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九十四章家醜(四)

  
  第四百九十四章【家醜】(四)
  秦萌萌搖了搖頭道:“這件事和你無關,本來我已經走到警局門口,如果不是聽到小歡失蹤的消息,我已經走入警局自首了。不過,正是因為你的原因,我又增加了一項襲警的罪名。”
  聽到秦萌萌這樣說,張揚不禁笑了起來。
  秦萌萌道:“我沒有殺他,雖然中間我一度昏『迷』,可是我清醒的記得那天發生過的事情,我沒殺人!”
  張揚道:“我相信你!”
  秦萌萌有些詫異的望著張揚道:“為什麼這麼相信我?”
  張揚道:“因為我知道,你已經準備重新麵對人生,你要照顧小歡,要看著他茁壯成長,你要負擔這麼多的責任,怎麼可能選擇這條不歸路?”
  秦萌萌的雙目濕潤了,對現在的她來說,沒有比信任更為珍貴的東西,她不無感慨道:“可惜隻有你相信我,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是我殺了他,所有的證據都表明是我殺了他!”
  張揚搖了搖頭道:“相信你的不僅僅是我,還有小歡,還有他!”他用手指了指何長安。
  秦萌萌雖然知道這位京城巨富,可是和他之間並沒有什麼交往,輕聲道:“別人信不信我,我已經無所謂了。”
  張揚指了指照片道:“有沒有發現他們兩人笑起來很像?”
  秦萌萌微微一怔,她聽出張揚似乎在暗示著什麼。
  張揚低聲道:“我查到了一些事!”
  秦萌萌咬著櫻唇,充滿問詢的看著他。
  張揚道:“一切都要從小歡戴著的平安佛說起,那平安佛是何長安當年給他女兒的!寧遠大地震的時候,他以為自己的妻子和女兒都死於那場地震,可是幫小歡洗澡的時候,他看到了平安佛!”
  秦萌萌一雙美眸因為驚奇而睜得滾圓,她也不知道平安佛的來曆,隻是知道自己從小就帶著它。
  張揚道:“當年秦司令恰恰率領部隊前往寧遠救災,他的女兒和何長安的女兒都在同一所幼兒園。”
  秦萌萌已經明白張揚在說什麼了,她無法相信世界上的事竟然會這麼湊巧,自己在走入牢籠的時候,卻意外的聽到自己父親的消息,她二十二年的生命中從不知道自己還有一個父親存在,她似乎不能接受這個現實,搖了搖頭道:“也許隻是巧合,世上一樣的東西太多了!”
  張揚道:“你知不知道有種隔代親子鑒定?根據dna可以鑒定出隔代血緣關係?”
  秦萌萌的臉『色』變了。
  張揚道:“對不起,我沒有征求你的同意,出於對這件事的謹慎,我采取了小歡和他的血樣進行了鑒定,結果證明了他們之間的確有著親密的血緣關係。”張揚壓低聲音道:“何長安是你的父親,你的親生父親!”
  秦萌萌一時間不知是該歡喜還是難過,美眸之中滿是淚水,她喃喃道:“這是真的?這是真的?”
  張揚點了點頭,從口袋中拿出紙巾遞給秦萌萌。
  秦萌萌擦去眼淚,忽然想起了一個問題,張揚既然查出何長安和自己的關係,那麼他顯然已經知道自己並非秦家女兒的內幕,她輕聲道:“哥,這件事你不可以說出去!”
  張揚充滿憐惜的望著秦萌萌道:“我知道,這些年你受了許多的委屈,你放心,我一定會把你救出去!”
  秦萌萌黯然道:“哥,謝謝你,我知道自己沒希望走出去了,他們掌握了許多所謂的證據,認為是我殺了秦振東,而我卻無法證明什麼!”
  張揚道:“我相信你沒殺他!”
  秦萌萌含淚笑道:“警方相信的隻是證據!槍上沾著我的指紋,我說不清楚!”
  張揚道:“何先生很想過來看你,我沒讓他過來,我害怕你們的關係被別人知道,情況就會對你更加的不利。你放心,他已經幫你聘請了國內一流的律師來為你辯護。”
  秦萌萌明白張揚的意思,如果自己不是秦家親生女兒的秘密泄『露』出去,警方一定會猜想到她和秦振東之間的關係,如果查出秦振東當年曾經強暴過她,她殺死秦振東一事更會顯得理所當然。秦萌萌咬了咬嘴唇,終於下定了決心,小聲道:“哥,秦振東是小歡的親生父親……”說出壓在心頭的這個秘密對秦萌萌來說是極其艱難的事情。
  張揚點了點頭,低聲道:“你放心,我會永遠幫你保守這個秘密!”
