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九十三章輪回(四)


    第四百九十三章【輪回】(四)

    張揚不屑笑道:“真佩服你的想象力,秦萌萌就算受過一些軍事訓練,可她的力量怎麼可以和訓練有素的秦振東相提並論?她能夠把秦振東打昏?”

    邢朝暉道:“這不是我的分析,警方目前就是這麼認為,他們仔細調查過周圍的鄰居和室內的現場情況,確信當時並沒有第三者在場,有些時候不能單憑個人的戰鬥力來判斷,也許秦振東並沒有想到秦萌萌會突然出手。”

    張揚道:“秦萌萌為什麼要殺他?她已經決定離開北京了,要帶著秦歡開始新的生活,就算想殺秦振東,為什麼不做的更隱蔽一點?”

    邢朝暉道:“我們不是警察,她的殺人動機和我們無關。你是秦萌萌的幹哥哥,又是她孩子的幹爹,當然會幫著她說話,如果秦萌萌沒有殺死秦振東,她為什麼要逃?”

    張揚無言以對。

    邢朝暉歎了口氣道:“這是秦家自己的事情,我們都是外人,管不了,也別去管!”他誠心誠意的奉勸道:“張揚,這可能是一潭渾水,你千萬別跟著摻和。”

    張揚點了點頭道:“頭兒,我明白,你放心,我不會給你們帶來麻煩的。”

    親子鑒定的結果很快就出來了,何長安和秦歡之間的確有著血緣關係,隔代親子鑒定驗證了一件事,秦萌萌絕非秦鴻江的親生女兒,何長安才是她的父親。

    張揚將這個結果告訴何長安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黎明,何長安一夜未眠,這一夜之間,他的鬢角竟然多出了許多白發。何長安對這一結果早有預料,他黯然道:“如果真的有輪回報應,為什麼不報應在我的身上?”

    張揚頗為同情的看著何長安,這個在商界上無往不利的巨賈,卻有著這麼慘痛的經曆,這二十年來,何長安一直都將秦鴻江視為仇人,想盡一切辦法揭『露』秦家的醜事,處心積慮的想要報複秦家,卻想不到卻報複到了自己親生女兒的身上。

    何長安看起來老了許多,他站起身,走向張揚,低聲道:“我一定要救萌萌!”

    張揚其實跟他抱著一樣的想法,可是秦萌萌自從昨天打完那個電話之後到現在都沒有跟他聯係過。張揚道:“現在警察在到處找她,她一個孤身女子不可能逃得太遠,而且……”張揚停頓了一下道:“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小歡。”

    “張揚,萌萌一定會聯係你,她既然將小歡托給你照顧,就證明她在這世上信任的隻有你,你幫幫她!”何長安低聲肯求道。

    張揚望著一臉擔憂之『色』的何長安,緩緩點了點頭道:“我會盡量幫她,她不但是小歡的母親,還是我的妹妹!”

    張揚在當天上午接到了程誌偉的電話,警方需要他配合調查一些情況,張揚對此表現的還是很配合,他驅車來到警局,程誌偉是邢朝暉的老戰友,和張揚也有些交情,對他還是相當的客氣,程誌偉道:“張揚,這次請你過來隻是為了協助我們調查一些情況,沒有別的意思。”

    張揚笑了笑道:“協助警方辦案是每一個公民應盡的責任。”

    程誌偉請他在沙發上坐下,這對張揚已經是相當的禮遇,一位漂亮的女警端著托盤走了進來,將泡好的茶遞給張揚和程誌偉,然後在一旁坐下,擔任了現場記錄。

    張揚向那名女警看了看,心說程誌偉啊程誌偉,你說得輕巧,還是找我問話,該不是懷疑我也和這件凶殺案有關吧?

    程誌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能不能把昨天你的行蹤向我簡略說明一下?”

    張揚道:“我昨天上午九點從春陽駐京辦出門,喬鵬舉接我去密雲清溪穀,中途我們沒有分開過,抵達清溪穀之後,我陪著喬老說了一會兒話,中午和他一起吃飯,一直到午後一點左右離開了密雲,喬鵬舉送我離開的,中途因為汽車爆胎耽擱了,進入城區又遇到塞車,後來我前往現場的事情,你應該知道。”

    程誌偉沒想到張揚搬出了喬老為他作證,想必張揚沒有撒謊,他微笑道:“你放心,我們並沒有懷疑你和這起凶殺案有關。”

    張揚淡然笑道:“還是說清楚的好,哪間廟沒有冤死的鬼?”

