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九十二章傷不起(三)


    第四百九十二章【傷不起】(三)

    文浩南點了點頭道:“好,媽,如果我轉業後,陪你們的時間會多出許多。”

    羅慧寧道:“比起官場,軍隊麵其實單純了許多,以你的『性』情,在官場中未必能夠適應。”

    文浩南微笑道:“其實我已經開始改變了!”

    羅慧寧道:“無論你怎樣變,都是我兒子,我這個當媽的最大的心事就是看著你早日成家!”

    文浩南笑道:“知道了,媽,我保證盡快把終身大事給解決了!”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忽然想起了秦萌萌,內心中卻沒有驚起太大的波瀾,文浩南發現自己終於從感情的困擾中走出來了,雖然走出的方式是如此殘酷,他喝了一口啤酒,他可以承受痛苦,卻不可以承受這樣的侮辱,他人為自己純潔的感情被人無情的褻瀆了,愛對他而言,永遠不會再有!

    羅慧寧望著兒子,如果兒子真的能夠做到答應自己的事情,她將會何等的欣慰,羅慧寧又夾了塊豬蹄給兒子。

    文浩南笑道:“媽,您別隻顧著我,您也吃!”

    羅慧寧道:“張揚說過,上年紀的人,葷腥還是少吃為妙!”

    此時保姆過來通報,何長安來訪。

    何長安與文家的關係一直都很好,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前來走動。

    羅慧寧也沒把他當成外人,笑道:“老何什麼時候回京城的?不是說你去非洲挖礦了嗎?”

    何長安笑道:“真香,一定是文夫人親自下廚了!”

    羅慧寧笑道:“你沒吃飯啊,坐下一起吃,劉媽,給何先生裝飯!”

    文浩南叫了聲何叔叔。

    何長安也沒客氣,在文浩南身邊坐下了,接過米飯,羅慧寧幫著他盛了碗湯,何長安夾了隻豬蹄咬了一口,讚不絕口道:“文夫人的廚藝比起過去大內皇宮的禦廚也不遑多讓,難怪我們文總理保養的這麼好。”

    羅慧寧笑道:“你少貧了,今天突然登門為了什麼事情?”

    何長安道:“我今天過來是有事相求,最近星鑽和我的金鑽世家大搞惡『性』競爭,查晉北真是殺敵一萬自損五千。”

    羅慧寧格格笑道:“生意上的事情我可幫不上忙。”

    何長安道:“我想跟他談談,這麼搞下去,市場就『亂』了。”

    羅慧寧道:“可我聽說這場爭端是你先挑起來的。”

    何長安笑了笑道:“開始隻是想分一杯羹,現在好了,人家寧願把鍋給打翻了,都不給我這口湯吃,我想來想去,準備退出來,我來找您的目的是您出麵幫我約查晉北好好談談。”

    羅慧寧對何長安還是極為了解的,生意上何長安很少有認輸的時候,不知他現在又有了什麼新的計劃,所以才會放棄金鑽世家這塊已經到手的肥肉,她還是點了點頭道:“好吧,我幫你約他!”

    說話的時候,羅慧寧的電話響了,她拿起電話,當她聽完對方所說的話,臉『色』陡然變了,低聲道:“真的?”

    何長安和文浩南都看出一定發生了事情。

    羅慧寧放下電話之後道:“壞事了,秦萌萌涉嫌殺死了她大哥秦振東,秦歡被秦家人帶走了,張揚這個混小子聽到之後發了瘋一樣去軍區大院了!”她說話的時候已經接連撥打了張揚的電話,可張揚的手機始終處於關機狀態。

    羅慧寧再也坐不住了,她起身道:“不行,我得去阻止他!”

    文浩南道:“媽,您並不適合出麵!”

    羅慧寧經兒子提醒也清醒了過來,她著急的跺著腳道:“怎麼辦?怎麼辦,這個混小子,怎麼就不讓人省心呢?”

    文浩南道:“還是我去看看!秦司令那我很熟悉,我出麵還好一些。”

    羅慧寧想了想終於點了點頭道:“你趕緊去,一定要搶在他鬧事前阻止他,他是個混蛋脾氣,火氣上來什麼事都能夠幹得出來,要不……我先給秦司令打個電話。”

    何長安道:“千萬不要,秦司令那個人的脾氣您知道的,文總理未必同意您這樣做!”,何長安婉轉的提醒道。

    羅慧寧無奈的歎了口氣,因為喬老的關係,軍方和丈夫之間的關係十分的微妙,丈夫肯定不想自己介入軍方的事情。

    何長安道:“這樣吧,我和浩南一起過去,看看能不能阻止他!”

