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九十三章輪回(二)


    第四百九十三章【輪回】(二)

    張揚微笑道:“她陪你幹媽去北原了,過兩天就會回來,放心吧!”

    秦歡小心翼翼的進入水池中:“爸,你沒有騙我吧?”

    張揚道:“爸爸什麼時候騙過你?”他脫去自己的衣服,秦歡看到他肩頭的傷口:“爸,你受傷了!”

    張揚看了看肩頭的傷口,這是剛才秦振堂那一槍所致,秦振堂隻是為了震懾他,這一槍並沒有傷到他的骨頭,張揚笑道:“沒事兒,皮外傷,就像被蚊子叮了一口,一點都不疼。”雖然這一槍的擦傷並不重,可還是有些燒灼的痛感。

    何長安的聲音從後麵響起:“傷口還是要及時處理一下,萬一感染就麻煩了!”他將『藥』箱放在一邊,脫去浴袍,走入水池中,很愜意的浸泡在水池,望著對麵的秦歡,『露』出一個和藹的笑容道:“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其實他早就知道,隻是故意這麼問,逗秦歡玩的。

    秦歡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瘦小的身體都縮在水,隻『露』出一顆大腦袋,對何長安他感到有些陌生,充滿了警惕。

    何長安笑道:“你怕我啊,別怕,我跟你爸爸可是最好的朋友哦!”

    秦歡望向張揚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見,張揚笑道:“是啊,你這位何爺爺跟我的關係很好,好朋友!”他一邊說,一邊清理著傷口。

    秦歡這才小聲道:“秦歡!秦朝的秦,歡樂的歡!”

    “好名字!你幾歲了?”何長安趁機向秦歡靠近了一些。

    秦歡抿了抿嘴唇:“六歲!我就快上學了!”

    望著秦歡單純的小臉,何長安忽然感到一種惻隱之情,孩子是無辜的,他伸出手,輕輕『摸』了『摸』秦歡的頭頂,秦歡卻有些害怕,向後縮了一下,躲過何長安的撫『摸』,然後站起身來。

    何長安笑了起來,可是當他看到秦歡脖子上掛著的平安佛的時候,笑容頓時凝結在了臉上,他用力眨了眨眼睛,向秦歡靠近,想要看清那小小的玉佛。

    秦歡被何長安的表情嚇到了,驚恐的向後退去:“爸……爸……”

    張揚也愣了,他慌忙走了過來,看到何長安一雙眼睛死死盯住秦歡脖子上的平安佛,他伸出手,手指不斷顫抖著:“小歡……你……你能讓我看看……看看這玉佛嗎?”

    張揚心說這何長安可夠貪的,看到一件玉器就激動成這幅模樣。

    秦歡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他取下玉佛,交到何長安手中。

    張揚道:“何叔,您老別隻顧著看玉,把孩子給嚇著了!”他知道何長安喜歡收藏,難道秦歡戴的這平安佛也是一件珍品?

    何長安看著那玉佛,整個人宛如傻了一般,他緩緩搖了搖頭,眼圈竟然都紅了,強忍心中激動道:“小歡……小歡……這玉佛是誰給你的?”

    秦歡有些害怕,他握著張揚的手,內心稍稍安定了一些,這才小聲道:“我媽媽,我媽媽說她從小就戴著,說這佛能夠保佑我平安。”

    何長安握著那玉佛,失魂落魄的走出了水池。到上麵穿上浴袍之後,就離開了浴室。

    張揚看得莫名其妙,心說這何長安究竟中了什麼邪?為什麼看到這個玉佛之後表現的如此反常?

    秦歡小聲道:“爸爸,何爺爺把我的玉佛拿走了!”

    張揚從沒有見過何長安如此失態,他隱然覺察到其中一定發生了什麼,安慰秦歡道:“沒事!”幫著秦歡洗淨身上,兩人換上何長安為他們準備的浴袍,走了出來。

    何長安坐在客廳內,他的表情已經恢複了剛才的鎮定,可是張揚還是從他的眼神中察覺到了一些異常,何長安看到他們出來,微笑著站起身:“飯菜已經準備好了,小歡餓了吧!”

