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零一章攻心(下)

  
  第五百零一章【攻心】(下)
  月上中天之時,張揚和喬夢媛來到青雲峰頂,山頂風很大,張揚找到一個避風的石凹,脫下身上的夾克衫披在喬夢媛的身上。
  喬夢媛並沒有拒絕,她感覺今晚發生的一切就像做了場夢一樣,她怎麼就鬼使神差的跟著張揚來到了清台山,重陽登高,孤男寡女深更半夜的跑到這青雲峰上,難道僅僅是為了登高?
  張揚解開背囊,他向喬夢媛笑了笑,從中取出了一瓶白酒,變魔術一樣變出了幾樣小菜,居然還有六隻蒸好的螃蟹:“這山上夜冷風寒,給你兩個選擇,要麼咱們相互取暖,要麼飲酒取暖,你選哪一個?”
  喬夢媛笑著咬了咬櫻唇,這廝真是無恥,可無恥的話兒從他的嘴說出來透著一種可愛,她怎麼就氣不起來。
  張揚將擰開的酒瓶遞給她:“將就點兒,我身體健康,沒啥傳染病!”
  喬夢媛聽到這句話不禁想起當初在京城的時候誤會張揚得『性』病的事情來,她俏臉不由得有些發熱,接過酒瓶灌了一口:“哈……什麼酒,這麼烈?”
  張揚笑道:“江城酒廠的原漿,純糧釀造,口味醇正,別人想喝都喝不到。”他掰了一個雞腿遞給喬夢媛。
  喬夢媛接過咬了一口,因為酒精的原因,身體感覺溫暖了許多,可一陣風吹來,她剛剛得到的哪點兒溫暖頃刻間被吹得一幹二淨,禁不住又打了個噴嚏。
  張揚道:“你等等啊!”他從背囊中取出帳篷,很快就支好用地釘固定妥了,又在帳篷頂部掛了一盞小燈,喬夢媛鑽了進去,望著一臉笑意的張揚道:“你看來做足了準備。”
  張揚道:“你隻管放心,君子不欺暗室,我雖然不是君子,可我是一老實人。”
  喬夢媛一臉的不相信。
  張揚拿了隻螃蟹遞給她:“重陽節的螃蟹肉肥黃滿,六隻全是母蟹,每隻半斤朝上,豐澤老鄉送給我的,好東西我當然要和朋友一起分享。”
  喬夢媛撥開蟹殼,吃了口蟹黃道:“說!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張揚道:“夢媛啊,你讀的書比我多,還出過國留過洋見識比我多,可我總覺著你活得比我累。”
  喬夢媛道:“說清楚,別說一半藏一半。”
  張揚道:“我要是對你好點吧,你覺著我對你有想法有目的,我要是對你不好吧,你覺著我目中無人,說不定自尊心還會受到傷害。”
  喬夢媛啐道:“切!我是那種人嗎?”
  張揚道:“你嘴說不在乎,可心指不定在想,像我這麼青春這麼美貌,這麼多金,這麼賢惠的女孩子怎麼就沒人關注呢?”
  喬夢媛笑了起來:“我可沒你說的那麼好,張揚啊!我什麼時候說你對我抱有目的了?如果我真的那麼認為,我根本不會跟你出來,半夜三更的爬山,你以為是在製造浪漫啊?告訴你,如果沒有這帳篷,我就快被凍死了。”
  張揚笑了起來。
  喬夢媛奪過他手中的酒瓶灌了一口,秀眉情不自禁的顰了起來,一臉的痛苦。
  張揚道:“你到底是喝酒痛苦還是和我的口水痛苦?”
  喬夢媛紅著臉啐道:“你在胡說八道,我就把你從青雲峰上踹下去。”
  張揚道:“你不怕我把你拉下去,當一對同命鴛鴦?”
  喬夢媛的目光依舊清醒而理智,她搖了搖頭道:“我知道你這人嘴上雖然很貧,可心卻是很善良,尤其是對女孩子,心軟得很,有什麼委屈,你寧願自己承受也不願意拖累別人,你說是不?”
  張揚接過她手中的酒瓶灌了一口道:“知我者,夢媛也!”
