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零四章碰瓷(上)


    第五百零四章【碰瓷】(上)

    張揚就是要許嘉勇鋌而走險,不過他並沒有想到這次居然會有這樣意外的發現。

    薑亮和杜宇峰聽張揚說完這件事,兩人都表現的十分緊張,薑亮道:“不行,張揚,你最好找個地方躲起來,我們派人24小時保護你。”

    張揚笑道:“別這麼誇張行嗎?許嘉勇狗急跳牆,他買凶想殺我,這次剛好人贓並獲,抓住那個鄭壽國,過去許常德事件中一直懸而未決的案子也能夠得到徹底解決。”

    杜宇峰道:“以身作餌可不是什麼好主意,兄弟,你武功雖然很好,可再厲害也比不過槍子兒,鄭壽國那個人的資料我看過,是個神槍手,過去在江城公安係統內很有名氣。”

    張揚道:“我要是躲起來,他找不到我怎麼辦?抓不住鄭壽國就不能指認許嘉勇,好不容易才得到了這個機會,我不會放棄!隻要能讓他從此消停下去,就算冒一些險也是值得的。”

    範思琪走入房間內,發現許嘉勇正在整理皮箱,她不由得有些詫異道:“你要出門?”

    許嘉勇道:“是!不過不是我,是我們!”

    範思琪道:“去哪?”

    許嘉勇道:“你不是說要去南錫嗎?趕快收拾東西,我們馬上就走!”

    範思琪有些詫異的看著許嘉勇。

    許嘉勇冷冷道:“看什麼看?你是不是不想走啊?”

    範思琪這才回過身來,慌忙轉身去了麵的房間。

    許嘉勇整理皮箱的時候,發現皮箱夾層內還有一張喬夢媛的照片,望著照片上的喬夢媛,許嘉勇一時生出無限感觸,他抿了抿嘴唇,想將那張照片撕碎,可扯了一小半,卻又忽然改變了主意,小心翼翼的將照片收藏在衣袋。離開江城並不是他害怕張揚,他隻是暫時離開,他要盡可能的避免嫌疑。

    範思琪悄悄撥通了張揚的電話,她故意道:“嘉勇,咱們什麼時候走?”

    許嘉勇道:“現在!”

    張揚聽完這番話,電話就已經中斷了,範思琪正在利用這種方式告訴他許嘉勇走了,張揚幾乎沒怎麼費腦筋就已經猜到許嘉勇想要在殺手對付自己的時候離開江城,他想要避免嫌疑,張揚不覺笑了起來,許嘉勇還是有些頭腦的,他分明是在準備後路,如果鄭壽國勝利得手,他自然不會離開,如果鄭壽國萬一不幸被捉,他也要留有一條退路。

    張揚並不擔心許嘉勇逃到哪,隻要他抓住鄭壽國,就會抓住許嘉勇的犯罪證據,自然會將許嘉勇『逼』入絕境。

    範思琪之所以通知他,更證明範思琪想借助自己置許嘉勇於死地而後快的想法,隻有徹底解決掉許嘉勇,範思琪才能從他的控製中解脫出來。

    張揚馬上給袁立波打了一個電話,拖住許嘉勇的任務對他來說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張揚剛剛放下電話,嵐山市農業局局長王華昭的電話就打了過來,他是專門通知張揚,自己16號結婚的事情的,張揚慌忙道:“恭喜恭喜!”

    王華昭笑道:“你早就恭喜過了,我怕你工作忙忘了過來,所以打電話再提醒你一生,後天啊,你一定得到!”

    張揚道:“放心吧,再大的事情我都推了,後天中午一定去喝你的喜酒。”

    王華昭道:“你明晚就得到,我還打算讓你給我當伴郎呢。”

    張揚笑道:“明晚可能不成,你最好別打我的譜!”跟王華昭聊了一會兒放下電話,張揚忽然意識到自己現在的生活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被許嘉勇影響了,仇恨真的不是什麼好事兒,一旦牽涉其中等於被套上了一道無形的枷鎖。

    許嘉勇和範思琪剛剛離開二招,林肯車速度並不快,汽車剛剛拐彎,突然一道人影斜刺衝了出來。司機嚇得慌忙踩下車,可外麵還是傳來一聲慘叫,那人軟綿綿倒了下去。

    司機愣了,一時間呆在那。

    許嘉勇怒道:“怎麼開車的?”

    “我沒碰著他……”司機一臉無辜道。

    範思琪第一個反應了過來:“還不趕緊下去看看!”

