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九十二章傷不起(四)

  
  第四百九十二章【傷不起】(四)
  張揚冷笑道:“我以為這天下的事再大,都大不過一個理字,現在看來理算什麼?狗屁不是!”
  “我給你十秒鍾的時間,馬上離開這堙I”
  張揚道:“我這人最厭惡的就是別人威脅我!”
  那名軍官閃電般掏出了腰間的手槍,他自認為掏槍的速度已經出類拔萃,可是他並沒有想到對方比他更快,沒等他舉起手槍,張揚已經欺近他的身邊擰住他的手臂,搶下他的手槍抵在他的下頜上。
  二十多名士兵雖然都端著槍,可保險都上著,他們剛才的舉動隻是威懾一下對方罷了,誰也沒有想到張揚居然真的敢動手。
  那名軍官雖然被張揚製住,可還是很有些膽『色』的,英勇無畏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有種的朝我開槍,我不信你能夠離開這堙I”
  張揚冷笑道:“想當烈士嗎?就你他媽這熊樣,我還不給你享受待遇撫恤金的機會。”張揚環視那幫嚴陣以待的戰士,大吼道:“全他媽把槍都給我放下!”
  秦家的大門在張揚的身後緩緩打開,秦振堂和五名軍官出現在大門處,看到眼前的情景,秦振堂也是一驚,他向張揚走了一步道:“張揚,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現在放下槍,離開這堙A我不會追究。”
  張揚將手槍塞給那名軍官,一把將他推開,那名軍官得到自由之後,馬上舉槍瞄準了張揚。
  張大官人眯起雙目看著眼前的這幫軍人:“我聽說軍人是最重視榮譽和尊嚴的,可今天發現……不過如此!”他以輕蔑的口氣說出這番話,頓時激得現場的戰士怒火填膺。
  秦振堂道:“張揚,我勸你趕緊走人,今天我們家有事,沒工夫跟你一般見識!”
  張揚道:“你們家的事我不管,可秦歡是我兒子,我現在要把他帶走!”
  秦振堂怒道:“你以為自己是誰?竟敢跑到我們家門口撒野?”
  張揚道:“我就是一普通人,可誰要是惹到我頭上,我絕不會讓他好過!”
  秦振堂身邊的一名軍官再也忍不住了,怒道:“振堂,跟他囉嗦什麼,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就該狠揍一頓扔出去!”
  張大官人笑了起來,他的手臂伸直了,指向那軍官的鼻子:“你還算有種,來啊!你們一起上來,讓我掂量掂量你們這幫軍人的份量!”
  秦振堂還沒有來得及阻止,他的那名朋友已經衝了出去,這名軍官叫趙全增,是一名格鬥高手,他揮拳向張揚打去,趙全增出拳淩厲,拳頭在路燈和風雨下卷起一片霧蒙蒙的光暈,呼嘯攻向張揚的右頰。
  張揚左手一分,穩穩將趙全增的右腕握住,用力一擰,趙全增因為吃不住疼痛,身軀蹲了下去,張揚抬起左腳踢中趙全增的胸口,趙全增魁梧的身軀騰雲駕霧般倒飛了出去,撞擊在秦家的大門之上,將兩扇大門撞得大開,重重摔倒在滿是雨水的地麵上。
  秦振堂看到朋友被張揚一腳踢飛,頓時紅了眼,張揚有句話沒有說錯軍人都很看重榮譽和尊嚴,麵對張揚的登門挑釁,他們無法容忍。
  秦振堂雖然吃過張揚的虧,可是那次是單打獨鬥,在眼前人數占有的情況下,他認為勝券在握,無論張揚的出發點何在,他闖入軍分區大院就是站不住理兒大哥的被殺讓秦振堂也鬱悶到了極點,他想要尋找一個發泄的途徑。秦振堂衝著張揚狠狠點了點頭道:“是你自己不要機會!同誌們,上!”秦振堂頭腦可不糊塗,單憑自己肯定拿不住張揚。
  張揚踢飛趙全增的一幕所有人都看到了,所以秦振堂的這一句話剛一說出口,二十多名警衛連的戰士一擁而上,軍人有軍人的血『性』,我們不用槍一樣能夠痛揍你一頓。
  這正是張大官人的聰明之處,如果人家當真用槍,今天他還真有些麻煩,論到赤手空拳的搏鬥,就算八卦門七十多名弟子也不是對手,更何況這二十多名警衛連的戰士。
  張揚來此之前已經充分考慮到了可能會引起的後果,在體製中混了這麼久,他在做任何事之前都會仔細的斟酌考慮,可是張揚始終都不是一個理智到可以忘記親情和正義的人,人如果太現實,那麼就會變得自私而冷血,張揚永遠都學不會,及時他知道怎樣做是明智的,可是他絕不會去做,男人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答應過別人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為了自身的利益選擇隱忍那他就不是張揚!
