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九十三章輪回(一)


    第四百九十三章【輪回】(一)

    張揚的身軀停滯了一下,子彈擦著他的肩頭飛過,擦傷了他的肌膚,鮮血瞬間染紅了他的肩頭。

    秦振堂這一槍並沒有瞄準張揚的要害,他大聲道:“給我站住!”

    張揚緩緩轉過身,銳利的目光宛如兩把尖刀直刺秦振堂的內心,在他的目光下,秦振堂不由得有些慌張,張揚伸手『摸』了『摸』肩頭上的傷口,點了點頭道:“這一槍,我記下了!”

    秦振堂再度舉起了手槍,張揚看都不再看他,繼續走向秦歡,秦振堂握著槍,手指卻始終不敢扣動扳機。

    秦歡終於掙脫開那名保姆的雙手,哭喊著撲入張揚的懷中,張揚抱著秦歡瘦小的身軀,感覺到他在微微的顫抖著,張揚溫言勸慰著:“沒事,爸爸回來了,沒事!沒人敢欺負你!”

    “爸爸……爸爸……”秦歡喜極而涕,他緊緊抱著張揚的脖子,生怕張揚會從身邊走掉。

    張揚抱起秦歡,在雨中站起身來。

    秦家人全都從小樓內衝了出來,常玉潔尖聲道:“把孩子放下!”

    張揚環視眾人道:“小歡是我兒子,我要帶他走!”

    秦鴻江也從樓內趕了出來,他怒吼道:“小歡是我外孫,我看你敢!”

    秦歡緊緊抱著張揚,他驚恐的看著周圍,顫聲道:“我不要跟你們在一起,你們都是壞人,我要爸爸,我要跟我爸爸走……”

    在場的所有軍人都不由得生出了隱惻之心,在他們看來張揚一定是不容於秦家。

    秦鴻江望著自己的孫兒,內心中也是緊張到了極點,常玉潔怒道:“把他抓起來!”

    張揚道:“秦司令,我今天來並不是為了上門鬧事,秦歡是我兒子,我要帶走他!”

    秦鴻江冷冷道:“可是我並沒有你這樣的女婿!”

    張揚道:“秦司令,無論發生了什麼,孩子都是無辜的,我隻希望把秦歡從這帶走,讓他不要受到驚擾,讓他在一個安靜的環境中生活,如果你真的把他當成外孫,你就應該放過這可憐的孩子。”

    常玉潔怒道:“你有什麼資格對我們家的事情指手畫腳,小歡是我們秦家的骨肉,跟你這個外人毫無關係!”

    張揚道:“秦夫人,看在你是長輩的份上我給你一個麵子,你讓人衝入萌萌家,將小歡帶走,這對一個孩子來說造成了多大的傷害?你還口口聲聲說他是秦家的骨肉?”

    常玉潔怒道:“把他抓起來!”

    張揚冷笑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以為利用小歡就能吸引她回來,我不明白,一家人為什麼可以冷血到這種地步,對自己的女兒,難道就沒有一丁點的信任?”

    “你住口!”常玉潔尖聲叫道,她試圖衝上去搶回秦歡,卻被秦鴻江一把抓住手臂。

    常玉潔有些吃驚的望著丈夫道:“你幹什麼?”

    秦鴻江道:“讓他走!”

    常玉潔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說什麼?”

    秦鴻江一字一句道:“我說,讓他走!”

    常玉潔歇斯底般尖叫著:“不行,不可以!”

    秦鴻江冷冷看著常玉潔道:“你試試看,要麼他走,要麼你走!”說完秦鴻江轉過身,頭也不回的走回小樓。

    張揚抱著秦歡,大步向門外走去,沒有人再上前攔住他,雖然常玉潔哭喊著追上去,卻被兒子一把給抱住,秦鴻江輕易不說話,可他說出的話,沒有人敢違背。

    常玉潔泣不成聲,秦振堂附在母親耳邊小聲道:“媽,你放心,我會讓人盯住他,他跑不掉!”

    秦鴻江站在書房的窗前,默默望著張揚抱著秦歡走入風雨之中,他的雙目忽然變得有些『潮』濕,一種難言的情緒堵在了他的心頭,秦鴻江忽然揚起右拳狠狠砸在玻璃窗上,碎裂的玻璃刺破了他手掌的皮膚,鮮血汩汩流了出來……曾經無數次經曆過血與火考驗的秦鴻江,望著自己的鮮血,『露』出了一絲淒涼的笑意。

    張揚在百餘名軍人的監視下離開了軍區大院,走出大門的時候,何長安的賓利剛剛來到門外,其實他是故意讓司機放慢了速度,張揚最近可沒少跟他作對,在何長安看來,這次張揚闖入軍分區,一定會栽跟頭,而且會栽很大一個跟頭。讓何長安奇怪的是,文浩南也沒有表現出過於迫切的心情,對營救張揚的事情淡定得很,何長安隱然猜到,文浩南和張揚之間的關係並不怎麼樣,也許是文國權夫『婦』對這個幹兒子太好,引發了親生兒子的不滿。