    他們推門走了下去,卻見一個剃著禿頭的大漢四仰八叉的躺在那,一動不動,不知是死是活。

    還沒等他們湊過去看個清楚,從周圍呼啦一下擁上來十多條漢子,為首一人正是鴻翔洗浴的老板狗臉強,他和袁立波關係很好,過去多次吃過張揚的虧,袁立波讓他折騰一下許嘉勇,狗臉強雖然沒什麼本事,可談到耍無賴,卻是一把好手。

    許嘉勇和範思琪哪見過這種陣勢,看到十多名大漢圍上來範思琪臉都白了,許嘉勇道:“你們幹什麼?”

    狗臉強道:“你他媽問我幹什麼?裝『逼』啊?沒見過你這種裝成傻『逼』的,你把我兄弟給撞了,今兒怎麼辦?”

    司機道:“我根本就沒撞著他,他突然衝著我們的汽車衝過來,我已經住車了,可他還是倒了下去……”

    狗臉強雙眼一翻,走到那司機麵前,掄圓了右手啪!地給了他一記嘴巴子:“放屁!我們這麼多人,幾十隻眼睛都看著呢,你把我兄弟給撞了,你還敢不承認!”

    那禿頭呼天搶地的慘叫起來:“疼死我了……強哥……我……我腿可能斷了!”

    許嘉勇畢竟是見過風浪的人物,他知道自己遇上了一幫地痞無賴,則禿頭十有八九是碰瓷的,許嘉勇沒想這麼多,他並沒想到這件事會和張揚有關係。但凡這些地皮無賴鬧事,多數都是為了求財。

    許嘉勇走了過去:“你們說怎麼解決吧,要麼就送醫院,要麼我們賠錢你們自己去醫院。”

    狗臉強上下掃視了許嘉勇一眼,許嘉勇雖然不認識狗臉強,可狗臉強知道他,過去江城市委書記的公子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啊!狗臉強今天就是抱著來找事的目的來的,當然沒那麼容易說話,他獰笑道:“麻痹的你什麼玩意兒?撞了人還牛『逼』了?我今兒把話撂在這兒,我兄弟隻要有事,我讓你們出不了江城這一畝三分地。”

    許嘉勇怒道:“你當自己是誰?中國是法治社會,你們耍無賴嗎?”

    此時交警也趕到了,國人最喜歡的就是看熱鬧,發生了這種事情,馬上就有人圍了上來,交警趕到的時候,糾紛雙方已經被三層外三層圍了起來。

    狗臉強也不是傻子,雖然知道許嘉勇的老爹已經死了,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人家官二代肯定還是有些關係的,所以不敢當真動手,十多個人對許嘉勇一方撕扯不斷,許嘉勇氣得臉都青了,他這次回到江城可沒少生氣,什麼晦氣事都讓他遇到了。看到警察過來,許嘉勇像是找到了救星,他大聲道:“警察同誌,警察同誌,你們來評評理!”

    交警聽到雙方講完事故的前後經過,其中一人馬上對現場進行了拍照,還有一人向上級匯報情況。狗臉強在江城頗有些名氣,交警也認識他,看到糾紛的一方有他,馬上就猜到這件事十有八九是狗臉強故意敲詐人家。

    狗臉強振振有辭道:“撞了人他還占理了,人民警察愛人民,現在人民被他們給撞了,你們管不管?”

    看到警察過來,禿頭叫得越發淒慘了。

    許嘉勇向其中一名交警道:“警察同誌,我們又不是推卸責任,汽車根本就沒撞到他,明明是他主動衝上來的……”

    狗臉強和他的那幫狐朋狗友情緒激動的圍了上去:“你他媽說什麼?”

    周圍看熱鬧的老百姓也跟著七嘴八舌,不過真正看清情況的沒幾個,就算看清了也不敢說,狗臉強這幫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善類,誰也不敢得罪他們,而且人多數都是同情弱者的,狗臉強這幫人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可許嘉勇他們坐著豪車,衣著光鮮,一看就是有錢有勢的人物,跟他們相比被撞得自然成為弱者了。

    “撞了人就給人看唄!”

    “就是,有倆錢了不起啊!”

    狗臉強還是頭一次獲得了這麼多群眾的支持,他抱拳道:“感謝各位父老鄉親仗義執言,我們雖然沒錢,可我們不怕,撞了人就得給看病!”

    “對,給人家看病!”狗臉強的話又得到了齊聲響應。

    許嘉勇有些急了,他向警察道:“警察同誌你看……”

    那交警歎了口氣道:“多大點事兒,反正又沒什麼重傷,你們私下協商解決不好嗎?非得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他向同伴道:“先叫120傷者送到醫院,然後把車開到停車場去,你們跟我回事故大隊處理!”

    

Snap Time:2018-01-16 17:55:58  ExecTime:0.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