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零三章惡膽(下)


    第五百零三章【惡膽】(下)

    許嘉勇回到一招後不久,服務生就敲門送來了一封信,許嘉勇打開那封信,卻見上麵寫著他父親許常德貪贓枉法的事實,將許常德在江城擔任市委書記期間的所作所為寫的清清楚楚,許嘉勇看完氣得火冒三丈,看到信尾落款處還大模大樣的簽上了張揚的名字,許嘉勇將這封信撕得粉碎。他拿起電話撥通了張揚的手機。

    “許嘉勇,你找我道歉嗎?現在不嫌太晚了嗎?”

    張揚懶洋洋的語氣讓許嘉勇越發的不舒服,他怒吼道:“向你道歉,除非我死,我真後悔,當時為什麼沒有再大力一點,為什麼沒把你給砸死!”

    張揚笑道:“注意你的措辭,酒瓶你這句話,我就可以告你恐嚇!”

    許嘉勇道:“除了栽贓陷害你還有什麼本事?口口聲聲說自己光明正大,我看,你隻不過是個陰險小人!”

    張揚道:“栽贓陷害?我怎麼不覺得?你老子突發心髒病不假,可他死得幸運,至少保住了他的名聲,他在江城可沒少貪汙,其實中紀委早已掌握了他貪汙腐敗的證據,要不是考慮到『政府』官員的公信力,早就追究他的責任了。”

    許嘉勇氣急敗壞,在他心中父親是不容玷汙的,他怒吼道:“你放屁!”

    張揚道:“你怎麼都是一海歸學子,怎麼一開口就是粗話呢?”

    許嘉勇道:“卑鄙,你利用夢媛的善良,欺騙她,你想利用她來打擊我報複我!”

    張揚笑道:“夢媛是個理智聰明的女孩子,你以為我做什麼她看不出來?她其實看得清清楚楚,可是她仍然心甘情願的幫我!利用夢媛的人是你吧!你爹死了,你把他死的這筆帳算在了我的頭上。你想報複我,又覺著沒有靠山,就開始轉而追求夢媛,和她訂婚,想依靠喬家發展,想借用他們的力量對付我,可惜喬家早就看清了你的嘴臉。”

    許嘉勇咬牙切齒道:“是你從中挑唆,是你破壞我和夢媛之間的關係。”

    “夢媛當初的確喜歡過你,可她隻是被你的表象所欺騙!”

    許嘉勇大吼道:“我承認我並不高尚,可你也不是什麼好人!”

    “對付你需要高尚嗎?許嘉勇,你最好給我老老實實滾出江城,滾得遠遠的,跟在你女人的屁股後麵滾出中國,去做新加坡人也好,美國人也好,總之不要讓我再見到你!”

    張揚停頓了一下又道:“對了,晚上我約了夢媛一起吃飯,你是不是想一起來?”

    “混蛋!”許嘉勇掛上電話,氣得來回踱步,一雙眼睛就快冒出火來。

    範思琪望著震怒的許嘉勇,從心底生出一絲快意,現在的許嘉勇就像是瀕臨發狂的野獸,如果他明智的話應該離開江城,調整心情充分冷靜下去,繼續留下去做困獸猶鬥無疑是極其愚蠢的事情,作為旁觀者,範思琪已經看出許嘉勇根本不是張揚的對手,商場、情場、戰場之上許嘉勇全麵處於下風。

    喬夢媛開車回到別墅前,看到張揚的皮卡車停在自己的門口,卻沒有見到張揚,喬夢媛有些詫異的向周圍看了看,確信他不在周圍,這才將車駛入車庫,正準備開門的時候,看到張揚拎著一雙鞋走了過來,那雙運動鞋是喬夢媛上午扔到垃圾堆去的,張揚對她的利用讓喬大小姐怒從心來,一口氣全都發泄到了鞋子上,把這雙運動鞋扔到了垃圾箱。卻想不到張大官人居然看到了,又給撿了回來。

    喬夢媛冷冷道:“你來幹什麼?”

    張揚道:“好好的鞋子幹嘛扔了?”

    喬夢媛道:“別人送給我的東西,我不喜歡,當然就扔了!”

