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零七章至於嗎(下)


    第五百零七章【至於嗎?】(下)

    張大官人覺著這世道真是有些怪了,現在的人莫不是都瘋了?不就是撞死了一條狗,居然讓自己給他的狗下跪,至於嗎?換成平時張揚早就大耳刮子扇過去了,可現在他很好的克製了自己,微笑道:“太過了吧!不就是死了一條狗嗎?我賠!”

    那男子抓住張揚的衣領子,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揚起拳頭一拳朝著張揚的臉上砸了過來,口中惡狠狠道:“你他媽賠得起嗎?”

    他壓根沒看清怎麼回事,張揚已經從他的手中逃脫出來,閃電般來到他的身後,隻是輕輕一推,那男子就失去平衡,蓬的一聲,腦袋撞在張揚的皮卡車上,立時腫起了一個大包。

    他『揉』著被碰疼的腦袋,用力眨了眨眼睛,轉過身,張揚還是笑著:“有話好說,你別動手啊!”

    那男子咬牙切齒道:“今兒我不打的你滿地找牙,我就跟你姓!”

    張大官人笑道:“我可不敢讓你跟我姓,狗是你兒子,誰敢收你這樣的孩子啊?那不是找罵嗎?”

    周圍人群哄然大笑起來,那男子又羞又怒,一張臉漲成了豬肝『色』,這會兒又有他的幾個同伴趕了過來,他原本就住在附近,相熟的街坊朋友不少,看到來幫手了,那男子的膽氣頓時又壯了起來,他揮拳向張揚打去。

    張大官人一閃身躲過他的拳頭,這廝一拳砸空,蓬!地一聲砸在張揚的車門上,車門被他砸出一個凹坑,痛得他呲牙咧嘴。張揚笑眯眯道:“你他媽倒黴了,我這輛車可是價值百萬,你打壞了我的車,等著賠錢吧!”

    “賠你媽!”這廝揚起拳頭又是一拳,張揚一把拉開車門,擋住他的這一拳,然後用力將車門關上,將這廝的胳膊夾在其中,痛得他殺豬般慘叫起來,嘴不幹不淨道:“我『操』你……媽……”話剛一說完,張揚甩手就給了他一個大嘴巴子,張大官人忍無可忍就無須再忍,抽完一個嘴巴子之後感覺心頭舒坦了許多,於是張大官人接連又賞了他幾記,打得這廝兩頰高高腫起,嘴巴腫的連罵都罵不清楚了。

    剛才跟過來的幾名街坊朋友,看到眼前情景,沒一個趕上前的了,有人慌慌張張去報警。

    張揚原本是不打算跟這種憊懶人物一般見識,可這貨的嘴巴實在太不幹淨,不給他點教訓他不知馬王爺幾隻眼。

    警察過來的時候,現場人已經圍了很多,其中一名警察走過來問情況,張揚指了指地上的那條死狗,把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連警察也覺著那名男子太過分,那男子被張揚打得豬頭一樣,他衝上來指著張揚道:“他……他不講理還打人!”

    張揚道:“打你是因為你罵我家人,你再敢嘴巴跟我不幹不淨,我還得打你!”

    警察道:“都別鬧了,不就是死了條狗嗎?至於嗎?”其實不但是這警察,誰都這樣認為。

    那男子不依不饒道:“今兒這事情沒完!我給吳所打電話,不信掰扯不出理來。”

    說話的時候,丁兆勇開車趕到了,他是接到張揚的電話過來解圍的,看到那男子,丁兆勇是政法委書記丁巍峰的兒子,公安係統認識他的人很多,巧的是,他認識那名狗的主人,丁兆勇道:“梁德光啊,我還當是誰鬧事呢!”

    那名叫梁德光的男子看到丁兆勇明顯愣了一下,他愕然道:“丁……丁老板!”

    丁兆勇咧開嘴笑了笑,他拍了拍梁德光的肩頭道:“撞死你狗的是我哥們,怎麼著?讓他給你的狗下跪,你好大膽子啊!”

    梁德光囁嚅道:“我……我……我的狗也不能白死了!”

