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九十三章輪回(三)


    第四百九十三章【輪回】(三)

    何長安被一口煙嗆到了,他劇烈的咳嗽起來,過了好一會兒方才緩過氣來,低聲道:“我告訴你的初衷並非是因為我想破壞他們的感情,我和文家的關係很好,的確不想看著浩南被人騙!”

    張揚道:“你為什麼不自己直接說,反而要通過我。”

    何長安歎了口氣道:“是我的自私心使然,我不想承擔責任,不想以後被浩南埋怨,可是我沒想到你會幫助秦萌萌。”

    張揚道:“秦歡得了腦瘤,如果不是這個孩子,我也不會知道秦萌萌背負著這麼大的壓力。”他停頓了一下,鋒利的目光直視何長安道:“你這麼對待秦萌萌,究竟是你和她有仇還是你和秦家有仇?”

    何長安唇角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他用力抽了口雪茄道:“張揚,我給你講個故事!”他的目光變得虛無而飄渺,他的記憶回到了二十年前那個慘絕人寰的日子……

    “二十年前,寧遠發生了氏8.5級的地震,當時我剛巧在外地出差,我的妻子是寧遠機關幼兒園的老師,我的女兒佩佩當時隻有兩歲五個月,就在我妻子的那個班級。我聽說地震之後,馬上就從外地趕回寧遠,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車來到平陵站,從平陵到寧遠因為地震道路中斷,我隻能依靠步行,五十多公的路程,我走了整整的兩天,進入寧遠城區眼前到處都是倒塌的建築,痛苦嚎哭的人們,道路裂開了一條一條的大縫,整個城市已經淪為一片廢墟,我心隻有一個念頭,我要找到我的妻子,我要找到我的女兒……”何長安說到這,他的眼圈有些紅了,又抽了口雪茄,穩定了一下情緒方才道:“我跌跌撞撞,一路之上邊走邊問,途中又發生了數次餘震,等我到達機關幼兒園的時候,發現教學樓全都坍塌了……”何長安的眼睛濕潤了,他用力咬著嘴唇,這二十年來,每當回憶起這件事,他的內心中就如同刀絞一般難過,那一天已經成為他永遠無法擺脫的夢魘。

    張揚拿起茶壺為何長安和自己蓄滿茶水,何長安的故事已經吸引住了他。

    何長安道:“現場負責救援的解放軍開始撤離,他們已經放棄了救援,我查過幸存者的名單,我的妻子,我的女兒都還在廢墟下麵,我哭喊著祈求那幫軍人再去救人,我找到了帶隊的軍官,我給他跪下,我給他磕頭,我的額頭都磕出了鮮血……可是他們仍然沒有答應我!”何長安雙目之中滿是熱淚,這件事壓在他的心底多年,這二十年來他從未在任何人的麵前說起過這件事。

    張揚深表同情的看著他,可他並不知道應該如何安慰何長安。

    何長安抽出一張紙巾,擦去淚痕,低聲道:“救援人員都走了,天公不作美,又下起了大雨,我沒有放棄,我的妻子和女兒都在下麵,活,我要見人,死,我要見屍!我在現場扒了整整兩天兩夜,周圍的老百姓看到我這個樣子,都過來幫我,我終於從廢墟中找到了我的妻子……我的女兒……當時是夏天……找到她們的時候……她們的屍體已經腐爛變形,麵目全非了……”何長安說到這,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悲痛,淚水簌簌而落,男兒有淚不輕彈,隻因未到傷心時。

    張揚喝了口茶,他的心情也因為何長安的遭遇而沉重起來,低聲道:“後來……”

    何長安擦幹眼淚,吸了口氣道:“後來,我查到那個軍官叫秦鴻江,他的女兒也在我妻子所在的班級。”

    張揚內心劇震,此時他方才明白何長安為什麼會設心處慮的對付秦萌萌,為什麼要將秦萌萌的隱私透『露』給他,何長安無疑將秦鴻江視為害死自己妻子和女兒的罪魁禍首,他對秦家充滿了仇恨,就算沒有他和文家的這層關係,他也想毀掉秦萌萌的生活。可這麼隱秘的事情,何長安為什麼要告訴自己?

    何長安道:“張揚,剛才我看到了秦歡戴的平安佛!”

