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零九章伴郎(上)


    第五百零九章【伴郎】(上)

    福臨魚館距離一百不遠,隔著兩條馬路,位於鍾鼓樓步行街,張揚將車泊好,秦清在車脫下高跟鞋將新買的板鞋換上,感歎道:“逛了一下午,腿都要累斷了。”

    張揚笑道:“累並快樂著,女人逛街和男人幹那啥事兒一樣,多累都戒不了。”

    秦清紅著臉在他肩頭打了一下,輕聲道:“少沒正形,對了我給你也買了一雙,要不要穿起來?”

    張大官人樂了,他發現自己最近跟鞋幹上了,不是他給別人買鞋就是別人給他買鞋,他笑了笑道:“算了,等晚上洗了澡再試,我怕把新鞋弄髒了。”

    秦清推開車門跳了下去,笑道:“穿平底鞋就是舒服!”

    張揚也鎖好車,來到秦清麵前,笑道:“這樣我心舒服多了,剛才你穿高跟鞋看著比我還猛!”

    秦清莞爾笑道:“就算穿高跟鞋也比不上你!”

    張揚道:“差不多了!”

    秦清柔聲道:“職位還比你高呢,可咱們倆單獨的時候,我還是得聽你的,你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秦副市長真的很懂張揚的心,一句話把這廝說得心花怒放。

    張大官人道:“乖寶貝兒,晚上我好好疼疼你。”

    秦清被他的這句話搞得好不肉麻,可芳心中還是甜絲絲的無比受用,輕聲啐道:“趕緊去吃飯,總是站在門口幹什麼!”

    因為已經是晚上九點多鍾,魚館也過了最熱鬧的時候,這剛好對了秦清的心思,她並不喜歡太熱鬧的地方,問過服務員,要了三樓的一個小包間,從包間可以看到步行街熱鬧的景象。

    張揚點了幾道特『色』菜,要了瓶果汁,一紮生啤。

    秦清道:“你怎麼知道我要來參加王華昭婚禮的?”

    張揚笑道:“聽吳明說的。”

    秦清喔了一聲,秀眉微顰道:“你跟他見過麵了?”

    張揚道:“見過了,剛才王華昭請吃飯,吳明帶著一幫小醜粉墨登場。”

    秦清聽他說得有趣不禁笑了起來,嗔道:“我們嵐山市的幹部被你說得這麼不堪,你啊,就覺著自己好。”

    張揚笑道:“不但我覺著自己好,你覺著我也很好!”

    秦清道:“臭美!”

    張揚道:“剛才你們嵐山農業局的一個姓奚的,想和那幫人合夥灌我酒!”

    秦清道:“就你那酒量,誰能灌得倒你。”

    張揚道:“我喝酒也得分人,那幫孫子想灌我酒沒門。”

    秦清道:“我看你是對吳明有意見吧,連帶著看其他人也不順眼了。”

    張揚笑道:“他算個什麼東西,一個隻會投機專營的家夥。”

    秦清道:“他還是很有工作能力的,省也看好他。”停頓了一下又道:“據說他接替周書記的可能『性』很大。”

    張揚道:“常市長這個人一身正氣,不會像他那樣搞上層關係,他早就動作起來了,這幫省常委他幾乎全都拜訪過,我上次來東江的時候還和他、紀委曾書記、宋省長一起吃過飯,他和曾書記關係很不錯。”

    秦清道:“省在這件事上始終沒有明確的說法,不過周書記來東江當副省長已經成為定局,嵐山這套班子肯定要動了。”

    張揚笑道:“要是省不打算用常頌,幹脆你來當市委書記吧。”

    秦清瞥了他一眼道:“你這人還是那麼理想主義,市委書記豈是你想當就當的,我現在的級別根本不可能當選,再說了我在仕途上已經沒有更高的奢望,這個位子已經讓我高處不勝寒了。”

    “你還年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以後當省長當部長進國務院都有可能。”

    秦清笑了起來:“我可沒那麼大的野心,現在就挺好!”

    此時服務員將幾道特『色』菜送上來,秦清夾了一條泥鰍,吃了一口感覺味道不錯,卻見張揚沒有動筷子,表情曖昧的看著她。秦清詫異道:“你不吃,盯著我看幹什麼?”