    張揚道:“浪費可恥,就算有錢咱也不能這麼糟蹋!”

    喬夢媛道:“可恥的有一個,但絕不是我!”

    張揚把那雙鞋子擺到她的門口,喬夢媛抬起腳,一腳將鞋子踢開,開門打算進去,張大官人道:“鞋子能扔掉,可記憶卻扔不掉,當時我送你這雙鞋的時候,心還是有點感動的吧!”

    聽到這句話喬夢媛回過頭來,俏臉因為憤怒而漲得通紅:“是,當時我是挺感動,可現在看到這雙鞋子感到的就隻有惡心,我不明白你什麼時候變得這樣虛偽,為了達到目的不惜去欺騙別人利用別人,你和許嘉勇有什麼分別?”

    張揚道:“夢媛,我承認我不對,可是如果再給我一個從頭再來的機會,我仍然會選擇這樣做!”

    “你……”望著死不悔改的張揚,喬夢媛真是無可奈何,她頓了頓足道:“你還能再無恥一點嗎?”

    張揚道:“我在『逼』他,我要『逼』他離開江城!”

    “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張揚道:“你難道看不出許嘉勇根本就是喪心病狂,他把我視為殺父仇人,曾經威脅我要讓我嚐到人世間最痛苦的事情,夢媛,我不可以任由他瘋狂報複下去,為了報複我,他不惜犧牲你,不惜犧牲匯通,不惜做任何事,他根本不知悔改,我擔心你會受到他的傷害……”

    喬夢媛憤然阻止張揚的話:“傷害我的不是他,是你!”

    張揚望著喬夢媛淚光『蕩』漾的美眸,他忽然明白了什麼,喬夢媛的心中已經沒有了許嘉勇的位置,自己正在變得越來越重要,所以自己對她的傷害要比許嘉勇大得多。

    張揚道:“夢媛,我以後絕不再欺騙和利用你,我們還可以做朋友嗎?”

    喬夢媛搖了搖頭:“你讓我冷靜冷靜……我再不要介入到你和許嘉勇的是非之中!”

    張揚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喬夢媛望著皮卡車遠去,直到消失在自己的視野中,這才轉身去開門,走入房內之前,又想起了什麼,躬身將地上的那雙運動鞋拾起,卻發現鞋子麵居然塞著一張紙條兒,上麵寫著——喜歡你!喬夢媛咬了咬櫻唇,美眸卻如同輕風中的湖水泛起漣漪。

    範思琪主動約見了張揚,許嘉勇的表現讓她越來越感到害怕,她害怕許嘉勇在毀掉他自己的同時也會把她一起拖入深淵。

    張揚很禮貌的笑道:“範小姐喜歡咖啡還是茶?”

    範思琪道:“咖啡,不加糖!”

    張揚向侍者交代了一聲。

    範思琪有些不安的向窗外看了看,他們正在清心茶館的二樓,從這可以看到雅雲湖秀美的景『色』,時近黃昏,夕陽的光輝灑滿整個湖麵,微風輕拂,湖水泛起微波細浪,一時間滿湖金鱗閃爍不停,範思琪此時的心情也頗不平靜。

    張揚看出了這一點,不由得笑道:“範小姐放心,沒有人跟蹤你!”

    範思琪舒了口氣,端起咖啡品了一口,皺了皺眉頭,這咖啡的味道不好,苦的發澀。

    張揚道:“不好喝,我讓他們換掉!”

    範思琪搖了搖頭道:“算了,我隻是想說幾句話,說完就走。”

    張揚道:“你說,我聽著。”

    範思琪道:“他……快被你『逼』瘋了,張市長,你能不能收手?”

    張揚喝了口茶道:“你應該清楚,應該收手的不是我,而是他!”

    範思琪道:“他認為你毀去了他的一切,他恨你!”

    “我知道,我不想跟他計較,可是根據現在來看,他不會放棄對我的仇恨!”

    範思琪道:“可這樣下去,他會發狂,他會崩潰!他會不惜一切代價!”

