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零五章以卵擊石(上)


    第五百零五章【以卵擊石】(上)

    推車從電梯直接來到了地下停車場,那兩人打開一輛依維柯的後門,將裝著張揚和喬夢媛的雜物箱抬了上去。

    張揚此時已經不再考慮其他的事情,專心致誌的調息,力求將麻『藥』盡早從體內排遣出去,汽車在行進了約半個小時之後,道路開始變得顛簸起來,張揚猜想到他們應該出了江城,麻『藥』不於毒『藥』,以張大官人之能也不能在短時間內恢複力量,他暗叫不妙,雖然做足準備,仍然著了許嘉勇的道兒,許嘉勇盤算的很清楚,利用喬夢媛把自己吸引出來,趁著他麻痹大意,在咖啡中下了麻『藥』,不僅如此,還用麻醉彈『射』中了他。隻是這幫人並沒有想到,這麼大的麻醉劑量居然沒有把張揚麻翻,他的頭腦仍舊清醒的知道發生了什麼。

    汽車行進大約一個小時之後,駛入了豐澤境內的一座采石場。一名戴口罩的男子將蒙在雜物箱上方的窗簾揭開,和另外一名同伴將喬夢媛和張揚先後抬了出去,為了穩妥起見,還用手銬將他們反手銬起來。

    張揚的力量並沒有完全恢複,他不敢輕舉妄動。

    那個沙啞的男聲道:“怎樣了?”

    一個男子甕聲甕氣的說:“準備好了!”

    張揚感覺自己的領子被人揪住拖進了一個鐵籠子,喬夢媛很快也被拖了進來,伴隨著當一聲巨響,門被關上了,他們用大鎖將鐵籠鎖住。

    其中一名男子端起一盆冷水向鐵籠中潑去,喬夢媛被冷水一激,醒了過來,張揚本來就沒有暈過去,也裝出被激醒的樣子。

    喬夢媛看到自己現在的處境不由得驚慌失措,一張俏臉完全失去了顏『色』。她隨即又發現了身邊的張揚,兩人的身體緊靠在一起,被鎖在鐵籠麵,說來奇怪,看到張揚的目光之後,喬夢媛反倒變得安定了一些,不像剛才醒來時那般恐懼。

    張揚望著鐵籠外麵的四名男子,其中一人身材高大,他走到鐵籠前,用一根鐵管狠狠捅在張揚的胸口,冷笑道:“避彈衣!其實弄死你不一定要用手槍。”

    張揚的嘴唇『露』出一絲奇怪的笑意。

    那男子道:“笑什麼?你以為自己可以隻手遮天?我想弄死你和弄死一隻螞蟻沒有任何分別。”

    喬夢媛心中一陣黯然,她此時方才回憶起暈倒之前的一切,是她把張揚請去公司咖啡廳為許嘉勇說情,想讓張揚放過許嘉勇一馬,卻沒有想到,正是因為赴自己的這場約會,而讓張揚身陷囫圇,她想起張揚在咖啡廳內的堅持,事實證明許嘉勇仍然在利用她,而她卻因為心軟而付出了代價,不僅如此還連累了張揚,想到這喬夢媛心頭一酸,兩行眼淚落了下來。

    張揚溫柔而憐惜的看著她,此時張揚的內力已經恢複了大半,從這幫劫持者的舉動可以看出,他們並不是想簡單的殺死他和喬夢媛,其中一人正舉著攝像機對他們兩人錄像,顯然是想將虐殺他們的全過程錄製下來,以後好向雇主交差。

    喬夢媛很想對張揚說聲對不起,可此時她卻發不出聲音,美眸之中的淚水止不住的落下。

    一輛小型吊車緩緩開了過來,吊臂慢慢下垂,一名歹徒用鐵鉤勾住鐵鏈,鐵籠在司機的『操』縱下緩緩升起。

    張揚從高出向下望去,不遠的地方是一個水潭,這幫家夥是要把他們沉入水中活活悶死,張揚想起過去不少地方為了懲罰『奸』夫『淫』『婦』,對他們浸豬籠,想不到這件事居然輪到了他和喬夢媛的身上。

    喬夢媛也意識到了這幫人要做什麼,她此時不再哭了,俏臉之上猶自掛著兩行晶瑩的淚珠,在夕陽的映照下璀璨生光。鐵籠被越吊越高,司機轉動起重臂,讓鐵籠對準了下麵的水潭。

    喬夢媛雖然發不出聲,可是她的嘴巴一張一合,嘴形分明是在說——對不起!

    張揚微笑看著她,沒有一絲一毫的畏懼,他的體力正在迅速恢複著,以傳音入密的功夫向喬夢媛道:“別怕,他們把我們當成『奸』夫『淫』『婦』了,要把我們浸豬籠。”

    喬夢媛美眸中流『露』出錯愕和驚喜交織的神情,張揚居然能夠說話,她真的聽到了張揚的聲音。

    張揚道:“入水後你盡可能屏住呼吸,我會在最短的時間內掙脫出來,記住,一定要冷靜,屏住呼吸,不要被水嗆到!”

