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九十五章不惜代價(三)


    第四百九十五章【不惜代價】(三)

    邢朝暉道:“無論他是畜生也罷,人渣也罷,能夠製裁他的隻有法律,秦萌萌無權決定他的生死。”

    張揚道:“頭兒,秦萌萌不會撒謊,她是個理智的女人,她懂得法律,如果她出了事,秦歡怎麼辦?她本已決定離開京城,告別過去的一切,重新開始生活,這樣的一個人,怎麼會選擇殺人?”

    邢朝暉道:“這件案子的確有著很多的疑點,根據秦萌萌的口供和現場的一些情況,我懷疑凶殺現場很可能還有第三者,可惜我們目前找不到任何有力的證據。”

    張揚道:“警方已經對秦萌萌提起正式公訴,以目前的情況來看,脫罪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邢朝暉道:“你準備放棄嗎?”

    張揚搖了搖頭。

    邢朝暉道:“張揚,我不僅將你當成下屬,也把你當成朋友,作為朋友我必須勸你一句,任何事都必須遵從於遊戲規則。”

    張揚反駁道:“規則是人定的,我憑什麼要遵從別人製訂的規則?”

    邢朝暉道:“因為你沒有選擇!”

    張揚道:“我在很多人的眼中可能是一個異類,但是至少我還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我知道什麼叫公理什麼叫正義,在你們所謂的規則和法律與公理正義相衝突的時候,我會選擇後者!”

    邢朝暉低聲道:“選擇後者就意味著對抗法律!”

    張揚淡然笑道:“不要忘了,我國現階段的法製仍不完善,維護正義就是維護法律!”

    邢朝暉道:“如果你過界,誰都保不住你!”

    張揚道:“如果我對秦萌萌不聞不問,我這輩子都會良心不安!”他的電話忽然響了,張揚拿起電話,電話是何長安打來的,何長安低聲道:“萌萌今晚會被轉移到北鬆山看守所!”

    張揚嗯了一聲:“回去說!”然後掛斷了電話。

    邢朝暉端起紅茶喝了一口,然後平靜的望著張揚道:“誰的電話?”

    張揚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一個普通朋友!”

    邢朝暉道:“是不是何長安?”

    張揚內心一震,充滿警惕的望著邢朝暉道:“你在跟蹤我?”

    邢朝暉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天下間沒有不透風的牆,你的手機已經被我們監聽。”

    張揚憤怒的看著邢朝暉:“為什麼要這樣做?”

    邢朝暉道:“組織要確保每一位重要成員的安全,我今天之所以要見你,是想告訴你警方已經發現有人策劃劫獄,我希望這件事和你無關!”

    張揚道:“如果和我有關呢?”

    邢朝暉道:“那就放棄計劃,不要拿自己的前途和命運開玩笑!”

    張揚道:“我一定要做!頭兒,可不可以幫我一次?”

    邢朝暉望著張揚:“為什麼?”

    張揚道:“因為秦振東該死,因為秦萌萌是冤枉的,因為我們內心深處都有正義感!”

    邢朝暉道:“何長安跟這件事究竟有什麼關係?”

    張揚如實答道:“秦萌萌是他的親生女兒!”

    邢朝暉道:“我在程誌偉的手機上做了一些手腳,通過監聽他的通話知道,有人試圖從警方內部打開缺口,賄賂警察,企圖在秦萌萌前往北鬆山看守所的途中協助她越獄,他們找到的警察假意答應了他們的條件,將這件事匯報給了上級,現在警方已經嚴陣以待,隻等將你們一網打盡。”

    張揚倒吸了一口冷氣,如果不是邢朝暉提醒,今晚恐怕真的要被警方連鍋端起了。

    邢朝暉道:“永遠不要低估警方的能力,更不要以為錢可以買到一切。”他歎了口氣道:“張揚,我真的不想看你就此毀掉!”

    張揚道:“那就幫我一次!隻要你幫我救出秦萌萌,以後我為你們國安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

    邢朝暉的臉上『露』出一抹微笑道:“現在表忠心不嫌太晚了嗎?”

    張揚道:“你還有什麼條件?”

    邢朝暉道:“我們國安的技術部和培訓部嚴重缺少資金!”

    張揚笑了起來,邢朝暉的這句話讓他終於看到了一絲曙光,隻要他肯提條件,就證明他願意出手相助。

    張揚道:“我想何先生會很樂意出一大筆錢!”

    秦萌萌被押上警車,透過裝著鐵柵的窗口望向夜空,明月宛如薄冰般掛在黑天鵝絨一樣的夜空中,秦萌萌想起過去摟著兒子指著月亮給他講故事的情景,美眸不由得有些熱了,也許那樣的機會永遠不會再有,那樣的情景永遠不會再現。

    警車緩緩啟動,秦萌萌的心隨著旋轉的車輪不停的沉落了下去,她閉上眼睛,陷入無盡的黑暗中,兩顆燦如晨星的眼淚順著她的俏臉緩緩滑落。

    通往北鬆山看守所的道路上,三輛警車緩緩行進著,進入山區彎道的時候,車速更是放慢到40以下,一輛貨車迎麵駛來,就在車輛即將會車的時候,那輛貨車似乎突然失去了控製,車身歪斜了以下,突然停在道路的中心。

    警車因為無法通行不得不停下來,警車內,分局副局長梁聯合冷冷看著那輛大貨車道:“準備行動!”

