朋友,可當這些朋友聚齊的時候,他卻已經喝多了。

    當晚每個人都喝了很多,喝到最後,梁成龍和陳紹斌相互摟著對方的肩膀,梁成龍道:“紹斌,我對不住你!過去都是我的錯。”

    陳紹斌道:“成龍,我也對不住你!”

    梁成龍道:“你沒對不起我!”

    陳紹斌道:“我對不起你,清紅……”

    梁成龍雖然喝多了,可一聽到老婆的名字,兩隻眼睛就瞪大了:“陳紹斌,枉我把你當成哥們,你把清紅怎麼著了?”他這一嗓子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

    陳紹斌苦笑道:“你別誤會,清紅借給了我八百萬,我原本打算翻本就還給她的,這次不巧,又給套進去了,估『摸』著還得過些日子才能還錢。”

    梁成龍鬆了口氣:“靠!我還以為多大點事兒,不就是錢嗎?錢跟咱們哥們的感情相比算個屁!咱們兄弟的感情能用感情衡量嗎?”

    張揚一旁叫道:“不能!萬萬不能!咱們單純,錢他媽髒,太髒!”

    梁成龍道:“我渴望單純,等我死了,我他媽把所有的錢全都捐給社會,不,我要捐給真正需要錢的老百姓,我要一張一張的發到他們手,把肮髒的東西全都發出去,我清清白白的來,清清白白的走,將來一定要死得單純!”

    

Snap Time:2018-06-24 22:51:28  ExecTime:0.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