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九十八章胸懷(下)

  
  第四百九十八章【胸懷】(下)
  常頌咆哮組織部的事情被孔源在省委常委會上說了出來,孔源帶著一臉無奈的表情道:“我真是沒想到,一位黨和國家培養這麼多年的老幹部,一位老黨員,對官位這麼看重。”
  省委書記喬振梁皺了皺眉頭,他對常頌了解不深,但是聽說過他的火爆脾氣,喬振梁低聲道:“老同誌了,可能覺著麵子上有些過不去,思想上想不通也是難免的,老孔啊,你好好做做他的思想工作。”
  孔源苦笑道:“常頌的思想工作可不好做,我隻是把組織上決定讓吳明擔任市委書記的情況通報一下,他便瞪著眼睛跟我吼了起來,你們是沒看到當時的情況,他恨不能把我給吃了。”
  市委宣傳部長陳平『潮』和常頌私交不錯,這個時候,他還是要為老朋友說幾句話的,陳平『潮』道:“嵐山這十多年的發展有目共睹,嵐山的經濟發展和常頌同誌的辛苦工作有著直接的關係,比起其他幹部,常頌有一個最大的優勢,他在嵐山呆了十多年,對嵐山的情況十分的了解,幹部群眾中的基礎也相當的好。”
  省紀委書記曾來州道:“我不讚成一個幹部在一個地方長久的呆下去,這樣容易讓幹部的目光產生局限『性』,也容易滋生個人崇拜,很多幹部都是因為這個原因而大搞家長製,從短期來看,可能是熟悉情況,管理起來相對容易,可從長期來看,對城市的發展並沒有好處。曾來州是吳明父親的老下級,在吳明擔任嵐山市委書記一事上,他是堅決力挺。也幫著吳明做了不少的工作,他的女婿王華昭目前在嵐山擔任農業局局長,吳明如果當上嵐山市市委書記,王華昭以後的發展必然會順利許多,這些事都是互利互惠的。
  陳平『潮』道:“從對嵐山的貢獻上來說,常頌也比吳明要大的多,所以組織上的決定他才不會心服。”
  省長宋懷明開口道:“常頌同誌對嵐山的貢獻十分突出,咱們都看在眼,不過從長遠的觀點來說,吳明擔任嵐山市委書記,有利於保持嵐山領導團隊的年輕和活力,由他和常頌同誌搭班子,剛好能夠以老帶新。”宋懷明在常頌和吳明之間的態度保持中立,根據他的觀察,吳明善於走上層路線,這段時間沒少走動,不過對一個幹部來說,走走關係算不上什麼『毛』病,搞政治的如果固步自封,恐怕一輩子都沒有得到提升的機會,吳明對改革的很多觀點和看法還是符合宋懷明的心理的,再加上有曾來州幫忙。其中還有一層微妙的關係,曾來州即將退休,他會提名劉豔紅成為他的繼任,這也是宋懷明想要的,利益多數時間都是建立在等價交換的前提上,在這一點上,政治和商場並無區別。
  喬振梁難得和宋懷明在一件事上達成了共識,喬振梁個人並不喜歡不聽話的幹部,常頌在這件事上留給他的印象並不好。
  陳平『潮』看到兩位大佬都這樣說,知道自己再說也沒有什麼作用,組織上決定的事情,單憑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扭轉。嵐山的事情已成定局,他沒有回天之力,常頌的『性』格秉『性』決定他最終被淘汰,如果常頌能夠拿出吳明一半的精神去和領導溝通,這件事必然不會是眼前的結果。
  這兩天喬夢媛一直躲在家養傷,時維去了京城,匯通公司的事情也處理的差不多,隻等星月集團方麵來人簽訂移交手續,喬夢媛感覺自己猛然清淨了下來,清淨的近乎無聊,張揚給她敷的『藥』很靈驗,傷口已經基本長好,可喬夢媛還是不敢腳掌用力,在家一瘸一拐的走,整整一個上午,她都在整理過去的東西,翻出了不少她和許嘉勇當年的照片,找到了已經被她丟擲在角落中即將塵封的信箋。