    張揚道:“你和許嘉勇雖然是夫妻,可你並不如我了解他,他最擅長做的事情就是搞背後的小動作,當初他和夢媛訂婚,並不是因為他真心愛夢媛,而是因為他想要利用喬家的勢力,他為了報複我,什麼手段都用過了。”

    範思琪道:“他就快瘋了……”

    張揚道:“麵對一個這樣的人,你隻有兩個選擇,一是陪著他發瘋,二是站出來阻止他!”

    範思琪咬了咬嘴唇道:“他讓我感到害怕!”

    張揚直截了當的說:“範小姐,既然你能主動約我出來,我說話也就不用拐彎抹角了,許嘉勇生理上有『毛』病,你們根本隻是掛名夫妻,我不知道什麼樣的感情能讓你接受他,接受一樁無『性』婚姻,你是不是受了他的脅迫?”

    範思琪的臉『色』變了,她想不到張揚一語就道破了事情的真相,她顫聲道:“我不知該怎麼辦!”

    張揚道:“我可以幫你!”

    範思琪搖了搖頭道:“你幫不了我!”

    張揚道:“一味的退縮隻能越陷越深,範小姐想一輩子都被人威脅嗎?”他同情的看了範思琪一眼道:“永遠不要相信他會良心發現放過你。”

    範思琪道:“他很有才華,正是出於對他能力的欣賞我才讓他進入我的公司,並委以重任,可是他的心思並不在工作上,而是……”她停頓了一下,費了好大努力方才說出:“他進入星月隻是為了接近我了解我,他讓人跟蹤我,發現了我的一隱私,並以此來脅迫我……”

    張揚道:“你為什麼不告他?”

    範思琪痛苦無比道:“我不敢,我不能拿著我家族的聲譽當賭注……”

    張揚歎了口氣,範思琪無疑又是一個受害者,許嘉勇當真是一個禍害,無論範思琪有怎樣的隱私,那都是人家自己的事情,許嘉勇利用他掌握的東西去要挾範思琪,這種人實在太過卑鄙,張揚道:“想要製止他的唯一辦法,就是把他送入監獄!”

    範思琪道:“我怕他不但會毀掉他自己,還會毀掉我。”

    張揚道:“不會,他沒有那個本事!”

    範思琪下定決心,將手中的一張準備好的字條交給張揚,張揚展開一看,上麵是一串銀行賬號。

    範思琪道:“他讓我往這個賬號中打了三百萬,我擔心他可能要對你不利,具體的事情我不知道,能幫你的隻有這麼多。”

    張揚點了點頭。

    範思琪站起身,她準備走,臨走之前又俯下身在張揚耳邊小聲道:“我真的很想他死!”她的聲音雖然很小,可是其中卻充滿了刻骨銘心的仇恨。

    想要查找這筆錢的下落,張揚隻能求助於國安,國安方麵很快就回饋了消息,這筆錢匯入這個賬戶之後,隨即又被轉走,幾經周轉最後匯入到一個叫楊桂雲的女人那。這女人並沒有任何的犯罪記錄,但是有一點還是引起了張揚的注意,楊桂雲有個前夫是鄭壽國。

    這個人是東江公安局前任局長方德信的小舅子,張揚當初在查許常德貪汙案的時候,鄭壽國就曾經策劃殺他,張揚因此而查過他的資料——鄭壽國今年四十三歲,籍貫平海江城,十八歲入伍,退伍後進入江城公安局文淵區分局,後來因為工作能力出『色』,進入江城公安局重案組,七年前調入東江市公安局刑警隊,在一次抓捕行動中誤傷了一名無辜群眾,從此精神上受到打擊,一蹶不振,五年前終於承受不住巨大的壓力,從公安局辭職,此後鄭壽國被雇傭,幾次想殺張揚滅口,都被張揚化險為夷。在方德信被抓之後,鄭壽國就宛如人間蒸發一般不知所蹤,張揚也逐漸淡忘了這個人的名字。

    想不到這個名字再度出現在張揚的麵前,許嘉勇給楊桂雲三百萬,其背後肯定有陰謀,他不會平白無故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張揚將這一連串的關係串通起來,整件事已經漸漸變得清晰而明朗,許嘉勇終於沉不住氣了,他和鄭壽國之間一定沒有中斷過聯係,他要買凶殺人,他的目標就是張揚!

    

Snap Time:2018-07-23 15:52:29  ExecTime:0.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