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零一章攻心(上)


    第五百零一章【攻心】(上)

    喬夢媛依然坐在那,她以為夜的寧靜會幫助自己平靜下來,可是她的心情卻變得越來越煩躁,讓她奇怪的是,自從這個電話之後,她的腦海中始終浮現著張揚的那張笑臉,沒心沒肺的笑臉。

    喬夢媛閉上眼睛,歎了口氣,正準備返回房內休息的時候,她的電話又響了起來,喬夢媛看了一眼號碼,是張揚的電話,她沒有馬上去接,等鈴聲又響了幾次方才接通電話:“喂!”

    “你怎麼還不睡啊?”

    喬夢媛道:“已經睡了,你要是沒吵醒我,我都睡著了。”

    張揚笑道:“撒謊,你明明坐在天台上啊!”

    喬夢媛愣了一下,她站起身向周圍望去,別墅門前的道路上空無一人,並沒有看到張揚的身影:“你怎麼知道?”

    張揚道:“我猜得!”

    喬夢媛一邊向四周張望著,一邊道:“你在哪兒?為什麼還不睡?”

    張揚道:“才十點鍾,睡不著!你好像也睡不著啊!”

    “跟你有關係嗎?”

    張揚笑道:“反正都睡不著,要不咱們一起出去溜達溜達!”

    喬夢媛有些詫異道:“現在?”

    “現在!”

    喬夢媛看到小區的大門處燈光閃爍了兩下,然後聽到張揚道:“我在小區外,穿厚實一點,別忘了穿上我送你的運動鞋,晚上冷。”

    喬夢媛正醞釀著拒絕的話,可張揚已經掛上了電話,她內心中充滿了猶豫,都十點鍾了,實在太晚了,可她清楚的認識到自己很想去,喬夢媛咬了咬櫻唇,下定決心還是要拒絕張揚,可電話打過去,對方的手機已經處於關機的狀態之中,不會這麼巧吧!他究竟是故意關機還是恰巧沒電了?

    張揚在門外等了整整二十分鍾,這才看到穿著黑『色』運動服的喬夢媛走了出來,腳上果然穿著他送得那雙運動鞋。張大官人笑了起來,『露』出滿口整齊而雪白的牙齒。

    喬夢媛也笑了,有些不滿的質問道:“大半夜的你不睡覺,跑我這來幹什麼?”

    張揚道:“上車!”

    喬夢媛道:“幹什麼?”

    張揚道:“上車再說!”

    喬夢媛警惕的看著他。

    張揚道:“你怕我?害怕我對你圖謀不軌?”

    喬夢媛不屑的切了一聲,拉開車門坐了進去。她剛一坐進去,張揚啟動油門就竄了出去,喬夢媛一聲驚呼:“喂!你到底要幹什麼?”

    張揚笑道:“今兒幾號?”

    喬夢媛道:“十月十二!怎麼了?”

    張揚道:“我問的是陰曆!”

    喬夢媛想了想方才道:“九月初八!怎麼了?有什麼特殊?”

    張揚道:“再過一個小時四十分鍾呢?”

    喬夢媛道:“那就是明天了,九月初九……重陽節!”

    張揚哈哈大笑道:“對,就是重陽節!”

    喬夢媛道:“重陽節又怎麼了?”

    張揚道:“重陽登高,這麼好的事情我怎麼能一個人獨享呢,咱們去爬山!”

    喬夢媛咬了咬櫻唇,美眸中『露』出幾分驚奇:“爬山?到哪兒爬山?”

    張揚道:“清台山青雲峰!”

    “你不是發神經吧!大半夜的!”

    張揚微笑道:“我本來就是一個瘋子!”

    喬夢媛罵了一聲神經病,卻閉上了眼睛,以實際表現默許了張揚的邀請,她從小到大一直在傳統的家庭中長大,這造成了她的『性』格中理『性』遠大於激情,可以說喬夢媛的每一步都是循規蹈矩的完成的,她是家人眼中的掌上明珠,她是外人眼中的天之驕女,可是她在感情上卻是一個失敗者,一個不擇不扣的失敗者。

    喬夢媛看到了張揚的手機放在『操』控台上,她拿起看了看,手機果然是關機了,喬夢媛有些慍怒的看著張揚:“為什麼要關機?”