    身後警車內向他匯報道:“報告局長,後麵有一輛貨車把我們的道路堵住了!”

    梁聯合低聲道:“冷靜,全體戒備,隨時準備行動!”

    從大貨車上走下來兩個人,他們剛剛來到警車前,警車側門被拉開,藏身在其中的十多名警察神兵天降般一擁而上,將來人摁到在地麵上。

    那兩人慘叫道:“幹什麼?我們車壞了!我們車壞了!”

    與此同時後麵兩輛警車內的警察也展開行動,將堵住他們後麵道路的司機擒獲。

    梁聯合下令搜查他們的車輛,讓他失望的是,兩輛貨車內並沒有潛伏任何其他人員,車內裝載的也是一些普通的貨品,梁聯合有些失望的拿起電話,他打給了親自負責押送秦萌萌的局長程誌偉,將發生的情況通知了程誌偉。

    程誌偉聽到梁聯合的回報也有些奇怪,低聲道:“消息應該不會錯,難道有人走『露』了風聲?”

    梁聯合道:“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我們嚴密封鎖消息,不可能泄『露』!”

    程誌偉道:“把那幾名司機帶回去好好審問!”說完這番話,程誌偉掛上了電話,他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八點五十,距離三河看守所還有十多公的路程。

    一旁司機道:“程局,咱們為什麼放著大路不走,非得走這條爛路啊?”

    程誌偉微笑道:“為了以防萬一!防止有人劫獄!”

    司機哈哈笑了起來:“程局,現在是和平年代,誰敢幹那事兒?不要命了嗎?”說話的時候,一輛汽車迎麵高速行進而來。

    程誌偉驚聲道:“小心!”司機慌忙向一旁改變方向,可是那輛汽車仍然擦著他們的車身擠了過去,兩輛車都因為這突然的摩擦改變了方向。

    那輛汽車車身橫在他們後方的馬路中心,將後麵負責接應的那輛警車和前方隔斷開來。

    程誌偉內心一沉,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他迅速掏出手槍,正準備推開車門的時候,忽然聽到嗖!地一聲,從一旁的山坡上,一個接著一個的催淚瓦斯『射』了下來,整條路段頓時煙霧彌漫,程誌偉用衣袖捂著嘴,可催淚瓦斯刺激『性』的味道熏得他睜不開眼。

    邢朝暉站在山坡上,用夜視望遠鏡觀察著下方的情景,拿起對講機低聲道:“行動,千萬不要傷害到任何人!”

    張大官人頭戴防毒麵具,身穿黑『色』野戰服,宛如一頭矯健的獵豹般從潛伏的樹林中衝了出去,他的目標直奔秦萌萌所在的囚車,和他一起行動的還有國安的兩名特工。

    程誌偉跌跌撞撞『摸』索到車門處,還沒等他將車門打開,腦後就挨了一記,撲通一聲摔倒在地上,張揚從他身上『摸』出手機,放在自己的口袋,然後用槍托砸開車門,麵的兩名警察也被嗆得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張揚沒費多大的功夫就找到了秦萌萌,秦萌萌因為雙手被拷,無法掩住口鼻,吸入的瓦斯氣體比其他人還要多一些,已經咳嗽的就快閉過氣去。

    張揚抱起她,將事先準備的防毒麵具罩在她的臉上,然後迅速撤離現場。

    從采取行動到他們全部撤離僅僅用去了五分鍾。

    瓦斯氣體消散之後,幾名警察鼻涕眼淚一大把的爬了起來,他們搞明白發生什麼之後,馬上往總部打電話匯報這件事,局長程誌偉醒來之後,咳嗽了好半天方才緩過起來,他『摸』了『摸』仍然有些發懵後腦,過了一會兒方才意識到秦萌萌被人劫走了,他慌忙去『摸』自己的電話,連電話都不見了。程誌偉搖搖晃晃站起身,憤怒咆哮著:“給我追,就算翻遍整個京城,也要把秦萌萌找出來!”

    秦萌萌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間純白的房間內,白『色』的牆壁,白『色』的地麵,白『色』的家具,這讓秦萌萌感覺到十分的不真實,她緩緩坐起身,感到頭有些痛,此時方才意識到自己仍然活著。

    她赤著腳走下了床,感覺腳下的地麵並不是那麼的真實,伸出手,推開橢圓形的艙門,刺眼的陽光讓她不得不閉上了眼睛,她聞到了略帶閑腥氣息的海風,聽到鷗鳥的鳴叫。

    秦萌萌好不容易才適應了外麵的光線,她小心地走上甲板,看到了蔚藍的天空,深藍『色』的大海,陽光下,銀『色』的海鷗在海天之間盡情的翱翔,劃出一道又一道銀『色』的弧線。

    秦萌萌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揚起手,發現手上的手銬早已不知去向,海風吹起她絲緞般的長發,一切都是如此的生機盎然,她聽到身後的腳步聲,轉身望去,卻看到一位身姿窈窕的妙齡女郎笑盈盈望著她。

    秦萌萌咬了咬嘴唇,小心翼翼道:“你好,我……我這是在哪?”

