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九十七章盜割背後(上)


    第四百九十七章【盜割背後】(上)

    張揚明白常淩峰所說的都是事實,他又倒了一杯酒,握著酒杯搖曳了一下道:“你是說,我隻要帶好隊伍,打贏這場仗,其他的細節都不用考慮?”

    常淩峰道:“我記得我大哥曾經說過,一個好幹部首先要保證不出事,領導都喜歡少惹麻煩的下屬,你出的事情越多證明你的領導能力就越差。”

    張揚笑了起來:“按照你大哥的說法,我這個人就是一無是處,不但經常出事,還經常給領導惹麻煩。”

    常淩峰微笑道:“不是給領導惹麻煩,而是為領導惹麻煩,我見過這麼多的幹部,能夠為領導兩肋『插』刀的隻有你一個。”

    張揚哈哈大笑,常淩峰指的是他和杜天野的關係,他為了杜書記的確稱得上兩肋『插』刀。

    常淩峰道:“新機場工程意義重大,當初杜書記將這麼重要的工程交給你,就受到了不少的非議,從新機場工程啟動到現在,雖然波折不斷,還好沒出什麼大事,在商場上,風險越大利益越大,其實政治上也是亦然,利益越大,風險越大。”

    張揚喝了口酒道:“都看到了新機場工程可能帶來的政績,可是多數人都是隻見賊吃肉沒見賊挨打,其中的辛苦又有誰知道?”

    常淩峰道:“新機場工程如果圓滿完成,帶來的政績可想而知,可是如果出了差錯,承擔的責任也是極其嚴重的,如果處理不善,極有可能因此而永世不得翻身。”

    張揚知道常淩峰並非危言聳聽,最近一段時間他的情緒因為楚嫣然而受到了影響,現在是該冷靜下來,仔細考慮一下。政治這條道路並不好走,他從黑山子那個計生辦主任一路走來,這兩年多的曆程中雖說磕磕絆絆,可總體卻還算得上順利,如今已經成為豐澤市常委,豐澤市副市長,江城新機場現場總指揮,以他不到二十三歲的年齡已經達到這樣的政治高度,放眼平海隻怕找不出第二個。可能是過快的提升,讓他產生了一些驕傲的情緒,在不知不覺中,他的身上已經帶有太多太多強勢的作風,處理問題的時候,更喜歡利用以暴製暴。張揚低聲道:“淩峰,在你看來我是一個怎樣的人?”

    常淩峰笑道:“你是個幸運的人!”

    張大官人有些不滿道:“你認為我走到今天的位置僅僅隻靠了幸運?”

    常淩峰道:“你的身上帶著太多的光環,市委書記的哥們,省長的未來女婿,副總理的幹兒子,如果沒有這一層層的光環,你的仕途絕不會走得如此順利。”

    張揚點了點頭,如果沒有這些背景,他在政治上就失去了許多的助力,他忽然想到自己和楚嫣然的分手,苦笑道:“現在我身上的光環已經開始褪去了。”

    常淩峰道:“別人之所以在政治上對你進行避讓,他們其實怕得並不是你,而是你身後的這些背景,如果失去了這些背景,你就會發現,你的身邊原來埋伏著這麼多的敵人。”說到這他停頓了一下,將杯中的那杯啤酒喝完,意味深長道:“很多時候對付敵人最好的方法並不僅僅是依靠拳頭!”

    張揚反問道:“你認為最好的解決方法是什麼?”

    常淩峰微笑道:“少樹敵,把敵人變成朋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哲學,常淩峰的人生觀並不適用於張大官人,可是他的話卻讓張揚沉思,這次的京城之行,讓張揚明白了一個道理,在政治基礎上建立的任何關係都是不牢靠的,秦萌萌事件之後,幹爹文國權對他的做法頗有微詞,而他和楚嫣然的分手,也等於在公眾麵前撇清了和省長宋懷明之間的關係。張揚意識到,這些事對自己的未來道路都會有著極大地影響,常淩峰說的沒錯,如果沒有這一層層的光環,他的仕途不會走得如此順利,在這些光環逐漸褪『色』之後,他的未來將何去何從?

