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九十九章化敵為友(上)

  
  第四百九十九章【化敵為友】(上)
  當張揚見到許嘉勇的時候,才明白喬夢媛把他叫來的真正目的,喬夢媛是讓他當擋箭牌來了。
  新加坡星月集團總裁範思琪今年二十八歲,身材頎長,也許是長期接受東南亞陽光照『射』的緣故,她的膚『色』棕黑,有著女『性』很少見到的兩道濃黑劍眉,眼睛很大,鼻梁高挺,嘴唇略顯豐厚,麵部輪廓略顯堅硬,整個人顯得十分幹練,英氣『逼』人,雖然她也留著短發,卻和同樣留著短發的喬夢媛氣質完全不同,喬夢媛溫柔而嫻靜,範思琪卻流『露』出一種野『性』和果敢。
  張揚見到範思琪的第一眼就感覺這位董事長更像個假小子,女人不像女人,過去張揚一直這麼評價時維,可時維要是跟範思琪擺在一起,時維的女人味道就會彰顯出來,這就是對比。
  真正讓張揚感興趣的是許嘉勇,他真是想不到許嘉勇還敢踏足江城這片土地。
  許嘉勇冷冷望著張揚,他很快就發現了一件事,張揚和喬夢媛居然穿著同款的運動鞋,一種難以描摹的嫉恨咬噬著他的內心。
  喬夢媛和範思琪握了握手,微笑道:“範小姐隻說派助理過來簽訂股權轉讓書,想不到自己竟然親自過來了。”
  範思琪道:“本來想讓嘉勇一個人來的,可是我又不放心他一個人過來。”她的手伸向許嘉勇,許嘉勇微笑著握住範思琪的手,張揚這才留意到兩人的手上都帶著同款的鑽戒,這次輪到張大官人驚奇了,許嘉勇這廝什麼本事?怎麼一轉眼就能把星月集團的董事長給勾搭上?麻痹的,按理不可能啊,這廝現在就是個活太監!
  許嘉勇微笑向喬夢媛道:“夢媛,忘了告訴你,我和思琪已經注冊結婚了!”
  喬夢媛刺痛了一下,許嘉勇的話顯然打擊到她了,雖然沒有想象中這麼嚴重,可畢竟還是一種打擊。
  張揚及時挽住了喬夢媛的手臂,關切道:“夢媛,你的腳傷還沒完全好,坐下再說!”
  喬夢媛感激的看了張揚一眼,在他的攙扶下坐了。短短的時間內,喬夢媛已經很好的調整了自己的情緒,她禮貌笑道:“範小姐請坐,許先生請坐!”望著許嘉勇和範思琪緊握在一起的雙手,喬夢媛忽然明白,許嘉勇此次是來者不善,他不但要拿回匯通,還要利用他和範思琪的婚姻打擊自己。
  張揚打心底唾棄許嘉勇,這廝的報複心實在太重了,就算他和喬夢媛分手,也不是喬夢媛造成的,他竟然利用這種卑鄙的手段來打擊喬夢媛,這種人的胸襟也過於狹窄了,難怪他會對自己如此仇視。
  範思琪道:“喬小姐看過股權轉讓協議書了?”
  喬夢媛點了點頭道:“看過了,開出的條件很公平!”
  範思琪微笑道:“如果喬小姐沒有異議的話,我想盡快簽署股權轉讓協議書,我和嘉勇還要去歐洲度蜜月,不想在江城耽擱太久的時間。”這番話就有些顯擺了。
  喬夢媛很有風度的說道:“忘了恭喜兩位了!”
  範思琪微笑道:“謝謝,我知道你和嘉勇過去曾經有過一段感情,我希望這件事不會影響到我們的合作,也不會影響到我們成為朋友。”
  張揚已經聽不下去了,範思琪和許嘉勇根本是在以勝利者的姿態耀武揚威,這小公母倆算什麼東西?勾搭就勾搭了,偏偏還要拿出來顯擺,這就礙著張大官人的眼了。張揚道:“範小姐,人不一樣價值觀也不一樣,在你眼堣d金難買的東西,在別人眼堨i能是一錢不值,我不清楚你們新加坡人的『性』情脾氣,不過新加坡人多半都是華人的後代吧,我們中國人講究含蓄講究謙虛,就算真撿到寶也沒必要拿出來顯擺,萬一撿到的是一坨屎,豈不是貽笑大方?”
