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章就是讓你怒(下)


    第五百章【就是讓你怒】(下)

    許嘉勇帶著滿腔的怒火離開,他一向高傲,從沒把袁立波這種角『色』放在眼,可今天在這麼多同學麵前被袁立波侮辱,讓他感到顏麵全無,他想要離開這,想要發泄一下心中的鬱悶,可當許嘉勇來到汽車前的時候,卻發現汽車上密密麻麻的貼滿了小廣告,這種小廣告並不難見到,街頭巷尾的電線杆上,公廁的牆麵上,隨處可見,這種被成為城市牛皮癬的東西,上麵印著祖傳秘方,包治陽而不舉、舉而不堅、堅而不久、久而不『射』、『射』而不稠、稠而不多……#@$**……

    許嘉勇看到這密密麻麻的小廣告的時候,差點沒被氣得吐血,他發瘋般衝了上去,去揭去撕上麵的廣告,可這種不幹膠沾上的玩意兒極難清理,許嘉勇很快就放棄了,他氣得抬起腳就向車門上踹去,一腳、兩腳、三腳……

    範思琪被外麵的動靜吸引了過來,看到許嘉勇惱羞成怒的樣子,不由得歎了口氣:“嘉勇,這車可是自己的。”

    許嘉勇布滿血絲的雙眼狠狠瞪了一眼範思琪,他指著那輛貼滿小廣告的汽車怒吼道:“弄幹淨,給我弄幹淨!”

    張揚和杜宇峰一起並肩站在一招迎賓樓508房間的窗前,望著許嘉勇氣極敗壞的樣子,張揚不由得笑了起來。杜宇峰歎了口氣道:“你小子可真夠損的,這種招兒你都能夠想出來!”

    張揚得意的笑了笑,此時他的手機響了,電話是袁立波打來的,袁立波明顯在向他賣好:“張揚,我剛才在同學聚會上把那狗日的揍了一頓,『操』他大爺的,給他臉他都不要,居然陰我,以後這江城有我沒他,我見他一次就打他一次。”袁立波的這番話充滿了獻媚的味道。

    張揚笑道:“立波,其實咱們犯不著跟那種小人一般見識,壓根就不是一個層次。”

    袁立波道:“是啊,打他我都嫌髒手!”

    張揚心中暗笑,識時務者為俊傑,袁立波也不是傻子,從他老爺子那多少遺傳了一點見風使舵的基因,現在已經堅定而明確的站在自己這一邊了,張揚忽然想起投名狀的故事來,今天袁立波在同學聚會上揍了許嘉勇,就是在向自己立投名狀,經過這件事袁立波已經和許嘉勇徹底翻臉,忠心可嘉,其勇可嘉。張大官人向來是賞罰分明的,他不會讓袁立波白白勞動,張揚道:“立波啊,咱們正是該做事業的時候,不能被這種小人影響了做事的心情,最近新機場工程很忙,貨運壓力也比較大,你的貨運公司能不能給我幫幫忙啊,放心吧,運費我肯定會先付的。”

    袁立波聽到張揚這句話,心差點沒樂開了花,他頓時感覺到今天出手對付許嘉勇值了,新機場怎麼會有貨運壓力,就算有了,想擠進去的運輸公司多了去了,哪兒輪得到自己,人家現在分明是給自己論功行賞,這就是胸懷,這就是氣度,張揚會做事,沒有讓他白白付出,袁立波甚至想到,這就是知己啊,士為知己者死,以後張揚再有什麼事兒,自己肯定要赴湯蹈火再所不辭。

    張揚聽到袁立波半天沒有反應,還以為他不樂意:“立波,你不方便啊?”

    袁立波這才從驚喜中清醒過來:“方便,方便,你放心,我一定圓滿完成領導交給我的任務。”

    張揚笑道:“自己哥們用得上這麼客氣嗎?”

    掛上電話,張揚笑得越發開心。

    杜宇峰道:“真陰險啊!”

