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九十九章化敵為友(下)


    第四百九十九章【化敵為友】(下)

    張揚和袁立波來到古城公雞館,袁立波一下車就看到他哥哥袁立剛平時開得那輛警車停在外麵,看來大哥早就已經到了。

    張揚笑眯眯拍了拍袁立波的肩膀道:“怎麼樣?我沒騙你吧!”

    袁立波勉為其難的笑了笑,可心還是犯著『迷』糊,這廝為什麼要請自己吃飯?他給自己道歉?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袁立波還下意識的向天空中看了看,今兒陰天,壓根就沒出太陽。

    薑亮和袁立剛已經先到了,現在薑亮是袁立剛的上級,又是榮鵬飛眼前的紅人,他喊袁立剛出來,袁立剛當然要給麵子。袁立剛其實和弟弟一樣『迷』糊,張揚請客?我該不會聽錯吧?

    張揚和袁立波一起走了進來,這廝今天是春風拂麵,走進來之後,主動和袁立剛打招呼道:“袁大隊,來了啊!”

    袁立剛擠出一個笑容,他沒說話,因為真不知道說什麼好。

    薑亮道:“還有你這種請客的,說好十一點五十,現在都十二點多了,讓客人等!”

    張揚笑道:“我這不是去請立波了嗎!”

    袁立波心這個納悶啊,我什麼時候跟你變得這麼親近了,連立波都喊上了。

    張揚招呼袁立波坐下,他事先已經讓店老板燉上老公雞,薑亮點好了四道涼菜,張揚道:“四道涼菜怎麼夠啊,再來倆!”

    袁立剛道:“不用這麼隆重,咱們就四個人吃飯!”

    張揚道:“我好不容易請你們吃頓飯,也不能太簡單啊!”他又點了兩道涼菜,將帶來的那箱茅台打開。

    袁立剛和袁立波兄弟倆交遞了一下眼神,彼此都看出對方的『迷』『惑』,張揚究竟打的什麼主意,他的飯可沒那麼好吃。

    倒好酒之後,張揚端起酒杯道:“說起來慚愧,我跟你們哥倆認識這麼久,還沒坐在一起吃過飯呢。”

    袁立波心中暗道,認識的時間是不短了,可過去咱們一直都是仇家,我跟你坐在一起吃飯不是找虐嗎?這番話現在是不能說出來的。袁立剛笑道:“這不已經坐在一起了嗎?”

    張揚道:“咱們先幹了這杯!”在他的倡議下,四個人共同將這杯酒喝完了。

    張揚親自給袁立剛哥倆倒酒,這讓他們兄弟倆有些坐立不安,張揚道:“我知道你們肯定納悶,好好的我請你們喝什麼酒?”

    袁立剛笑了笑:“是有點奇怪!”

    張揚笑道:“我剛跟立波都說了,上次我車丟了的事情,是我冤枉他了,這件事我得向他正式道歉,我又害怕立波不接受,所以才讓薑亮把你這個當大哥的請出來。”

    袁立剛笑道:“這事啊,都過去了,既然是誤會,咱們就不要提了,立波也不會往心去。”

    袁立波心頭其實窩囊啊,上次被人冤枉偷車,還被張揚在大庭廣眾之下痛揍一頓,說一點兒都不記恨,那是不可能的,可今天張揚把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也得有所表示,袁立波道:“張市長別這麼客氣,其實我過去也有不對的地方。”

    張揚端起酒杯道:“別介啊,是我不對,今天我先給你陪個不是,你要是肯原諒我,咱倆就喝個和好酒,如果你覺著心頭憋屈,我就撅屁股讓你踹兩腳,等你消了氣,咱們再喝!”

    袁立波倒是真想踹他幾腳,想起之前被他欺負的那個慘,真是恨得咬牙,可張揚拿出了這麼高的姿態,說出了這種話,就是算準了袁立波不會太過分,其實張揚是算準了借他一個膽子他也不敢。

    袁立剛對張揚刮目相看,張揚的確是個人物啊,人家這才叫能屈能伸,翻臉比翻書還快啊!

