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九十五章不惜代價(二)


    第四百九十五章【不惜代價】(二)

    邢朝暉道:“我隻是覺著秦萌萌殺死秦振東這件事太過牽強,很多事都顯得不是那麼的合理。”

    程誌偉道:“也許是秦萌萌故意造成這種錯覺,讓我們的辦案過程受到阻礙。”

    邢朝暉道:“照你這樣說,秦萌萌的心機一定複雜到了極點。”

    程誌偉道:“她是怎樣的人我並不關心,我關心的是,有沒有足夠的證據可以起訴她!”

    邢朝暉道:“你們警察的天職絕非是把別人送進監獄。”

    程誌偉道:“這次或許會是刑場!”

    邢朝暉歎了口氣道:“恕我直言,你並沒有足夠的證據可以證明殺人者就是秦萌萌!”

    程誌偉道:“還是那句話,她有沒有罪是法官的事情。”

    何長安咬牙切齒道:“秦家果然夠狠,他們是鐵了心要把萌萌送上刑場!”他已經動用各方麵的關係為女兒的案情進行奔走,可從目前得到的情況來看,秦萌萌想要免罪很難,就連他請來的律師也表示這場官司的勝算很小。

    張揚道:“我問過幹媽,因為這件事涉及到秦家,他們也不好過問。”

    何長安道:“秦振東罪有應得,別說不是我女兒殺了他,就算殺了他又怎樣?他該死!”

    張揚道:“可法官不會這麼想!”

    何長安怒道:“這次要是萌萌獲罪,我豁出去了,將他們秦家的醜事全都抖落出來,大家拚個兩敗俱傷!”

    張揚道:“萌萌不想說出這件事,秦家也不想外人知道。”

    何長安道:“我去找秦鴻江談談,隻要他肯放過我的女兒,多少錢我都願意拿出來!”

    張揚搖了搖頭道:“現在並不是錢的問題,秦振東被殺的事情震動京城,現在外人都認為是秦家的家事,如果讓人知道萌萌並非是秦鴻江的親生女兒,這件事隻會變得更加複雜。”

    何長安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我要眼睜睜看著萌萌被他們治罪?”

    張揚道:“現在所有人都在質疑萌萌殺害秦振東的動機,如果讓他們知道萌萌並非秦鴻江的親生女兒,好事者一定會抓住這件事不放,萌萌的處境隻會更加艱難。”

    何長安黯然道:“我問過律師的意見,萌萌無罪獲釋的希望極其渺茫,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女兒去坐牢,我不能讓小歡這麼小就失去母親。”他下定決心道:“就算是劫獄,我也要把女兒搶出來!”

    張揚微微一怔,眼中卻是一亮,其實他也過何長安一樣的想法,根據眼前的情況來看,秦萌萌很有可能被判有罪,根據國內的法律,每個人都清楚殺人罪意味著什麼。張揚搖了搖頭道:“何叔,越是這樣,越是需要理智對待,萌萌已經這樣了,如果你也違反了法律,小歡以後交給誰去照顧?”

    想不到何長安回答的倒是幹脆:“你嘍!本來你就答應了萌萌!”

    張揚不禁苦笑道:“現在萌萌是警方重點照顧的對象,你想要把她解救出來談何容易?以為是香港警匪片嗎?”

    何長安道:“世上無難事隻怕有心人,我堅信沒有錢做不到的事情。”

    張揚雖然對何長安的這句話並不苟同,可也沒有出言反對,何長安對女兒看重到了極點,為了秦萌萌,他不惜鋌而走險。

    雨後的空氣十分清新,秦歡坐在花園內的秋千上,輕輕『蕩』漾著,一雙眼卻呆呆望著碧空如洗的天空,小臉上充滿了憂鬱。

    張揚伸手握住了秋千的鋼索,秦歡這才覺察到他的出現,望著張揚,眼圈兒有些發紅:“爸爸……我媽媽是不是不要我了?”

    張揚搖了搖頭,捧住他的小臉道:“怎麼會?你媽媽最疼的就是你,她怎麼可能不要你?”

    秦歡的眼中淚光閃爍,可憐兮兮道:“昨晚我做了一個夢,夢到媽媽不要我了,她說不喜歡我,再也不想見到我了……”話沒說完,秦歡就傷心地哭出聲來。

    張揚抱著秦歡,輕聲勸慰著他。

    何長安站在落地窗前,望著外麵的情景,雙目不由得有些濕潤了,他拿起電話,迅速撥通了一個號碼,低聲道:“情況怎麼樣?”在聽對方說完之後,何長安又道:“錢不是問題,隻要他們為我辦成這件事,多少錢都可以!”

