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九十六章太陽照樣升起(下)


    第四百九十六章【太陽照樣升起】(下)

    常淩峰笑道:“其實也算不上什麼大事,平中建設的那幫人因為合同沒談妥,暫時停工了。涉及到合同變更的事情,我們也做不了主,所以要請示領導,商量一下應該怎麼辦。”

    張揚道:“都說過了,機場建設具體的事情你來抓,這方麵我原本就是個外行!停工?那幫人怎麼動不動就停工?”

    常淩峰看出張揚的心情不是太好,低聲道:“北京的愛情之旅怎麼樣?”張揚和楚嫣然解除婚約的事情他並不知道,所以才會這樣問。

    張揚咧開嘴笑了笑:“我們分了!”

    常淩峰微微一怔,正想安慰他一句,卻見龜田浩二和平中建設的現場執行經理李東海一起走了過來,李東海見到張揚回來了,馬上就叫苦不迭道:“張市長,您回來就好了,候機樓工地下麵是流沙層,根據施工要求,我們必須要采用全新的建設工藝,這樣我們的施工成本就會增加不少,所以我們得重新商談一下……”

    張揚不等他說完,沒好氣的打斷他的話道:“要錢是吧?”

    李東海笑道:“是想找你重新商榷一下合同上的事情。”

    張揚眯起雙眼道:“我負責整個新機場建設,如果每件事都要我來過問,我就算二十四小時不休息也顧不過來。”

    李東海被他斥了一頓,臉上有些掛不住,咳嗽了一聲道:“張市長,我這不是想解決問題嘛!”

    張揚道:“你們的任務就是好好幹活,在規定的時間內把工程給我幹好,其他的事情全他媽都是扯淡,錢,不會少給你們一分,可你一個項目經理憑什麼跟我談?要談也讓你們吳總找我!動不動就給我玩停工,幹什麼?還他媽想幹不想幹?不想幹趕緊滾蛋!”

    李東海被張揚搶白的無話好說,點了點頭道:“那……那我先回去。”

    李東海走後,常淩峰和龜田浩二都笑了起來,對付李東海這種人的確不能客氣,不過張揚也太不客氣了,真的是一點情麵都沒給人家留。

    龜田浩二道:“平中建設這幫人真是不好搞,他們對合同摳得很死,隻要是合同沒規定到的地方,一點兒都不願多幹。因為流沙的事情,上午就停工了,我雖然把解決方案提出來,他們還是不願馬上開工。”

    張揚心情原本就不怎麼好,聽到龜田這麼說,頓時就火了,他拿起電話直接給平中建設的老總吳中原打了過去。

    吳中原其實已經聽說了這件事,提出變更合同也是他授意的,張揚找他興師問罪,吳中原也是滿肚子的委屈,他向張揚道:“張市長,最近建築材料飛漲,候機樓工程我們原本就不怎麼賺錢,而且前期工程款都是我們墊付,現在打樁遇到流沙,我們的投入肯定又要增加不少,這次我們肯定要虧損了。”

    張揚道:“吳總,我們一直都是按照合同上辦事的,首期款要在一期工程驗收合格之後才能給付,至於建築材料飛漲跟我們無關,打樁遇到流沙,工藝改變,成本增加,可以坐下來談變更合同的問題,可你們不能隨便給我停工。如果因為你們影響了機場的建設進度,到時候別怪我不客氣。”

    吳中原道:“張市長,雙方合作要建立在彼此信任和諒解的基礎上,您要是對我們施工方這麼苛刻,我們真的沒法合作下去了。”

    張揚道:“你什麼意思?”

    吳中原笑了一聲道:“沒什麼意思,工程如果想要繼續下去,就必須重新談合同,我們也不可能做賠本買賣!”

    張揚道:“吳總,你在要挾我?”