    程誌偉道:“根據我們掌握的情況,秦萌萌家的電話從昨天中午到下午撥出了四次,除了一次打給秦萌萌,其他三次都是打給你。”

    張揚點了點頭道:“不錯,秦歡是我幹兒子,他看到秦萌萌久出未歸,一個人在家害怕,所以才給我打電話。”

    程誌偉又道:“我們查過你的通話記錄,昨天在火車站附近有人用公話給你打了電話,而這個電話恰恰發生在你前往秦萌萌家之前,這個電話是不是秦萌萌打給你的?”

    張揚微微一怔,臉上的笑容隨即變得冷淡起來,他盯住程誌偉的眼睛,帶著不滿道:“你憑什麼調查我的通話記錄?我又不是嫌疑犯?你們警方有什麼權力調查我?”

    程誌偉笑道:“張揚,別生氣嘛,這隻是我們必須走的形式,隻要你解釋清楚就沒事了。”

    張揚道:“給我打電話的是一個同事,他來京城開會,想約我喝酒來著!”

    程誌偉也沒有繼續追問下去,他笑道:“你的朋友真的很多!”他向那名負責記錄的女警察使了個眼『色』道:“好了,就到這!”

    那名女警退出去之後,張揚也站起身來,他向程誌偉伸出手去:“我還有事,得先走了!”

    程誌偉跟他握了握手道:“張揚,咱們都是老朋友了,其實我也想幫助秦萌萌,但是案子已經發生了,我們必須要查明真相,如果你能夠聯係上她,還是勸她盡快來局自首。”

    張揚道:“自首?你就這麼認定,這件事就是秦萌萌幹的?”

    程誌偉道:“我沒必要瞞你,從我們目前掌握的證據來看,秦萌萌是最大的嫌疑人!”

    張揚道:“你有沒有想過,她為什麼要殺秦振東?為什麼要殺自己的親哥哥?”

    程誌偉道:“我今天去過秦家,了解到了一些他們的家庭情況,秦萌萌和家人的關係一直都不怎麼樣,她『性』情叛逆,十六歲那一年,結識了社會上的一些不良青年,後來她懷孕了,因為害怕被家人責罵所以離家出走,長達一年之久。秦歡是她的私生子,因為這件事她和家產生了很深的隔閡,秦司令是個愛麵子的人,他對這件事的態度當然是無法容忍,將秦萌萌逐出家門,和她斷絕了父女關係,秦萌萌因此對家人產生了怨恨……”

    張揚哈哈大笑道:“你學過犯罪心理學嗎?分析的好像頭頭是道,就算你的猜測有些道理,秦萌萌就算對家人不滿,她也不至於仇恨自己的家人。”

    程誌偉道:“現實社會中不乏『性』情扭曲的人存在。”

    張揚道:“算了,你們警方的事情我也不感興趣!”他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想起了一件事:“程局,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程誌偉道:“說吧,我盡力而為!”

    張揚附在他耳邊輕聲說了一句,程誌偉麵『露』難『色』,猶豫了好一陣子方才道:“好吧!”

    張揚提出的要求是想去秦振東租住的房間看看,因為這套房內剛剛死了人,警方暫時查封了這,刑偵科和鑒證科的都已經過來收集過證據,房內並沒有警察,程誌偉打開房門,房間內仍然可以聞到淡淡的血腥味道。

    秦振東的屍體已經被帶走,客廳的地麵上還有兩灘已經凝固的血跡,程誌偉指了指較小的那灘血跡道:“這些血是秦萌萌的,當時應該是她在爭執中摔倒,後腦被磕出了血。”他又指了指一旁的大灘血跡:“這是秦振東的!秦振東死於槍擊,連續三槍『射』擊在他的心口,槍手受過正規的軍事訓練,利用沙發靠墊抵在秦振東的胸口上,緩衝子彈發出的聲音。”

    張揚走到陽台上看了看。

    程誌偉道:“我們仔細查看過陽台,窗戶扣得很緊。”

    張揚又來到臥室內,拉開臥室的窗簾,從臥室的窗口能夠清楚的看到秦萌萌位於對麵二樓的家。

    程誌偉道:“我們在房間內發現了望遠鏡和照相機,還有一些照片,秦振東在這住了有一段時間了,他一直都在關注秦萌萌和秦歡的生活。”

    張揚道:“當大哥當成這樣,你不覺得有些奇怪嗎?”

    

Snap Time:2018-01-16 21:48:52  ExecTime: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