  張揚騰空躍起,雙腳輪番踢出,將兩名戰士踢到在地,一名戰士怒吼著從他身後撲了上來,抱住張揚的身軀,卻被張揚雙臂震開,反手一拳擊打在那名戰士的麵部,將他打得仰首倒了下去。
  這幫警衛連的戰士全都是膽『色』過人的年輕人,他們雖然沒有八卦門弟子那樣的武功,可是從入伍之後都經過嚴格的訓練,近身搏擊方麵都是一把好手,張揚拳打腳踢擊倒了五名戰士,這幫戰士很快就看出張揚的厲害,他們一擁而上,一個剛剛被擊倒,另外一個又衝了上去,張大官人雖然厲害,可是也架不住人多,被六名戰士成功近身,他們抓手的抓手,抱腰的抱腰,還有人摟住了張揚的大腿。
  秦振堂覷定時機,大步衝了上去一拳向張揚的小腹攻去,麵對這麼厲害的對手,誰想單打獨鬥才是傻子。張揚硬生生吃了他的一拳,怒吼一聲,虎軀一震,將抱著他的六名戰士甩了出去,剛剛甩脫這六人,又有數名戰士不顧一切的衝了上去,死命將張揚抱住,頗有些黃繼光堵搶眼的精神,軍人之中從來都不缺乏知難而上的好漢。
  張大官人此時也動了真怒,他騰空躍起,帶著死死纏住他的五名戰士摔倒在堅硬的地麵上,最慘的是兩名抱著他後腰的戰士,他們充當了墊底的角『色』,差點沒被壓得閉過氣去,張揚的右臂甩脫了一名戰士,揚手就是一拳將他砸到在地,飛腳將抱著自己大腿的另外一名戰士踹開。
  秦振堂看到張揚還沒有從幾名戰士的糾纏中站起身來,他大步衝了上去,抬腳向張揚的麵門踏去,張揚用右肘擋住秦振堂誌在必得的攻擊,揚起的左拳狠狠砸在秦振堂的小腹之上,打得秦振堂慘叫一聲,捂著肚子蹲了下去。
  張揚趁機從幾名戰士的糾纏中擺脫開來。
  秦振堂看到他衝著自己過來了,忍痛揮拳向張揚打去,卻被張揚用右臂格開,雙拳如雨點般擊落在秦振堂的胸口,打得秦振堂連連後退,張大官人在雨中步步緊『逼』,猛然一個停頓,隨即一拳狠狠擊打在秦振堂的下頜之上,秦振堂的頭顱甩鞭一樣後仰,鼻血拋物線般飛向半空中。
  張揚跟上去的一拳凝而不發,虎目森寒,望著秦振堂直挺挺倒了下去,怒吼道:“擋我者,死!”
  整齊的腳步聲從四麵八方向這邊集結而來,張揚站在那堙A環視著冒雨趕來的近百名戰士,他的唇角『露』出冷漠的笑意:“一起來吧!”
  秦振堂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他『摸』出了手槍,用手槍指著張揚,怒吼道:“你不怕死?信不信我崩了你?”
  張揚眯起雙目看著他:“你有種就試試,如果你敢開槍,我保證你會比我先死!我怕你傷不起!”
  秦振堂的手指落在扳機之上。
  張揚冷冷看著他,周身的神經卻已經繃緊,他雖然有把握奪下秦振堂的手槍,可是他並沒有把握從身後百餘名戰士的槍口下逃生。可是張揚很快就從秦振堂的眼中找到了一絲猶豫。
  秦振堂不敢開槍,張揚的背景他是知道的,他是文副總理的幹兒子,就算他無禮闖入,就算他上門挑釁,可是罪不至死,如果自己開槍殺了他,恐怕不好交代,文國權的實力他是清楚的。
  張揚向前走了一步,秦振堂退了一步,張揚道:“我隻想帶走我的兒子!”
  秦振堂搖了搖頭道:“辦不到!”
  雨夜中忽然響起一個讓人心碎的童聲:“爸!爸爸!”
  秦歡從秦家小樓中冒雨衝了出來,他不顧一切的衝向張揚,身後保姆慌忙追趕了上去。
  秦歡還沒跑出多遠就被那名保姆給抓住。
  張揚看到秦歡滿麵淚水的樣子,目眥欲裂,大吼道:“小歡!”他一把推開攔在麵前的秦振堂,向秦歡追去。
  那保姆扯著秦歡向樓內退去,秦歡又踢又打,喉嚨都叫破了:“我要爸爸……我要我爸爸……”
  一百多名戰士看到眼前的情景都愣住了,敢情人家真是父子兩個啊,則秦司令也真是為什麼要讓人家父子分開呢?其中有幾個人知道一些秦家的事情,暗想,秦司令的女兒原來跟這人有一腿啊,這小孩子是他們兩人的兒子。
  秦振堂的兩位朋友想要阻攔張揚進入秦家,被張揚三拳兩腳放倒在地。
  秦振堂怒吼道:“你給我站住!”
  秦歡撕心裂肺的哭喊著:“爸爸!”
  張大官人看到那保姆抓著秦歡不放,恨得咬碎鋼牙,大吼道:“放開我兒子!”
  “你給我站住!”
  張揚仍然向秦歡衝去。
  “呯!”清脆的槍聲撕裂了這躁動的雨夜,槍聲讓所有人都驚住了……
  

Snap Time:2018-10-20 06:20:39  ExecTime: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