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九十二章傷不起(一)


    第四百九十二章【傷不起】(一)

    秦鴻江坐在書房內,目光久久凝視著桌上的那張照片,照片已經有些泛黃,他們一家五口人站在慕田峪長城之上,那時候大兒子秦振東剛剛參軍,一身戎裝,英氣十足,二兒子三兒子正在讀中學,女兒秦萌萌還在上小學,帶著紅領巾,一切恍如昨日,可一切卻又遙不可及,照片上的人再也湊不齊了,秦鴻江拿起照片,手指輕輕摩挲著兒子的麵龐,嘴唇緊緊抿起,他的眼圈微微有些發紅,心頭如同壓著一座大山,沉重的讓他透不過氣來。

    電話鈴又一次響起,秦鴻江還是沒有接,濃密的雙眉緊皺著,在他的眉心形成一個川字。他拉開抽屜,『摸』出一盒香煙,從中抽了一支點上,秦鴻江一生經曆過無數凶險的場麵,可他從沒有像現在緊張和痛苦過。

    秦鴻江聽到了常玉潔的哭聲,然後房門被重重推開了,妻子滿臉是淚披頭散發的衝了進來,她的聲音已經嘶啞,泣不成聲道:“老秦,振東沒了……我們的兒子振東他沒了……”

    秦鴻江用力抽了口煙,卻沒有說話,他竭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低聲道:“我知道了……”語氣雖然平靜而舒緩,可是誰都能感受到他話語中濃得化不開的悲傷。

    常玉潔發瘋一樣衝了上來,抓住他的手臂,用力的搖晃著:“老秦,我們的兒子死了……”

    秦鴻江望著妻子悲痛欲絕的表情,輕聲歎了口氣,他拍了拍常玉潔的手背道:“我知道了……”

    常玉潔哭喊著一拳一拳捶打在秦鴻江的肩頭:“你知道了……你知道了還能這樣冷靜?你知道……你知不知道是那個賤人殺死了我們的兒子,是她幹得,是她幹得!”

    秦鴻江抿起嘴唇,妻子已經完全控製不住情緒了,他歎了口氣道:“案情還沒有明朗,你不要胡說。”

    常玉潔含淚道:“我胡說?有人看到振東去找她,他們一起上了樓,槍上……槍上沾著她的指紋……她殺死了振東……”

    秦鴻江怒喝道:“你胡說什麼?”

    常玉潔尖聲道:“我沒胡說,如果不是她幹得,她為什麼要逃,連親生兒子都不要了,為什麼要逃?”

    秦鴻江怒道:“瞧瞧你現在的樣子,你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振東是我們的兒子,萌萌也是我們的女兒!”

    秦鴻江的話明顯刺激到了常玉潔的神經,她發瘋般叫嚷道:“她不是!她從來都不是!當年如果不是你救了她,我們的親生女兒就不會死,我們的兒子就不會死……”

    秦鴻江臉上的肌肉猛然抽搐了一下,他揚起手狠狠給了常玉潔一個耳光,打得常玉潔懵在那,隨即哭喊著向秦鴻江一頭撞了過去,秦鴻江怒道:“信不信我一槍崩了你!”

    一直在外麵偷聽動靜的秦振遠和秦振堂兄弟慌忙衝了進來,一人抱住母親,一人攔住暴怒的父親。

    常玉潔聲嘶力竭的喊道:“你殺了我吧,我也不想活了,我下去陪振東,我去陪他……”

    秦鴻江轉身向辦公桌走去,秦振遠以為父親真的要去拿槍,撲通一聲跪在父親麵前,抱著他的雙腿:“爸!爸,您別生氣,您別生氣!”

    秦振堂道:“媽,你說什麼?你說萌萌不是親生的?真的還是假的?”

    常玉潔指著秦鴻江道:“你們應該去問他?去問你們正義凜然……大義滅親的父親……他放著自己的親生女兒不救……卻去救一個素不相識的丫頭,……可惜……他救了一隻狼崽子……一個賤人……她害死了你們的親妹妹,現在又害死你們的親哥哥……”

    秦鴻江抓起桌上的煙灰缸就向常玉潔砸了過去,秦振堂用身體護住母親,秦司令的手勁也是非同小可,砸得秦振堂好不疼痛,他好說歹說方才將母親勸出了書房。

    秦鴻江無力地坐倒在藤椅之上,二兒子秦振遠看到了桌上的那張照片,紅著眼睛問道:“爸,我媽說得難道全都是真的?”