    袁立波端起酒杯道:“張市長,我袁立波也不是小心眼的人,既然之前是誤會,我也不會再記在心上,這杯酒我喝了,過去的事情,咱們一筆勾消。”他跟張揚碰了碰酒杯,一仰脖把那杯酒喝了。

    袁立剛心中暗讚,弟弟的表現也很有風度,絲毫沒有落在下風。

    張揚喝了那杯酒,忙著給袁立波倒酒,袁立波伸手去搶酒瓶子:“張市長,您別這麼客氣!”

    張揚堅持給他倒滿酒道:“分明是你客氣,你年齡比我大,口口聲聲叫張市長,分明是沒把我當朋友,這麼著,你叫我張揚,或者叫我兄弟都成。”

    袁立波聽他說的親熱,可心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還沒熟到這份上,這聲兄弟是無論如何都喊不出口。

    薑亮看著眼前的情景,心中忍不住想笑,張揚這貨真不是什麼好東西,今天他把自己叫來配合演戲,把袁立剛兄弟倆給蒙的一愣一愣的。

    酒的確是個好東西,隨著幾杯酒下肚,酒桌上的氣氛變得越來越和諧,袁立剛兄弟倆的酒量都不錯,可他們跟張揚是無法相比的,張揚要是存心想把誰灌醉的時候,他一定能夠達到目的,就算他一杯一杯的跟袁立剛兄弟倆喝,他們也不是對手,更何況身邊還有一個敲邊鼓的薑亮。

    酒至半酣,袁立波心中的那點兒芥蒂已經被酒精消融的差不多了,他端著酒杯主動跟張揚碰了碰杯道:“張揚啊,過去我也有對不住你的地方,其實咱們都是『性』情中人……如果早坐在一起,把事情說開了,也就沒這麼多的矛盾了。”酒壯英雄膽,袁立波雖然不是英雄,這幾杯酒下肚,膽子自然就大了,現在居然直接叫起了他的名字。

    張揚道:“立波啊,其實咱倆這骨子都有點傲氣,誰都不服誰?咱們這種人遇到一起,肯定會論個高低,過去都是我對不住你,我這人太好勝,讓哥哥你受委屈了,你打我,你打我!”這廝裝出三分酒意,抓著袁立波的拳頭,朝自己胸口捶。

    袁立波慌忙把手掙了回來,激動地拍了拍張揚的手臂道:“張揚啊……你能叫我這聲哥哥,我這心……感動啊……感動……什麼疙瘩都解開了!來!咱哥倆喝酒!”袁立波真的眼圈紅了,人一旦喝多了酒,淚點就變得特別低,特別容易感動。

    薑亮那邊也沒閑著,他知道自己來得任務是什麼,跟袁立剛喝了幾杯之後,低聲道:“立剛啊,文淵區分局最近人事變動你知道嗎?”

    袁立剛點了點頭:“聽說了,薛局長上調到市局當副局長了……”說到這他似乎悟到了什麼,眨了眨眼睛道:“薑大隊,你該不是要去負責那邊的事情?”

    薑亮笑了笑,他並沒有否認,在袁立剛的眼薑亮的微笑意味著是一種默認,他真是羨慕薑亮的好運,如今薑亮是公安局長榮鵬飛眼中的紅人,獲得提升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文淵區是江城經濟最發達的行政區,能夠當上文淵區公安分局局長,意味著以後前途無限。

    袁立剛端起酒杯道:“恭喜薑大隊,不,應該是薑局了!”

    薑亮笑道:“我對文淵區並不熟悉,一個人去哪展開工作肯定要麵臨很大的困難,立剛啊,你有沒有興趣?”

    袁立剛愣了一下,隨即內心中湧起一陣驚喜,自從榮鵬飛來到江城之後,他始終原地徘徊,雖然他的父親袁成錫是江城市常委,江城副市長,可榮鵬飛根本不給他老爺子麵子,任何人都有自己的嫡係,薑亮無疑是榮鵬飛的嫡係,袁立剛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向上提升一步,現在機會就在眼前,隻要他攀上薑亮,就等於間接搭上了榮鵬飛這條線,他的前景肯定會一片光明。袁立剛想得還要深遠,他開始考慮張揚今天請吃飯的用意,難道張揚是想通過拉攏他們兄弟倆,達到和老爺子和解的目的。袁立剛顯然想錯了,在張大官人眼,袁成錫根本沒那麼重要。

    袁立剛端起酒杯:“薑局,承蒙你看得起我,隻要用得上我的地方,我一定盡力而為!”