    吳中原道:“不敢,張市長,咱們都是朋友,可我也不能為了友情出賣公司的利益。”

    張揚怒道:“吳總,你們平中建設要是想幹下去,立刻給我複工,至於其他的事情,等你來到江城再談。”

    吳中原道:“還是先談好條件,合約談不好,我們的工人也無法安心幹活。”

    張揚真是有些火了,冷冷道:“你愛幹不幹!”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龜田浩二和常淩峰都在一旁聽得清清楚楚。

    常淩峰道:“看來這次的事情不僅僅是打樁遇到流沙這麼簡單,最近國際原材料市場飛漲,建築成本增加不少,平中建設的利潤空間因此而被壓縮的幅度不小,我想遇到流沙的事情剛好給了他們一個借口,他們想借著這件事提些條件。”

    張揚怒道:“做生意就要講究誠信,當初既然簽了合同,就得履行。吳中原他敢反悔,我就敢起訴他!”

    常淩峰看出張揚心情不好,輕聲勸他道:“這件事的處理不能『操』之過急,工程都已經開始了,真正鬧翻了影響不好,還是好好談一談,爭取和平解決這件事。”

    張揚道:“我算看透了,這幫商人全都是蹬鼻子上臉的角『色』,你給他們好臉,他們隻會覺著你好說話,在他們眼隻認識錢!”

    因為下雨的緣故,張揚當晚留在機場指揮部沒走。

    晚上吃飯的時候,常淩峰讓食堂炒了幾個菜送到了張揚的辦公室,發現張揚正在那兒寫字,常淩峰湊了過去,看到張揚寫得是讓三分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不由得笑了起來。

    張揚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道:“你笑個屁!”

    常淩峰道:“今天氣不順啊!我可沒得罪你!”

    張揚把『毛』筆扔在辦公桌上,將寫好的那幅字團起來扔入了字紙簍。常淩峰走過去拾起來,惋惜不已道:“這麼好的字,怎麼說扔就扔了!”

    張揚道:“心境煩『亂』,寫出的東西自己都看不過眼,還是別留下來丟人了。”

    常淩峰道:“看出來了,你這叫失戀綜合症,得有個過渡期。”

    張揚不由得笑道:“你什麼時候成戀愛專家了?看來有了小章同誌就是不一樣。”

    常淩峰道:“你少說我,我今天是特地過來安慰你的,你再寒磣我,我馬上走人!”

    張揚拉著常淩峰在辦公桌前坐下,看了看他端來的幾道菜,笑道:“你還算有心,對了,我車還有烤鴨呢,我下去拿來!”

    常淩峰道:“不用,菜夠了……”話沒說完呢,張揚已經跑了出去。

    不一會兒,他拿著真空包的烤鴨走了進來,扯開包裝後,在微波爐熱了熱。

    常淩峰開了瓶清江特供給他倒上,自己則開了瓶啤酒。

    張揚道:“陪我喝點白的!”

    常淩峰搖了搖頭道:“這兩天胃不舒服,我還是來點啤的!”

    張揚道:“工作再忙也得按時吃飯,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常淩峰道:“老『毛』病了,一到秋天就犯,這兩年回國後還好多了。”

    張揚道:“你喝白開水吧,啤酒也別喝了,那玩意兒涼,對胃沒好處。”他對這位革命戰友還是很關心的。

    常淩峰笑道:“沒事兒,看到你心不舒服,陪你喝兩杯!”

    張揚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

    常淩峰道:“你和楚嫣然這麼登對,不會真的分了吧?”

    張揚喝了口酒道:“咱能不提這事兒嗎?大老爺們當以事業為重,咱談工作,談事業,就是別談感情!”

    常淩峰笑道:“成,那就談工作!”他抿了口啤酒,掰了一隻烤鴨腿,咬了一口,皺了皺眉頭道:“這真空包就是不如剛出爐的好吃。”

    張揚笑道:“廢話!”