    張揚道:“味道怎樣?”

    秦清點了點頭道:“很好吃!”

    “比我那根呢?”

    秦副市長俏臉通紅,揚起筷子作勢要丟他,嬌嗔道:“你還要不要我吃飯?討厭,整一個精蟲上腦!”

    張揚道:“精蟲上腦也是因為你,對別人我可沒那心情。”

    秦清道:“你少標榜自己,最近我可聽說了你的不少事兒!”

    “比如……”

    秦清放下筷子,用紙巾擦了擦嘴,喝了口檸檬水方才道:“許嘉勇死了?”

    張揚點了點頭,低聲將這件事的前後經過向秦清說了一遍。

    秦清聽著聽著,心情不由得沉重了許多,如果不是許嘉勇想要坑害秦白,或許秦白和沈薇已經結婚了,想起這件事,真不知許嘉勇究竟是做了壞事呢還是做了好事。秦清小聲道:“許嘉勇不是死在你的手,是被他自己的仇恨害死的。”

    張揚低聲道:“其實開始的時候我並沒有想『逼』他走到這一步,可是我發現他瘋了,他不顧一切的報複,如果任由他這樣下去,我的親人,我的朋友全都會處於危險之中,我不敢冒險。”

    秦清道:“不過,在這件事上對喬夢媛似乎不太公平。”

    張揚道:“我沒有其他選擇。”

    秦清默默望著張揚,發現此次見到張揚,他比上次憔悴了許多,還有一件事秦清沒有說出口,她知道張揚和楚嫣然已經分手了,她不知導致他們分手的真正原因是什麼,可是秦清知道,這次楚嫣然的離去對張揚的打擊是很大的。

    當晚兩人在怡泰大酒店住下,身為公眾人物的他們做任何事都很小心,秦清其實已經先住下了,張揚又開了一間房,位於秦清的對麵,可這廝根本連門卡都沒用,就跟著秦清來到了她的房間內。

    不等秦清『插』卡取電,張揚就從背後抱住了她,秦清被他壓在牆壁上,感覺他的身體灼熱的包圍住自己,秦清小聲道:“讓我洗個澡再說!”

    張大官人很固執的抱緊了她,秦清轉過頭,黑暗中一雙美眸『蕩』漾著柔媚的光芒,櫻唇被張揚吻住,黑暗中兩人的唇舌激烈交纏起來。

    溫暖的池水讓人的身心都得到了放鬆,張揚躺在浴缸,秦清躺在他的懷中,兩人的表情很恬淡,很放鬆。

    秦清搖了搖頭,伸手扯下浴巾包住自己的嬌軀,雖然和張揚相戀多年,她仍然不習慣在他的麵前『裸』『露』身體。

    張揚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看。

    秦清啐道:“看什麼?又不是沒見過!”

    張揚笑了起來。

    秦清伸手擰了他耳朵一下,張揚想把她再拖進來,秦清逃開道:“別鬧了,這浴缸太小,水都溢出來了,回頭搞得發水災,服務員過來就麻煩了。”

    張揚道:“怕什麼?我們兩個副市長在研討工作,他們管得著嗎?”

    秦清把浴巾圍好,又用『毛』巾把濕漉漉的頭發裹上,向張揚道:“你快點兒,明天一早還要起床給人家幫忙呢。”

    張揚道:“我在泡一會兒!”

    秦清走了出去,聽到這廝在身後道:“王華昭讓我給他當伴郎,你說就我這形象要是往他旁邊一站,豈不是什麼風頭都搶得幹幹淨淨?”

    秦清笑道:“行了,你就別吹了,說好聽了這叫以自我為中心,說白了你叫自戀!”

    張揚歎了口氣道:“為什麼我說真話的時候總是沒人相信?”感覺水有點涼了,他又加了點熱水,可能是剛才和秦清那場盤腸大戰的緣故,這會兒他感覺暢快了許多,積攢在體內多日的邪火和鬱悶一掃而光,看來人是需要不定期發泄一下的。好半天沒聽到秦清的動靜,張揚喊了一聲。

    外麵沒有回應,看來秦清已經睡著了。張大官人從浴缸中爬出來,擦淨身子,裹上浴巾走出浴室。

    

Snap Time:2018-07-16 12:59:20  ExecTime:0.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