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零五章以卵擊石(下)


    第五百零五章【以卵擊石】(下)

    解除喬夢媛的龜息狀態之後,喬夢媛長舒了一口氣,緩緩醒來,她想睜開雙目看看周圍的狀況,卻被張揚的大手蒙住雙眼,張揚道:“不要睜開雙眼,就這樣閉著,一直等到警方過來。”張揚之所以不讓喬夢媛睜開眼睛,是害怕喬夢媛看到眼前慘烈的場麵,受到驚嚇。

    喬夢媛點了點頭,小聲道:“我相信你!”她的聲音還有些緊張,可是她相信有張揚在她的身邊,她就會平安無事。

    扶著驚魂未定的喬夢媛來到一旁坐下,喬夢媛果然按照他的吩咐閉著雙眼,撥通電話報警之後,靜靜等待著警察的到來。

    張揚來到那名被他一刀削去手指的男子麵前,扯下他的口罩,看到他的臉,很快就認出這個人就是鄭壽國,過去張揚曾經見過他的照片,所以並沒有花費太大的功夫就認出了他。

    張揚解開鄭壽國的啞『穴』,冷笑道:“鄭壽國!你好大的膽子,做了這麼多的壞事居然還敢返回江城。”

    鄭壽國一臉惶恐的看著張揚,他算得上久經沙場的老將,可他無論如何都想不透張揚是怎樣從鐵籠手銬的雙重束縛中逃脫的,要知道,他們不但在咖啡中下了麻『藥』,還用麻醉彈接連『射』中張揚兩次,麻醉的劑量足以放倒一頭大象,可對張揚卻毫無作用。鄭壽國黯然道:“既然落在你手,要殺要剮還不是你說了算。”

    張揚道:“什麼人派你來的?”

    鄭壽國雖然被張揚打得口中都是鮮血,可是骨頭頗為強硬,他哈哈笑道:“沒人派我來,你害了我姐夫,我當然要找你複仇!”

    張揚點了點頭:“嘴還挺硬,可你嘴再硬,我也有辦法讓你開口說話!”

    警察在三十分鍾後趕到了現場,因為采石場地處豐澤,首先趕到這的是豐澤公安局局長程焱東、副局長丘金柱,現場情況兩死一傷,帶頭的鄭壽國被張揚成功俘獲,應張揚的要求豐澤警方暫時封鎖鄭壽國被抓的消息。

    張揚在現場做完筆錄之後,來到救護車前,換了一身女警服的喬夢媛接受了全麵體檢,她隻是受了些驚嚇,精神有些緊張,身體上並沒有任何的問題。

    張揚也穿著一身警服,現場能找到的替換衣服隻有警服,要麼就是白大褂,張揚想了想還是警服不至於太突兀。

    喬夢媛的臉『色』有些蒼白,捧著一杯水靠在警車上,望著腳下的土地呆呆出神,雖然張揚叮囑她不要睜開眼睛,可剛才她還是不小心看到了死者的慘狀,喬夢媛的情緒明顯受到了影響。

    張揚來到她身邊,學著她的樣子,跟她並排靠在警車上。

    喬夢媛喝了口水,低聲道:“死了好多人!”

    張揚道:“兩個,當時的情況就是那樣,我不殺他們,他們就會殺我們,我沒有其他的選擇!”望著喬夢媛惶恐不安的表情,張揚歎了口氣道:“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太大意就不會讓你受到驚嚇。”

    喬夢媛道:“應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是我把你約到匯通的咖啡廳,所以才會被人設計……”說到這喬夢媛忽然感覺心中一陣難過,事實證明許嘉勇給她打那個電話隻是在做戲,他仍然在利用自己,利用自己對付張揚,喬夢媛發現自己始終沒有擺脫夾在他們之間的命運,兩個人之間的爭鬥都將她作為對付對方的武器,這該是一種怎樣的悲哀,她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張揚脫下自己的警服,為喬夢媛披在身上。

    豐澤公安局長程焱東向他走了過來,張揚向程焱東使了一個眼『色』,兩人走到一旁,程焱東低聲道:“剛剛聯係江城方麵,許嘉勇剛剛離開警局。”

    張揚點了點頭,伸手向程焱東要來手機,他給杜宇峰打了個電話:“杜哥,他在幹什麼?”