    邢朝暉主動找到了張揚,前往凶案現場調查,並沒有讓他發現第三者的證據,可是有一個發現卻讓他相當的震驚,根據現場采取的血樣來看,秦振東的血樣和張揚後來送來做親子鑒定中的一份相同,讓邢朝暉感到震驚的是,秦萌萌的血樣竟然和另外一份血樣也有著直係血緣關係,換句話來說,張揚提供的其中一份血樣,竟然是秦萌萌和秦振東共同的後代,邢朝暉並不是個八卦的人,可是他仍然根據這條線索,進一步驗證了秦萌萌和秦振東之間的關係,當結果證明兩人之間並無任何血緣關係的時候,邢朝暉開始對這件案子有些明白了。

    張揚望著邢朝暉遞給自己的那份文件,有些奇怪道:“麵是什麼?”

    邢朝暉道:“自己看!”

    張揚打開文件,看到其中的檢查結果,不禁皺了皺眉頭。

    邢朝暉道:“一份血樣是秦振東的,一份是秦萌萌的,還有一份是你之前拿來鑒定的。”

    張揚道:“你居然查我?”

    邢朝暉道:“不是查你,是我想幫你,我通過和程誌偉的戰友關係去了凶案現場,想要幫忙找出對秦萌萌有利的證據,可是警方已經收集過一遍物證,現場能夠找到的東西太少,所以我讓技術部的專家采集了一些現場的血樣。”

    張揚點了點頭。

    邢朝暉道:“你口口聲聲讓我幫你,可你對我並不坦誠,我想起你之前兩次拿血樣來做親子鑒定的事情,於是就拿秦振東的血樣做了對比,發現他的血樣就是其中一份,所以我不難推測出秦振東有個孩子,出於好奇,我又將秦萌萌的血樣進行了化驗排查,讓我驚奇的是,秦萌萌和其中兩份血樣都有血緣關係,唯獨和她的大哥秦振東沒有任何關係。”

    邢朝暉停頓了一下方才道:“小子,你想我幫你,還對我隱瞞了這麼多的事情,秦振東和秦萌萌竟然不是親兄妹,他們根本沒有任何的血緣關係,而他們居然還有一個孩子,我想那孩子一定就是秦歡了!”

    張揚現在算是明白什麼叫薑是老的辣了,邢朝暉一出馬就將所有的事情查的清清楚楚,他尷尬的笑了笑道:“頭兒,你果然厲害。”

    邢朝暉道:“秦振東和秦萌萌之中有一個不是秦司令的親生骨肉,我想我沒必要去采取秦司令的血樣了。”

    張揚道:“秦萌萌並不是秦司令的親生女兒!”

    邢朝暉歎了口氣道:“現在我已經明白這件事了!”

    張揚道:“秦振東是個畜生,當年他強暴了秦萌萌,而秦家為了顧全顏麵,所有的痛苦都讓萌萌一個女孩子承擔,萌萌求助無門,隻能離家出走,後來生下了秦歡。”

    邢朝暉道:“所以她對秦振東的仇恨早就種下了,這就是她殺人的動機!”

    張揚大聲道:“不是!”

    邢朝暉道:“從現場的情況來看,秦振東顯然沒有忘記秦萌萌,他在秦萌萌居住地方的對麵租下了房子,利用望眼鏡偷窺他們母子的生活,還用照相機拍下許多照片,秦振東的這些行為應該被秦萌萌撞破,因此他們兄妹兩人發生了激烈的衝突,秦萌萌憤怒之下和秦振東發生了廝打,秦振東在廝打的過程中不慎被打暈,秦萌萌利用他的手槍『射』殺了他!”

    張揚怒道:“你怎麼跟警方一個論調?”

    邢朝暉道:“現場的證據表明秦萌萌是最大嫌疑人也是唯一嫌疑人,無論是現場物證還是周圍目擊者都無法提供第三人在場的證據。根據這些血樣,已經能夠證實秦萌萌和秦振東之間的關係,現在已經不難推測到秦萌萌殺死秦振東的動機!”

    張揚愕然道:“你已經將這份東西交給警方了?”

    邢朝暉搖了搖頭道:“除了你之外我並沒有告訴任何人,如果我將這件事公諸於眾,不但秦家的顏麵一掃而光,而且對秦萌萌隻會更加不利。”

    張揚道:“秦振東死有餘辜,秦萌萌雖然不是他的親妹妹,可是當年她還不到十六歲,這畜生竟然強暴了她,秦家對這件事竟然保持沉默,任由這畜生逍遙到現在。秦萌萌好不容易才有了自己的生活,他仍然不肯放過他們母子,居然去偷窺他們,糾纏他們,這種人渣就算再死一次,也不足惜!”

    

Snap Time:2018-04-19 21:24:00  ExecTime:0.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