  範思琪皺了皺眉頭,隻覺著張揚這個人很沒有風度。
  喬夢媛卻是心中一暖,張揚之所以這樣說是為她抱不平。
  許嘉勇冷冷道:“張副市長什麼時候成了喬小姐的助理了?我離開匯通的時間並不長,想不到居然發生了這麼多的變化。”
  張揚笑道:“虧你也是從美國留學回來的,助理有許多種,有工作助理,有生活助理,有感情助理,我是夢媛的感情助理!”
  喬夢媛俏臉一熱,可是並沒有出言反駁。
  許嘉勇道:“感情助理,真是新鮮的詞兒,可惜我們今天談論的主題是匯通的股權,和張先生好像沒有任何關係。”
  張揚道:“有沒有關係你說了不算!”
  範思琪道:“喬小姐,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嗎?”
  喬夢媛道:“他好像並沒有說錯啊!”
  範思琪微微一怔。
  喬夢媛輕聲道:“匯通的董事長目前還是我,匯通的事情……”她的目光冷冷看了許嘉勇一眼道:“你說了不算!”
  範思琪道:“股權轉讓的事情……”
  喬夢媛淡然道:“我現在不想談這件事!”
  範思琪霍然起身道:“不想談讓我們過來幹什麼?之前你又說要簽!”
  喬夢媛道:“一天沒有簽字,那張轉讓協議書一天就是廢紙一張!”
  範思琪連吃飯的興趣都沒有了,轉身氣衝衝離去,許嘉勇臉『色』鐵青的跟了出去,張大官人在後麵陰陽怪氣道:“祝兩位早生貴子啊!”
  兩人登上門口的那輛加長林肯車,許嘉勇關上車門,忽然揚起手狠狠給了範思琪一個耳光,打得範思琪一下跌倒在後座上,不等範思琪爬起身,許嘉勇狠狠扼住了她的脖子,目『露』凶光道:“賤人!你是故意的,你故意激怒喬夢媛,你想破壞我的計劃!”
  範思琪被他扼得就快窒息過去,拚命抓著許嘉勇的手臂,許嘉勇看到她翻起了白眼,這才放鬆了雙手,範思琪捂著脖子劇烈的咳喘著。
  許嘉勇一把抓住她的短發,附在她的耳邊,壓低聲音道:“賤人!信不信我將你的那些醜事全都抖出去,到時候你還有你那該死的家族全都會成為別人的笑柄!”
  範思琪憤怒的望著許嘉勇,她的目光中又充滿了畏懼,許嘉勇用力撕扯著她的頭發:“你最好乖乖聽話,否則,我怎麼能夠扮演好這個丈夫的角『色』?”
  喬夢媛端起酒杯,一仰首將杯中酒全部喝了下去,喝完這杯酒,倒滿了一杯,又準備喝下去的時候,卻被張揚一把抓住了手腕,喬夢媛憤怒的看著張揚道:“放開我!”
  張揚道:“為了這樣一個小人傷心,值得嗎?”
  喬夢媛道:“我不是傷心,我是憤怒!”
  張揚笑道:“你是不是有種被人拋棄的感覺?”
  喬夢媛道:“他有資格嗎?”
  張揚道:“他根本就配不上你,他帶著那女人到你麵前來耀武揚威,其實是因為他自卑,他想刺激你,你要是生氣就中了他的圈套。”
  喬夢媛沒有說話,張揚分析的並沒有錯。
  張揚道:“所以你非但不應該感到生氣,你反而應該感到慶幸,你應該謝謝他放過了你!”張揚嘴上開導著喬夢媛,心堳o明白,喬夢媛和許嘉勇這麼多年的感情並不是說能放下就能放下的,許嘉勇利用這樣的方法刺激喬夢媛未免卑鄙了一些。
  喬夢媛歎了口氣道:“他想怎樣就怎樣吧,等會兒我就簽署了那份股權轉讓協議書,以後和匯通分得清清楚楚。“
  張揚道:“憑什麼?匯通又不是他一個人的,從成立到現在,你為匯通的付出比他要多得多,你又出力又出錢,沒理由最後都便宜了他!”