  喬夢媛道:“我可不了解你,也沒打算了解你,你啊就是一火坑,有的是人向往麵跳,我就不湊那個熱鬧了。”
  張揚樂道:“跳唄,其實早晚都要跳,跳誰的火坑還不是一樣,咱倆好歹也是老熟人老朋友了,你要是跳下來,我肯定接著你,決不讓你摔著。”
  喬夢媛咬了口雞腿,又把張揚手中的酒瓶奪了過來:“你不覺著我已經摔得遍體鱗傷了,再跳一次可能連命都沒了。”
  張揚道:“你過去摔著是因為你眼睛不好,看準了地形再跳,跳進火坑怎麼也能燦爛一次,可要是一頭栽到水泥地,隻能碰個頭破血流鼻青臉腫了。”
  喬夢媛格格笑了起來,她又喝了一大口白酒:“張揚,別以為我看不清你,你想把我往溝帶。”
  張揚道:“我這人其實很透明,很容易看穿,在你麵前,我毫無保留,連遮羞布都不會留。”
  喬夢媛已經有了些許的醉意,指著他的鼻子道:“你少來,我最討厭你胡說八道,你知道這樣說話就是對我的不尊重嗎?”
  張揚搖了搖頭道:“沒覺得,我是尊重你才這麼說,在我眼你就是一聖女,我就算脫光了,你也不會用一絲一毫的『色』情眼光來看我,你太純潔了,我在你麵前根本就是一符號!”
  喬夢媛道:“你是問號還是驚歎號?開始我覺著你挺直爽的,可後來我發現你藏得很深的,很多時候,熱血衝動都是故意裝出來的,故意給人魯莽衝動的印象,其實你是想偽裝自己,掩飾你的陰謀詭計,藏在這樣的偽裝下,你才方便給別人使絆子。”
  張大官人瞪大了眼睛:“你就這麼看我?”
  喬夢媛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笑得陽光,可你心一點都不陽光,你表麵上什麼都無所謂,可你心中其實很多事都在乎。”
  張揚道:“你真是越來越了解我了。”
  喬夢媛的表情忽然一黯:“人都是這樣,我是說你,也是說我自己。”她雙眸之中竟然『蕩』起兩抹讓人心碎的淚光。
  張揚望著喬夢媛的樣子,心頭不禁升起一陣憐意,他柔聲道:“別喝了,喝多了不好,這四下無人,喊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喬夢媛瞪圓了一雙美眸道:“你敢怎樣?”
  張大官人一副膽戰心驚的樣子:“不是我的問題,我酒量大,清醒著呢,你酒量不行,這酒能『亂』『性』,你真要是喝高了,看到我高大威猛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的樣子,萬一要是見『色』起意,你說我從是不從呢?要是從吧,指不定你酒醒了會後悔,可要是不從,你對我用強,這荒山野嶺的誰能救我,我這清白……”
  喬夢媛忽然一伸手將自己啃剩下的那半拉雞腿塞到了張揚的嘴,張大官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她。喬夢媛格格笑了起來,笑靨如花,張揚從未見過她如此明豔的笑顏,一時間看得呆了。
  喬夢媛道:“你不是君子,也不小人,我信你!”
  張大官人把那半拉雞腿從嘴扯出來,啃了一口道:“別信我,連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幹出什麼事來!”
  喬夢媛道:“知不知道你身上最讓我欣賞的地方是什麼?”
  張大官人倒是想說某個部位,可麵前是喬夢媛,對她有些玩笑是不能開的,張揚沒醉,頭腦清醒得很,所以又咬了口雞腿道:“頭腦還是身體或者兼而有之?”
  喬夢媛道:“你是個離經叛道的人,認識你之前,我從沒有想過一個人會按照這樣的方式生活下去,可世上偏偏就有你這樣的人。”
  張大官人把雞腿已經啃光了:“你罵我?”
  喬夢媛道:“沒有,過去我一直是家的乖女兒,學校的好學生,可如今回憶起來,我長這麼大始終都在循規蹈矩的生活著。”
  張揚道:“能像你這樣活著已經是一種幸福,你啊,生在福中不知福!”