    文浩南此時的心情非常的複雜,他流『露』出的表情沒有瞞過何長安的眼睛,何長安故意歎了口氣道:“張揚實在太衝動了,做事之前從來都不去想後果。”

    文浩南道:“我擔心這件事會給我爸帶來一些麻煩。”其實他擔心的並不是這些,他的腦海中正在努力回憶著今天殺死秦振東的細節,在考慮自己還有沒有疏忽的地方。

    此時張揚的身影出現在大門外,何長安驚聲道:“張揚!”他看到張揚懷中的秦歡。

    文浩南從沉思中驚醒,推開車門走了下去,快步跑到張揚身邊,大聲道:“張揚,你有沒有事?”

    張揚抱著秦歡,用手捂著他的頭,幫著他遮擋著秋雨,看到文浩南出現在自己的麵前,張揚心頭也是一陣溫暖,他搖了搖頭:“沒事!”

    文浩南看到張揚肩頭的血跡,他歎了口氣道:“上車再說!”

    張揚抱著秦歡來到車上,這才看到了何長安,他不由得笑了笑道:“何老板,真是不好意思,把你的豪車給弄髒了。”

    何長安笑道:“錢財和我們的友情相比隻是浮雲,不過你得給我寫一幅字充當車費!”商人的狡黠之處顯『露』無疑。

    張揚對何長安雖然沒有多少好感,可現在他的出現還是有些雪中送炭的意思,張揚點了點頭,從何長安手中接過『毛』巾,幫助秦歡擦了擦頭發,秦歡有些困了,打了個哈欠,雙手還是緊緊抱著張揚。

    文浩南拿起電話給母親打了個電話,向她通報張揚平安無事把秦歡帶回來的消息,羅慧寧讓文浩南將手機交給張揚。

    張揚滿懷歉意道:“對不起,幹媽,給您添麻煩了。”

    羅慧寧歎了口氣道:“你這孩子,讓我說你什麼好!你有沒有和秦家的人發生衝突?”

    張揚並沒有將剛才的詳情告訴她,一是害怕羅慧寧擔心,二是他和那幫軍人大打出手的事情也沒什麼好標榜的,他微笑道:“放心吧媽,秦司令還是很講道理的,我一說秦歡是我的幹兒子,他就答應小歡讓我帶走了。”

    羅慧寧聽他說得輕鬆,心中卻知道事情肯定不會像他說得這麼簡單,秦鴻江也是在軍界響當當的人物,張揚闖入他家想要將他的外孫帶走,哪有那麼容易,可張揚既然不願說,羅慧寧也不好問,隻要他平安回來,沒有發生什麼大事就已經心安了,羅慧寧道:“要不,你回來住!”

    張揚看了看懷中的秦歡,想起文浩南和秦萌萌之間的關係,還是別給文家添麻煩了,他輕聲道:“幹媽,我還是帶小歡去駐京辦吧,他受了點驚嚇,不想見太多人。”

    羅慧寧也沒有勉強,叮囑了張揚幾句,掛上了電話。

    文浩南知道張揚不願意去自己家,讓司機把自己送到了他在附近的公寓,他的心情也是頗不平靜,當晚不想回家了。

    張揚原本想讓何長安將他送到春陽駐京辦,何長安卻道:“張揚,我在附近有套房子,就我一個人住,房子大的很,麵洗澡也方便,你看,雨下這麼大,這孩子又困又累的,就別折騰他了。”

    張揚看到秦歡蒼白的小臉,頓時生出無限憐意,抱著他用體溫溫暖著他,輕聲道:“好,那就打擾了!”

    汽車駛入何長安這座位於京城中心的豪宅,在寸土寸金的風水寶地,何長安能夠擁有一座三層小樓,還有私家花園和私人泳池,這一切都在證明著他雄厚的財力。

    張揚抱著秦歡走入房間的客廳,這套豪宅是美式鄉村風格裝修,原木為主,給人的感覺相當溫馨。

    何長安一邊抽著雪茄一邊道:“張揚,一樓有浴室,你帶孩子先去洗一洗,我給你們準備一些衣服,馬上給你們送過去。”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牽著秦歡的手走入浴室。

    浴室很大,裝修的十分豪華,浴池內的水很清,張揚伸手試了試水溫,溫度剛好合適,他幫助秦歡脫下衣服,秦歡這會兒方才平靜了一些,小聲道:“爸爸,我媽媽去哪兒了?什麼時候回來?”

    

Snap Time:2018-06-24 00:03:19  ExecTime:0.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