    常淩峰道:“我剛才一琢磨,平中建設停工不是偶然現象,當初我們簽訂合約,多數建築分包商都是以包工包料的形式進行,最近建材漲勢驚人,根據原有的合同,他們的利潤空間被壓榨的幅度很大,所以這幫建築商如今是怨聲載道,不過他們的底氣都不如平中建設,吳中原開了停工的頭,我害怕其他的建築商會跟上。”

    張揚緩緩放下酒杯道:“我早就說過,這幫建築上都是一幫勢利小人!對他們決不能給好臉『色』。”

    常淩峰道:“這也不能怪他們,商人以逐利為先,如果失去了利潤,賠本的買賣誰願意去幹?”

    張揚道:“誰讓他們簽合同來著?他們簽合同就活該倒黴,就得按照合同辦事。”

    常淩峰笑道:“國內近幾年建材市場相對平穩,當初簽訂合同的時候,這幫建築商誰都沒想到今年建材市場會突生波瀾,上漲的幅度如此驚人,上漲的速度如此迅速。”

    張揚道:“任何生意都是有風險的,這世上壓根就沒有穩賺不賠的事情,他們自己沒有預見『性』怨得誰來?”

    常淩峰道:“話雖然這麼說,可你讓他們虧損,他們寧願不做!”

    張揚道:“不做就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罰到他們傾家『蕩』產。”

    常淩峰道:“你這是要趕盡殺絕啊!剛才你寫的那幅字是什麼?讓三分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寫的這麼好,可一旦你做起來怎麼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張揚道:“你好像在教訓我啊!”

    常淩峰道:“生活中的情緒千萬不要帶到工作中來,你不是整天都說咱們的任務是在規定的時間內,保證質量,圓滿完成新機場的建設任務嗎?所以和這幫建築商搞好協調工作很重要。”

    張揚道:“你什麼意思?難道我們要推翻自己已經簽訂好的合同,這不是自己打自己臉嗎?”

    常淩峰道:“如果在這件事上和建築商達不成諒解,那麼我們的機場建設進度肯定會受到影響,你可以趕走一個平中建設,不可能把所有的建築商全都趕走,就算你都能趕走,重新招商,條件也肯定不會低於他們。”

    張揚道:“聽你這意思是要我給他們補償了?”

    常淩峰道:“機場工程分期開發,開始定下的合同不能更改,這涉及到『政府』的尊嚴和公信力,可是這些建築商的利益得不到保障,他們勢必會產生對抗心理,我們可以考慮在後續的工程上給他們一定的補償。”

    張揚道:“你是說,現在的工程讓他們賠錢,以後給他們一些賺錢的工程,這樣就能夠找平衡。”

    常淩峰道:“就是這個意思!”

    張揚道:“真是笑話,合同都簽過了,我還得考慮他們的感受,還得想辦法讓他們賺錢?保證他們不虧損!”

    常淩峰微笑道:“當今的時代做任何事都要兼顧雙方的利益,盡量做到共贏,隻有這樣才能保證工程進展順利,隻有這樣才能確保我們圓滿完成市交給我們的任務。”

    張揚道:“咱們用得上考慮這幫『奸』商的感受嗎?”

    常淩峰笑道:“機場建設如果是一場戰爭,你就是指揮部隊的元帥,我們這些人是你手下的軍官,那些承包商就是一個個的雇傭軍,想要指揮這支複雜的隊伍打贏這場仗,就必須要兼顧每一個人的利益,必要的讓步也是一種政治智慧,如果這些承包商的利益得不到保障,他們怎麼可能認認真真的完成建設任務,工程的質量如何能夠得到保障,民工的工資如何能夠得到保障?”

    張揚歎了口氣道:“政治智慧,所謂的政治智慧就他媽是陰謀詭計!”

    常淩峰道:“領導們想要看到的是結果,他們不會在意過程,如果新機場建設不能順利而穩定的進行,他們追究責任的話,第一個就會落在你的頭上!”

    

Snap Time:2018-01-20 07:12:30  ExecTime: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