    張揚醒來的時候,決定聽從常淩峰的建議,召集新機場建設的承建商開一個見麵會,其目的就是安定軍心,保證機場建設工作能夠穩定進行。

    可拿起電話機,卻發現聽筒內沒有任何反應,張揚連續摁了幾下話機,還是那個樣子,他拉開房門叫來了秘書傅長征。

    傅長征苦笑道:“張市長,今天一早咱們指揮部的照明電路和通信線路就全部中斷了!”

    張揚道:“怎麼回事兒?是不是有關部門搗鬼?”最近這廝變得十分多疑。

    傅長征道:“剛才跟電信局聯係過了,檢修人員正在前來的途中,他們說可能是昨天下雨,可能有雨水進入充氣電纜的緣故!電業局方麵也派人來了,他們否認停電是他們造成的。”

    張揚道:“這事兒得讓他們抓緊點,機場建設工程這麼重要,通信和電力中斷了可不成,一定要讓他們盡快修複!”

    傅長征點了點頭。

    張揚又道:“你去通知新機場各單位建築商,讓他們下午到指揮部來開個座談會!”

    傅長征離開之後,沒多久就回來了,他給張揚帶來了一個相當不好的消息,通信中斷和下雨無關,而是人為造成,連通新機場工地的通信電纜昨晚被人盜割了,根據初步檢查的結果,被盜割的通信電纜在1322米,損失在百萬元以上。至於照明電路中斷的原因還在檢查之中。

    張揚聽到事態如此嚴重,馬上讓傅長征報警。

    鑒於案情嚴重,當天豐澤公安局局長程焱東親自帶隊前來,江城公安局刑偵大隊也派人前來了解情況,被派來了解情況的警員恰恰是秦白。

    張揚本以為秦白在經曆和沈薇的那場婚禮之後已經決定調走,離開江城這個讓他傷心的地方,卻想不到秦白不但沒走,而且這麼快就已經投入到工作之中,也不由得有些好奇,看來秦白的內心並沒有他想象中那麼脆弱。

    張揚原定下午召開的座談會也臨時取消,讓常淩峰去代表他和那幫建築承包商溝通,他則在小會議室內和前來的警察商談這起突發事件。

    照明電路終端的原因也已經被查明,也是被盜割。程焱東道:“根據現場的情況已經初步認定這是一起盜割電纜的行為,我們已經派警員前往全市各個廢品回收站,爭取盡快找到贓物。”

    張揚道:“關鍵是要搞清楚,這究竟是一起故意破壞新機場建設事件,還是偶然發生的為牟利為目的的盜割電纜行為。”

    程焱東道:“今秋發生的盜割電纜事件很多,應該隻是一起偶然事件,並不是刻意破壞機場建設的行為。”

    秦白卻不這麼看,他提出不同看法道:“照明線路和通訊電纜在一夜之間被盜割,在盜割電纜的同時,匯通公司為新機場提供的部分通信設備也受到人為破壞,如果這些竊賊單純是為了牟利,為什麼要破壞通信設施?我認為很可能是一起有目的的破壞新機場建設的行為。”

    張揚道:“不管這些人盜割電纜的目的何在,抓住他們一定不能輕饒,他們為了賣廢品,一百多萬的損失就這麼造成了,『性』質何等的惡劣!”

    程焱東能夠體諒到張揚的憤怒,他主動檢討道:“通信電纜被盜,設備被毀,和我們的安防措施不夠完善有關,我們應當承擔相應的責任。”

    張揚道:“現在並不是討論誰該承擔責任的問題,我們首要的任務是要盡快恢複通信,然後盡早抓住那些犯罪分子,同時加強保安措施,確保新機場建設不會再受到破壞和影響。”

    案情討論完畢,張揚又用手機跟豐澤電力、電信部門的領導聯係了一下,著重強調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恢複照明和通信。

    散會後,張揚和秦白一起來到盜割電纜的現場,幾輛搶修車都在現場忙活,電信部門的搶修負責人聽說領導來了,過來向張揚匯報情況。

    張揚問道:“你預計什麼時候能夠恢複通信?”