    張揚道:“對付許嘉勇這種陰險小人用的上客氣嗎?”望著下麵『亂』了方寸的許嘉勇,張揚冷冷道:“這混蛋私地下做了多少壞事,偷拍我照片,借著金莎搞事,想讓我難堪,秦白的婚禮也被他給攪和了,他以為自己是什麼?南霸天?想要東山再起?去他媽的,在江城一畝三分地上,還輪不到他說話。”

    杜宇峰道:“你想把他從江城趕出去?”

    張揚點了點頭道:“我就是要激怒他,人在憤怒的時候往往會失去理智,會幹出許多蠢事,許嘉勇也不例外。”

    杜宇峰提醒張揚道:“小心他狗急跳牆!”

    張揚微笑道:“所以我讓你們幫忙,他在江城期間,給我24小時盯緊他,他隻要敢做壞事,就把他給弄起來,我就怕他不跳,跳得越高,我就讓他摔得越重!”

    許嘉勇離去很長一段時間,範思琪都站在那輛車前,這件事也驚動了一招的值班經理,範思琪提出嚴正抗議,的確這輛車就停在停車場內,怎麼會讓人貼上這麼多的小廣告,而且貼得密密麻麻,一輛車被貼得到處都是,而旁邊的汽車連一張都沒有。

    範思琪正在抱怨的時候,聽到一個富有磁『性』的聲音道:“範小姐,這麼巧啊!”她轉過身,卻是張揚到了。

    範思琪對張揚的了解僅限於他是許嘉勇的仇人,就範思琪本身而言,她對張揚並沒有什麼惡感,如果不是被許嘉勇脅迫,她不會來到江城,更不會遭遇這麼多的尷尬事。範思琪單單點了點頭道:“張先生也來這吃飯?”

    張揚笑道:“我是『政府』公職人員,這是『政府』招待所,所以經常會光顧這。”

    範思琪道:“我住在這。”

    張揚道:“你家先生呢?”

    範思琪道:“他出去散步了!”

    張揚微笑道:“範小姐沒跟著一起過去?”

    範思琪搖了搖頭,她並不想和張揚做過多的交談,輕聲道:“我先回去休息了。”

    張揚點了點頭,忽然道:“範小姐,你為什麼一定要收購匯通?”

    範思琪道:“對商人而言,隻要是有利益的事情我們都會去做。”

    張揚道:“匯通是你先生和喬夢媛一起聯合創辦,許先生真是一個很念舊的人。”

    範思琪警惕的看了張揚一眼,冷冷道:“張先生,我和我先生之間的感情很牢固,並不是有心人可以挑唆的。”

    張揚哈哈大笑:“範小姐,希望你的頭腦像你表現出的那樣清醒,愛情很多的時候是盲目的,可為了愛情成為被別人利用的工具無疑是可悲的。”

    範思琪道:“我們的事情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

    張揚道:“幫我告訴許先生,珍惜生命,遠離江城!”

    範思琪怒視張揚道:“你在恐嚇我!”

    張揚微笑道:“不是恐嚇,是奉勸,而且奉勸的是你家先生!”他看了看那滿車的小廣告歎了口氣道:“多好的車,真是可惜,可惜!”

    許嘉勇已經出離憤怒了,他認為這一切都和張揚有關,張揚正在利用一切手段激怒自己,他提醒自己需要忍耐,這次前來江城的主要目的是簽下喬夢媛手中的股權,重新執掌匯通,在這件事沒有完成之前,他不可以『亂』了方寸。小不忍則『亂』大謀,許嘉勇默默提醒自己,無論是張揚還是袁立波,這些人必將會為他們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喬夢媛坐在天台之上,靜靜望著星空,許嘉勇的出現讓她好不容易平複的內心再度升起波瀾,許嘉勇當初想要對她用強,喬夢媛感到傷心感到難過,認為許嘉勇那樣做既是對他們感情的褻瀆,更是對自己的不尊重,許嘉勇那次離去之後,喬夢媛在心底還對他有些憐惜,潛意識之中還在為他開解,許嘉勇的影子在她的心底依然揮抹不去。

    可許嘉勇利用和範思琪的婚姻刺激她的時候,喬夢媛感到的並非是傷心,而是一種憤怒和失望,喬夢媛之前雖然已經開始質疑他的人品,可從沒想到他會下作到這種地步,喬夢媛意識到自己長久以來對他的感情,可能被他利用了,許嘉勇隻是將她當成一個複仇的工具,想要利用她對付張揚。