  喬夢媛道:“我唯一背離家人意願的一次,卻以失敗告終,現在證明我是錯的!我真的好失敗!”
  張揚笑道:“你不失敗,至少你睡不著覺的時候,還有人給你打電話,還有人陪你爬山,還有人陪你賞月,陪你喝酒,給你螃蟹吃,雞腿啃,你吃剩的東西還有地兒塞!”
  喬夢媛格格笑了起來:“你是在表功還是在訴苦?”
  張揚道:“也許現在你不覺得,因為你隻想到過去的痛苦,可等今晚過後,你就會回憶起現在的幸福,也許你會後悔,為什麼當初沒有好好享受今晚的幸福,這世上是沒有後悔『藥』的,所以,咱們還是別去想任何不開心的事情,清風、明月、美酒、佳肴,更何況還有我這個帥的掉渣的猛男陪伴,這世上還有比你更幸福的人嗎?”
  喬夢媛道:“我鄭重糾正,今晚本來我能睡個好覺,是你打電話攪了我的好夢,開車硬把我拉到這空無一人的清台山,我冒著寒風,披星戴月的跟你走了整整兩個小時的山路,陪你喝酒,陪你吃肉!”
  張大官人苦笑道:“你很痛苦?”
  喬夢媛搖了搖頭,俏臉之上泛起兩個淺淺的極為誘人的梨渦:“我很開心!”
  張揚道:“你開心,我就開心!”
  喬夢媛道:“真是高風亮節!”
  張揚道:“先夢媛之憂而憂,後夢媛之樂而樂,隨你怎麼看我,我都願意為你分憂解難,任何時候!”
  喬夢媛拿起酒瓶,喝了一口酒,輕聲道:“我知道你想讓我感動,可我怎麼就感動不起來呢?”
  張揚道:“酒精讓你麻木,如果不是喝酒的緣故,你現在肯定趴在我懷唏哩嘩啦的哭!”
  喬夢媛道:“跟酒精沒關係,我這人早就麻木了。要不,我現在開始喝水,等我清醒了你再感動我。”
  張大官人真摯道:“水越喝越冷,酒越喝越暖,我寧願你這輩子都別感動,可是我不願你凍著。”
  喬夢媛愣了一下,黑長的睫『毛』宛如風中蝴蝶翅膀一般悸動了起來,不一會兒,兩顆晶瑩的淚珠沿著她皎潔的俏臉滑落下來。
  張揚歎了口氣道:“我就說別讓我煽情,你看,非得搞到要掉眼淚,何必呢!何苦呢!”
  喬夢媛一邊流淚一邊道:“你唾沫星子崩到我眼睛了,好辣,辣死我了!”
  張大官人窘到了極點,尷尬的咳嗽了兩聲:“真是對不住,我激動了,一時沒控製住,水土流失了。”
  喬夢媛還是淚流不止:“有你這樣的嗎?流失的全是辣椒水,害人啊!”
  張揚道:“要不我幫你吹吹!”
  “不用,再讓你吹指不定要瞎了!”
  張揚道:“覆水難收,噴出去的口水也收不回來啊!”
  喬夢媛好不容易才止住了流淚,一雙妙目果然有點發紅了,張揚正要說話,喬夢媛道:“別看我,把臉側過去說,我害怕被你暗算!”
  張大官人被她這麼一打岔,想說的話一下全忘光了,他拿起酒瓶咕嘟灌了一口。
  喬夢媛輕聲道:“我簽完股權轉讓書之後,打算離開江城,以後見麵的機會就少了。”
  張揚內心中不由得生出難言的留戀:“江城就沒有值得你留戀的地方?”
  喬夢媛道:“有,可是我想徹底揮別過去。”
  “發生過的事情,永遠沒有辦法徹底抹去,那段經曆無論是好的還是壞的,都會永遠留在我們的記憶力,正是一段段的經曆讓人成熟,讓人清醒,夢媛,留下吧!”這還是張揚第一次當麵說出挽留的話。
  喬夢媛的手指勾了勾,示意張揚把酒瓶遞給她,她喝了口酒道:“這理由對我來說還遠遠不夠!”
  

Snap Time:2018-12-14 07:01:41  ExecTime: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