    上了何長安的汽車,文浩南歎了口氣道:“我這個幹弟弟可真是不省心。”

    何長安道:“浩南,回頭你一定要控製情緒,軍界這幫人不好惹,你的一舉一動或許會影響到你爸爸和他們的關係,做任何事之前都要考慮清楚。”

    文浩南點了點頭道:“萌萌為什麼要殺她大哥?秦家為什麼要帶走那個孩子?”

    何長安冷笑道:“有些事根本是我們無法想象到的,秦家的隱私我們外人無權過問,不過他們帶走那個孩子的目的隻有一個!”

    文浩南好奇的望向何長安。

    何長安點燃一支雪茄,抽了一口道:“秦萌萌逃走了,唯一能夠『逼』她回來的方法就是掌握住這個孩子,秦家人還真是不擇手段啊!”

    文浩南心中有些奇怪,何長安的話語中流『露』出對秦家人的不滿,卻不知他和秦家又有怎樣的過節?

    夜幕降臨,雨越下越大,張大官人宛如幽靈般出現在軍區大院內,以他的武功,繞過警衛的監視,翻越圍牆,並不是什麼難事,張揚身穿灰『色』t恤,深藍『色』牛仔褲,雨水將他的衣服緊緊貼附在他的身上,勾勒出他健美的輪廓,雨水沿著他的麵龐不停流下,張揚握緊了雙拳,凝望著秦家的大門。

    秦鴻江一個在軍界響當當的名字,一個戰功顯赫的將領,張揚不知秦家和秦萌萌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可是他記得一件事,他答應了秦萌萌要照顧秦歡,他答應過秦萌萌,不讓秦歡受到任何人的欺負,男人大丈夫,答應了就應該做到,張大官人不想假手任何人,秦歡是他的幹兒子,作為義父,他有責任保護這個可憐的孩子。

    張揚按下門鈴。

    警衛員警惕的雙目透過小窗看著外麵的張揚:“你有什麼事?”

    張揚的臉上『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請轉告秦司令,我是秦歡的幹爹,我要接他回家!”

    警衛員關上小窗轉身去了。

    秦家籠罩在悲傷的氛圍之中,老二秦振遠出門去料理大哥的身後事了,秦鴻江把自己鎖在書房內,妻子常玉潔不吃不喝在臥室哭,兩個兒媳『婦』都在勸她,和她一樣不吃不喝的還有秦歡,這孩子出奇的倔強,無論秦家人怎麼勸他都不吃飯,嘴隻是叫著媽媽。

    秦振堂和他的幾位朋友正在商量大哥的後事,此時警衛員過來通報張揚的事情。

    秦振堂皺了皺眉頭,他有些不解道:“這個人是怎麼混進軍區大院的?”他過去曾經和張揚交過手,知道張揚的厲害。周圍幾名朋友紛紛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

    秦振堂怒道:“來找事的,小歡是我妹妹的孩子,他一個外人憑什麼上門要人?讓他滾蛋!”

    那名警衛員點了點頭轉身去了。

    秦振堂又叫住他道:“你等等!”他意識到張揚來者不善,低聲道:“通知警衛連,把他轟出去!”

    張揚還是保持了相當的克製和忍耐,在秋風秋雨中等待了五分鍾,仍然不見有人過來開門,這時候,遠處響起汽車的聲音,四輛軍用吉普車向他駛來,在他的麵前停下,雪亮的燈柱照『射』在他的身上,張揚眯起雙眼,透過層層的雨幕看著從吉普車上跳下來的二十多名全副武裝的戰士。

    為首那名軍官大聲道:“雙手抱在頭上,轉過身去!”

    張揚攤開雙手,卻並沒有按照他的吩咐將雙手抱在頭上,淡然道:“我來,不是為了上門挑事,我是來找我兒子!秦司令帶走了我的兒子,我現在要接走他!”

    那軍官怒道:“舉起手來,你是誰?是怎麼進來的?”

    張揚道:“我是張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別告訴我這不是中國的土地,我一個守法公民走在中國的土地上有什麼不對?”

    “舉起手來!”軍官厲喝道。

    張大官人笑道:“我沒犯法,你好像沒這種權力,僅僅是因為我走入了軍區大院嗎?這難道是軍事禁區,這難道不是中國的土地?”

    二十多名士兵齊刷刷舉起了步槍,瞄準了中心的張揚。

    

Snap Time:2018-04-21 04:20:15  ExecTime:0.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