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九十八章胸懷(上)

  
  第四百九十八章【胸懷】(上)
  掛上張揚的電話,秦清長舒了一口氣,此時房門被敲響,秦清道:“進來!”
  卻是常海心走了進來,她是專門過來提醒秦清去開常委會的,看到秦清滿臉緋紅,常海心有些詫異道:“秦市長,你臉好紅!”
  秦清內心一慌,急忙用雙手捂住麵頰:“有嗎?”掌心感到雙頰火燙。心中暗罵張揚,都是他電話『騷』擾的自己心緒不寧的緣故。
  常海心當然不知道秦市長剛才正躲在辦公室內情話綿綿,將文件放在秦清的辦公桌上,提醒她道:“還有半小時要開會了。”
  秦清點了點頭,忽然想起張揚剛才提醒的事情,輕聲道:“常市長去東江開會回來了嗎?”
  常海心道:“沒呢!神神秘秘的都不知道是什麼事情。”
  秦清笑了笑,雖然省組織部到現在沒有正式下文,可嵐山市市委書記周武陽要去省堨蘌儐漕き﹞w經是板上釘釘,嵐山未來的市委書記應該要落在這位老市長的肩上了,市委副書記吳明雖然近期活動頻繁,可是無論從資曆還是政績上他和常頌都沒有任何的可比『性』,他雖然也是考察對象之一,估計到最後也隻能充當陪太子讀書的角『色』,張揚讓自己提醒常頌千萬不要陰溝娷蔡謘A其實沒有任何必要,張揚並不了解常頌在嵐山的威信,從上任市委書記洪偉基到現在的周武陽,他們的威信都無法和常頌相提並論,常頌早就應該在仕途上更進一步,之所以在市長的位置上原地踏步,其根本原因是壞在他耿直的『性』情上,現在的幹部想要青雲直上,不僅要有工作能力,不僅要有政績,更要學會和上層領導溝通,你不懂的溝通,上層領導又怎麼會了解到你的能力?又怎麼會欣賞你,從而會提升你?
  常海心小心翼翼的問道:“秦市長,聽說周書記要當副省長了?”常海心雖然對政治上的事情興趣不大,可是事關自己的父親,她自然非常關心。
  秦清微笑道:“省組織部一天沒有正式下文,一天就沒有確定!這件事等你爸回來應該就會清楚了。”
  嵐山市市長常頌此時正坐在省組織部長孔源的辦公室堙A雖然常頌已經擔任嵐山市長多年,見慣風浪,可是到了這堙A心堣]難免感到有些緊張,常頌一向以做好官辦實事為做人的原則,可是這並不代表他能夠看破功名,七年前,時任嵐山市委副書記的他本以為自己能夠擔任嵐山市委書記,可是洪偉基的來臨讓他在嵐山市長的位置上做了下去,洪偉基離任之後,他以為這次應該輪到自己了,可組織上派來了更為年輕的周武陽,以常頌的年齡,他本以為自己再也無望市委書記,可周武陽在嵐山兩年之後就要麵臨提升,任何人都有缺點,常頌也不例外,市委書記已經成為他的一個心結,如今這個心結總算要解開了。
  省組織部長孔源滿麵春風,他很親切的和常頌一起在沙發上坐下,孔源來平海的時間不長,平海各級幹部對這位組織部長的了解也不深,不過所有人都知道孔源在靜海被人打臉的事情,那件事讓孔源在幹部們心目中的形象大打折扣,不過從那件事之後孔源明顯低調了許多,他表現的更加平易近人。
  孔源微笑道:“常市長,嵐山搞得不錯嘛,在你們這些幹部的帶領下,嵐山已經成為我們平海的一顆璀璨明珠,成了我們平海改革的象征!常市長辛苦了!”
