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九十七章盜割背後(下)


    第四百九十七章【盜割背後】(下)

    張揚笑著伸出手去:“歡迎喬總親自前來指導工作!”

    當著這麼多人,喬夢媛也不好意思拒絕他,伸出纖手跟他握了握,張揚的手心很熱,握著喬夢媛的手不留痕跡的捏了捏,喬夢媛俏臉微微一熱,將手從張揚的大手中抽了出來,輕聲道:“情況怎麼樣?”

    張揚道:“通信電纜和照明電纜都被盜割了一千多米,今天下午應該可以修複了,不過你們匯通提供的一些設備被人為破壞,具體損失還不太清楚。”

    喬夢媛點了點頭,跟她一起過來的兩名工程師已經開始檢查情況。張揚讓傅長征拿來幾瓶礦泉水,他親自拿了一瓶送給喬夢媛。

    喬夢媛接過張揚遞來的礦泉水,喝了一口,她向前走了幾步,因為剛下過雨的緣故,現場地麵十分的泥濘,喬夢媛的高跟鞋不小心陷到了麵,身體一歪,險些摔倒,幸虧張揚及時趕上,一把攙住她的手臂,喬夢媛抬起腳,腳拔出來了,高跟鞋卻陷到了泥地。

    張揚忍不住笑了起來,他躬下身把高跟鞋拽了出來,幫喬夢媛穿在腳上,當著這麼多人,喬夢媛的臉不由得紅了,這廝這樣的舉動也過於親密了一些,讓外人看在眼不知道要作何感想。喬夢媛掙脫了一下,俏臉含慍道:“放開我!”

    張揚聽她這樣說,果然放開了她,不但放開了她,還轉身走到了一邊。

    喬夢媛向前走了一步,這隻腳拔了出來,可另外一隻腳又陷了進去,她暗暗叫苦,早知道這樣子,自己就不該穿高跟鞋過來。

    張大官人抱著膀子樂看著喬夢媛,一副袖手旁觀的樣子。

    喬夢媛瞪了他一眼,深一腳淺一腳的走了出來,雖然她很小心,高跟鞋上還是沾滿了泥濘,更倒黴的是,就要走出泥地的時候,一腳踩到了稀泥,半截小腿都陷了進去。

    張揚這才跑了過去,這次喬夢媛沒有拒絕他的幫助,腳從泥地拔出來之後,半截褲腿都沾滿了泥巴。張揚道:“沒經驗吧,知道來工地還穿著高跟鞋!”喬夢媛一手扶著他,沾滿泥巴的右腳懸空翹著,鞋子陷入了泥地。

    張揚又躬下身,手探入泥地『摸』出了喬夢媛的高跟鞋,笑道:“我背你過去吧!這鞋不能穿了!”

    喬夢媛搖了搖頭,當著這麼多人弄得如此尷尬,她麵子上有些過不去,居然一躬身將左腳的鞋子也脫了下來,隻穿著襪子向自己的吉普車走去。

    張揚看到喬夢媛做出如此舉動,慌忙提醒道:“別啊,小心紮到腳!”他的話剛剛說完,就聽到喬夢媛痛苦的叫了一聲,嬌軀彎了下去。

    張揚慌忙趕了過去,果然讓他給說中了,喬夢媛的左腳踩在了一塊玻璃碎片上。

    張揚在喬夢媛身前蹲了下去:“上來!我背你過去!”

    喬夢媛這下不再逞強了,左腳疼痛無比,鮮血都冒了出來,她趴在張揚背上,張揚把她背到了她的吉普車旁,打開後備箱,讓喬夢媛在後尾箱坐下。看到喬夢媛左腳仍然在滴著鮮血,玻璃還在紮在腳掌麵,張揚讓傅長征去自己的皮卡車內把醫『藥』箱拿來,從中取出剪刀,小心地將喬夢媛的襪子剪開,然後用清水幫喬夢媛將腳掌上的泥巴衝洗幹淨,卻見喬夢媛白嫩的玉足不大不小,腳底的皮膚柔柔的,整個玉足豐腴卻不肥厚,清秀而不枯瘦,五枚玉琢般精致的腳趾頭長短有致,顆顆晶瑩,極其誘人。

    喬夢媛因為自己的玉足被張揚握在掌心,不禁有些臉紅心跳,連疼痛都忘記了,輕輕咳嗽了一聲。

    張揚一雙眼睛盯住喬夢媛的玉足,看得有些失態,被喬夢媛的這聲咳嗽給提醒,他有些不好意識的笑了笑,從急救箱中取出鑷子,小心將刺入喬夢媛腳掌的玻璃碎片取了出來,傷口很深,接近兩厘米,難怪出了這麼多的血,張揚在她的傷口上塗上自製的金創『藥』,關切問道:“疼嗎?”