  喬夢媛道:“我真的累了,我不想跟這個人再有任何糾纏!”
  張揚道:“許嘉勇想幹什麼,你應該清楚,你把匯通讓給他,他會洗心革麵好好經營嗎?”張揚搖了搖頭道:“不會,他的內心中隻有仇恨,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報複,報複一切他認為對不起他的人!”
  喬夢媛黯然道:“我心堳隉y亂』,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做!”
  張揚卻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去做,許嘉勇想要借助星月拿下匯通,就算他達到了目的,他的複仇行動也不會到此為止,秦白的事情發生之後,張揚已經領略到了許嘉勇的瘋狂,他認識到絕不能任由許嘉勇的瘋狂報複持續下去,否則還會有身邊人受到傷害。
  袁立波的昌吉貨運最近生意不錯,自從經曆了上次被張揚誣陷偷車的事情,袁立波整個人老實了許多,他悟到了一個道理。這個世界是靠實力說話的,明明自己和偷車事件沒有關係,可張揚就認定了他,這口氣他隻能咽下。過去袁立波一度認為自己能夠在江城橫著走,老爺子是江城主管農業的副市長,又是市委常委,自己又是形意拳協會『主席』梁百川的弟子。可現在看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人家張揚的靠山比他更大,拳頭比他更硬。所以他就隻有吃癟的份兒,就算偷車案被冤枉了,袁立波卻沒有感到太多的委屈,實力不如人家,自認倒黴吧。
  袁立波通過這件事之後,已經拿定主意,對張揚這種煞星,咱惹不起還躲不起嗎?我老老實實做我的貨運生意,以後再也不跟你發生衝突,甚至連麵都不見,你總不能再欺負我了?所以袁立波最近收斂了許多。
  張揚出現在昌吉貨運的時候,袁立波正在給工人發工資,聽說張揚來找他,嚇得手堛漱@把錢都掉在了地上,袁立波正躬身去拾錢的時候,張揚走進來了,樂道:“袁經理在嗎?”
  袁立波看到人家找上門來了,躲是躲不過去了,隻能硬著頭皮站起來,把發工資的事情交給了貨倉經理宋日東。望著張揚,他一臉警惕道:“你找我有事?”
  張大官人拿捏出一臉友善的笑容:“袁經理啊,我這次是專程過來向你道歉的!”
  袁立波聽到他這麼說,頗有點受寵若驚,上次被他在眾目睽睽之下揍了一頓,還誣陷自己偷車,現在忽然間張揚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拐彎,袁立波有點接受不了了,他有些奇怪的看著張揚。
  張揚還是一臉的笑:“袁經理啊,我請你吃飯!”
  袁立波道:“我還有事……”
  張揚已經摟著他的肩膀拖著他向門外走去:“再忙也得吃飯,上次的事情我心堹u是過意不去,這頓飯你說什麼都得吃!”
  袁立波不是害怕吃飯,他是對這廝『摸』不清楚,害怕張揚把他拖出去再揍一頓。
  張揚下麵的一句話讓他打消了顧慮,張揚道:“我還請了你哥,不遠,就在老城牆邊上的古城公雞館。”
  袁立波這下有些相信張揚是要請自己了,不過哪有那麼多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兒,袁立波雖然稱不上精明,可畢竟在社會上打拚多年,什麼事都見過,再說張揚是什麼人物,他早已領教過多次,平時都是別人請他吃飯,哪有這廝請別人吃飯的道理?再說了,張揚打人什麼時候顧忌過,他要真想揍自己一頓,根本犯不上這麼麻煩,估計早就大打出手了。
  

Snap Time:2018-10-15 16:28:47  ExecTime: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