  張揚在分局院內遇到了文浩南,文浩南同樣過來探望秦萌萌,可是秦萌萌不願見他,看到張揚,文浩南慌忙走了過來,關切道:“張揚,萌萌怎麼樣?”
  張揚歎了口氣:“還能怎麼樣?”
  文浩南道:“我是說她情緒怎麼樣?”
  張揚知道文浩南一直對秦萌萌餘情未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總之很麻煩,萌萌說自己沒殺秦振東,可警方已經掌握了足夠的證據,秦家也不肯善罷甘休。”
  文浩南道:“萌萌心地善良,怎麼可能殺死自己的親哥哥!”說這話的時候,他內心中不禁感到一陣愧疚,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也不會犧牲秦萌萌,可想起那天的情景,他不由得又生出仇恨,他感到自己被秦家侮辱了。
  張揚還以為文浩南念著秦萌萌,輕聲道:“要不你幫忙想想辦法。”
  文浩南苦笑道:“我跟我爸我媽都提過,可是他們不願介入這件事,隻說是秦家自己的事情。”
  張揚打心底歎了口氣,這件事的確錯綜複雜,外人是不適合介入的。
  文浩南裝出一臉痛苦道:“看到萌萌現在的處境,我好難過!”
  如果不是實在沒有辦法,張揚是不會再去找邢朝暉的,他特地在國安基地附近的小酒館請邢朝暉吃飯,邢朝暉聽說是秦萌萌的事情,馬上就起身要走。
  張揚攔住他,拖著他重新坐了下去,邢朝暉苦笑道:“早知道你沒那麼好心請我吃飯,我今兒就不該來!”
  張揚道:“我請你吃飯是一碼事,求你辦事又是另一碼事,就算你不幫我辦事,飯還是要吃的。”
  邢朝暉道:“成,就算是糖衣炮彈我也認了!”
  張揚給他倒了一杯酒,恭恭敬敬端給他。
  邢朝暉頗有些受寵若驚:“幹嘛這是?你有話好說,別來這套!”
  張揚道:“這杯酒我是敬你對我的知遇之恩!”
  邢朝暉聽他這樣說,點了點頭道:“有點兒意思,我勉強算得上你的伯樂吧!”,兩人對幹了這杯酒。
  張揚又給他斟滿酒端起來敬他。
  邢朝暉道:“這又是為什麼?”
  張揚道:“秦萌萌是我幹妹妹,我絕不能眼睜睜看著她被送上絕路,人我一定要救。你怕我連累你們,喝完這杯酒,我和你的組織徹底劃清界限,咱們一刀兩斷,就算我以後出了什麼事,也和你們國安沒有任何關係。”
  邢朝暉把酒杯放下道:“張揚,你可不可以冷靜的看待一下秦萌萌的問題,拋開個人感情不談,根據警方現在掌握的證據,秦萌萌是殺死秦振東的最大嫌疑人。”
  張揚道:“她說過她沒殺秦振東!”
  邢朝暉道:“很少有殺人犯會主動承認殺人,她有證據證明自己無罪嗎?”
  張揚道:“難道警方僅憑著槍上的指紋就能認定她殺人?”
  邢朝暉歎了口氣道:“這是警方的事情,你能不能對警方多一點信心,讓他們去查?”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對他們沒有信心,頭兒,你說句真心話,從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來看,你認為這次秦萌萌無罪獲釋的可能『性』有多大?”
  邢朝暉想了想,低聲道:“幾乎為零!”
  邢朝暉道:“你不覺著這件事中存在著太多的疑團?秦萌萌為什麼要殺死她的親哥哥,生長在同一屋簷下,究竟是什麼才使得他們變得這樣仇視?秦家顯然有很多事情不願說,警方也無權幹涉他們的家事,警方所需要做的就隻能是尊重證據,利用證據找出殺人凶手,至於殺人的動機並不是警方需要解決的範疇。”
  張揚對這件事的內幕相當的清楚,其實他認為秦振東死有餘辜,秦萌萌有一千個一萬個殺死他的理由,可是秦萌萌既然堅稱自己沒有殺死秦振東,張揚還是傾向於相信秦萌萌,他認為如果秦萌萌想要殺死秦振東報仇,沒必要等到現在,而且她已經決定徹底擺脫過去的生活,要讓秦歡改換環境,現在正在辦理工作的事情,沒理由選擇這條絕路。有一點邢朝暉沒有說錯,警方尊重的是證據,就算以後上了法庭,法官看重的仍然會是證據,手槍上的指紋,以及目擊者的口供都讓秦萌萌成為最大的嫌疑人,想證明她無罪很難。
  

Snap Time:2018-10-18 03:09:21  ExecTime: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