    那女郎微笑道:“前往韓國的輪船上!”

    “可是……”

    那女郎笑著向她伸出手去:“我叫麗芙,張揚的朋友,他把你從監獄中搶了出來,從今天起,你自由了,等到了韓國,你會有一個全新的名字,全新的國籍,如果你想要的話,還可以擁有一個全新的容貌。”麗芙笑著提醒秦萌萌道:“韓國整容手術的水平可是世界一流的哦!”

    秦萌萌對她所說的一切都不關心,她真正關心的隻有一件事:“我什麼時候才可以見到我的兒子?”

    麗芙微笑道:“現在他們應該在釜山等待了!”

    張揚救出秦萌萌之後,將她交給了邢朝暉,安排一個人人間蒸發是國安的強項,張揚之所以這樣做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他和秦萌萌之間的關係可謂是人盡皆知,秦萌萌被救,他肯定要首當其衝的成為被各方麵懷疑的對象。不但張揚這麼認為,邢朝暉也這麼認為,讓他做好思想準備,應對警方的調查。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張揚就被叫到警局協助調查,他對此早已做好了充分的準備,所以並不怕警察的詢問,他提供了可信的不在場證明,警方也沒有找到任何的破綻,隻能眼睜睜看著張揚離開。

    張揚剛剛走出警局大門,一輛軍用吉普車就停在他的身邊,秦振遠、秦振堂兄弟從車上走了下來。

    望著兩人氣勢洶洶的樣子,張揚不禁笑了起來,此一時彼一時,秦萌萌如今已經脫困,張揚的心態自然平和了許多,他微笑道:“兩位找我有事?”

    秦振遠點了點頭道:“秦歡在哪?”

    張揚反問道:“跟你們有關係嗎?”

    秦振堂怒吼道:“你最好馬上把秦歡交出來,否則我們就告你拐帶少年兒童!”

    張揚道:“你想告隻管去告,還有什麼事情是你們秦家幹不出來的?”

    秦振遠怒視張揚道:“秦歡是我們秦家的骨肉,你無權將他帶走!更無權決定他的生活!”

    張揚微笑道:“我無權帶走秦歡,可是秦萌萌有權帶走他!”

    秦振堂指著張揚道:“我早就知道,秦萌萌逃獄和你有關?“

    張揚道:“你有證據嗎?沒證據小心我告你誹謗!”

    秦振堂道:“你給我記住,這件事我們不會善罷甘休!”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忽然毫無征兆的抬起腳,一腳就將秦振堂踹倒在地上,秦振堂沒想到他竟敢公然向弟弟出手,下意識的『摸』向腰間的手槍。

    張大官人冷冷道:“試試看,你再敢掏槍,我就折斷你的手腕!”他不屑的向秦振遠兄弟兩人搖了搖頭:“我最恨別人在我的背後開槍,那筆帳還沒完!”

    張揚當天專程去拜會了文國權夫『婦』,起因是羅慧寧給他打了電話,讓他務必去一趟。

    從幹爹文國權低沉的表情,張揚已經意識到自己最近在京城的行為已經給他帶來了一些麻煩,他老老實實在文國權的對麵坐下。

    文浩南也在家,有些同情的看著他,為張揚倒了杯茶,放在茶幾上。

    羅慧寧暗自歎了口氣,率先問道:“張揚,你把秦歡弄到哪去了?”

    張揚道:“幹媽,這個問題我並不方便回答。”

    羅慧寧有些焦急道:“你這孩子,做事可不可以多考慮一下,秦歡是秦司令的外孫,你闖入軍區大院,強行帶走了他,現在又把秦歡藏了起來,秦家要告你!他們是看在我們的麵子上,暫時沒有將事情鬧大,如果將這件事告上法院,你是要承擔法律責任的!”

    張揚道:“他們想告隻管去告,我還怕他們不成?”

    文國權冷冷道:“誰給你的底氣?你帶走別人的外孫,在法理和人情之上,你究竟哪一點能夠站住腳?”

    張揚道:“秦家從來沒有把秦萌萌當成女兒看待,他們想要秦歡的目的,根本是想通過掌握秦歡把秦萌萌找出來!”

    文國權道:“你是越來越出息了,別人的家事你也要管?”

    張揚道:“秦萌萌將秦歡托付給了我,我既然答應了她就要管到底!”

    文國權點了點頭道:“秦家要把你告上法庭,如果你不把秦歡交給他們,他們就告你拐帶兒童,你真想吃官司?”

    

Snap Time:2018-01-23 04:26:10  ExecTime:0.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