    “報告張市長,大概還要一個小時!”

    張揚點了點頭,對他們的搶修速度表示滿意。

    搶修負責人道:“張市長,我們能夠恢複的隻是電話通信,那些匯通提供的設備要求專業人士解決。”

    張揚向傅長征道:“有沒有聯係匯通公司方麵?”

    傅長征道:“聯係了,他們公司很快就會派維修人員過來!”

    張揚看了看幾輛檢修車,發現並沒有電力係統的檢修車在內,不禁皺了皺眉頭道:“電力局還沒來人?”

    傅長征道:“說是已經來了,就是不知道怎麼還沒到!”

    張揚道:“從上午停電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三個多小時,就算是走也要走到了,給他們局長打電話,半個小時內,再見不到檢修車過來,讓他們自動辭職。”

    傅長征已經習慣了張揚的做事方法,他笑了笑,慌忙去一邊打電話了。

    秦白道:“這些竊賊既然是盜割電纜牟利,為什麼要破壞通信設備?”

    張揚道:“你懷疑這是一起有目的的破壞行為?”

    秦白點了點頭。

    張揚道:“無論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偷走這麼多的電纜一定會出手,隻要找到這些電纜,順藤『摸』瓜就能把背後的指使人挖出來。”

    秦白道:“如果他們是刻意破壞,就不會把電纜賣到廢品回收站。”

    張揚向秦白看了一眼,不知他為何認定這次的事情是人為破壞。

    傅長征拎著兩份盒飯走了過來,因為處理這起盜割電纜事件,張揚他們還沒有來得及吃中午飯。張揚接過盒飯和秦白一起蹲在土坡上吃飯,望著秦白清瘦的麵龐,張揚終於還是忍不住問道:“你什麼時候調走?”

    秦白愣了一下,然後扒拉了一大口米飯,他麵頰的肌肉因為用力的咀嚼而不斷蠕動著,過了好一會兒方才道:“不走了!”

    張揚詫異的看著他。

    秦白道:“我決定不走了,逃避不是辦法,就算我走到天邊,有些事發生了畢竟是改變不了的,我生在江城長在江城,讓我離開這,我舍不得。”

    張揚笑了起來:“其實有句話我始終想對你說,人不能隻為感情活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事等著我們去做。”

    秦白難得的『露』出一絲笑容:“我姐也這麼勸我,事情剛剛發生的時候,我的確想不通,覺著別人都在以異樣的眼光看我,都看不起我,可現在我想通了,我這輩子不是為別人活著,別人怎麼看怎麼說並不重要,趁著年輕,我還有許多事情要去做!套用別人的一句話,走自己的路讓別人說去吧!”

    張揚哈哈大笑,此時看到兩輛汽車一前一後開了過來,後麵的一輛車正是喬夢媛的凱迪拉克吉普車,張揚站起身迎了過去。

    喬夢媛這次前來是聽說他們匯通提供給新機場的通信設備被毀,所以特地到現場查看損毀情況,和她一起過來的還有公司的兩名高級工程師。

    張揚從京城回來還是第一次見到喬夢媛,她新剪了短發,身穿黑『色』套裝,白『色』襯衣,顯得十分幹練,周身上下洋溢著一股女強人的味道。喬夢媛一雙明眸在張揚的臉上停留了一下,她本以為他失戀後應該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摸』樣,可看到他那一臉陽光燦爛的笑容,喬夢媛馬上意識到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這廝壓根就是個沒心沒肺的主兒。

    

Snap Time:2018-07-21 08:13:58  ExecTime:0.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