  常頌謙虛道:“嵐山改革能有今天的成就是全體幹部群眾努力工作的結果,我可不敢獨自居功。”
  孔源笑道:“真是好同誌,要是我們所有的幹部都像你這麼有覺悟,我們的明天將會更加美好。”
  常頌是個不喜歡喊口號的人,孔源說話透著一股假大空的味道,常頌很不習慣這樣的對話方式,可人家是領導,就算他不喜歡,不習慣也得忍著。
  孔源說了一番冠冕堂皇的話之後,終於把話題轉向正題,他微笑道:“常市長啊,我是代表各位省領導來聽取你的意見的。”
  常頌笑道:“孔部長別這麼說,領導們怎麼說我們怎麼做,我沒什麼意見!”
  孔源笑道:“想必你已經聽說了,組織上已經決定,提升嵐山市委書記周武陽同誌擔任平海副省長一職。”
  常頌道:“早就聽說了,不過組織上一直沒有正式下文,我們還不能確定。現在孔部長這麼說,就證明傳言有時候不一定都是假的。”常頌的這番話回答的很聰明。
  孔源哈哈大笑,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常市長很幽默嘛,周書記走後,以後你肩上的擔子就更重了!”
  常頌聽孔源這樣說,心中不由得暗自欣慰,孔源這句話等於是暗示他要接周武陽的班,組織上要任命他當嵐山市委書記。常頌覺著自己應該要有所表示,他笑著道:“我一定不會辜負組織的期望,不會辜負各位領導的厚愛,我會帶領嵐山走向新的輝煌。”這種冠冕堂皇的話誰都會說,隻是平時常頌不屑說罷了。
  孔源道:“我就欣賞你這樣的老同誌,有責任心,有胸懷,有使命感!”
  常頌聽到孔源把自己定義成了老同誌,心中有些不爽,心說我五十出頭還不算老吧,距離退休還好幾年呢,不過他還是謙虛的表示:“現在時代發展的太快,我的思維都有些跟不上時代的發展了,以後要不停的學習才行。”
  孔源道:“能夠認識到自身的不足是好事,每個人身上都有或多或少的缺點,可是能夠認清自身缺點的卻不多。”他又笑了一聲。
  常頌很不喜歡孔源的這種談話方式,他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默默等待著孔源切入正題。
  孔源道:“常市長,你覺著吳明同誌怎麼樣?”
  常頌微微一怔,孔源怎麼突然把話題轉向了吳明,把自己大老遠從嵐山叫過來,難道就是為了聽他說說對吳明的看法?常頌知道吳明也是省埵珗謇犒龠H之一,不過常頌從沒有把吳明當成過自己的對手,常頌是個坦『蕩』的人,組織上讓他評論競爭對手的時候,常頌道:“吳明同誌年輕有幹勁,在嵐山工作期間做出了不少的成績,是位優秀的年輕幹部。”
  孔源微笑道:“常市長和我們的看法一致啊!”
  常頌內心一沉,作為一個在政壇上打拚多年的老將,他已經從孔源的話鋒中察覺到了某種不對,可是他並不相信,省媟|在他和吳明之間會選擇後者,畢竟吳明的資曆和政績遠遠無法和他相比。
  而孔源接下來的這句話讓常頌的心情從雲端瞬間跌入了深穀,孔源道:“組織上考慮到你的身體,也考慮到嵐山未來的持續發展,決定提請吳明同誌擔任嵐山市新任市委書記,相信常市長會發揮老同誌的經驗和能力,為吳明同誌保駕護航,我開始還擔心常市長會有一些不同想法,現在看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哈哈……”
  常頌重重將茶杯頓在茶幾上,兩道濃眉擰在一起,聽完孔源的這番話,他第一個想法就是不服,常頌還是表現出相當的克製,依著他的脾氣,早就將茶杯砸在了地上,常頌道:“我身體沒什麼問題,用不著組織上擔心,孔部長的話,我聽不懂,我的存在影響到嵐山市未來的持續發展了?”
  孔源早就聽說常頌是個倔脾氣,是個犯了脾氣敢跟任何人頂撞的主兒,所以他今天盡量說得委婉,可仍舊觸及到了常頌的逆鱗。孔源笑道:“老常啊,不要生氣嘛,有什麼想不通的地方說說出來啊,我可以解釋!”