    喬夢媛咬了咬櫻唇,輕輕點了點頭。

    張揚道:“所以說,女人不能太好強,剛才讓我背你出來不就沒事了?”

    喬夢媛小聲道:“這麼多人,我怎麼好意思讓你背我?”

    張揚不由得笑了起來,喬夢媛的言外之意是,如果沒有這麼多人,就沒有這麼多顧忌了。他知道喬夢媛的『性』情向來矜持,所以也沒敢說什麼過分的話,取出紗布為喬夢媛把腳掌包紮好。

    喬夢媛敷上金創『藥』之後,傷口麻酥酥的不再疼痛,她有些好奇道:“怎麼你車隨時還帶著急救包?”

    張揚笑道:“你知道的,我責任『性』子急,隔三岔五的和別人動手,受些皮外傷是難免的,所以帶著急救包,遇到輕傷自己能夠及時處理。”

    喬夢媛忍不住笑道:“你倒有自知之明。”

    張揚幫她包好之後,也和喬夢媛並肩坐在後備箱上,遠處的工作人員各忙各的,誰也沒把注意力放在他們的身上。

    喬夢媛道:“小飛哥去了西藏參軍,鍾長勝被我爺爺辭退了,這兩件事都和你有關吧?”

    張揚道:“跟我沒關係,我發誓我根本沒在喬老麵前說他們一句壞話。”

    喬夢媛歎了口氣道:“小飛哥從小到大都沒有吃過這樣的苦頭。”

    張揚道:“他嬌縱慣了,送到西藏吃點苦頭,也未嚐不是一件好事。”

    喬夢媛道:“聽說你在京城惹了不少事!”

    張揚道:“外界傳言不可信,其實都是別人惹我!”

    喬夢媛笑了笑,她自然不會相信張揚的話。

    匯通的兩名工程師很快就查明了損失情況,過來向喬夢媛匯報,喬夢媛在現場跟他們說了幾句之後,轉向張揚道:“我們會盡快把新的設備運來,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問題。”

    張揚對喬夢媛還是相當感激的,畢竟這筆通訊設備都是她無償讚助的,張揚道:“感謝喬總,感謝匯通對我們新機場建設的支持。”

    喬夢媛向遠方看了看,輕聲道:“我已經決定退出匯通了。”她的聲音雖然不大,可在張揚聽來卻不失為一個晴天霹靂,他愕然道:“為什麼?匯通的前景不是很好嗎?”

    喬夢媛道:“你知道的,匯通並不是我一個人的!”

    張揚默然無語,他當然清楚,匯通是喬夢媛和許嘉勇共同創辦,許嘉勇在其中占有一半的股份。

    喬夢媛道:“自從他走後,我一個人支持著匯通,還好匯通的業務一直蒸蒸日上,現如今一切都已經上了軌道,新加坡星月集團已經提出買下我手上匯通的股權,等完成股權交易之後,我會徹徹底底的從公司退出去,我厭倦了!”

    張揚望著喬夢媛道:“星月集團?豈不是許嘉勇所在的那家集團?”

    喬夢媛雙手交叉在一起向前方舒展了一下,輕聲道:“是哪一家並不重要,主要是我厭倦了,想要結束了!”

    張揚明白喬夢媛之所以想要結束匯通,其真正的原因是想和許嘉勇徹底劃清界限,想起許嘉勇的所為,張揚不禁怒從心生,他利用金莎一事反複挑釁自己的忍耐底線,而後又揭穿沈薇的隱私,讓秦白在婚禮之上顏麵無光,張揚對許嘉勇已經忍無可忍,他清楚的知道,許嘉勇將自己視為殺父仇人,如果自己對他聽之任之的話,以後許嘉勇對自己的報複將會變本加厲,如果是明打明的報複,張揚並不害怕,可事實證明,許嘉勇隻是一個不擇手段的小人,齷齪手段層出不窮。張揚決不允許這個危險人物繼續存在下去,危及自己的親人,危及自己的朋友。

    張揚歎了口氣道:“你辛辛苦苦將匯通搞到現在的規模,轉讓給星月,豈不是等於白白便宜了許嘉勇?”