    杜宇峰一邊開車一邊盯著前麵的加長林肯車道:“鬧騰了一個下午,他也夠狼狽的,剛才王廳長親自打電話過問這件事,局也不好繼續留他,畢竟他又沒有犯罪。”

    張揚道:“盯住他,鄭壽國已經落網了!”

    杜宇峰驚喜道:“真的?”

    張揚道:“真的!隨時告訴我他的動向,我這就去找他。”

    許嘉勇臉『色』陰沉的坐在林肯車內,他想要離開江城,可是這一天從出門就不順利,交通事故,鬥毆事件接踵而來,他的時間都在不知不覺中消磨的幹幹淨淨,外麵天『色』已經漸漸黑暗下來,許嘉勇知道今天是走不了了。

    範思琪小聲道:“我們還要走嗎?”

    許嘉勇搖了搖頭,他忽然生出一個想法,低聲向司機道:“去匯通看看!”

    汽車來到匯通門前的時候,夜幕已經降臨,等到停好車,許嘉勇推開車門走了下去,他站在道路的中心望著匯通辦公大樓上的燈火。他搜尋著喬夢媛辦公室的位置,窗口漆黑一片,許嘉勇靜靜望著窗口,似乎看到房間的燈亮著,喬夢媛就在房內,坐在辦公桌前翻閱文件的情景,許嘉勇在心底歎了一口氣,他還沒有收到消息,不知道鄭壽國有沒有完成自己交給他的任務。

    就在許嘉勇準備上車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

    許嘉勇打開電話,聽到張揚的冷笑聲,許嘉勇的臉『色』頓時變了,他顫聲道:“你是誰?”

    “我是鬼,我是被你殺死的鬼!”

    許嘉勇怒吼道:“你撒謊!”

    張揚道:“你雇傭鄭壽國殺我,你恨我,隻管衝著我一個人來,為什麼要傷害夢媛,為什麼要傷害一個曾經愛過你,曾經為你付出這麼多,一個真心想要幫助你的人!”

    許嘉勇握著電話他向四周張望著,可他並沒有發現張揚的身影:“你出來,你給我出來!”許嘉勇發狂的叫道。

    張揚道:“你明明可以活得更輕鬆一些,為什麼非要把自己『逼』上絕路?”

    許嘉勇怒吼道:“是你『逼』我!”

    張揚道:“知不知道今天夢媛約我幹什麼?”

    許嘉勇用力搖了搖頭。

    張揚道:“她約我去匯通公司的咖啡廳,是為了勸我放過你,是讓我給你一條生路,就算你做了這麼多對不起她的事情,她仍然還想幫你,她覺著你可憐,她可憐你!”

    許嘉勇怒吼道:“我不用她可憐,我不用任何人可憐!”

    張揚道:“現在就算你想讓她可憐你,也沒有機會了……”

    許嘉勇內心一沉,雖然他早就決定要將喬夢媛和張揚一起殺死,可此時聽到張揚這樣說仍然感覺到一陣說不出的心痛,他發現自己是錯的,他在內心深處仍然是愛著喬夢媛的,他為什麼要殺她?真想殺死的張揚仍然好端端的活著,可是夢媛卻……

    許嘉勇眼含熱淚的抬起頭,讓他詫異的是,喬夢媛辦公室的燈光居然打開了,一個身影站在窗前,雖然相隔很遠,許嘉勇仍然能夠認出那是張揚。許嘉勇死死握著電話:“你還活著……”

    張揚道:“看到我還活著你是不是很失望?許嘉勇,我明白的告訴你,鄭壽國已經落網,他已經將你買凶殺人的事情全都招供出來了,你以為自己很高明,可以瞞過所有人,做夢!”

    許嘉勇死命攥住電話,此時他聽到了遠方的警笛聲。

    許嘉勇轉身望去,有幾輛閃爍著警燈的警車正向匯通的方向駛來,他幾乎在瞬間就下定了一個主意,他大步向匯通走去,衝著聽筒大聲道:“你等我,你有種就等著我!”