    喬夢媛眨了眨眼睛。

    鐵籠緩緩下降,那位負責攝影的歹徒端著攝影機看似很專業的拍攝著眼前的畫麵。

    領頭的男子道:“悶死他們,然後拍下來,坑準備好了嗎?”

    一旁的男子道:“準備好了,等他們死了,就把他們葬在一起,讓這對『奸』夫『淫』『婦』永生永世都在一起,用混凝土把他們粘在一起,永遠封存起來,讓他們黃泉路上不寂寞。”說到這他哈哈笑了起來。

    張揚聽得清清楚楚,這幫人計劃的很周密。

    領頭的男子歎了口氣道:“真是麻煩,如果不是雇主太想看到他們死去的慘狀,我才不願花費這麼大的功夫。”

    鐵籠已經入水,張揚和喬夢媛感到下半截身體浸入了冰涼的水中,這讓他們的頭腦變得越發清晰,也明白了這幫歹徒弄醒他們的真正目的,是想讓他們感受到臨死前的恐懼。

    張揚和喬夢媛四目相對,喬夢媛此刻已經不再感到害怕,她的唇角居然『露』出淡淡的笑意。水一點點浸沒鐵籠,在水淹沒喬夢媛口鼻的那,她迅速屏住呼吸。

    鐵籠仍然向下沉去,池水很渾,上麵看不清麵的具體情況,這為張揚的逃脫創造了便利條件,他趁著這會兒功夫內力已經回複的七七八八,雙膀用力,硬生生將手銬掙斷,張揚知道喬夢媛支持不了太久的時間,他抓住喬夢媛,在水中找到喬夢媛的位置,捧住她的俏臉,嘴唇印上她的櫻唇,喬夢媛已經就快支持不住,行將放棄之時,忽然感到張揚的嘴唇吻在她的唇上,喬夢媛芳心劇震,想不到這廝在這種生死關頭居然還不忘輕薄自己,可她馬上就想到張揚不會荒唐到這種地步,一股男『性』氣息度入她的喉頭,喬夢媛的窒息感稍稍減輕,張揚伸手在喬夢媛的腰椎處胸膛處『摸』索。

    喬夢媛這會兒有羞又急,剛才還能用張揚幫助她呼吸做解釋,可現在他竟然在自己渾身上下『亂』『摸』,可喬夢媛的意識轉瞬之間就消失了,張揚按下她身體的『穴』道,讓她暫時陷入龜息狀態之中。

    張揚雙手抓住拇指粗細的鐵籠,內力灌注雙臂,一下就將鐵欞拉開,他從擴開的洞口中遊了出去,然後又將鐵欞拉回原狀。

    鐵籠在水中浸泡了十五分鍾之後,吊車方才將鐵籠吊上來,在這群歹徒看來張揚和喬夢媛必死無疑,沒有人可以在水中生存這麼久的時間。

    喬夢媛一動不動的躺在鐵籠,看來已經死去多時了,讓所有人詫異的是張揚竟然不見了,這不是魔術,不可能上演大變活人?就在他們還沒反過神來的時候,張大官人從水麵下騰躍而出,兩道寒芒從他的手中『射』出,幾乎在同時釘入了兩名歹徒的前額,刺穿他們的顱骨深深『射』入其中。

    那名駕駛吊車的男子看到情形不對,慌忙推開車門向遠方逃去。

    為首的那名男子已經掏出了手槍,他出槍的速度也是奇快,手指扣動扳機,可是張揚也是一刀扔出,飛刀瞄準了對方的手指,在對方還沒有按下扳機之時,鋒利的刀刃已經將那人的食指齊齊切下,那男子爆發出一聲慘叫。

    張揚已經在短時間內欺近他的身邊,一拳砸在他的下頜之上,打得那男子騰空飛起,然後重重落在地上,口中鮮血混合著牙齒飛了出來。

    張揚又向前一步,製住他的『穴』道,從地上抓起一塊雞蛋大小的石頭,瞄準遠處正在逃離的吊車司機,用力砸了過去,石頭宛如出膛的炮彈一般飛了出去,正中那司機的腦後,砸得他連聲息都沒有發出來,就狗啃屎般撲倒在地上。

    張揚則一連串的動作一氣成,在短短一分鍾不到的時間內已經將四名歹徒全部擊倒。

    他不顧上去看地上的敵人,先爬上吊車,將鐵籠緩緩放了下來。他必須要盡快解救喬夢媛,確保她平安無事。

    

Snap Time:2018-01-22 22:34:52  ExecTime: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