    喬夢媛微笑望著張揚道:“我生意上的事情,自己會拿主意,感情上的事情也和你無關,你的擔心好像有些多餘哦!”

    張揚道:“就算是朋友,相互關心一下也是應該的。”

    喬夢媛道:“有時間還是多去關心一下楚嫣然,也許能夠讓她回心轉意。”喬夢媛也聽說了張揚和楚嫣然解除婚約的事情。

    張揚苦笑道:“你這麼一說,咱倆還真有點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的味道。”

    喬夢媛道:“別跟我套近乎,我還沒到那麼悲慘的地步。”

    這時候張揚的手機響了起來,電話是程焱東打來的,那些被盜割的電纜已經在一家廢品收購站找到了,現場抓住了兩名盜割電纜的罪犯,經過初步審問,他們已經將同夥供出來了,警方正在展開行動,爭取將這幫盜賊一網打盡。根據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這次的盜割電纜事件並沒有多少幕後因素,隻是這幫竊賊為了牟取利益的犯罪行為,並不是刻意破壞。

    秦白在這次的事件中表現的很堅持,他仍然認為不是一起普通的盜割事件,這幫犯罪分子盜割電纜能夠解釋清楚,可是他們破壞通信設備就有些解釋不通了。

    這起盜割電纜事件讓江城市『政府』引起了足夠的重視,市著重強調了要加強新機場治安,確保新機場工程平安穩定的進行,杜絕同類事件發生,在公安局長榮鵬飛和張揚談話之後,決定增派警員加強機場工地的治安管理,秦白主動請纓,前來機場工地負責現場治安工作。

    張揚第一時間將秦白調來新機場工地的事情告訴了秦清。

    秦清從江城返回嵐山之後,一直都在為弟弟的事情擔心,現在聽說他被派往新機場工地工作,也從心底鬆了一口氣,畢竟沈薇的事情對秦白的打擊很大,如果他繼續在江城公安局內呆下去,所承受的心理壓力會非常大,免不了要麵對形形『色』『色』的流言蜚語,這正是當初秦清想要把他調來嵐山或者是南錫的原因,可惜她的提議被秦白拒絕,秦白堅持留在江城繼續工作。現在秦白去了新機場工地,雖然還在江城,可是畢竟離開了他過去工作的環境,換一個新環境,對他心理康複有很大的好處。秦清叮囑張揚道:“秦白去了你那,你以後要多多開導他,幫助他早日從低穀中走出來。”

    張揚道:“你放心吧,我最會做思想工作,等你再見到秦白的時候,一定讓他重新鼓起對生活的希望和勇氣。”

    秦清笑道:“知道你有這個本事!”

    張揚道:“那啥……我要是幫你勸好了他,你怎麼報答我?”

    秦清啐了一聲道:“跟我你還要提條件?你可真夠無恥的!”

    張揚道:“我最近發現啊,人無恥點可以活得更好!”

    秦清小聲道:“下次見你的時候,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秦副市長也隻有在張揚麵前才會表現出如此的柔情似水。

    張揚心中一樂,他低聲道:“你說的,說話一定要算話啊!”

    雖然隔著電話,秦清仍能聽出他這番話中的曖昧味道,俏臉不由得一熱,小聲道:“大白天的,別說這些,好了,馬上就要開常委會了,該掛了。”

    張揚忽然想起一件事:“你們市委周書記走了沒有?”

    秦清道:“沒有啊,省隻是有說法,到現在組織部都沒有下文。”

    張揚道:“吳明最近蹦躂的挺歡,幫我提醒常市長小心一些,千萬別陰溝翻船!”

    秦清不禁笑了起來:“你啊,真該去多管局當領導,嵐山的事情你也要管嗎?”

    張大官人道:“嵐山我隻能管住秦副市長,我讓她幹什麼她就幹什麼!”

    

Snap Time:2018-06-21 08:30:01  ExecTime:0.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