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九十二章傷不起(二)


    第四百九十二章【傷不起】(二)

    秦振遠帶著父親走出門外,他們剛剛出來,就聽到一聲驚呼,一個矮小的身影從秦振遠的房間內奪門而出,身後跟著他的妻子李紅梅,捂著手腕追了出來,手腕上被咬了一個血糊糊的口子。

    看到秦振遠和秦鴻江出來,秦歡嚇得顫抖了一下,腳下一絆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秦鴻江一個箭步衝了上去,抱起秦歡,卻想不到秦歡一口就咬在他的手臂上,秦鴻江仿佛沒有感覺到疼痛一樣,他緊緊抱著秦歡,雙目竟然有些濕潤了:“小歡……小歡,別怕,我是你……外公……”

    秦歡因為外公這兩個字愣了一下,終於鬆開了嘴,可秦鴻江的手臂已經被他咬出血。

    李紅梅跟上來憤怒道:“這孩子真是沒教養,屬狗的嗎?”話還沒有說完,卻看到公爹秦鴻江怒衝衝看著她,大吼道:“滾!”

    李紅梅也不明白自己一句話怎麼招惹到他老人家了,可老公爹的脾氣她是知道的,她委屈的眼圈都紅了,噙著淚一扭身回房去了。

    秦歡憤怒道:“你騙我,你不是我外公,你們都是壞人!”

    秦振遠道:“小歡,我們沒騙你,我是你舅舅,這是你的外公!”

    秦歡用力搖了搖頭,他雖然年紀小,可是記得母親說過的話,除了幹爹張揚以外,不可以相信任何人,他竭力想要擺脫秦鴻江的雙手:“放開我!”

    秦鴻江望著眼前對自己充滿抗拒的孩子,心中實在是複雜到了極點,事實上秦歡是他的孫子,唯一的孫子,秦鴻江一直都想有一個孫兒,可是三個兒子剩下的全都是女兒,這讓心底重男輕女的秦鴻江始終引以為憾,大兒子秦振東當年因為醉酒強暴了秦萌萌,秦萌萌離家出走,秦鴻江一開始的時候並不知道秦歡的存在,直到後來才知道秦萌萌竟然懷孕了,而且生下了一個兒子,人生總是悲喜無常,即便是久經沙場的老將秦鴻江,也不知道該如何麵對這場家庭風暴,兒子死了,究竟是不是秦萌萌所殺?如果凶手真的是萌萌,那麼他將如何麵對?望著秦歡那雙單純清澈的淚眼,望著這孩子宛如受傷小鳥般惶恐的表情,秦鴻江的內心收緊了,無論怎樣,他們都不該讓秦歡受到太多的波及,都不應該讓秦歡幼小的心靈受到傷害。

    秦鴻江低聲道:“小歡,我們都是你的親人,不是壞人,你放心,很快你媽媽就會過來看你。”

    秦歡用力搖頭,肚子卻因為饑餓發出咕嚕一聲。

    秦鴻江歎了口氣,向秦振遠道:“給小歡弄點好吃的!”

    張揚騎著小踏板來到秦萌萌所在小區的時候,現場仍然圍著很多人,張揚把小踏板停好了,分開人群擠了進去,迎麵被一名警察攔住:“同誌,我們正在辦案,你靠後一點,不要妨礙公務!”

    張揚道:“我兒子在麵,我得去看他!”

    “不行!”

    張大官人現在心急如焚,哪有那麼多的耐心跟這小警察解釋,一把就將那名警察推了一個踉蹌,大步向單元門前走去,幾名警察看到勢頭不妙,一個個都圍了上來。

    分局長程誌偉就在現場,看到張揚冒了出來,不由得暗叫麻煩,這廝的惹事能力程誌偉是深有領教的,他慌忙走了過去,製止手下,來到張揚麵前道:“怎麼著?你跑這兒摻和什麼?”

    張揚道:“你們辦你們的案,我找我的人!”他顧不上和程誌偉多做解釋,大踏步向秦萌萌家跑去,張揚來到秦萌萌家門前不由得愣了,房門大開著,從門鎖的情況來看,這道房門是讓人強行撞開的,張揚一顆心頓時沉了下去,他大聲道:“小歡!”

    房間內無人回應他。

    程誌偉和梁聯合都跟了進來,程誌偉道:“張揚,你找那個孩子?”

    張揚點了點頭:“你見過?”

    梁聯合道:“張揚,你知不知道秦萌萌的下落?”