    丁兆勇道:“多少?說個數,我給你!”

    梁德光道:“既然丁老板出麵,那我給你個麵子,給一萬塊吧!”

    周圍一片嘩然,丁兆勇心中也有些惱怒,這狗日的嘴上說給他麵子,可根本一點人情不講。一條普通的京巴狗要一萬塊,他媽還真敢要。

    張揚道:“狗死了我賠,我車被你砸了怎麼說?”

    梁德光不屑道:“不就是輛皮卡車嗎?連鈑金帶補漆三百塊都富餘。”

    張揚不想跟這種無賴一般見識,這種人層次太低,糾纏下去,一點意思都沒有,反而會貽笑大方,可這個梁德光實在有點不是東西,無賴不說,嘴巴還不幹淨。

    警察看到人越圍越多,忍不住了:“我說,你們能不能換個地兒談,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至於嗎?”

    丁兆勇道:“這樣吧,梁德光,你明天來我公司!”

    梁德光道:“今天的事情今天解決,不然他就別想走!”這廝倒是幹脆,直接就躺在張揚皮卡車前麵了,一副大無畏的樣子,閉上眼睛道:“今兒不把錢給我,你這輛車就得留下,想把車弄走,除非從我身上壓過去!”

    丁兆勇頗為無奈的看了張揚一眼,低聲道:“他是省電力局局長劉曉忠的小舅子,出了名的無賴!”

    張揚笑了笑,忽然拉開車門就坐了上去,丁兆勇對張揚是了解的,這廝要是火了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果然張揚啟動了皮卡車,現場圍得人不少,可張揚一啟動引擎,都向周圍撤開,張揚把車向後倒了一點,然後一腳踩下油門,朝著梁德光壓了過去。

    梁德光躺在那,似乎閉著眼睛,可實際上他始終從眼睛縫往外看著,沒想到張揚居然真的敢壓他,嚇得這廝魂飛魄散,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想逃,可腿軟軟的沒有力氣,皮卡車已經衝到了他的麵前,梁德光麵如土『色』,慘叫道:“媽呀!”

    張揚一腳捫下車,皮卡車良好的製動『性』能表現無遺,在距離梁德光身體不到半米的地方停下,梁德光嚇得軟綿綿癱倒在地上,屁股下濕了一灘,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尿』了褲子。

    圍觀人群齊聲哄笑起來,張揚落下車窗,探起頭,微笑道:“剛才是跟你玩玩,這下是真的,你他媽在蹲在地上,我這次真壓過去……”話還沒說完呢,梁德光連滾帶爬的跑到一邊。

    丁兆勇向身邊的警察笑道:“沒事了,事情解決了!”

    梁德光眼睜睜看著張揚和丁兆勇駕車遠去,身體嚇得仍然在不斷地發抖。

    張揚跟著丁兆勇一起來到了他的公司,直接把車送到了對麵的萬汽修廠。萬汽修廠的餘川和他們都是老相識了,馬上將車交給了工人處理,保證不耽誤張揚用車。張大官人用車比較潑辣,車身凹坑不少,小刮痕更是不計其數,餘川聽說他暫時不急著走,先從汽修廠臨時給他調了一輛路虎攬勝用著,張揚的那輛皮卡剛好可以做個全麵保養護理。

    餘川之所以對張揚這麼殷勤並不是沒有原因的,他和飆風汽車商貿的馬力都是白手起家,他們這種人沒什麼背景,現在這年月做生意沒有背景很難有長足的發展,餘川之前從丁兆勇那買電腦,幫助張揚免費保養,其目的就是想跟他們套近乎,爭取搞好關係進入他們的圈子。

    餘川主動提出晚上為張揚接風洗塵。

    張揚笑道:“怎麼可以讓你總是破費,你幫我修車,還借給我車用,我都不知怎麼謝你了,可今晚我真沒時間,一哥們結婚,我得去幫忙,反正我也不急著走,這麼著吧,這兩天我來做東請你。”

    餘川道:“在東江一定得我請,等什麼時候我去了江城,張市長再請我!”