    秦鴻江沒有馬上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摸』出了一支香煙,拿起桌上的火機一連幾次都沒有點著,秦振遠掏出自己的火機為父親將煙點燃。

    秦鴻江道:“她說的沒錯,萌萌並非是我們親生的……你們的妹妹出生不久就被我們送到了寧安跟著你們的外公外婆一起生活,二十年前,寧安發生大地震,我接到中央指示,率領部隊前往寧安救災,那場地震中,你們的外公外婆一家幾乎都死於地震,當時你妹妹萌萌就在當地的機關幼兒園,幼兒園的那場營救是我親自指揮的,我永遠忘不了那天慘痛的場麵……”

    秦鴻江用力抽了口煙,深邃的雙目中流『露』出難言的悲痛:“這麼多的孩子被壓在倒塌的教室下,兩位老師用她們的身體護衛著孩子們,我是現場的指揮,我更是一個軍人,在這種生死存亡的關頭,我必須要做出抉擇,現場就要發生二次倒塌的時候,我必須要做出抉擇,一個是那位死亡女教師的女兒,還有一位就是你們的親妹妹萌萌……”秦鴻江無法繼續說下去,他的目光投向窗外,此時天空中陰雲密布,正如同他現在的心情。

    父親雖然沒有說完下文,秦振遠已經知道了,父親當時救了那位女教師的女兒,而放棄了親生女兒的生命,秦萌萌,這個名字雖然屬於他們的妹妹,可秦萌萌和他們卻沒有一丁點的血緣關係。秦振遠低聲道:“爸!你做了一個軍人應該做的事情,換成我,在那樣的環境下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秦鴻江將煙灰彈落在地麵上,低聲道:“你母親知道你妹妹遇難的消息,整個人幾乎要瘋掉,當時萌萌隻有兩歲多,她的母親死了,也聯係不到她的父親,我隻能把她帶回家,把她交給你們的母親照顧,也許是因為你們母親心理麵始終存在著陰影,她不喜歡萌萌,一直對她表現的很排斥,後來我給萌萌請了保姆……”

    秦振遠道:“爸,大哥是不是知道這件事?”

    秦鴻江點了點頭道:“他知道,當時他已經十幾歲了,自己妹妹的樣子又怎麼會不記得……而且你媽媽整天以淚洗麵,他又怎會看不出來?”

    秦振遠道:“爸,萌萌自己知不知道?”

    秦鴻江用力抽了一口煙:“開始不知道,直到她十四歲那一年,你媽媽因為一件小事狠狠打了她,我知道後大發脾氣,和你媽媽大鬧了一場,當晚我們在書房吵架的時候,沒想到被萌萌聽到了……”秦鴻江痛苦的閉上了眼睛:“萌萌從那時起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開始變得沉默寡言。”

    秦振遠歎了口氣道:“爸,我真是太麻木了,從小我就覺著媽媽一直不喜歡萌萌,還以為媽媽不喜歡女孩子,現在才知道竟然是這個緣故。”

    秦鴻江道:“也許真的是我錯了,我不該把萌萌帶到這個家庭來,我忽視了你媽媽的感受,這二十年來,你妹妹的死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她。”

    秦振遠低聲道:“爸,大哥在萌萌和秦歡居住的小區租了房子,就在他們的對樓,根據警方初步掌握的線索,今天下午我大哥和萌萌在樓下發生了爭吵,後來萌萌跟著他去了樓上,大哥死於自己的配槍下,槍上沾滿了萌萌的指紋,近距離開槍,用沙發墊作為緩衝消音,凶手受過正規的軍事訓練,對著心口……連續三槍……這是怎樣的仇恨……爸……我不相信會是萌萌,可……”

    秦鴻江的胸口劇烈起伏著,他痛苦的情緒已經無法控製自如,蔓延到他的臉上,蔓延到他身體的每一部分,握煙的手劇烈顫抖了起來。

    秦振遠繼續道:“大哥在那兒應該住了一段時間,警方在他的房內找到了相機,望遠鏡,還有不少的照片……”秦振遠從口袋中取出了一張照片:“我要了一張。”

    秦鴻江接了過去,看到照片上是秦萌萌和秦歡母子在陽台嬉戲的情景,一看就知道這張照片是在他們母子二人毫無覺察的情況下拍攝的。

    秦鴻江將煙蒂扔在地上,他平時是個很注意整潔的人,突如其來的噩耗已經讓他悲痛莫名,方寸大『亂』。

    秦振遠道:“爸,萌萌失蹤了,媽讓我們把秦歡帶回來了。”

    秦鴻江內心一震,他霍然站起身道:“孩子在哪兒?”

    秦振遠明顯覺察到父親的緊張和關切,他低聲道:“我讓紅梅哄他呢。”

    秦鴻江道:“快,帶我去看他!”

    

Snap Time:2018-04-26 09:46:56  ExecTime:0.444