    張揚笑道:“害怕你拒絕我,所以我不給你拒絕的機會。”

    喬夢媛真是拿他無可奈何,喬夢媛並沒有注意到,在她登上張揚皮卡車的時候,許嘉勇正在陰暗的角落中看著他們,一雙眼睛幾乎就要噴出火來。

    張揚的唇角『蕩』漾著會心的微笑,他的手機剛剛打開,杜宇峰的電話就打了進來,杜宇峰嚷嚷道:“好好的關什麼機?有沒有跟許嘉勇打起來?”

    張揚笑了:“沒有!”

    “你夠毒啊,在他的眼皮底下把喬夢媛帶走,這廝恐怕是要瘋了!”

    張揚道:“我在開車,你幫我留意就是!”

    掛上電話,喬夢媛有些詫異的看著他:“這麼晚了還有朋友找你?”

    張揚笑道:“自從接下新機場建設工程,我累得就像頭不停拉磨的驢,真想撂挑子不幹了。”

    喬夢媛不禁笑了起來:“你啊,整一個官兒『迷』,舍得嗎?”

    張揚道:“我不僅是官『迷』,我是愛江山更愛美人那種!”

    喬夢媛聽出他話中的曖昧,隻當沒有聽到,打了個哈欠道:“我倦了,先眯一會兒,等到了清台山叫醒我!”

    許嘉勇失魂落魄的返回了『政府』一招,打開房門,看到範思琪正坐在床上笑著打著電話,許嘉勇直愣愣的看著她。

    範思琪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發『毛』,掛上電話,笑了笑道:“你回來了?”

    許嘉勇布滿血絲的雙目盯住範思琪道:“你在笑我?”

    範思琪起身道:“你是不是喝多了?我幫你衝杯咖啡。”她經過許嘉勇身邊的時候,被許嘉勇抓住手腕:“你為什麼要笑我?我是不是很可笑?”

    範思琪怒道:“你有『毛』病啊,我不朝你笑,難道要朝你瞪眼睛?”

    許嘉勇揚手狠狠給了她一記耳光,打得範思琪摔倒在地毯上,還沒等範思琪從地上爬起來,他跟上去狠狠一腳踹在範思琪的小腹上,範思琪被他踹得喘不過起來,臉都白了。

    許嘉勇抓著範思琪的頭發,惡狠狠道:“女人,全他媽都是水『性』楊花,沒一個好東西!”

    範思琪怒視許嘉勇,她緩了好一會兒方才喘過氣來:“許嘉勇,你這個畜生……你鬥不過別人,拿我出氣,你是不是男人?”

    許嘉勇咬牙切齒道:“賤人,你倒是把自己當成男人,可惜你改變不了這個事實,你不把自己當成女人,可你又不是男人,哈哈……名門望族,大家閨秀,要不要我把你的那些激情四『射』的照片公諸於眾?讓大家都看看星月的美女總裁是個什麼樣的人物?啊?”許嘉勇撕扯著範思琪的頭發。

    範思琪狠狠咬著下唇,嘴唇就快被她咬出血來了:“許嘉勇,你是個不擇不扣的禽獸,你算不上男人,你不配當一個男人!”

    許嘉勇的眼前忽然出現了喬夢媛的影子,他想起了喬夢媛在辦公室內罵他的一幕,他的眼神變得瘋狂而可怖,他一把推到了範思琪:“賤人,婊子,我讓你看看,我是不是男人,你這個賤人!”他發瘋的撕扯著範思琪的衣服,範思琪一邊咒罵著一邊和他拚命抗爭著。可是她的力量畢竟無法與許嘉勇相比,範思琪放棄了抗爭,她望著許嘉勇發出不屑的笑聲。許嘉勇臉上的肌肉因為憤怒而扭曲了,他抓住範思琪的頭發狠狠給了她一記耳光。範思琪卻笑得更加的歡暢,她充滿譏諷道:“你不是男人,我就算給你,你有那個本事嗎?”

    許嘉勇氣得渾身都顫抖了起來,他搖搖晃晃站起身來,範思琪望著他兩腿間隨著他動作同樣擺動的東西,歎了口氣道:“為什麼你要為難自己,明明做不到的事情,為什麼要勉強自己?”