  望著兩人照片上的笑顏,喬夢媛不禁生出些許的感歎,她和許嘉勇在感情上糾纏了這麼多年,終於走到了盡頭。
  一張在美國時期的合影引起了她的注意,照片上是一群美國留學生,其中有許嘉勇,有她,還有剛剛去美國的左曉晴,這張照片之所以吸引她,是因為許嘉勇在這張照片上笑得格外陽光燦爛,最初正是他的笑容吸引了自己,不知為何喬夢媛想到許嘉勇笑容的時候,心中卻浮現出另外一個人的影子。
  喬夢媛知道許嘉勇對左曉晴曾經一度有過好感,事實上,正是因為左曉晴拒絕了他,許嘉勇才轉而追求了自己。
  喬夢媛此時方才留意到一件事,許嘉勇和她的每張合影雖然也在微笑,可是笑容中似乎充滿著憂鬱,她突然意識到,許嘉勇可能從沒有真心的愛過自己。喬夢媛拿著那些信箋和照片一起,一瘸一拐的來到門前花園內,將這些東西和落葉一起點燃,望著嫋嫋升起的煙霧,喬夢媛用力的抿住嘴唇,是時候該埋葬這一切的記憶,對一個不懂得珍惜她,甚至從未愛過的男人,她早已無須留戀,喬夢媛是個理智的人,她知道自己應該做出怎樣的抉擇。
  等到照片和信箋燃盡,喬夢媛直起身子,此時方才看到站在籬笆外的張揚,他手拿著一束鮮花,拿著一個禮盒,笑眯眯看著她。、
  喬夢媛俏臉有些發紅,想必自己剛才在做什麼都已經被他看見。
  張揚推開院門,樂走了進來:“打掃衛生呢”,他是何等眼力,雖然離得很遠,可是看得很清楚,可他也明白,有些事涉及到喬夢媛的隱私,點破了反而不好。
  喬夢媛看到他手中的那束黃『色』康乃馨,微笑著主動伸出手接了過來,湊在鼻翼前聞了聞道:“很香,謝謝你來看我。”她邀請張揚去房內坐。
  張揚走在喬夢媛身後,望著她一瘸一拐的樣子,不禁有些好奇道:“傷口還沒好嗎?我的金創『藥』是很靈驗的啊!”
  喬夢媛笑道:“長好了,可能是我還有些心理陰影,總是不敢用力。”
  張揚點了點頭,忽然驚聲道:“老鼠!”
  喬夢媛尖叫了一聲,噌地一下就跳到了沙發上,身手之靈活,啟動之迅速絲毫不遜『色』於一個武林高手。聽到張揚的大笑聲,喬夢媛方才知道自己被這小子給騙了,氣得狠狠瞪了他一眼:“你無聊透頂!”
  張揚樂在沙發上坐下:“事實證明,這方法百試百靈!”其實他想要的後果不僅如此,一般女孩子聽到老鼠的正常反應是尖叫一聲然後尋找到最安全的地方撲過去尋求安慰,喬夢媛並沒有這樣做,看來在她的眼沙發要比張揚安全得多。
  喬夢媛從沙發上下來,看到張揚手中的那個大禮盒:“什麼東西?”
  張揚將禮盒遞給她,喬夢媛拆開之後,麵卻是一雙運動鞋。
  喬夢媛有些詫異道:“為什麼要給我買鞋子?”
  張揚道:“你那雙鞋子弄髒了,怎麼說也是為了我們新機場的緣故,我想來想去,女孩子家最愛美,還是給你買雙鞋最合適。”
  喬夢媛又看了看他的腳上,發現他穿的這雙運動鞋居然跟自己同款,不由得懷疑起這廝的動機了。
  張揚從喬夢媛狐疑的眼神已經意識到了什麼,笑著解釋道:“我給你買鞋的時候,看到這鞋子不錯,所以順便幫自己也買了一雙,別說咱們這普通老百姓了,就是大明星撞衫的多了,你別多想啊。”
  喬夢媛道:“平時我很少穿運動鞋。”
  張揚道:“穿高跟鞋雖然好看,可始終不比運動鞋舒服。”
  喬夢媛道:“我個子不高,所以喜歡穿高跟鞋彌補自身不足!”
