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九十四章家醜(三)


    第四百九十四章【家醜】(三)

    警笛聲越來越近,秦萌萌止住了哭聲,她小聲道:“哥,幫我照顧好小歡!告訴他,我永遠愛他!”

    張揚道:“你不可以放棄!為了小歡,絕不可以放棄!”

    秦萌萌噙著眼淚,她的目光變得堅定而倔強:“哥,我不會放棄!”

    十多輛警車閃爍著警燈集結在公用電話亭外,幾十名荷槍實彈的警察環圍住公用電話亭。秦萌萌抹去眼淚,平靜的放下電話,她推開公用電話亭的玻璃門,緩緩走入風雨中,宛如一朵秋雨中的雛菊,美得讓人感到淒涼,讓人感到心碎……

    鑒於秦萌萌的案情嚴重,對她的審訊在她被捕後馬上進行,分局局長程誌偉和梁聯合親自組成了審訊小組,對秦萌萌進行突擊訊問。

    此時的秦萌萌已經完全冷靜了下來,她靜靜坐在燈下,雙手的十指交叉放在腿上,目光平靜的看著前方。

    在場的公安人員都詫異於秦萌萌的冷靜,一個殺人犯在落網後多少都會表現出惶恐不安,可秦萌萌沒有,她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慌『亂』。

    “我沒有殺人!”秦萌萌平靜道。

    程誌偉揚起塑料袋中裝著的關鍵證物——那把致秦振東死亡的手槍,冷冷道:“秦振東死於他殺,而在他死亡的當天,你和他在樓下發生了爭吵,然後你們兩人一起進入秦振東的租住房談話,這是不是事實?”

    秦萌萌點了點頭:“是!”

    程誌偉道:“你們談了什麼?為什麼發生爭吵?”

    秦萌萌道:“我們的談話內容跟案件沒有任何關係!”

    程誌偉道:“秦萌萌,請你注意你的態度,我希望你盡量配合我們的調查,這樣有助於我們搞清這起案件的真相!”

    秦萌萌沒有說話。

    程誌偉繼續道:“根據你母親所說,你大哥前往小區的目的是為了勸你帶著兒子回家,是不是?”

    秦萌萌道:“不是!”

    “那是為了什麼?”程誌偉舉起手中的一遝照片:“這些照片是我們在你大哥房間發現的,他一直都在關注你們的生活,你是不是對他的這種幹涉十分不滿?所以今兒產生了一種怨恨?”

    秦萌萌道:“真是佩服你的想象力,你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我現在就告訴你們,對,我和家的關係一直都不是很好,他們想要幹涉我的生活,為了這件事我和秦振東發生了爭吵,我要走的時候,他想要阻止我,我摔開他的手,卻失去平衡摔倒在地。”秦萌萌指了指自己的腦後道:“我暈了過去,醒來的時候,就看到他死了,至於中間發生了什麼,我都不記得。”

    程誌偉和梁聯合交換了一下目光,他們顯然都不相信秦萌萌的說辭。

    梁聯合道:“根據我們的調查,現場除了你和秦振東以外,並沒有第三人出現的痕跡。”

    秦萌萌道:“我沒有殺他,我醒來的時候,手槍在我的手,我很害怕,我去洗手間洗淨了手上的血跡……”

    程誌偉打斷她的話道:“你既然沒有殺他,為什麼要逃?”他認為自己的這個問題切中了要害。

    秦萌萌果然猶豫了一下,她咬了咬嘴唇道:“我知道,這件事我說不清楚,別人都會以為我殺了秦振東,我之所以逃走,是不想讓我兒子看到我被你們抓走的場麵,我不想給他幼小的心靈留下永遠的陰影。”

    程誌偉道:“你和你的大哥究竟有什麼矛盾?是什麼原因讓你走到殺死他的地步?”

    秦萌萌怒道:“我沒有殺他!”

    程誌偉道:“我給你時間好好考慮一下,我可以明確告訴你的一點是,我們已經掌握了足夠的證據。”

    審訊結束之後,程誌偉和梁聯合並肩走出門外,程誌偉低聲道:“你怎麼看?”

    梁聯合道:“秦萌萌顯然沒有說實話,她肯定有事情瞞著我們。”

    程誌偉道:“到底是秦司令的女兒,心理素質非同一般啊,看來想讓她說實話並不容易。”

    梁聯合道:“證據都擺在那,她想抵賴也不行!”