    張揚道:“我等你,就坐在夢媛的辦公室內等著你。”

    許嘉勇不知哪來的勇氣,他來到喬夢媛的辦公室前,抬腳就將辦公室的房門給踹開了。

    身穿警服的張揚坐在大班椅上,平靜注視著從門外闖入的許嘉勇。

    許嘉勇雙目紅的就像染血一樣,他咆哮道:“是你害死了夢媛!”

    張揚歎了口氣:“許嘉勇,你永遠都上不了台麵,你像你死去的老爺子一樣,全都是廢物,全都是社會渣滓敗類!鄭壽國和他的同夥已經把你供出來了,你等著坐牢吧!”

    許嘉勇宛如一頭被激怒的獅子,他大吼著衝了上去,不計後果的衝了上去。張揚一閃身,許嘉勇撲了一個空,可接下來張揚的舉動卻出乎許嘉勇的意料之外,他並沒有和許嘉勇一對一的比拚,而是一轉身向門外逃去。

    許嘉勇怒吼道:“你給我站住,給我站住!”

    張揚越走越快,張揚即將走出匯通大門的時候,忽然一轉身將一件東西扔給了許嘉勇:“給你!”

    許嘉勇看到那黑乎乎的物體迎麵飛來,出於本等伸手就將那物體抓住,可當他看清那東西之後,不由得大吃一驚,張揚扔給他的竟然是一把手槍。

    此時的許嘉勇已經完全陷入了瘋狂的狀態之中,他的情緒無法控製,握住武器,跟著張揚就追了出去,瞄準張揚的後心,連續扣動扳機,鏘鏘的空槍聲讓許嘉勇冷靜了下來,張揚根本就沒往手槍中放子彈,或者這根本就是一把假槍。

    “嗖!”一顆子彈劃破夜空準確無誤的『射』擊在許嘉勇的左膝之上,然後又是連續兩槍,許嘉勇張開雙臂,不可思議的看著胸前的彈孔,一點點,宛如電影慢鏡頭般跪了下去,他捂住胸口,看到殷紅『色』的鮮血從手指縫總緩緩留出來,許嘉勇在笑,似乎有種解脫後的輕快感,他又看到了喬夢媛。

    一顆子彈『射』中了他的頭部,許嘉勇終於趴倒在地上,他的手足四肢還在不停抽搐著。

    張揚望著許嘉勇,望著這個一心想要報複自己的對手終於拜倒在自己的麵前,他的心中非但沒有取勝後的勝利感,反而感到一種說不出的悲哀,許嘉勇原本不應該走到這種地步。

    全副武裝的警察從周圍包圍上來,這次行動由薑亮和杜宇峰聯合指揮。

    薑亮拾起地上的手槍,皺了皺眉頭道:“仿真槍!他竟然拿了一隻仿真槍!”

    杜宇峰沒說話,偷偷和張揚交遞了一個隻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眼神。

    一名特警隊員探了探許嘉勇的鼻息,忽然大聲道:“頭兒,他還有口氣,!”

    薑亮道:“馬上叫救護車!”

    張揚望著許嘉勇,許嘉勇的身體在血泊中仍然不斷抽搐著。張揚蹲了下去,低聲道:“夢媛還活著,她沒事,鄭壽國已經把你給他三百萬雇用他的事情全都說了出來!”

    許嘉勇的唇角浮現出一絲奇怪的笑容,他的笑容在他最後的時間,長久的定格在他的臉上。

    許嘉勇的手機不停的響,薑亮拾起手機,按下接聽鍵。

    一個關切的女聲道:“嘉勇,你有沒有事啊?不要留在江城了,離開吧,鬥下去沒有任何意思……”聽到這邊始終無人應聲,那邊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嘉勇……你怎麼了?”

    薑亮抿了抿嘴唇,猶豫了一下方才道:“對不起,許嘉勇……”

    杜宇峰蹲下去,『摸』了『摸』許嘉勇的頸動脈,確信他已經死去,轉向薑亮搖了搖頭。

    薑亮長久的停頓之後,方才道:“……他死了!”

    

Snap Time:2018-07-20 10:39:25  ExecTime:0.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