    喬夢搖曳著手中的那杯紅酒,星光在深紅中閃爍,她美目『迷』離,終於明白自己和許嘉勇之間已經徹底走到了盡頭。

    她的手機一遍又一遍的響著,喬夢媛沒有去接電話的意思,可手機鈴聲仍然執著的響著。

    喬夢媛歎了一口氣,放下酒杯慢慢走了過去,拿起桌上的電話,接通之後卻是沉默,雖然對方沒有說話,可是喬夢媛仍然從呼吸聲中聽出他是許嘉勇。

    喬夢媛輕聲道:“有事?”

    許嘉勇站在雅雲湖畔,遙望著遠處那棟位於湖邊的別墅,依稀可以看到天台上喬夢媛的身影,喬夢媛仿佛融入月『色』之中,這完美的剪影給人一種不在凡間的感覺,許嘉勇忽然感覺到自己距離喬夢媛從未有過的遙遠,他低聲道:“對不起!”

    喬夢媛本以為自己會因為他的話而感到觸動,可事實上她的內心無比的平靜,不知從何時開始,許嘉勇的聲音已經讓她無動於衷,究竟是自己被他傷害的麻木,還是她已經對許嘉勇失去了昔日的感覺?喬夢媛不知道,她平靜道:“沒什麼,你快樂就好。”

    許嘉勇咬了咬嘴唇,很想說自己並不快樂,可努力了一番這句話始終還是沒有說出口,他低聲道:“謝謝你能把匯通交給我。”

    喬夢媛笑了,心中卻越發的冷了,許嘉勇果然在乎的是匯通,他打來這個電話,害怕的是自己會改變主意。

    許嘉勇道:“這兩天為什麼沒有到公司來?”

    喬夢媛道:“不想去!”

    許嘉勇道:“股權轉讓的事情你看……”

    喬夢媛道:“明天上午十點我會去公司。”

    許嘉勇道:“那我準時到達。”

    喬夢媛淡然道:“隨便!”說完就掛上了電話。一陣夜風吹來,喬夢媛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她的手很冷,心更冷,她的目光無意中落在一旁,那雙張揚給她買的運動鞋洗好了晾在那還沒有收拾。喬夢媛走了過去,拿起那雙鞋入神的看著,愣了好一會兒,她才把鞋子放下,穿好,感覺心溫暖了許多踏實了許多。喬夢媛又拿起了電話,按下張揚的號碼,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按下了紅『色』的按鍵。不知為何,此時喬夢媛很想聽到張揚的聲音,她一個人靜坐了一會兒,又拿起了手機,迅速撥通了張揚的號碼。

    “喂!夢媛,這麼晚還沒睡?”

    喬夢媛聽到張揚的聲音,從心底感覺到一種說不出的溫暖,可她卻又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對著電話保持著沉默。

    張揚關切道:“你怎麼了?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喬夢媛搖了搖頭,輕聲道:“我沒事,忽然想起你給我買的那雙鞋子,到現在我還沒有對你說一聲謝謝!”

    張揚道:“沒事兒,現在謝也來得及!”

    喬夢媛笑道:“希望不是太晚!”

    張揚道:“你在幹什麼?”

    喬夢媛抬起頭,望著滿天閃爍的繁星道:“看星星!你呢?”

    張揚道:“我在想一個人……”

    喬夢媛沒來由感到一陣慌『亂』,不等張揚的這句話說完就道:“我困了,明天還得一早到公司,先睡了!”喬夢媛匆匆掛上了電話,可掛上電話之後喬夢媛馬上就感到有些後悔,自己為什麼要掛電話,張揚想一個人,可人家又沒說想的是自己,喬夢媛感覺到自己現在似乎失去了自我,變得越來越敏感了,可她剛才和許嘉勇說話的時候卻為何如此淡漠?自己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變化?喬夢媛想不明白,她也不敢繼續想下去。

    

Snap Time:2018-07-20 03:28:52  ExecTime:0.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