  張揚笑道:“有一米六吧。”
  喬夢媛道:“一米六二。”
  張揚道:“你雖然個子不高,可是身材比例很好,嬌小玲瓏很有小家碧玉的風範。”說完張揚自己就覺著不對了,人家明明是名門千金,自己把她給降格了,慌忙改口道:“你是大家閨秀,名門千金!”
  喬夢媛笑道:“得了,你這人三斤的鴨子斤半的嘴,就會說好聽的。”
  張大官人一臉憤怒狀:“你說誰是鴨子呢?”
  喬夢媛格格笑了起來,張揚卻蹲下去一把抓住了她的左腳,喬夢媛驚呼一聲,俏臉緋紅道:“幹嘛你?”
  張揚笑道:“幫你看看傷口,長好了!”他用手指觸了觸喬夢媛粉紅『色』的腳底板,喬夢媛有些敏感,心中又有些羞澀,想要把腳縮回去。
  張揚拿起運動鞋幫她穿上,試了試剛剛好,張揚笑道:“我就覺著你穿著剛好,看來我的眼力不錯。”
  喬夢媛不無責怪道:“你那點兒精神頭全用到這上麵去了。”
  張揚樂道:“要是在古代啊,女人腳要是被男人『摸』過了,這輩子可就休想跑了。”
  喬夢媛抬起那隻受傷的左腳,嶄新的運動鞋輕輕踏在張揚的胸口,張大官人裝腔作勢的一屁股坐在了地毯上:“恩將仇報啊!”
  喬夢媛格格笑了起來,她起身道:“懶得跟你貧嘴,你等著,我換身衣服請你吃飯去。”
  還別說,張揚買來的這雙運動鞋真是合腳,踩在腳下軟軟的相當舒服。喬夢媛回到房間內換好了衣服,想起張揚剛才的那番話,不由得甜甜笑了起來,這廝真是厚顏無恥。不過他無恥歸無恥,可畢竟給心情鬱悶的喬夢媛帶來了輕鬆快樂。喬夢媛望著穿衣鏡中的自己,又看了看那雙運動鞋,踮起腳尖,原地轉了一圈,從高跟鞋中釋放出來的感覺真的很不錯。
  喬夢媛正想下樓的時候,她的手機響了,拿起電話:“喂!”
  對方沒有應聲,喬夢媛皺了皺眉頭,正準備掛上電話的時候,聽筒中傳來一個低沉的男聲:“夢媛!”
  喬夢媛嬌軀一震,她萬萬沒有想到打來電話的會是許嘉勇。
  喬夢媛穩定了一下情緒,輕聲道:“你好!”自從許嘉勇離開江城之後,還是第一次主動給她打電話。
  許嘉勇道:“我很好,我已經來到江城,現在我在市『政府』一招,我們集團董事長範思琪小姐也來了。”
  喬夢媛淡然道:“是為了談匯通股權的事情嗎?”
  許嘉勇嗯了一聲,然後道:“中午一起吃飯吧!”
  喬夢媛道:“範小姐和許先生來到江城,我理當盡地主之誼,這樣吧,中午去新帝豪吧,我讓他們準備一下。”
  許嘉勇道:“那好,咱們就中午見!”
  張揚明顯感覺到喬夢媛的情緒低落了許多,他並不知道是因為許嘉勇一個電話的緣故,喬夢媛的目光在張揚的臉上看了看,有些為難道:“剛接到電話,有客人從外地過來,所以……”
  張揚笑道:“沒關係,你忙你的,我出去隨便吃點。”
  張揚告辭喬夢媛離開,剛剛來到他的皮卡車前,卻聽到喬夢媛在身後道:“要不,你和我一起去!”
  張揚轉身道:“不合適吧,你談生意,我跟著去算幹什麼的!”
  喬夢媛道:“就說你是我的助理!”
  張揚撓了撓頭道:“混飯的助理?”
  

Snap Time:2018-10-23 22:20:20  ExecTime:0.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