    張揚兩道劍眉頓時皺了起來,他充滿疑竇道:“你們這麼多警察來到這就是為了找秦萌萌?她究竟出了什麼事?”剛才秦萌萌在電話中說得十分含糊,張揚也不知道她到底發生了什麼。

    程誌偉道:“秦振東死了!”他指了指對麵的樓房:“在他租住的房間內,被人朝著心口開了三槍,手槍上沾滿了秦萌萌的指紋,下午有人看到他們兄妹兩人發生過爭吵。”

    聯想起剛才秦萌萌打給自己的那個電話,張揚忽然悟出了點什麼,他低聲道:“你們懷疑秦萌萌殺死了她的親哥哥?”

    梁聯合道:“從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她的確是最大的嫌疑人。”

    張揚道:“我沒見過她!”

    程誌偉道:“張揚,請你配合一下我們的工作,你和秦萌萌是什麼關係?你為什麼要到這來?”

    張揚道:“你們警察的『毛』病就是懷疑一切,知道嗎?沒有證據之前,你們不要捕風捉影,我不認識什麼秦振東,我和秦萌萌的關係很簡單,朋友,她是我媽的幹女兒,秦歡是我的幹兒子,就這麼簡單,現在該你們告訴我了,你們把我幹兒子弄到哪去了?”

    程誌偉和梁聯合對望了一眼,程誌偉道:“秦司令的家人來過,他們把秦歡帶走了!”

    張揚指了指房門道:“這房門是被人踹開的,你們警察為什麼不管?”

    梁聯合道:“人家的家務事我們怎麼管?”

    張揚恨恨點了點頭,轉身向門外走去。

    傍晚的京城陰雲密布,天空終於承受不住越來越多雲層的堆積,雨水一滴滴落了下去。

    羅慧寧夾了一隻豬蹄給兒子,笑道:“多吃點,最近你都瘦了!”

    文浩南笑了笑,正準備吃的時候,羅慧寧卻咦了一聲,因為她看到兒子襯衫的袖口上有一滴血跡。

    文浩南從母親的目光中意識到了什麼,他垂下頭,看到那一滴血跡,內心不由得一驚,可他的表情並沒有流『露』出任何的驚慌,而是皺了皺眉頭:“最近天氣太幹燥,今天流了鼻血!”他站起身:“媽,我去換衣服!”

    羅慧寧點了點頭。

    不一會兒文浩南換了件黑『色』t恤走了下來,直接將換下的襯衫扔到了垃圾桶內。

    羅慧寧道:“要是讓你爸看到又得說你浪費了。”

    文浩南道:“還好爸不在家。”

    羅慧寧歎了口氣道:“你這孩子從小就是這個『毛』病,做任何事情都追求盡善盡美,哪怕有一丁點的瑕疵,你都不會滿意。”

    文浩南道:“我五歲的時候不小心掉到了臭水坑,從那時起心就落下了一個陰影,我討厭看到髒東西。”

    羅慧寧道:“所以你的衣服隻要稍稍破爛了一點,你就會扔掉,你的玩具隻是缺少了一個零件,你也會將它扔到垃圾堆,我記得我給你和你姐姐兩人每人買了一個魚缸,你的魚缸豁了一個缺口,你竟然把魚缸給摔碎了,為了那件事我還狠狠打了你一頓。你爸以為你是被我慣出來的『毛』病,可我卻知道,你是從小心留下陰影了,你太追求完美無缺,浩南,其實有句話我早就想對你說,這世上根本沒有完美無缺的事情。”

    文浩南點了點頭道:“媽,我過去一直都相信這世上會有完美兩個字的存在,可現在我不相信了,其實,殘缺也是一種美。”

    羅慧寧笑了起來:“你這孩子,今天像個哲學家一樣,滿口都是大道理。”

    文浩南道:“媽,我不想在部隊繼續呆下去了。”

    羅慧寧微微一怔:“為什麼?”兒子在部隊中可謂是前途無量,為什麼他要突然放棄?

    文浩南道:“我在部隊呆了這麼多年,對一切都感到枯燥乏味了,我對我現在所從事的事業完全失去了興趣,我想換個環境。”

    羅慧寧道:“你想……”

    文浩南笑道:“我其實挺羨慕張揚的。”

    提起張揚羅慧寧不由得笑了起來,她輕聲道:“他的『性』子你可學不來,轉業到地方可是關乎到你前途的大事,這樣吧,等我和你爸商量一下再做決定。”

    

Snap Time:2018-07-21 23:34:27  ExecTime:0.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