    許嘉勇抬起腳狠狠踹在範思琪的小腹上,踹得範思琪蝦米一樣躬在那,他一邊脫去衣服,一邊走向洗手間,就這麼赤身『裸』體的走了進去,打開淋浴,讓冷水兜頭蓋臉的澆了下來,許嘉勇感到嘴唇邊流過的鹹澀,他知道那是他自己的眼淚。他在內心深處發出一聲喊,張揚,我和你勢不兩立!

    喬夢媛並沒有睡,可是她始終閉著眼睛,不是不願和張揚說話,而是不敢,她害怕張揚再說出什麼曖昧的話來,這種氣氛讓她感到不安。皮卡車停了,喬夢媛感到張揚正在湊近自己,他灼熱的呼吸一噴一噴的落在她的臉上,喬夢媛霍然睜開雙目,望著張揚近在咫尺的麵孔大聲道:“你想幹什麼?”

    張揚佯裝被她嚇了一跳的樣子:“人嚇人嚇死人,不是你讓我喊你的嗎?”

    喬夢媛坐直了身子,整理了一下秀發,看到時間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十分了。張揚推開車門跳了下去,喬夢媛望著黑漆漆的外麵,推開車門跟了下去,看到張揚正在把後備箱內的登山包拿了下來。

    喬夢媛小聲道:“半夜三更的你要爬山,你確定?”

    張揚笑道:“放心吧,這山沒有老虎,最多隻有一些惡狼!”

    喬夢媛道:“嚇我!”

    張揚鎖好皮卡車,看了看時間,還剩下四十五分鍾,想在零點攀上青雲峰是不可能了。看到喬夢媛將他車內的一根球棒帶了出來,張揚好奇道:“你帶那玩意兒幹嗎?”

    喬夢媛道:“防狼!”

    張大官人樂道:“惡狼還是『色』狼?”

    喬夢媛居然很有興致的唱了一句:“若是那豺狼來了,迎接他的有球棒!”

    張大官人緊接著高聲應喝道:“這是強大的祖國,是我生長的地方,在這片溫暖的土地上,到處都有燦爛的陽光……”張大官人的音樂天賦的確一般,最後高音還唱破了嗓,尷尬的咳嗽了一聲道:“音起高了,拔不起來了!”

    喬夢媛格格笑了起來,她輕聲啐道:“你小心真把狼給招來了!”

    山區的夜晚要比城市清冷得多,兩人沿著石徑踩著月光向山上攀爬而去,首先經過的是奔龍瀑,瀑布衝擊水潭的聲音在靜夜有些動人心魄,仿佛野獸的嘶吼,又如天空中的雷霆,喬夢媛初始的時候的確有些害怕,可是跟在張揚的身邊,踩著星光,沐浴在清涼的夜風下,一顆心不由自主的放鬆下來。

    張大官人對清台山有著非同一般的感情,他的仕途始於清台山,正是從黑山子鄉他一步一步走到了現在的位置,他喜歡這種步步登高的感覺,官場比起爬山更有味道,其中的爭鬥讓張揚找到了無盡樂趣,與人鬥果然其樂無窮。

    夜空之中,深灰『色』的雲層遮住了月亮,月亮很快就掙脫了雲層的包圍,『露』出自己皎潔的真容,雲層在月光下敗下陣來,無力的四處消散,將深藍『色』的夜空完全交給了月亮,月光如水,盡情流瀉在這一方山水之中。

    薄薄的輕霧在山間草叢中漸漸升起,山路上樹影斑駁,花影『迷』離,月光與輕霧柔和在一起,夜風和花香陪伴,一曲無聲優美的自然夜曲將這對年輕的男女包容在其中。

    喬夢媛沉醉於這樣的月『色』之下,她腳步輕盈,生怕驚醒了清台山的美夢,沒走一步,輕霧散去,很快又聚攏回來,此時的喬夢媛宛如雲中漫步的仙子。

    張揚靜靜望著喬夢媛,喬夢媛仰起頭,似乎對他的目光有所不滿,可遇到張揚如同月光般明快的笑容時,卻忽然把責怪的話兒全都丟在風……

    

Snap Time:2018-04-20 20:23:40  ExecTime:0.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