    薑亮微笑道:“那就說定了,我回頭跟榮局提,咱們倆搭班子!”

    對袁立剛來說,這真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兒。薑亮說得清清楚楚是他們倆搭班子,也就是說,薑亮會幫自己爭取文淵區公安分局副局長的位置,袁立剛想升官都快想瘋了,想不到機會真的就出現在眼前。

    薑亮當然不會平白無故給袁立剛好處,他是在幫張揚添柴燒火。薑亮酒喝的最少,頭腦是最清醒的一個,看到袁立剛激動地滿臉通紅,這兄弟倆都有了三分醉意,薑亮故意歎了口氣道:“說起來,上次的偷車案,我也有對不住立波的地方。”

    袁立剛現在已經把薑亮視為自己的貴人了,他搖了搖頭道:“薑局哪的話,是那幫偷車賊一口咬定了立波,咱們當公安的當然要秉公處理,調查清楚才對。”

    張揚道:“那幫偷車賊真是可惡,根本是故意在誣陷立波嘛!搞得我們出現了這麼大的誤會,你說這世上怎麼有這麼壞的人呢?為什麼要破壞我們的關係?”

    薑亮道:“這事啊,你不能怪別人,誰讓你平時得罪了這麼多的人,人家想利用這件事破壞你和立波的關係,讓你和立波反目,他們樂得坐山觀虎鬥,你們鬥個兩敗俱傷才好。”

    袁立波現在有些酒氣上頭,氣得啪!地拍了一下桌子,怒道:“薑大隊,你說……到底是誰他媽這麼壞啊?為什麼……要分裂我和張揚……分裂我哥倆的關係?”好嘛,幾杯酒下肚已經成哥倆了,這感情發展的可夠迅速的。

    薑亮笑了笑:“算了,別提這些不開心的事,咱們喝酒!”他越是不說,袁立波心越是好奇,可隨便他怎麼問,薑亮就是不說,徹底把這廝的胃口給吊了起來。

    張揚的誠意今天表現的淋漓盡致,他不但請袁立剛哥倆吃飯,吃完飯,還專門請他們去皇家假日洗桑拿。

    袁立波雖然醉了,可心麵始終惦記著薑亮說的那檔子事,和薑亮一起泡池子的時候,又問了起來:“薑哥,你跟我透個底兒,到底是誰這麼缺德啊?”

    薑亮歎了口氣道:“其實這件事跟你的關係不大,你是被連累了,別問了啊!”他越是這樣,袁立波越是難受:“薑哥,我求你了,你就給我說說。”

    薑亮看了看四周,張揚和袁立剛鑽進了桑拿屋,周圍也沒別人。薑亮道:“也沒有確實的證據,不過那些偷車賊供出了一個人。”

    “誰啊?”

    薑亮道:“這人跟張揚有仇,和你的關係還不錯。”

    袁立波皺了皺眉頭,跟張揚有仇,跟自己的關係不錯,誰呢?他忽然想起了許嘉勇,許嘉勇和自己是老同學,他和張揚有仇,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難道真的是他?

    薑亮道:“你也別瞎想,我們也沒有掌握切實的證據,總之你以後別這麼衝動,不要讓別人利用,你想想,自己和張揚之所以關係搞到這麼僵究竟是什麼原因?要不是被人挑唆,你們兩人怎麼可能產生矛盾,所以,以後交朋友千萬要慎重,不要被有心人給利用了。”

    聽薑亮說完這番話,袁立波心底已經基本上能夠確定了,這個人肯定是許嘉勇。也隻有他對張揚恨到這個份上,可許嘉勇做事太不厚道了,你跟張揚有仇幹嗎把我扯進來?

    

Snap Time:2018-04-21 04:20:49  ExecTime:0.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