    程誌偉道:“我總覺著這件事沒那麼簡單,秦萌萌不願說,秦家人都沒有說實話。”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對了,秦萌萌落網的事情有沒有通知秦家?”

    梁聯合道:“早就通知過了!”

    程誌偉道:“安排他們家人見見麵,希望能夠讓秦萌萌感到內疚,從而攻破她的心理防線。”

    秦振遠和秦振堂兄弟倆陪著母親常玉潔第一時間來到了分局,常玉潔提出要單獨見見女兒。

    秦萌萌雖然並不想和常玉潔見麵,可是考慮了一下之後,還是打算和她見上一麵,有些話始終要說開。

    應常玉潔的要求,她和秦萌萌的見麵是單獨進行的,秦萌萌帶著手銬坐在那,目光平靜望著滿臉悲愴的常玉潔,她對這位養母並沒有太深的感情,從她小時候起,常玉潔就表現出對她的排斥,多數時候甚至表現為對她的厭惡,秦萌萌小的時候覺著很委屈,可是當她無意中聽到父母的談話的時候,才知道自己並不是他們的親生女兒,當年父親為了救自己,而放棄了親生的骨肉,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養母一直都厭惡她排斥她,認為是她害死了自己的女兒。

    秦萌萌對養母的厭惡源自於秦振東的惡行,秦振東強暴了自己,常玉潔知道這件事之後,非但沒有大義滅親,反而跪著乞求她不要將這件事說出去,從那時起,秦萌萌對秦家徹底死了心,在她心中早已悄然斷絕了和秦家的任何關係。

    常玉潔選擇單獨和秦萌萌相見是有原因的,雖然她恨極了秦萌萌,可是她也害怕一件事,秦歡是她的孫子,當年大兒子秦振東強暴秦萌萌是一個無可否認的事實,對秦家來說,這是家醜,如果秦萌萌豁出一切,把這件事給揭發出來,他們秦家的麵子肯定要『蕩』然無存,常玉潔幾經思量,還是決定和秦萌萌先談一談。

    秦萌萌從養母的目光中看出她對自己刻骨銘心的仇恨,她直視常玉潔,對秦家她並沒有任何感到虧欠的地方。

    常玉潔紅著眼圈道:“你好狠的心,竟然殺死你的大哥……”

    秦萌萌道:“我沒殺他,盡管我認為他早就該死,可我沒殺他,因為我怕他的血玷汙我的雙手!”

    常玉潔被秦萌萌冷漠的語氣刺激到了,她尖聲道:“賤人!”

    秦萌萌平靜看著常玉潔道:“既然你認為我殺了你的兒子,就沒必要過來見我。”

    常玉潔道:“我就是想當麵問問……你怎麼能這麼狠心?我雖然不是你親生的母親,可我畢竟養了你這麼多年……”她流淚了。

    秦萌萌道:“謝謝,其實你應該明白,我們之間的關係在六年前已經完了!”

    常玉潔咬牙切齒道:“你在要挾我?”

    秦萌萌搖了搖頭,她忽然明白了養母前來見自己的目的,她害怕自己將那件家醜宣揚出去,她害怕自己會讓秦家顏麵無存,秦萌萌的唇角浮現出一絲略帶嘲諷的微笑:“你放心,那些事我永遠不會提,你認為是家醜,對我來說,卻是人生永遠洗刷不去的恥辱!”

    常玉潔低聲道:“所以你殺了振東……”

    秦萌萌站起身:“我想我們已經沒有談下去的必要。”她走到鐵門前的時候,回過神,望著滿臉仇恨的常玉潔道:“你的兒子不是我殺的!”

    張揚秦萌萌被抓後的第二天才獲準和她見麵,雖然隻是被關押了一夜,秦萌萌卻明顯憔悴了許多,看到張揚,她笑了笑:“哥!”

    秦萌萌表現出的鎮定出乎張揚的意料之外,等秦萌萌坐下之後,他拿出一張照片,照片上是秦歡和何長安的合影,兩人笑得都很開心。

    秦萌萌望著那張照片,看到兒子的天真無邪的笑容,鼻子一酸,美眸頓時濕潤了,張揚道:“我臨來之前給他們照的,為的是讓你看到小歡,為的是讓你放心。”

    秦萌萌含淚點了點頭。

    張揚道:“是我害了你,如果不是我利用這麼拙劣的方法『逼』你出來,你就不會被他們抓住。”

    

Snap Time:2018-01-18 02:20:43  ExecTime:0.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