  常頌道:“孔部長,我請問你,你跟我說的這番話是你的意見,還是所有省領導的意見?”
  孔源笑道:“當然是省領導們討論後的一致意見!老常啊,你是老同誌,有些東西不要太看重嘛!機會應該讓給年輕人發揮一下,未來的舞台早晚都是他們的!”
  常頌霍然站起身來,他瞪圓了雙眼道:“孔部長,你不要口口聲聲的老同誌,我還沒退休,我今年五十二歲,還有八年的幹頭,我的身體沒『毛』病,我還想為祖國繼續奉獻我不多的力量,我看重什麼了?我在市委副書記的位置上幹了五年,我在市長的位置上幹了七年,我在這兒撂下一句話,嵐山的情況沒有人比我更清楚,嵐山應該怎麼發展,怎樣才能得到更好的發展,沒有人比我更有發言權,我不是在乎市委書記的位置,可是我沒老啊,你一句組織上的決定,我就要把機會讓給年輕人,我就要從嵐山的舞台上退出去?憑什麼啊?我是犯了錯誤還是沒有這個能力?”
  孔源表情尷尬道:“老常啊……你別激動,坐下說,坐下說!”
  常頌道:“我常頌在嵐山十二年,我對嵐山的感情超過任何人,七年前,我曾經有機會擔任市委書記,可是我學曆所限,組織上沒有選擇我,我沒啥可怨的,我努力學習,本科有了,emba我也拿到了,兩年前,我又成為候選者之一,我當時痛風病纏身,身體狀態的確不能擔負這樣的重任,我有自知之明,我向組織上表示我主動讓賢,現在我身體沒有任何問題,我的學曆也拿得出手,組織上說我老了,老了!”
  孔源笑道:“別生氣啊,現在國家的幹部政策就是要年輕化……”
  常頌怒道:“扯淡!吳明他還不夠格,把嵐山交給他,我不放心!”
  孔源被常頌吼得灰頭土臉,麵子上有些過不去,他板起麵孔道:“老常,你這是什麼態度?一個『共產』黨員就應該拿得起放得下,讓吳明同誌接手嵐山的工作又不是我一個人的決定,是省領導共同討論的結果。”
  常頌道:“我不服!”
  孔源道:“我隻是負責告訴你這件事,並不是來聽取你意見的!”
  常頌道:“拿得起放得下,我常頌做得到,可是我想不通你們這些領導們究竟是用什麼標準來衡量幹部?一座城市的領導人,關係到一座城市的未來發展,關係到數百萬民生,你們一句年輕化,一句給他們機會,就這麼決定了?你們有沒有尊重過我,有沒有尊重過嵐山這座城市?”
  孔源的臉『色』變得越來越不好看,他把茶杯重重頓在桌子上道:“一位合格的幹部首先要有胸懷!”
  常頌道:“胸懷不是自己說的,要老百姓說,要同誌們說,不是坐在辦公室堙A看幾份報紙,喝兩杯茶,就有了胸懷,胸懷是要急百姓所急,苦百姓所苦,我常頌,對待人民要有胸懷,對待不公平絕不會有任何的胸懷,明知不公平,我若屈從,就是對嵐山的不負責,就是對老百姓的不負責,就是對我自己的不負責!”
  孔源冷笑了一聲道:“老常,你真是自信啊,你就這麼認為自己比吳明同誌優秀的多?”
  常頌點了點頭道:“他比我年輕,意味著他會不斷地進步成長,可是在現在來說,我比他更了解嵐山,我比他更適合領導嵐山。”
  孔源不屑的笑了一聲。
  常頌轉身向門外走去,來到門前又停下腳步,轉身道:“還有一件事,以後別叫我老常,你好像比我還要大上許多,老孔同誌!”
  

Snap Time:2018-10-16 17:56:51  ExecTime:0.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