    張揚點了點頭,剛才洗澡的時候,何長安看到平安佛之後舉止失常,難道其中真的有什麼隱情。

    何長安道:“那平安佛是我送給女兒的!”

    張大官人雖然見慣了大場麵,此時也不禁覺得匪夷所思,何長安送給女兒的平安佛又怎麼會落在秦歡手,隻要稍一琢磨就能想出其中的關係,難道秦萌萌才是何長安的親生女兒?如果一切真的是這樣,那麼何長安算來算去,竟然害了自己的親生女兒,這可真是一個絕妙的諷刺。張揚道:“世上難道真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何長安道:“我不知道,可是……我見到小歡的時候,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是真實的,我看到他惶恐的樣子,我的心都要碎了……”他停頓了一下道:“這些年我自問早已是鐵石心腸,早已經忘記了感情是什麼滋味,可是我見到他……”

    張揚明白何長安的感受,他點了點頭道:“我一直都覺著秦家對萌萌缺少應有的親情,如果僅僅是因為未婚生子這件事,似乎也解釋不通,這次秦振東被殺,常玉潔表現的極其激動,將所有的罪責都推到秦萌萌身上,如果萌萌是她的親生女兒,一個做母親的絕不會有這樣的表現。”

    何長安心中已經認定秦萌萌是自己的女兒無疑,張揚說的沒錯,如果秦萌萌真的是常玉潔的親生女兒,就算她殺了秦振東,常玉潔也不會表現的如此絕情。何長安道:“張揚,我們必須要聯係到萌萌,隻有這樣,我們才能幫到她。”

    張揚低聲道:“你有沒有想過,如果秦振東真的是萌萌所殺,這件事我們該怎麼做?”

    何長安的臉『色』變了,他低聲道:“幫我查清這件事,我不惜付出任何的代價。”

    張揚輕輕拍了拍何長安的肩頭道:“想證明你和秦萌萌之間的關係並不難,可以做親子鑒定,你隻要提供一份血樣,我就能夠幫你查出這件事。”

    何長安道:“平安佛已經證明了!”

    張揚道:“咱們今晚說的事情,你不可以向任何人提起。”

    何長安鄭重點了點頭,張揚看了看時間,起身道:“等不及了,咱們馬上采取血樣,我這就去查清你和萌萌之間的關係。”

    邢朝暉對張揚真是有些無可奈何,大半夜的又把他給折騰起來,邢朝暉滿腹怨言道:“我真是後悔認識你,更後悔把你弄進了國安。”

    張大官人樂道:“當初可是你求我加入組織的,用我的時候想起我來了,現在我有了難處,組織想往後撤,還有點階級感情嗎?”

    邢朝暉道:“你到底有什麼事兒?”

    張揚把自己的目的說了,邢朝暉聽說大半夜的幫他做親子鑒定,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不過他更了解這廝的『性』子,隻要張揚決定的事情,就算是十頭牛也拉不回來,邢朝暉被他纏得沒有辦法,隻能帶著他來到了國安秘密基地。

    張揚趁著秦歡熟睡采取了他的幾滴血樣,何長安的血樣采集也不費事,秦萌萌雖然不在場,無法收集她的血樣,可是有了他們兩人的血樣就可以做隔代親子鑒定。

    張揚並沒有告訴邢朝暉這血樣屬於誰,邢朝暉也懶得問,將血樣交給化驗員之後。滿臉疲倦的邢朝暉和張揚來到辦公室內等待,邢朝暉道:“我讓你查劉慶榮的事情,到現在也沒有任何的進展,不為組織出力,組織的資源你倒是會充分利用。”

    張揚笑道:“沒點福利待遇,我怎麼甘心為你們出力啊!”

    邢朝暉橫了他一眼,懶洋洋靠在椅背上:“我剛才和程誌偉聯係過了,案情很明朗,基本上已經能夠斷定秦萌萌殺了她的大哥,根據現場調查,當時房間內隻有他們兩個,而且事前他們應該發生過爭執,地上有些血跡屬於秦萌萌,兩人應該是因為某件事發生了爭執,秦振東拿出了手槍,在爭執中,秦萌萌打昏了秦振東,得到了這把手槍,然後利用沙發靠墊消音,在秦振東的胸口開了三槍。”

    

Snap Time:2018-06-25 23:27:21  ExecTime:0.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