    張揚笑了起來,餘川這個人很會來事兒。

    修車工人走了過來,因為看到車輪上的血跡,害怕張揚這輛車是不是肇事逃逸,張揚笑著把剛才的事情說了。餘川也不禁笑了起來,他笑道:“梁德光那個人我也見過,一個無賴,扶不上牆的人物,他仗著姐夫是省電力局局長,在外麵招搖撞騙,其實他姐夫不待見他,連他親姐妹都不待見他。”餘川指了指車間內正在做鈑金的一輛『奶』油『色』甲殼蟲道:“這輛車就是梁孜的。”

    提起梁孜,丁兆勇不禁想起了一件事,和張揚一起從修車廠走出來,丁兆勇道:“回頭你給梁成龍打一電話,他和梁孜親如姐弟,隻要他開口,那個梁德光肯定服服帖帖的。”

    張揚也有日子沒見梁成龍了,提起梁成龍就不能不想到他和林清紅兩口子的事情,張揚道:“他和林清紅離婚了沒有?”

    丁兆勇道:“沒呢,梁成龍不願意,這官司有日子打了,他現在基本上都紮在南錫,平時很少回來,對了,明天曾書記女兒結婚,他應該會過來。”

    張揚點了點頭,曾來州是省紀委書記,平海常委,他女兒出嫁,但凡有點頭麵的人物都要給他麵子,想去的人多,曾來州未必願意請,看來自己還是有些地位的。

    丁兆勇道:“我和曾麗萍也很熟,明天也會去參加她的婚禮。”

    張揚道:“曾麗萍還是很『性』感的。”

    丁兆勇有些詫異的看著他,不知這廝怎麼突然蹦出來這一句。

    張揚說曾麗萍『性』感是有理由的,當初他剛到豐澤,王華昭當時還在豐澤掛職副市長,那一晚和曾麗萍的盤場大戰,張大官人在隔壁聽得清清楚楚,曾麗萍叫得哀豔淒婉,差點沒把張大官人的血管給叫爆了。

    丁兆勇當然不會知道這一層,他笑了笑:“還行,人家都要結婚的人了,你別瞎打主意。”

    張大官人有些納悶道:“我不能誇人家了?一誇就是我要打主意,你什麼思想?”

    丁兆勇笑道:“晚上把小斌趙靜他們約出來一起吃飯吧?”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真沒空,說了去王華昭那幫忙,改天吧!”

    丁兆勇歎了口氣:“成!那就改天,明兒咱們中午爭取坐一桌,好好喝兩杯,晚上我來安排,接著喝!”

    張揚笑道:“陳紹斌在東江嗎?”

    丁兆勇道:“去上海了,林清紅借給了他一大筆資金,這貨眼隻剩下錢了。”

    兩人正說著話,王華昭的電話打過來了,他笑道:“張揚,你到東江怎麼也不跟我聯係?”

    張揚有些詫異,自己今天來東江也是突然做出的決定,他怎麼會知道?

    王華昭緊接著就做出了解釋:“剛才我和麗萍遇到喬夢媛了,是她說你來到了東江。”

    張揚笑了起來:“正準備往你哪兒去呢。”

    王華昭把自己新房的地址說了,是位於東江碧波區的積翠小區。

    張揚道:“我還以為你新房在省委家屬院,幸虧我沒去!”

    王華昭有些尷尬的笑了一聲,自己要是住在省委家屬院豈不是倒『插』門了,不過他娶了曾麗萍,在很多人的眼都是他攀了高枝兒,王華昭道:“張揚,你趕緊來吧,我臨時找的伴郎病了,就得讓你出馬!”

    張揚笑道:“伴娘漂亮嗎?”

    向來很少開玩笑的王華昭居然道:“包你滿意!”

    張揚道:“我滿不滿意無所謂,關鍵是你們兩口子要滿意。”

    王華昭催促道:“趕緊來,很多事都得交代,我現在是紛『亂』如麻,結婚這事兒看著簡單,真到了自己頭上,還真是麻煩!”

    

Snap Time:2018-07-19 16:01:43  ExecTime:0.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