    秦歡點了點頭,事實上這可憐的孩子已經餓了一天了。

    張揚想起今天發生的事情,讓何長安先帶著秦歡過去吃飯,自己則來到外麵的花園中,撥通了邢朝暉的電話。張揚之所以找上邢朝暉是有原因的,負責秦萌萌案件的是程誌偉,想要從他嘴得到案情的具體進展,就必須通過他的老戰友邢朝暉,還有一個原因是邢朝暉的國安身份,國安如果能夠出麵幫自己調查這件事或許會順利許多。

    邢朝暉聽張揚說完就埋怨道:“你可真是麻煩啊,秦司令什麼人物,他家的事情你也敢摻和!”

    張揚道:“現在說這話已經晚了,我不但已經摻和了,還去他家把秦歡給搶出來了。”

    邢朝暉道:“張揚,你做過什麼我不管,可現在你要是聰明的話盡快收手,把孩子給秦家送回去,他是秦司令的外孫,人家怎麼都不會為難一個孩子,你跟著摻和什麼勁兒?”

    張揚怒道:“你是沒見到那家人,他們根本就沒把秦歡當成外孫對待,之所以把他搶回去,目的就是想用秦歡把秦萌萌給引出來。”

    邢朝暉道:“這件事很麻煩,在秦振東死亡一事上,秦萌萌是最大的嫌疑人,你別跟著摻和,對你沒有任何的好處。”

    張揚道:“我也沒打算摻和,可是誰要是想欺負我幹兒子就是不行。”

    “你還是好好考慮一下!”

    何長安充滿慈祥的望著秦歡,他輕聲道:“吃吧!”

    秦歡怯怯的看著何長安,感覺和這個人還是有些陌生,他實在太餓了,忍受不住飯菜誘人的香氣,終於端起飯碗,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何長安看著秦歡狼吞虎咽的樣子,心中忽然有種說不出的酸楚,看到秦歡的小臉上沾了一粒米,何長安伸手想為他抹去。

    秦歡卻警惕的迅速向後縮起,何長安望著這受驚的孩子,眼淚差點沒留出來,他擠出一絲笑容道:“小歡,別怕……慢慢吃……”

    秦歡不小心噎到了,何長安慌忙去給他倒水。

    張揚回到客廳,遠遠看到何長安緊張關切的樣子,不覺又是一愣,在他的印象中,何長安從未表現出過這樣的溫情,難道秦歡的不幸勾起了他內心深處的憐憫。

    張揚哄著秦歡入睡之後,何長安躡手躡腳的走了進來,他將平安佛小心地放在秦歡枕邊,目光久久凝視著秦歡的小臉,張揚向他做了個手勢,兩人悄悄退了出去。

    何長安指了指自己的書房。

    張揚跟著何長安一起來到了書房內,何長安今晚的表現相當的怪異,可張揚也不方便去問。

    兩人在茶海前坐下,何長安給張揚倒了杯茶,端起茶盞自己抿了一口道:“張揚,有沒有秦萌萌的消息?”

    張揚搖了搖頭,悄悄觀察著何長安的表情,看得出何長安在竭力偽裝出平靜,可是他糾結複雜的目光仍然暴『露』了他的緊張和關切。張揚故意歎了一口氣道:“警方目前掌握的證據對她很不利,殺死秦振東的手槍上沾滿了她的指紋,她的菜籃子還落在房間內。有人還看到她和秦振東在樓下發生了爭吵,然後他們一起進入了出事的那個單元。”

    何長安道:“你真的相信秦萌萌殺了秦振東?殺了她的大哥?”

    張揚搖了搖頭道:“秦萌萌當時是去買菜,小歡在家還沒有吃飯,她和秦振東的相遇肯定在意料之外,根據我的分析,應該是秦振東找到了她。至於兄妹兩人為什麼要發生爭吵,我就不知道了,也許隻能去問當事人。”

    何長安道:“就算是兩兄妹發生爭吵,也不至於鬧到要殺人的地步,秦萌萌有什麼理由開槍殺死她的大哥,她對自己的哥哥為什麼會恨到這樣的地步?”

    張揚滿懷深意的看著何長安道:“何叔叔,這隻有咱們兩個人,有些話我不想拐彎抹角。”

    何長安點了點頭道:“我也不喜歡拐彎抹角,你說!”

    張揚道:“當初你告訴我文浩南和秦萌萌的事情,是不是出於某種目的?”

    何長安沒有說話,抽出一支雪茄點燃,用力抽了兩口,他的麵孔籠罩在繚繞的煙霧之中。

    張揚道:“你故意透『露』給我秦萌萌有一個私生子的事情,想通過我告訴文家,因為你想破壞文浩南和秦萌萌之間的感情!”

    

Snap Time:2018-01-22 02:52:09  ExecTime:0.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